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周芷若


  既然决定了岳宁的入门拜师一事需要慎重操办,那么这事就不是正殿里交代两句,叩拜蜀山派祖师就算完事的事情了。

  宁茹雪跑去喊来了赵婶,然后两个人一起查着黄历,想要看看近的黄道吉日是哪一天,而这一次,叶文也见到了早一步被自己请人送回来的丫丫。

  换上了干净衣服并且洗漱干净的丫丫露出了那白皙剔透的肌肤,小娃娃长的粉雕玉琢很是可爱,全然没有当初刚见到时泥猴一般的丑样。

  那时候除了一双灵动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给叶文留下深刻印象外,对丫丫究竟长什么样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忆,这次见到倒是让他很是惊奇了一把,想不到那个相貌平平的汉子(回程路过林山县的时候,他已经从哪些百姓的闲谈中知道那日见到的尸体果然就是周家汉子)和赵婶的妹妹居然生出这般水平的娃娃。

  “难道赵婶的妹妹乃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看了下赵婶那平平无奇的老脸,叶文实是没办法将美女和这位的妹妹联想到一块去。不过丫丫长的这般可爱,也无怪会被天乐帮旗下的勾栏盯上。

  脑袋里胡思乱想着,那边宁茹雪已经与赵婶查好了日子,转过身和自己师兄汇报了起来:“我与赵婶看过,再过五天有一吉日,岳宁入门的事情就那天办吧!”

  叶文点了点头:“这事你们说了算,我并不乎的!”

  宁茹雪闻言心下有气,抱怨了一句:“这么重要的事情,掌门师兄怎能毫不乎?要知道师兄可是我们蜀山派的掌门,收徒也是关系到整个门派存亡的大事,师兄……”

  噼里啪啦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个不停,叶文整个人感觉自己脑袋都大了一圈,后赶紧点头认错:“是是是,师妹教训的极是,是师兄思虑不周!”

  见自己师兄认了错,宁茹雪虽然依旧感到不满,但总归是不能继续说下去了。转头正好看到丫丫正提着水壶往茶杯里续水,当下想起一事来,便和叶文说道:“有件事要和师兄商量商量!”

  “什么事?”叶文吹了吹茶盏中的热水,然后眼也不抬随口应了一句,这么一看倒是颇有一派之尊的架势。

  看的宁茹雪暗中腹诽了一句:“牛气什么?”嘴上却只得恭敬的说道:“我看丫丫这孩子天资不错,想请掌门师兄将其收入我蜀山派门墙!”

  叶文一愣,不明白宁茹雪干嘛要问他这事。他以为,如果宁茹雪真的喜欢这丫头,自己直接收为徒弟不就好了?

  “这事问我做什么?你若觉得中意,便收丫丫做徒弟便是了!”

  宁茹雪一听就知道自己这师兄又犯糊涂了,立刻解释了起来:“先前师兄身为本派掌门,都未曾收徒,师妹我又怎么能先于师兄?”

  这一解释,叶文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感情宁茹雪是见到身为一派之长的叶文都还没收下半个弟子,她这个做师妹的实是不好比师兄早收人当徒弟。要命的是两人下面一代目前是一个弟子都没,若她先收下丫丫做徒弟,那丫丫就成了下一代的首席弟子,但又因为不是掌门亲传,所以这身份会非常尴尬。

  如果以后丫丫和叶文的大弟子因为谁有资格继承掌门之位斗争了起来,那好不容易重建立起来的蜀山派怕是没有宁日了。

  虽然这些事情现考虑太早了一点,可是宁茹雪宁可现将这些东西都想到,也量避免以后可能会发生的麻烦。

  当然,要是她能够将掌门之位夺到自己手里,那么她想收徒就收徒,想怎么发展门派就怎么发展门派。

  “总比师兄这样成日的憋山里头强上不少!”

  只是叶文已经和她说过,两人现下要紧的是潜心修炼,等到功夫到了一定境界,那时才发展门派才会事半功倍。因为现两人即便想要收徒,恐怕也是力有未逮。

  虽然对于自己师兄的话不是特别赞同,但宁茹雪总归是老老实实的按着叶文的交代去做。只是一到这收徒的问题了,因为考虑到了许多所以近让她郁闷了好一阵。

  不过幸运的是,本来以为至少要一个多月甚至两个月后才能和叶文说这件事,然后还要让叶文收下丫丫做徒弟——她原本的打算确实是让丫丫做为叶文大弟子,这样一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只是没想到叶文此番不但提前归来,而且还带了岳家大公子作为自己的首徒,一下子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所以宁茹雪立刻与叶文谈起将丫丫也收入蜀山派门墙的事情。

  “嗯,这样啊!”

  叶文放下茶盏,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看着面前的两个孩子,后又看了眼宁茹雪和赵婶期盼的目光下了决定:“既然如此,五天后这两个孩子就一并拜师入我山门好了!”

