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接收


  随着今日这一连串的事情,正拳门不但威信失,就连自家弟子也会对门派产生不满,可以说正拳门一下子就陷入了内忧外患当中。

  门主王舒重伤,需要长时间来恢复。张桂开口提醒叶文之后,也引起了王舒的一些亲信的不满,指不定内部又会起什么纷争,想来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正拳门有的折腾了,哪怕自己不去攻打,恐怕离覆灭也不远了。

  唯一的变数就是不知道正拳门的副门主威望如何?若是这人能够登高一呼稳住军心,那么正拳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经过修正后还能和自己的蜀山派纠缠一阵,若是威望不够,那正拳门从今日开始就将退出蜀山地界的势力争夺。

  总而言之,无论怎样,正拳门短时间内都不是叶文需要考虑的对象了,即便他们真的能回过气,那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那么,接下来要考虑的就应该是其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门派。将一直守候屋外的两名外门弟子唤进来,叶文直接就问:“今天都来了哪些人,记下了吗?”

  本来被叶文寄予厚望的徐平没说话,反而是另外一名,也就是使松风剑法的那个弟子答道:“今日除了正拳门诸人外,一共来了八十七人,其中有七十四人是书山上各派的弟子或者掌门,另外几个人则是书山县里一些帮派势力的人!”随后又将这些人分别来自那派,其中大部分人的姓名一一道了出来。

  叶文略微有些惊讶,可能是没想到这个弟子居然有这般好的记性。这个弟子是岳山镖局送来的十个人之一,名唤李森,平时也没什么特异之处,武功二十个弟子当中也就是中游水平,不上不下,并不突出。

  没想到李森居然还有这般才能,只是那么一会儿,不但将人数数清还将其中都有谁给记了个一清二楚。本来他只是希望徐平能够大致记下都有哪些门派的人,然后好方便叶文以后一一算账,现下却因为李森这一意外的才能,数记了个清楚,一个都没落下。

  “日后想要算账,可要轻松不少!”

  实际上叶文让这些人离开的时候,就算是一个考验!若是这些人走时能和叶文好生打个招呼,然后表示让出点什么来,那么叶文也不会事后再去找他们麻烦。因为他们付出东西后,也算是得到了一个教训,加上今日事情并不严重,叶文完全可以放他们一马。

  可惜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做出这个选择。见到正拳门可以离开后,他们选择的是默不作声,权当没有这事儿一般急匆匆离开。

  也许他们不是没有想到,不过是觉得只要自己混人群当中,谁有记得自己今日来过?何必再付出什么?毕竟这些人以及其所属的门派都是小门小户,真要被蜀山派敲诈一番,恐怕这门派也经营不下去了。

  实际上,叶文的打算也正是如此。

  要想一个个的清除蜀山上杂七杂八的门派,实是太麻烦了,所以叶文想要看看能不能趁这个机会一劳永逸的解决!可惜大部分人都死死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肯撒手,这样的话叶文只能等伤势恢复之后再去一一找他们算账。

  将自己的打算一一道来,叶文也没避讳★★风师徒以及徐平、李森二人,这两人今日的表现让叶文很是满意,除了徐平已经确定将会被收入内门之外,李森因为这个特殊才能也被叶文看重,考虑要不要也一并收进内门当中。

  不过无论如何,这个李森已经进入了他的视线,考虑到目前蜀山派真正的战力还很薄弱,重点培养一番也无不可,所以这种事情让他听到也是无妨。

  ★★风则无所谓了,这个老道士对于蜀山派要扩大势力完全是举双手赞同,毕竟蜀山派强大了,以后蜀山派与虎山派联盟后战力才会强,才能够稳稳压过天乐帮一筹。若蜀山派总是这样躲山上不去发展,那★★风反而要开始寻思自己找这个盟友究竟是对是错了。

  交代了一番接下来几日要记得去接手正拳门的现有产业,然后根据情况来决定是否要再去招收几个劳工。

  这些事情交给了宁茹雪去处理,同时考虑到宁茹雪的脚伤可能还没好利,所以叶文又嘱咐:“等徐贤回来,你让他帮你做那些跑腿的活!”

  反正徐贤的轻功好,如此一来也算是物其用了!

  众人点头应是,★★风询问了下叶文的伤势如何,得知情况无碍后也退了出去,领着自己徒弟回自己住的房间里歇息去了。

  只一眨眼间,整个房间就只剩下叶文和宁茹雪两人,俩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后还是叶文说了句:“师妹你去忙吧,师兄我自己调息一阵就好!”

