第3章 指环


  将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手指戴着的指环上,叶文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要命的问题:他不会使用内力!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个身体究竟有没有内力。毕竟这个戒指吸取内力这一点也是他推测出来的,也许他推测错误了也没准。

  “该死的,刚才是因为什么成功的?”

  仔细回想着刚才是怎么成功‘召唤’出那张秘籍的,叶文想要复制刚才一下刚才所做的一切。

  “用力捏拳?”仔细回想了一阵,叶文记起是自己用力捏拳的那一瞬间,戒指突然通过与自己接触的部位吸取了什么东西,然后那张剑招秘籍就突然出现自己面前了。

  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左拳上,叶文开始用力捏拳,他觉得自己快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是那个戒指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后捏的左手都快酸了也没有再次‘召唤’成功,这让叶文颇为郁闷。

  但是,始终没有成功却激起了叶文的脾气,打小就有一股子倔脾气的叶文颇有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劲头,因此他没有选择放弃,而是将已经指环从已经酸软的左手上摘了下来,戴到没有什么异状的右手食指上面。

  然后继续着刚才那仿佛是和自己斗气的‘愚蠢’行径……毕竟任何一个人走进来,看到他如今的样子都不会觉得他的行为有多聪明,愚蠢可能是所有负面形容词当中为客气的了。

  夜晚,就这样慢慢的过去,而自己榻上与自己拳头怄气的叶文也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梦乡之中。

  他的身体状况并不理想,大伤初愈的叶文能够醒来后有那么多的劲头一个是对于刚刚穿越后自己环境的不放心,另外一个就是这种传说中事件居然发生自己身上所带来的兴奋劲。

  如今他基本确定了自己暂时算是安全的,同时兴奋劲也过去了之后,很快就放下了心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堪堪醒来,而醒来的原因还是因为他饿了,这两天昏迷当中他可是滴水未进,昨天醒来后也因为意外连连忘了吃东西,否则他很有可能直接睡到晚上。

  睁开眼睛,叶文首先看到的就是桌子上摆着的大碗,探起身他就能看到那碗里乘着的是米粥。

  虽然看起来太过清淡也没有什么油腥,但是对于饿急了的叶文来说这碗米粥不比山珍海味的诱惑力差上多少。

  从榻上爬了起来,揉了揉依旧还有点发疼的胸口,叶文走过去三两口就将这碗米粥吃了个精光。

  而肚子里稍微有了东西也让他感觉好了许多,脑袋也能够开始正常思考了。

  “这粥都快凉了,看来放了有一阵子了!”

  他基本已经确定了此时的季节,即便不是刚入夏也是夏天还没远去,屋子里的温度并不低,而一碗热粥放到这个温度估计已经放了有一阵了。

  “看来自己那便宜师妹的确不太待见自己,送碗粥来然后就不管了……也许我死屋里她都无法第一时间发现!”

  嘴里这般念叨了两句,叶文很快就发觉自己似乎没有抱怨的理由,因为自己既然决定将那人当成陌生人了,那么也不能强求人家善待自己。

  “算了!多少给了我一碗粥喝!”

  这般一想,心里好过了不少,只是身体虚弱不能运动导致他无聊的紧,坐了一阵便不自觉的并指为剑比划起了昨夜刚刚记下的夺命连环三仙剑,生怕时间久了忘个干净。

  来回比划了十来次,渐渐的对这招剑法有了一定体会,叶文甚至感觉到随着自己的一遍遍演练,一道暖流开始自己的手臂里面不停的运动。

  那种好像有水流手臂里流动的感觉让他感到有点舒服,甚至微微发热的感觉让他额头上出了些许汗渍。

  闭上眼,仔细体会着手臂上暖流的运动,而就他闭上双眼不久,叶文突然张开双眼,然后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右手。

  准确的说,是看着自己右手食指上的那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的指环。

  “错觉吗?”

  低声念叨了一句,叶文重将双眼闭上,然后回忆着刚才的一切,后他成功的确定了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并不是错觉。

  “本月已使用过一次召唤能力,无法再行使用!”

  再次睁开双眼,然后狠狠的挥了一下自己的左手。

  “奈斯!”

