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新的起点


  的起点

  因为宁茹雪的关系,叶文很快就书山上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感到满意的地方,这是已经接近山顶的一处广阔平台,再往上的话就全部都是陡峭的山壁,若是没有绝顶的轻功是休想再向上一步了。

  同时,这块平台与山下也只有一条稍微好点的路,直通上山的大道,其它的小路是上不来的,因为周围大多都是陡峭的绝壁。若是作为门派所,倒是能够避免遭到敌人围攻。

  主要的是,这里地方宽广,哪怕叶文找人这里盖上一个小型的宫殿也不怕地方不够,若自己的蜀山派真想发展壮大,足够的地方也是必须的。

  因此,当叶文看到这里之后,立刻决定将的门派驻地定这里。

  “这里会不会太高了?”宁茹雪倒是不认为这里是个好的地方,虽然这里环境优美,而且地势险要,可是上山的道路就只有一条,偏偏都被下面那些门派给卡死了。这样一来,前来拜师的人恐怕永远无法上到这里来,遑论投入蜀山派了。

  而宁茹雪的心中,门派想要壮大,无数的门徒弟子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自己与师兄也不可能光凭借着两个人的力量就将那正拳门给灭掉,从而夺回自己门派被抢去的东西。

  她却不知叶文打的念头的是走精兵策略,首先就是全心全意的打造出一个高手(这个高手当然是他自己),然后以这个高手为门派核心,闯出名气,扩充势力以及消灭竞争对手。至于收徒?这个要慢慢来,起码现如今没有收徒的必要。

  而且,就算真有人前来拜师,恐怕他们两人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武功教人家。

  基本拳脚剑法?那玩意儿普通的江湖卖艺的都会一些,真心想练武的谁不会些基础?除非那些打小就要拜入某门派修习武功的孩童。可是这些孩童莫不是家中颇有实力,哪会看上他们这破落小派?

  书山剑法就别提了,叶文看来,这玩意也就比入门剑法稍微强上那么一点,他很好奇书山派的前辈究竟是如何凭借这套烂剑法闯出的名头。

  这些日子他将手中那本有关门派传承的书籍大略的翻了翻,知道第二代掌门书山周边地界名声还是满响亮的,书山派当时也是这一片地区的一流门派,也算有些名望。

  “莫非有什么绝学却失传了?”

  叶文只能做出如此猜测,只不过他并不觉得心疼,毕竟手上戴着那个神奇的指环,他倒是不怕自己没有武功秘籍可以修炼。

  何况,他准备先这里盖上居所,然后专心山上潜修闭关相当长一段时间,甚至打算手中的银钱彻底花光之前根本就不与外人接触。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不会出去,而按照指环一个月可以用一次的频率来看,那么自己完全可以这段时间里召唤出足够的武功秘籍来方便自己修炼。

  摸着下巴看了看周围,此时太阳刚刚升起,站山顶上沐浴着早晨的阳光,叶文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师兄既然决定此处,那么我们便去寻个匠人先盖上两间房子吧!”宁茹雪一直没有说话,她见叶文一直站那里喜滋滋的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随后就站原地沉默不语,知道自己这个越来越看不透的掌门师兄又想些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再去打扰。

  只是对于自己的问话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略微有点着恼,因此语气有点生硬,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这个时候,叶文才想起来自己这个师妹,刚才想事情的时候他完全忽略了宁茹雪,一切都是以自己一个人为基础进行的思考。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

  “师妹手中还有多少银钱,盖了房屋后可够我二人吃穿用度?”这关系到随后两人能过多久的闭关修炼般的日子,所以必须先搞清楚。

  宁茹雪硬邦邦的答了句:“去了盖房子所用,剩下的若是省着点用,可够我二人用上两年有余!”

  她这意思就是剩下的钱,两个人若仅仅是买些基本的粮食,山上过上两年也没什么关系,而随后的话是对叶文的闭关修炼计划有利。“若是我们买上些菜种山上自己种,那么余下的只买些粮食足可用上三四年!”