  此言一出,宁茹雪微微一笑,只是略微有点遗憾。她本来是想将丫丫收来当自己徒弟的,只是如今叶文话一出,看来是要与岳宁一并拜做他为师傅了。

  一旁的赵婶则是激动,她可明白当人弟子和当下人之间的巨大差别的,门派中的地位那可是全然不同。甚至某个程度上来说,以后丫丫的地位要比赵婶还高。

  当然,这种情况叶文和宁茹雪都不会不考虑,估计两个徒弟年队稍长以后,叶文又会下山去多请几个仆役。到时候赵婶估计就会升为管家之类的角色,不用亲自去做那些操劳的活了。

  至于两个孩子,岳宁对于这个比自己还小好几岁的小女孩并没有太过意,只是觉得这丫头长的倒是很好看,所以多看了几眼。

  丫丫虽然比同龄孩子懂事许多,但总归太小,并不明白这几个大人几句话之间,自己的身份和未来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还乖巧的站一旁静静站着呢!直到自己大姨拉着自己,让自己给叶文和宁茹雪叩头她才朦朦胧胧中意识到了一点什么。

  挥挥手让丫丫和赵婶起来,叶文虽然是一派之长但是也没有让人总给自己叩头的习惯:“要叩头等过几日正式行入门拜师之礼的时候再叩吧!这时候叩个什么劲儿!”

  这话说的宁茹雪好一阵白眼,心理暗骂了一句:“别人给你叩头你还嫌弃?我还想收个徒弟给自己叩头呢!真是身福中不知福!”

  而赵婶则觉得掌门老爷真是心善的大好人,不但自己要活不下去的时候给自己饭吃,还救回了自己外甥女。虽然自己妹妹的凄惨遭遇让自己很是伤心,不过那也和掌门老爷无关不是?

  又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之后与自己外甥女一并站了起来,宁茹雪这时候又突然说了句:“丫丫大名唤作什么?”

  这一句话不但让赵婶愣了,就连叶文也愣了那里。

  “对呀?这孩子大名叫什么啊?”

  原本场这几位都是喊丫丫,倒是没有意过这个问题,可是如今要正式收入门墙,这个大名总得知道吧?不过丫丫被送回蜀山派这些日子,宁茹雪也没想起来这个问题,毕竟一个小孩子,丫丫的称呼似乎没什么奇怪的,因此也没想起问大名。

  赵婶也是这样,从来就没往那方面考虑过。至于叶文?他压根就不知道,原本他还以为丫丫已经将大名告诉赵婶或者宁茹雪了呢,如今才知道原来根本就没人知道啊。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后谁也没说话。后赵婶低头问了问孩子:“丫丫,你爹娘给你起的什么名字?”

  丫丫一脸茫然看着自己的大姨:“丫丫就叫丫丫!”

  几个人一脸黑线,赵婶继续问:“我是说你爹娘又没有给你起别的名字?”

  丫丫想了想,后坚定的摇了摇头。

  众人一看,心道:“这下麻烦了,不知道大名这事可不好办!”后还是叶文说了句:“是不是这孩子还小,她爹娘还没来得及起大名?”

  众人一听,又看了下不过才7岁的女娃(丫丫的年龄倒是问出来了,可能是因为吃的不够好营养不良,看起来不过5、6岁的样子),觉得这个可能很大。

  毕竟这个时候很多孩子小时候都只有小名,稍微长大懂事了以后父母才会给起正式的名字,而这个名字才是伴随这个人一生的姓名。大多会这么做的都是一些穷人家的孩子,因为情况不好的家庭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养活这个孩子,因为家庭环境太差,孩子往往会夭折,所以不会起什么太正式的名字,只等这个孩子大了他们才会给起个名。

  丫丫家的环境虽然不算特别差,但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因此只有小名倒也并不奇怪。问清了这一点,这接下来的事情又难办了。

  “赵婶,你是丫丫的大姨,不若你给这孩子起个名字吧!”宁茹雪的提议本来是天经地义的,奈何赵婶一句话就给堵了回去。

  “我又没什么文化,虽然识得几个字却不怎么会写,哪会起什么名字哦!”

  推脱了一番,赵婶突然将目光转到了叶文身上:“不若请掌门老爷给这孩子起个名吧?”这些日子她与宁茹雪关系不错,知道这掌门老爷当初也是饱读诗书的人物,而且才情还颇为不俗,所以才想请叶文给这孩子起名。

  叶文一听这个要求,一口茶水差点全都喷了出去,然后看着厅中所有人都瞧着自己,就连那本来老老实实只是静静站那里的岳宁都向自己瞧了过来,当时就苦笑了一阵。

  “让我给丫丫起名字?”

  众人点头。

  “我哪会起什么名字?”

  宁茹雪脸色不善,恶狠狠的瞪了一下自己师兄:“师兄过谦了,师妹晓得师兄满腹经纶,起个名字而已,断然难不倒掌门师兄的!”

  叶文哪里知道宁茹雪的名字还是自己的‘前任’给起的,不知道其中典故的叶文只当是宁茹雪故意难为自己,想要看自己笑话:“可我真的不会给人起名字啊!”

