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悬赏


  “夺命连环三仙剑!果然名不虚传!”将长剑从汉子心口处抽出,心里头念叨了一句:“金大大倒是没有骗人!”

  随后耍了个帅,右手持剑耍了个剑花傲立当场,同时暗道:“这回那便宜师妹多少能对我有所改观了吧?”

  偷眼一看,没想到自己那宁师妹此时正用不知道从哪找到破布擦拭自己的长剑——她那长剑刚才也杀了不少人,上面也已经染满鲜血。

  实际上叶文的长剑也差不多,加上两人用的又不是什么绝世宝剑,没有什么滴血不沾的神奇功能,因此每次用完都得好好保养一番,免得用不了三两次就宣告报废不能再用。

  所以,宁茹雪这个时候先想到的是保养自己的长剑,至于自己的师兄的剑法为何变得厉害了起来,反倒是其次。

  只是心中也暗自惊奇,不明白师兄刚才用的是什么剑法,怎么那般凌厉:“看那架势似乎不是本派剑法?”

  书山派是个小门派,派中武功也没什么神奇之处,大约也就比那些寻常武馆教的稍微好上那么一点,即便碰上稍微大一些的武馆都没有什么过人的地方。这也是书山派历经六代掌门却始终没有什么大的发展,反而越来越衰落的原因之一。

  毕竟当今人学武,大多都是为了成就一世侠名,次一点的也要学得一些技艺好保证身家性命,而这些都有一个前提就是学到好的武功。

  所以无论什么人,都不大看的上武功稀松平常的书山派。没人前来拜师,这小小的门派自然越发没落了起来。就见叶文的师傅唯二的两个徒弟还都是自己从山下捡来的弃婴就可以得知一二。

  因此,书山派内确实没什么所谓的绝学或者秘传,门中那套书山剑基本已经包含了这个小门派的所有招式,除了一入门的时候学一些基本的拳脚掌剑之外,宁茹雪与叶文练的都是这套剑法。

  可是刚才叶文使用的剑招,却不是书山剑中的任何一招一式。

  “虽然看起来与有些招式相似,但是却绝对不是那么回事!何况书山剑法虽然简洁快速但却没有这般凌厉!”

  心中不明白这是为何的宁茹雪收好了长剑后就几个贼人身上翻来找去,脑袋里则不停的思考着自家师兄这几天的奇怪变化。

  “那日比武的时候也未曾见他使出过,莫非那时他还不会这招?可是这几日他都与我一起,也未曾见他演练过什么武功……真是奇怪!”

  叶文可不知道自己因为用出了三仙剑,惹得宁茹雪对他一阵怀疑,他正与宁茹雪一样,几个汉子身上翻找一些值钱的东西。

  本来他还不明白宁茹雪干什么,不过当他看到自己的便宜师妹从一个汉子身上翻出了几块碎银的时候,当下就明白了过来。

  “黑吃黑啊……”

  将抢劫的家伙干掉反将对方的财物刮干净,倒的确算的上是黑吃黑,何况所谓的武林人士,哪怕自称正道,实际上也与后来意义上的帮派份子没什么区别。所以叶文给宁茹雪的行为做出这般定义倒也没什么错误。

  再加上两个人此时的经济状况实是有够糟糕,若是不想明后天开始就只能挨饿受冻的话,那么赶紧寻些银钱才是正经。如今有送上门的银钱,他没有理由不收。

  不过奇怪的是,叶文地上时不时会发现一些铜钱,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想不明白几个人搏杀怎么还掉出这许多铜钱?

  而很快他就想起,宁茹雪刚才打斗中突然洒出一大片黄澄澄的物事,那时动作太快加上注意几人手上动作,倒是没怎么意宁茹雪扔的是什么。

  “莫非扔的是铜钱?”

  做出如此推断的同时,叶文将地上的铜钱一枚一枚的收集到了手中,同时他也看到自己的师妹刮了身边几个尸体的财物后,果然低着头地上找来找去,时不时捡起一枚铜钱然后仔细收好。

  “师妹,你这招‘乾坤一掷’使得倒是恰到好处啊!”

  也许是气氛太压抑,或者是两个人都不说话周围却躺着一地死尸让叶文很是不习惯,所以开口说了个玩笑话调节调节气氛,同时也让自己那开始发抖的手能够稍微好转一点——不知道是说他迟钝还是别的什么,杀的时候没感觉,等到翻尸体的时候反倒开始觉得不适应了。

  “乾坤一掷?”

  宁茹雪可不知道这套传说中的功夫是什么玩意儿,只是听这个名字似乎是个很厉害的功夫。“那是何派的绝学?为何我未曾听过?”

