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小露身手


  叶文看着这个自己恐怕很难忘掉的脸,正是自己穿越那日给了自己重重一掌的张桂,心下暗道了一句:“果然来了,这时候挑的可真不错!”

  的确,这时候高朋满座,所有人都观看着蜀山派的这次拜师典礼,他正拳门突然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然后一句‘且慢!’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这风头出的的确够劲。

  只是叶文眼里,如今风头出的越大,也就代表着稍后会跌的越惨。

  “不知道张兄弟要和我说道些什么?”叶文简单的抱了一下拳就当行了礼,虽然明知对方是来砸场子的,但是他明面上却没失了礼数。只不过这礼行的很是随意,说是行礼,还不如说不过是随便抬了下手而已。

  张桂也不意,随口应了一声:“叶兄弟客气!只是叶兄弟这重起山门的事情,怎的也不和兄弟我打声招呼?蜀山派……啧~真是一个好名字啊!”这番话听着似乎很客气,暗里却质问叶文居然随随便便就重立了山门,用的还是原本的名字,虽然有了一音之差,不过这种行为还是冒犯了他们。

  只是这还不算完,张桂紧接着又是满脸鄙视的样子嘲讽起叶文来:“早就闻叶兄弟饱读诗书,是咱书山上少见的才子,以前我还不信,如今倒是见识到了!莫非这就是所谓的读书人的才智?”

  叶文任凭张桂嘲讽,直到说完了才答道:“你正拳门夺了书山派的招牌,那是我技不如人,下认栽!但是这蜀山派的招牌,我用不用怕是还轮不到你正拳门说三道四!”

  这番话倒是说的没有任何问题可言,毕竟叶文的确没有用书山派这个招牌重起炉灶,蜀山派这个名字与书山派再相似,总归是不同,正拳门此番来,本意是嘲讽叶文不要脸面,若他还是个江湖中人就少玩这些歪门邪道。然后落了他的面子站住了道理后一口气再干掉叶文和他的门派。

  奈何叶文根本就不吃他那套,什么江湖脸面那些东西他暂时顾虑不到。本来就是小门小户的,这点脸皮还是丢的起。何况他用蜀山派这个名字,从道理上来说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正拳门若执意这个问题上和叶文扯皮,两人扯到明年怕是也扯不清楚。

  张桂也不是笨蛋,自然想的明白这些事情,所以他明白今天这事看来还得靠实力解决。他对于自己的武力很有自信,何况要收拾的还是一个昔日的手下败将。

  虽然来之前打听到这个叶文似乎功夫大有精进,还有传言说他一掌打败了★★★。对于这个传言,张桂只相信一部分。他认为叶文打败★★★可能是真的,但是一招就将★★★打的吐血,估计是江湖传言,道听途说之人以讹传讹才会这般夸张,对于叶文会这么短时间里变的这么厉害,他是绝对不信的。

  见张桂不说话,叶文笑道:“不知道张兄弟此番起来所谓何事?若是观礼就请站到一旁,我蜀山派对于来访客人自然会好生招待,若是前来生事……哼,我蜀山派众人也不是怕事之辈!”

  叶文一口一个蜀山派,是提醒对方无论你们承认不承认,我这山头是立定了,今日这典礼也办定了,你们正拳门若有异议,咱们就拳头上见真章。

  张桂听到叶文这番话还未来得及出声,身后一个明显是正拳门弟子的突然开口言道:“叶文!你好大的口气,莫非视我正拳门为无物吗?”

  叶文随意的瞥了一眼,问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来与我说话?不知规矩的东西!”叶文是讥讽他不知道自己身份,自己正与他们领头的对话,他个小喽啰突然插口,莫非是视张桂为无物了?

  一番话噎的对面那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是不知道怎么应答了。

  而叶文也不给他反应过来的机会,直接对着张桂说道:“张兄弟的手下,不怎么懂事啊!难道正拳门中便是这般没有规矩吗?可要我替张兄弟给这家伙一些教导?”

  这话说的就严重了,就连张桂也变了脸色,可是要他承认正拳门中没有规矩,那也是不可能的,只能黑着脸随口答了句:“不劳叶兄弟费神,这事我自己处理便好!”

  可惜他这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破空之声从耳旁传来,随后身后就是一阵闷哼,等他转过头时,刚才擅自说话之人已经捂着胸口跪坐了地上,紧接着他就听到金属落地之声。低头一看,却见一个铜板地上滴溜溜的滚个不停,然后撞到自己的左脚这才停了下来。

  “铜板?”