  “不用我照看帮忙吗?”宁茹雪知道这种内伤是麻烦,而且容易反复,没人照看实是难以放心。

  叶文却不乎,只是道:“我现下修炼的这套武功对治疗真气内伤之类的颇有神奇之处,★★风道长你也知道,他那么重的内伤我都治得好,这点毛病又算得什么?”

  宁茹雪点了点头,不疑有他。毕竟叶文当初告诉她这套功法是,是因为寒池修炼以及帮★★风疗伤时鼓捣出的来的,当时就强调过自己这套功夫对于调理真气很有独到之处,所以现下叶文这么说,宁茹雪根本不会怀疑,点了点头就起身准备离去。

  只是她这一站起来,一袭淡粉裙装让叶文眼前一亮,先前打斗时虽然瞧见但却没细看,此时他才有闲暇慢慢欣赏宁师妹平时没有过的样子。

  “很……怪吗?”宁茹雪诺诺了问了一句后就再没了声音。她从来没这般穿过,此时穿上这种纯女性化的裙装,再被叶文那么定定的看着,脸上不由得一红,只觉得浑身上下到处都不自,总觉得不对劲。

  叶文摇了摇头:“不,很漂亮!师妹以后要多穿穿这样的衣服!”这般话倒是出自真心,虽然宁茹雪以前穿的劲装别有一番风味,不过还是这样女人味十足的裙装受男人青睐。

  听到师兄称赞,宁茹雪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后居然蹦出一句:“我穿什么不要你管!”转过身直接跑出去了。

  看着自己师妹从自己房间离去,叶文也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什么话了!不过想起刚才宁茹雪那一袭粉衣,面色微红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心驰荡漾,甚至有直接将其抱怀中的冲动。

  可惜自己还没往深了想,叶文只觉得周身经脉一阵疼痛,只好放下绮念,专心运功好修复自己受损的经脉。

  这一运功,直从日上三竿行到了日暮西山!叶文睁开眼已是天色昏暗,房间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点起了灯,自己忙于运功疗伤,居然都没曾察觉。

  同时房间里的桌子上摆了饭菜,看那样子已经放了有一阵了,估计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所以直接放那里的。

  从炕上下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觉得周身经脉虽然略有刺痛,不过已经没有大碍,只是想要动手却还不行。而偏偏后这点伤势难治愈,幸好蜀山上面有绝谷寒池。那玩意用来治伤也有不俗效果——寒池可以刺激真气运行,间接的帮助真气恢复经脉。

  端起饭碗,虽然已经凉了不过叶文并不意,张嘴就扒拉了一大口。而刚吃没两口,房门就被人推开,宁茹雪一脸惊讶的看着端着饭碗的叶文。

  许是因为没想到叶文居然已经醒了,而且一醒来就吃凉饭,所以愣神了一阵宁茹雪才匆忙道:“凉了吧?我让人帮你热下再吃。”

  “不必了,也不是很凉!”

  叶文这话当然不是真话,这大冬天的,饭菜只要放一个时辰就会和冰坨一样,叶文端着这碗虽然没放多久,不至于那么夸张可是也没有半分热乎气了。只是他饿的厉害,仅仅早上起来后吃了点东西,然后就因为受伤而没有进半点米水,所以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宁茹雪却不让他吃凉饭,直接一把抢了去:“你还有伤身,身子正虚,莫要乱吃!我拿去热下,师兄先稍等片刻!”言罢也不管叶文如何说,直接端起饭菜往厨房那边去了!

  宁茹雪转身离去,叶文去愣愣的坐桌子旁很是纠结:“虚?我才不虚!我实的很!”

  这样的评价对于自诩龙精虎猛的叶文来说简直就是侮辱,虽然他明明知道自己师妹指的根本就不是那方面,但是对宁茹雪用这个词形容他依旧很是不满。

  只是当宁茹雪端着热乎乎的饭菜回来的时候,他也没有重的为自己申诉一番,而是全神贯注的去消灭面前的这堆食物。

  等到他吃完了饭,宁茹雪却又一脸开心的抱了一堆东西过来:“师兄,正拳门下午的时候将这些送了过来,基本都是他们门派的产业契约什么的,现下都归咱们了!”

  “唉?都有些什么?”对于这些他真不怎么意,虽然正拳门号称蜀山第一势力,但是叶文看来,这等小门小户,就算有些家底怕也有限的很啊!

  可惜,当宁茹雪一样样念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但错了,而且错的厉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