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子时之约


  岳航领着几人一进正厅,立刻为几人介绍了起来,当先介绍的便是那名留着缕美髯的老人徐湛徐老爷子,随后就是那老爷子旁边的年轻公子。

  随后就为徐家父子介绍起★★人师徒:“这位是虎山派★★风★★人,这二位则是★★人的高徒!”

  几人见了礼,后转到叶文身上:“这位乃是蜀山派掌门叶文叶先生,此番得知徐公子之事,特意赶来相助!”

  岳航这话说的很是漂亮,仿佛叶文是什么路见不平拔剑相助的高义之士一般,但叶文自己清楚,自己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与高义什么的完全扯不上。只不过这种场合,即便大家心里清楚也不可能明白的说出来。

  抱拳见礼,同时也打量着随后一段时间自己需要保护的人。

  这一打量,心下一阵赞叹。

  这徐贤别的还不清楚,但是就这相貌绝对无愧绝世美男子这个称号了,当然叶文眼中,这徐贤除了帅的惊天动地之外,也有点太过于美型了。

  “稍微画个妆就是个祸国殃民的绝世美女……”

  加上古时衣服裹得都很严实,根本无法从身材上分辨,若不是叶文事先就已经知道这是个男的,恐怕还真以为是哪家千金玩男扮女装的把戏呢!

  而他打量人家,对方也打量他。只一看他的面相,徐老爷子就微微一皱眉头。俗话说的好,嘴上★★办事不牢,岳航虽然说这年轻人是什么蜀山派掌门,可是这人也实太年轻了一些吧?

  看着面相,好像比自己这小儿子徐贤还要小上几岁,他的功夫行吗?

  根据他所知,这武功也是年岁越大功夫越高。虽然不是没有年轻的高手,可即便是有,那也是一些世家大派的精英弟子,而面前这位叶掌门,明显不此列。

  相比起徐老爷子的满心担忧,徐贤似乎对叶文的身份感兴趣,几人见过礼之后,徐贤就率先问了句:“蜀山派?也是书山上面?怎的未曾听过?”

  叶文笑着答了句:“小门小派,未曾听过也实属正常!”

  他这句话被徐老爷子听到就是担忧了,不明白为什么岳航会找这么个名不见经传也没什么背景的年轻人来。

  幸好还有一个虎山派的★★风真人,这位仙风道骨的道士还是让他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再加上他也听闻过虎山派的名号,知道这是平州地界上数的上号的大派,对其的实力就加信任了。

  所以,随后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徐老爷子与★★人攀谈不止,徐贤则拉着叶文聊个不停。

  “叶掌门的山门何处?”徐贤似乎对于有这么年轻的人担任掌门之位的门派很有兴趣,也许他还想抽时间去看看。

  叶文不明白自己这门派哪里吸引人了,不过有人问总归是件好事:“靠近山巅的地方,若要上去倒是有诸多不便!”

  “接近山巅啊!叶掌门的师门果然不同凡响,单看着山门所之地,便知贵派祖师的雄心壮志!”徐贤闻言眼睛放光,若说刚才只是想去看看的话,那么他现很可能真的计划着登上书山去蜀山派山门住上一阵了。

  甚至还不等叶文开口,这位徐公子居然直接开口问道:“叶掌门今夜可会回山门所?若回的话捎上我一个如何?”

  “贤儿,莫要胡闹!”徐贤的话一出口,徐老爷子当下就不乐意了。

  徐贤被自己父亲吼的当下一哆嗦,再也不敢多言,老老实实的坐那里。前后反差之大看的叶文为之惊愕不已。

  “看来这位才名远播的徐公子并不是我想象的那种潇洒文士,反倒像是自己当初那个时代的优等生!”

  这徐贤明显是个飞扬跳脱的性子,结果硬是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大才子,其父亲徐老爷子的手腕倒是着实让人佩服的紧啊!

  几番闲聊,徐老爷子大致上听了岳航为这次南下做的计划,期间要走多少路,多少日能到江州,可能会碰上多少贼人,自己又是准备如何应对,一一与徐老爷子说了。

  而叶文也一旁听了好一阵,这才知道徐贤南下是为了去江州的一个书院潜心进修,然后等待后年的大考再进京赶考。

  只是没想到期间会出现这般岔子,若是一个不留神,也许徐贤这一生就算彻底毁掉了,徐老爷子是再三拜托★★人一定要对自己儿子多加照拂,千万莫要让他出了事情。

  甚至就连本来看不上眼的叶文也诸般拜托,这时候老爷子可管不得什么无名小卒之类的了,他知道自己儿子能不能顺利到达江州,全靠座的这几位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徐老爷子放心好了!”

  ★★人本来只当这次出来是历练徒弟,自己只需要旁照顾一二就好,可是如今知道了事情详细,终于认真了起来。他自信有他旁,那些山贼休想靠近徐贤半步。

  “若是必要,老道说不得要大开杀戒,也算是为民除害!”

  有了★★风的这般保证,徐老爷子终于放下了心,带着自己儿子离去。只是离去之前,那徐贤偷偷的对叶文说了一句:“今夜子时,西门城隍庙!”

  然后也不管叶文一脸古怪的就随着自己父亲离去。

  徐家父子离去后,岳航立刻为★★风师徒以及叶文安排房间,随后告辞去与自己的兄弟们讨论出发之事了。

  而因为赵恒看不上自己,叶文没有与★★人师徒多做寒暄,回到岳航为自己安排的房间里打坐练了阵内功之后,就开始寻思起徐贤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为何要约我去城隍庙?”

  叶文百思不得其解之后,脑袋里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乱七八糟的地方去想。

  “莫非这徐公子有什么特殊嗜好?”浑身哆嗦了一下,摇摇头将这个恐怖的猜想丢出脑外。

  “或者这徐公子实际上是个徐妹妹,对我一见钟情想要来个私奔?”不过很快他又将这个可能丢出脑外,因为他记得徐贤的喉咙处是有喉结的,绝对不可能是女儿身。

  胡思乱想之间,时间很快就到了子时,叶文踌躇了一下终还是决定去看看。反正无论究竟是什么事情,只有当面问个清楚才能让他有个明白,这里胡思乱想可不是什么解决之道。

  “怕什么,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有武功身!难道怕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