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拜山


  叶文刚才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切,尤其是自己手指中射出的那道气劲,是瞧的一清二楚,半点也没有错过。

  桌子上滴溜溜滚动着的茶盏也告诉着叶文,适才的那一切都不是幻觉,自己的的确确的用手指放出了一道气劲将几米外的茶盏击倒了。

  何况,那股毒气虽然消散,但是空气中依旧还残留着一种异味,那是毒气还没完全散去的证明,这意味着适才那道黑色的毒雾虽然已经化为无形,但是依旧存于空气中,而毒雾正是被自己用手指激射出去的。

  “六脉神剑?”

  这样的情况叶文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误打误撞的练成了传说中的那套武学‘机关枪’,只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适才的那道气劲聚而不凝,而且并非是六脉神剑中所言的剑气,多算是一道气劲!”何况,那道气劲一离体就开始四散分离,否则那个茶盏就不是被击倒,而应该是被打碎。若是凝实的剑气,则应该是直接穿过去,再不济也应该是切成两半。

  若要说叶文适才所发的那道气劲,用一种大家都熟悉的功夫来形容的话,勉勉强强有点像是一阳指的指劲。

  “不过一阳指也没这么孬!”

  看着自己运使功力发出的指劲居然只是将茶盏打倒,这点力道莫说杀人了,恐怕挠痒痒人家都嫌弃力道太轻。

  收回自己的手指,叶文不认为短时间内自己具备修炼类似一阳指之类武功的条件,尤其是刚才那一幕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以他现下的内力莫说六脉神剑那种消耗内力极大,对内功要求简直可以称的上★★的神功,即便是稍微次一档次的气劲功法也不是他现能够奢求的。

  不过,有了今日这番意外,也让叶文明白了如果自己内功修为够了,即便无法得到六脉神剑之类的秘籍,也可以凭借自身经脉优势创造出一套类似的功法。不济的情况,无法研究出剑气凝练之法也能鼓捣出一套不弱于一阳指的指法。

  可惜那都是以后内功大成的事情了,至于眼下嘛……

  “老老实实练我的紫霞功吧!”

  这一天的消耗下来,又是给师妹去毒,又是帮她整理经脉,后又要将自己不小心沾上的余毒清理干净,一身内功消耗了个七七八八,紫霞真气也多次动用,无论是精神还是**都已经相当疲劳。

  可是叶文却不能直接去休息,因为巨大消耗之后,正是修炼内功的佳时机,此时修炼,运气好的话也许就是又一次的突破,若是不管不顾跑去休息,反而有退步的危险。

  所以等到叶文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一晚上的时间居然就他打坐练气当中度过,期间居然醒来。

  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状况,发现内力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步,不过紫霞真气似乎又粗壮了一丝,也算是有了巨大的进步了,昨天那番忙活倒也不算是白折腾。

  想起昨日,叶文又想起似乎还停留手上的那丝滑般的触感,同时又想起自己背着宁茹雪回来时,一路上可是拖着那两瓣又软又有弹性的部位回来的。当时自己还没太意,此时回想起来倒是心神激荡,回味无穷。

  “不愧是练武的,弹性确实不凡……”

  胡思乱想间照着镜子查看了一下,叶文看到自己的脸颊和嘴唇已经好了不少,虽然还略有肿胀,不过已经不碍事了。试着说了两句话,也没有了那种连自己都听不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的糟糕情况。

  满意的点了点头,梳洗完毕后又换上一套淡蓝长衫,越来越长的头发也稍微整理了一番,叶文现看起来像是一个家境优渥,文质彬彬的书生,哪里像是一个江湖人士?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张俊脸还没恢复过来,好叶文也不意,整理完了就走出了房间,来到外面呼吸一番鲜空气。

  才一出得自己房门,就见宁茹雪竟然早就已经院子里了,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想要练功,只是腿脚不便,只是简单的练了几个剑招就停了下来。

  让叶文纳闷的是,这丫头看到自己的时候很是反应奇怪,表情怪异的和自己道了声:“师兄早!”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自己屋子,然后砰了一下将房门关了个死紧,好像稍微松一点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额……”

  叶文本来还想答一声:“师妹早!”结果话还没出口宁茹雪就已经没了影子,刚刚举到一半的手也只能尴尬的停半空。

  幸好的是这时候徐贤精神奕奕的跑了出来,笑眯眯的说了声:“师兄早啊!”让叶文那尴尬的手有了用武之地。

  “师兄今日不去绝谷上练功吧?”一般徐贤说这话的时候,就是代表着他要去绝谷里了。

  自从得知那绝谷的存之后,他自然也知道了当初教自己功夫的无名老人留下的那个木板上的话。以徐贤的聪明才智,当然能够看出来老人还是希望自己能给他报仇的,所以这位一直以玩乐心态对待练功之事的徐师弟,这些日子练起功夫来倒是用功的很。