  “额……”叶文顿了顿,后只能胡编乱造的开始扯谎:“这乾坤一掷的确是门绝学,而且不是任何门派的功夫,功法实际上很简单明了,基本上任何人都可能练成。只是要满足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一谈到武功,宁茹雪也就不再纠结于自家师兄那奇妙剑法的来源,而是开始好奇这谁都可以练成的绝学究竟是什么样的功夫。

  “要有钱!”

  “钱?”宁茹雪开始还一脸纳闷,不过当她想起自己手中捏着的铜钱时,就想起了刚才搏杀之时,为了拖住对方几人而随手洒出的一片铜钱。

  实际上那是自己打斗中无疑瞥到了自己师兄那里,恰好见他扬起一片尘土阻碍对手视线然后趁机抢上杀敌。那一瞬间她觉得如果自己想要快速杀敌,这个方法不错。

  只是她手边又没有合适抓土的地方,又不能打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蹲下身子,所以情急之下随手将随身的铜钱洒了一把出去,倒是真没想过别的什么。事后她反倒觉得这种行为似乎不是很光彩,何况还是从自己瞧不大起的师兄那边偷学来的。

  此时听叶文说出来,她还以为叶文暗讽她,当即脸色就变了:“总比掌门师兄扬土迷人眼的下三烂招数来的正经!”

  说罢也不再理叶文,专心致志的刮了地上几个人的财物。而叶文被宁茹雪这么一瞪,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他见人家不想理他,也没有主动上去找骂的习惯,也就不再出声,专心的收拾起几个尸体来。

  八个人留下八具尸体,除了被叶文抹脖子杀死的两具上面因为喷了太多鲜血一不小心会让自己沾上外,其它几个倒是很好处理,很快两个人就将这八个人身上所有能翻出来的东西都给翻了出来。

  除了八个人身上的衣物还留身上没动外,他们身上再也没有了其它的什么玩意儿。

  “总共是十八两碎银,还有上百文铜钱!不少啊!”对于这世界货币的购买力完全没有概念的叶文,只能从宁茹雪那渐渐转晴的脸色上判断出这已经是笔不小的巨款了。

  而除此之外,他还几个人身上翻出一些告示。当时没怎么理会,如今倒是可以借着火光好好看看,几具尸体虽然还放那里,不过已经被两人丢到了角落去,火堆也重升了起来,两人准备休息休息再去将尸体掩埋——无论怎样,杀人总归是犯了王法,倒不是可以随意宣扬的事情。

  只是叶文翻出的几张告示倒是免去了两人的这番麻烦……

  “追捕文书?”宁茹雪一看这几张纸,立刻就认出这是什么东西,抢过来仔细看了两眼后,立刻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几个家伙居然还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匪盗,如今正被官府通缉!”

  却说这八个大汉,是书山周围一带有名的恶匪,平时喜欢拦截过往商客,劫下钱财,偶尔也会伤人性命。加上这八个人很少人面前出现,一出现就会将对方快干掉然后快速遁去,因此一直没被人抓到,官府无奈只得悬赏追捕。

  其实这八个人,除了老大的武功还可以外,其它几个人倒也稀松平常。如果真的遇到了高手,九成九是要当场扑街。

  只是这几个人眼光贼的很,如果觉得点子太硬就坚决不会出手,所以作恶相当一阵却始终平平安安没出过什么事情。而今天几个人正是发现自己遭到悬赏,凑这里商量是不是要去别的地方避避风头这才被叶文二人遇上,所以身上才会有自己等人的追捕文书。

  只是没想到几个人这番居然栽了两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年轻人身上,除了喝了酒失去了往常的判断力之外,也是对一些情况做出了错误判断这才导致几个人的死亡。

  首先就是低估了宁茹雪的功夫,再次就是将叶文当做江湖上那些普通的青年侠客,后就是那武功好的老大没有想到叶文后时刻使出的剑法居然那般凌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饮恨剑下了——叶文倒是占了些偷袭的便宜。

  可以说,几个人合该命丧于此,所以才会有这么一连串的情况发生。

  只是几个人的丧命却给叶文二人带来了不少的银钱,尤其是八个人还遭到官府的悬赏追捕,叶文两个人还可以用他们的尸体去换取赏金。

  “若是这般,莫要说接下来的吃穿用度,便是重找个地方买个居所也不是不行!”看到几个人的赏金,宁茹雪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而叶文,听到买个居所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一阵恍惚,好像有个声音不停的想要告诉他什么似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