  恰好这个时候那个便宜师妹走了进来,一身劲装的她手中还提着宝剑,额头上闪闪发亮的汗渍显示出这位女侠刚才应该是练功。

  而推开门的一瞬间被一惊一乍的师兄吓了一跳,随后缓过神来的她皱着眉头问候了一句:“掌门师兄醒了?感觉怎么样?”

  随后又瞥了一眼放桌子上的空碗,加上自己这师兄似乎精神不错的样子,因此得出了一个判断:“看起来师兄恢复的不错,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不必这里继续住下去了。”

  “嗯?怎么?”叶文刚想问不住这里的话去哪,可是立刻就看到宁茹雪那紧紧皱着未曾分开过的眉头。

  一下子他就猜到肯定是自家师妹手里已经没了多少银钱,估计即便再不恢复也只能硬拖着伤躯离开这里了。

  想明白这些,他也就不再多问为什么不住下去之类的问题,反而问起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早上吧,今天已经很晚了!”

  宁茹雪也知道今天太晚,即便是两人退了客房,恐怕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住所。那样的话免不了要露宿街头甚至荒郊野外。

  本来这对于江湖儿女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可问题是自己这师兄还有伤身,并不适合风餐露宿。

  只是,她手上剩下的铜钱也的确没有多少了,如今又没了门派,那也就等于两人现彻底没了收入。虽然原本书山派也没剩下多少产业了,但是总归还能吃上一顿饱饭,这些如今随着自己师兄的那场惨败一并变作了浮云。

  可以说,她手中的这点铜钱已经是两人后的全部积蓄,可即便是再节省,怕是也花不了几天了。

  许是看出了自己这师妹的难处,觉得自己应该帮着分担,毕竟两人现算是身处一条船上。

  也或者是叶文初来乍到什么忙也没帮过反倒给人填了不少麻烦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也或者是心里面大男子主义作祟,所以他果断决定,今天就搬出客栈——多省一晚的房钱是一晚的,毕竟他也知道两个人还指望着那点钱过日子呢。

  “那吃了晚饭再走吧……”叶文的反应倒是很让宁茹雪意外,她真没想到自己这个窝窝囊囊的师兄这个时候倒是有点男人气概了。

  “不了,想来客栈里的东西也不便宜,我们收拾收拾这便走吧!然后随便买点什么垫垫肚子也就是了!”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也就没必要再多拖拖拉拉,那不是叶文的习惯。他不知道以前这个身体的主人有什么样的性格和习惯,不过他也没兴趣知道。既然都装失忆了,那么性格大变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实际上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一套衣服,一个小包里装书山派的一本典籍以及一些换洗衣物,随后就是一把长剑。

  除此之外再无多余的物件,就连宁茹雪也差不多,她身上穿着的衣服虽然干净但是却也能够看出是件颇有念头的旧衣服了。

  两人这般形象倒是委实穷酸的紧,看的叶文自己都摇头不止:“这书山派也的确够落魄的了,真真没有什么存的必要!”

  拿好东西,叶文又摸了下自己的胸口,除了还略有疼痛之外,那里还贴身收着剑招秘籍。这东西可是他的宝贝,不得不小心保管。

  除了不想让人偷去之外,这也代表着自己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大依靠!

  想想吧,一个可以召唤武功的神奇戒指:虽然只成功了一次,并且他还不确定以后能否召唤出好厉害的武功,但是从得到的信息就可以知道这玩意儿一个月就可以用一次,哪怕一年下来就召唤出一本好功夫,那也是天大的福缘了。

  若是一不小心召唤出什么绝世神功的秘籍,那他以后岂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到那个时候,莫说是广大一个小小的书山派,就是一统江湖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自己绝对不会去修炼那传说中的宝典,哪怕真召唤出来了他也不会练。

  就叶文不声不响的胡思乱想这当,宁茹雪已经买好了饼子和一块腊肉,并且水囊里灌满了清水,领着叶文向着城外走去。

  直到这个时候叶文才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两天是书山县的客栈里住着。而此时两个人明显是向城外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一颇为荒凉的地段。

  许是想起自己师兄忘了不少事情,宁茹雪一路上还给叶文解释了两人的去处:“前面不远处有个破败的寺院,虽然杂乱,但好歹是个遮风挡雨的地儿,今晚我们二人可以那里凑合一夜,明日白天再去寻合适的住处!”

  正说话间,那破落寺庙已经近眼前,只是那残破的墙中透漏出来的火光预示着,这地方似乎已经有了别人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