  虽然平时依旧嘻嘻哈哈,但是大部分的时候这位徐师弟都躲旁人见不到的地方修★★夫,其中那个有老人坟墓的山崖之处,是他常去的地方。

  而经过这段时间,那三十六路回风落雁剑已经基本学成,接下来就是一便便的习练好熟悉这套剑法,明白其精妙之处进而能够用之以对敌。

  一身内功修为虽然不如叶文,却也已经超过了宁茹雪,加上他所习练的回风落雁剑本身就对轻功有很高要求,他自身的轻功优势也没落下,加上练剑所致,小范围内的闪转腾挪也有了长足进步。

  前些日徐贤与宁茹雪进行过一次切磋,叶文也场观看,只见这两个人狭小的一块场地内上下翻飞,打的人眼花缭乱,剑影掌影人影遮天蔽日的漫天都是,眼力稍差的人甚至觉得这不是两个人比试,而是一群人挤一片空间里打斗。

  那场比斗后未曾分出胜负,因为只斗了五十招两个人就自觉的分开没有再打,想来这么多招的交手已经让两个人对于自己的一些不足有所了解,接下来两个人都要去加强修炼,弥补自己的不足,然后静待下一次的比试。

  叶文虽然不会有看不清楚的问题,对于两人的修为也有了加直观的了解,再想到自己的门派高手越来越多,心下自然欢喜的紧。

  同时,岳宁与周芷若也进行了一次简单的比试,只是因为周芷若年小力弱,她与岳宁的比试多的是招数间的简单切磋。或者说,根本就是岳宁给自己的师妹喂招,只是这一次并不会打斗中有所提点,一切都要等打完了再说。

  结果周芷若的表现让叶文很是吃惊,小家伙的一手飘雪穿云掌虽然威力不显,但是招数间的精妙变化却被小家伙使出了三分火候,而这还是周芷若年纪小小,内功还没登堂入室的情况下使出来的。

  所以叶文有理由对于这个徒弟的未来抱以足够的乐观。

  至于他的首席大弟子岳宁,因为要给师妹喂招所以他也没显示出自己的实力,只是单看出手招架间那身形架势俱是不凡,隐约间已经有了一点高手气度,可见其基本功练的足够扎实,叶文所教的武功也都勤加练习终融会贯通,所以才会有这般表现。

  因此叶文对于这个大徒弟的表现也足够满意,夸奖了几句之后又指点了一些修炼上的要点,尤其是内功修炼上。因为他紫霞神功有所成就,对内功又有了深的领悟,如今终于可以像一个真正的师傅那样指导自己的弟子了。

  看着徐贤又跑去宁茹雪的房门口吼了一嗓子:“师姐,我去练功了!”然后这才施施然的出了院子。他与宁茹雪之间若是互相通知自己去练功,那么都会明白对方是要去绝谷当中,自己莫要胡乱往里闯。

  其实也是要通知叶文的,只是昨日宁茹雪没见到叶文,便只告诉了徐贤,同时让徐贤转告叶文,可是徐贤练剑练的一时兴起把这事忘了,这才有叶文闯进绝谷之事。若非如此,怕是也不会有后来那一连串的事情。

  “没错,若非他胡闯乱闯下,我又怎能一时失察被蛇咬了?”

  一整夜辗转反侧的宁茹雪都是这么告诉自己,只是一想到自己师兄叶文,自己小腹、臀部和那受伤的那支玉足的足底等处就传来一阵**辣的感觉,仿佛叶文的双手依旧紧紧贴上面!

  好不容易自以为不意了,可是一见到叶文那感觉仿佛又回来了一般,当下羞得转身就跑,可是回到房间里不停的抱怨自己:“我为什么要跑?”

  恰此时徐贤一嗓子过来,又让她想起了昨日绝谷里的一切,这一下让她脸上热,后跑进卧室一头钻进了被窝,想必短时间内是不准备出来了。

  而这个时候,叶文则是例行公事般的去给★★风疗伤,老道士看到叶文的脸一阵惊诧:“叶掌门,你的脸怎么了?”

  叶文笑了笑:“没什么,不小心中了点蛇毒!”

  ★★风闻言,随手取出一个丹药递给叶文:“这是我虎山派的解毒丹药,对于解毒颇有成效,叶掌门可以试试!”

  接过后吞服了下去,叶文觉得脸上麻木的感觉减轻了几分,正欲道谢,奈何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今日负责守门的弟子急匆匆的冲了过来。

  “禀报掌门,正拳门门主带着大群弟子前来拜山!只是弟子瞧他们凶神恶煞的想必是来者不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