  张桂不可置信的看了眼脚边那枚平平无奇的铜板,然后看了眼捂着胸口似乎上不来气的手下瞳孔猛的一缩。

  “只凭一个铜板就将人打的难以呼吸?这要多大的力气?”张桂随即醒悟过来:“这内功修为怕是远我之上!”

  转过头看了眼叶文,只见他依旧一脸微笑站那里,适才叶文以区区一枚铜板就放倒了正拳门一个弟子的一幕,众人都瞧的清清楚楚。虽然有偷袭之嫌,可是这些人自问,若换做他们就算给他们一把飞镖也不见得就能一下放倒一人,遑论一枚铜板。

  叶文站那里不惊不喜,旁人见他表情便好像觉得他能用一枚铜板打倒一人实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并没什么奇怪的。可是叶文自己心理却异常得意,暗道了一句:“无聊时与师妹问到的丢铜板功夫的确好用!”

  原来叶文那次见宁茹雪用铜板打他穴位,差点让他吃了大亏之后,就抽空问了自己师妹是怎么练的这手暗器手法。

  后来才知道是自己随口说的那个乾坤一掷的武功让宁茹雪起了兴趣,练剑之余就钻研这扔钱伤敌的功夫。这半年多来不停的折腾,还真叫她摸出来一些门道,叶文那天问她,她也就随口告诉了自己这个师兄。反正这功夫没什么神奇之处,只是练习起来颇费时日。

  叶文得知后偶尔也耍过两次,只是论准头是无论如何比不上宁茹雪的,即便是打固定的目标叶文也不能保证打中对方穴位上。可是要论扔出去的铜钱威力,内功已经小成的叶文自然要比宁茹雪强上许多。

  加上叶文知道一些人体的原理,适才看准了那人呼吸的频率,算好之后运足内力立刻就是一枚铜钱甩了出去,恰好赶那人吸气到饱满之时砸胸口上,所以才会有这般效果。

  但内里乾坤外人又怎么知道的清楚?众人只当叶文功力深厚,随手一击就是这么强悍,许多以为叶文的蜀山派这次怕是碰到了麻烦的人,怀疑自己今天来结交蜀山派是不是一个错误选择的人此时都定下了心,不再怀疑自己这次是来错了。

  坐那里的岳航也同样如此,哪怕他从来没怀疑过自己的选择,只是当亲眼见到叶文露出这么一手后,他心底下总是会觉得踏实。

  叶文露了这么一手后,虽然彻底交恶了正拳门,但是却起到了安抚人心的作用,也让他这一下没白显摆,效果不俗,总归是没白费力。

  只是正拳门这边就不怎么高兴了,一直站张桂右侧的一个汉子大喝一句:“姓叶的,真道我正拳门好欺侮吗?”

  叶文随口答道:“不是你们正拳门当我蜀山派是好欺侮的吗?”然后又反问了一句:“这位又怎么称呼?莫非正拳门真的这般没有规矩?做弟子的总是抢着说话!”

  那人脸上气的通红,喝道:“我乃正拳门执事史崔!”

  叶文这才明白,原来今日正拳门领头的不仅仅张桂一个,因为张桂正拳门中也是一个执事。

  正拳门共有门主一名,副门主一名,下面便是四个执事,张桂就是其中之一,门中地位仅次于正副门主。这史崔自称执事,那他地位倒是和张桂一般无二。

  “原来是史执事,失敬了!”只是叶文那表情实没有半点敬意,随便应付了一句便算打了招呼,那态度与刚才被叶文随手打发了的正拳门弟子也没什么区别。

  这让那个以为自己身份地位很是牛b的史崔如何能忍,本就处暴怒边缘的他立刻就是一步踏出,口上喝骂道:“竖子忒也小瞧人,今个儿便叫你知道知道我史崔的厉害!”

  话还没落地,几步冲上前去来到叶文身前,左手拳一晃,让人眼前一花,紧跟着右手正拳直出,使的正是正拳门两套拳法中的小正拳。

  史崔一心想要显出自己的厉害,一出手就是绝招,满心以为这一下就能将这个目中无人年轻人击毙当场,起码也能让对方身受重伤。毕竟正拳门中人都知道叶文半年前数招下就败张桂手上,当时张桂还没用出全力。

  门中地位与张桂相当的史崔自然不认为这叶文能够接下自己全力一拳,只是很快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就发生了。

  就他的拳头即将击中叶文的时候,只见叶文左手一挥右手一拍就化解了自己全力的一拳,紧跟着左手一兜顺势就往自己身上印了过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