  宁茹雪脸色变得加难看了:“不过是让师兄给丫丫起个名字,师兄却百般推脱,未免太过了?”

  见到宁茹雪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叶文知道若是再推脱下去,保不准这妞就要抽剑砍人了,所以闭嘴不言开始认真思考起名字了。

  可是叶文虽然是从一个饱受信息轰炸并且还经过了全套16年饱和教育的时代大学生,奈何这起名字是一个很讲究又很考验文学功底的任务。

  “我穿越前是学计算机的啊!我是理科生不是文科生啊!”

  心底无声的呐喊了一句,叶文只能一边想办法拖延时间一边开动脑筋:“丫丫姓周是吧?”

  宁茹雪继续瞪他,眼神里透露那意思让人一眼就能瞧的明白:“废话!”

  叶文也知道自己说的是废话,只是他实没办法了不是?

  “姓周……哎呀姓周……哎呀……”

  实受不了自己师兄那哎呀哎呀的,宁茹雪看似关心实则警告的问了一句:“你牙疼么?”

  叶文嘿嘿讪笑了一下,后眼角瞥到了自己手指上的指环,脑袋里灵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对呀!老子这指环召唤出来的不都是自己那个世界里,自己熟悉的东西吗?我虽然文学功底不行,可是老子看的小说多啊!随便想几个名字用上不就好了?我费什么劲非得自己起啊?”

  心里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接下来就是要选一个合适的了,此时叶文倒是认认真真的思考了起来,表情很是严肃,震得场众人没一个敢再出声打扰,生怕一个细微的声音就让叶掌门的思绪被打断。

  毕竟,起名字可是一件大事,那可关系到一生的。若是名字没有起好,说不准就要被人取笑一辈子。

  “周!姓周……哎呀,还真有一个合适的”叶文猛然一拍巴掌,突然开口对众人说了句:“就叫周芷若罢!”

  这个名字一出,场众人都是低头念叨了起来,宁茹雪是翻来覆去的念个不停:“周芷若、周芷若……芷若……嗯,不错!”

  赵婶也念叨了一阵,随后笑了起来:“这名字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怪好听的。掌门老爷果然是有大学问的人!”

  叶文尴尬的笑了一阵:“哪里……哪里……客气客气!”心下却暗中说了句:“金大大莫怪,不过咱都用了你那么多功夫了,想来你也不会乎一个女娃的人名,何况还不是第一女主的名字!”

  随后众人一阵说笑,就此定下了丫丫的名字就唤作周芷若!

  而直到这个时候,叶文突然想到,自己的门派乃是蜀山派,而周芷若原著里可是峨眉派掌门,虽然说不是一个门派,但实际上蜀山还真就包括峨眉。这么一想,峨眉派掌门拜蜀山门下,倒也算的上是天经地义。

  “这算不算是天意啊?”

  虽然知道面前的这个周芷若不过是自己恶趣味发作恶搞了一番,所以才会出现的山寨品,但是心底下免不了这样想东想西的yy一下权当自娱自乐。

  甚至他还考虑要不要以后多做点这样的事情,以后一出门,一开口就喊:“杨过,去帮你大师兄一下。令狐冲,老老实实的客栈里待着!那个谁,黄蓉你也别乱跑了,看好你小师弟无崖子!”想想这种情况还是满欢乐的!

  只是这种事情他也就是想想罢了,就算他真的有这个念头,怕是也没那么多没名字的娃娃让他收来当徒弟。毕竟他总不能将蜀山派开成孤儿院一般的存吧?尤其是大门大派,收徒弟还要考虑周围势力和一些地主土豪等等情况的,也许用不了几年,自己少不得要收一些那些有钱人家送上来的富家子弟,人家可是有名有姓的,不能随自己性子胡改乱改。

  看着赵婶不停的和自己的外甥女说名字的事情,然后小娃娃明白了周芷若这名字以后会伴随她一辈子之后还问了句:“那以后我不叫丫丫了?”

  众人想了想,女娃也已经7岁了,的确不适合再叫小名,便告诉她:“以后就不叫丫丫了!”

  只是这么一说,小丫头立刻不乐意了,登时就哭了出来:“那以后爹娘不是不认识我了吗?”

  这一下整个正殿立刻乱成一团,还是叶文脑袋快对小娃说了一句:“你爹娘自然认识你是丫丫,你爹娘面前也可以称自己丫丫,只是这名字却万万不能让外人知道了!”

  小女娃止住了哭声,后寻思了半天也没明白,只是大概知道丫丫这个名字倒是不能再告诉别的人了。

  “以后旁人问你叫什么,你便答周芷若就是了!丫丫这名字以后只有你爹娘能唤,别人是绝对不能知道的!”

  小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终于不再闹了,同时也接受了自己的名字。叶文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期盼着小女孩赶紧长大懂事吧,那时候想来她也就明白了。

  而就他松口气的时候,从山门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呼喊:“下徐贤,特来拜访叶掌门!”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