  叶文记得两个人从那八个盗匪身上扒下来的以及那些用不到的兵器杂物卖掉后换来的,再加上悬赏的赏银,手中的财产也不到50两白银,这此时已经是笔不小的巨款了。

  根据这两天叶文所见以及从宁茹雪那里旁敲侧击问出来的情况得知,如今这个年代,普通百姓一年的吃穿用度也就几两银子,若是节衣缩食并且自己产粮自己吃,那么只买些油盐酱醋之类的,也许一年也就用上1两多点。

  尤此可见,两个人无意间做了这一票倒是解决了相当大的一个难题,否则两个人只能自己砍树搭房子,哪来的闲钱去雇人好好盖上一个居所。

  只是,因为要给重立的山门弄个好门面,所以这用来盖房子的钱怕是要花费不少,手中这笔巨款若是盖好了房屋,起码要用掉一半还多(尤其是还是这么高的山上,劳工费用怕是要比县城中高出不少)。

  因此后两人能剩下20两左右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这20两若是两人省着点用,也许能用上两年,若是再做些别的什么,怕是一年不到就会花费光。

  “唉……看来想让门派强大起来,这如何赚钱也是一门学问!”

  这还与叶文当初玩过的一些经营类游戏大为不同,鬼才知道这年头的门派是如何赚钱的。他又不能和那些绿林一般出去明抢。至于收保护费?好像也轮不到小小的蜀山派去收……

  宁茹雪没有插话,因为她也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至于以前的书山派?他们凭借当初留下的几块地,养了几名杂役菜农,基本上所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主要就是买米和一些杂物。

  这些开销倒是不大,凭借书山派当初‘阔过’的底子还撑的下去。只是宁茹雪知道,自己的师傅当时也为这事经常发愁,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本来他以为自己一去,这个问题就要由叶文解决了,哪想到叶文没多久就连门派输给了人家,连带那几块地和那两个杂役菜农一并输了个干净,若是被叶文师傅得知不知道会不会气的活过来。

  而这问题转来转去又转到了现这个叶文身上,宁茹雪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得了离魂症的师兄能否想出好点子,正略显期盼的等叶文的后文,没想到却让她听到了一番吐血的言论。

  “管他呢,反正银子还不少,起码暂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到时候再说吧!”

  说完,也不管宁茹雪脸色多么难看,直接往山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招呼仿佛僵了原地的宁师妹:“师妹,我们先下山找几个工匠!顺便请个杂役菜农!以后咱们就得这山腰之上过日子了,这来来往往的不方便,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就量山上解决吧……”

  时间过的飞快,自叶文敲定了门派驻地,下山请来工匠之后,眨眼间就过去了将近一个月。

  这些日子里,花费了不少银钱请来的工匠已经将这片巨大的开阔地盖了一圈围墙,并且修了一个还算威武的正门,上面巨大的牌匾写着‘蜀山派’三个大字,看起来颇有气势。

  只是内里就不如这围墙气势了,除了一座用来见客的正殿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看起来比较气势的建筑。

  空空荡荡的大院子里连块石板都没扑,至于正殿后面除了一间供奉祖师的后殿以及能够住人的大屋外就只有一个用来生火做饭的厨房和杂役住的偏房。

  花了这么多钱用围墙上面已经让宁茹雪很是不满了,毕竟正殿后殿好好修葺还关系到门派的颜面和对祖师爷的敬重,可是那围墙盖的那么华丽是干什么?

  虽然叶文给出了“先把地方圈上,反正以后都会用到,免得别人来占!而且围墙这东西,早晚都要盖。”的理由不是说不通,不过她还是觉得这样有些浪费,还不如先用篱笆圈上,以后等门派强大了再去考虑盖围墙的问题。

  却不知叶文已经将这块地方当做自己的私有物了,绝对不容许外人染指,所以才早早的圈上。毕竟这里叶文看来,就是自己重开始的起点。

  而让宁茹雪为不满的是,就这么一间大屋和一间偏房,居然花了那么多钱,她完全不明白叶文搞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要求是什么意思,那硬邦邦的土榻、像是生火做饭的炉子以及遍布整个大屋的空心铁管和连到屋顶的铁皮烟囱,她都不知道是做些什么用的。

  虽然叶文弄出来的那件大屋分成了两个左右不相连的房间,甚至还可以继续隔出多小屋住下多人。只是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还是让她不明白那些钱花的有什么意义。

  只是叶文根本就不对她解释,用一句:“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后就再也不搭理她,反而是跑到卧室里不知道开始鼓捣些什么,也不曾见他出来练功。

  宁茹雪不知道,叶文苦等了好久终于盼到了这一天,所以匆匆忙忙就跑回自己的卧室,然后将自己全部的内力送到右手食指上去。

  确切的说,是食指上戴的那个戒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