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自虐是王道


  接下来的几日,蜀山派上上下下完全忙成一团,徐贤当晚回来后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第二天就带着两名弟子下山去接手正拳门书山县内的产业。

  其中主要的就是那家客栈,那是徐贤此行大的目标,叶文他下山前提了要求,那就是不管是谁跳出来捣乱,你只要狠狠的揍他就可以了!

  “只要不出人命就无所谓!”

  毕竟是县城里,有的事情不能做的太过分,虽然混江湖的都是亡命之徒,但总得考虑到官府方面的态度。叶文想要书山地界插旗立派,就不得不考虑与当地官老爷之间的关系。

  否则朝廷直接给你扣的邪派的帽子,然后全天下通告,期间再造一些★★什么的,恐怕叶文等人走到哪都叫人瞧不起,还谈什么将门派发扬光大?

  至于收账的问题,叶文倒是告诉徐贤不用急,先把账目带回来瞧瞧,好是能让客栈老板直接上山来与他谈谈,因为叶文决定将这客栈做大,甚至他有心思将这客栈开到平州各个县城去,除了增加收入外,也算是布下了一个基本的情报网络。

  “哦,除此之外,你此次下山办事的闲暇,帮我想想咱们门派的门规!”

  “啊?”徐贤似乎是没想到自己都要下山办事去了,这位掌门师兄还不忘给自己多安排一些任务。

  叶文解释道:“咱门派就属你读书多,这条条框框的事情也属你是熟悉!若是要我制订,怕是想上三年五载的也没个完,干脆就由你来做吧!”

  徐贤点了点头,这事他倒是不准备推辞,制订一个门派的门规,那是多大的荣耀?只是这蜀山派以前没有门规吗?

  听到徐贤的疑问,叶文直接笑着答道:“以前门里就只有师傅和我以及师妹三个人,而且生活情况也不怎么好,连吃饭都愁,哪来那许多规矩?只要不欺师灭祖就可以了!只是眼下咱门派越来越强盛,总不能还如以前那般!毕竟俗话说的好,无规矩不成方圆!”

  了解到了情况后,徐贤将这事情应了下来,同时询问叶文是否有什么要求。

  “不准欺师灭祖,不准背叛师门,不准仗势为恶!”

  叶文提出了这三点后,想了想似乎没什么了:“暂时就以这三条为基准吧!”

  “明白了!”

  了解了叶文的一些大致要求后,徐贤带着李森和另外一名弟子慢悠悠的下了山,沿途还蜀山各派之间转了一圈。这也是他此行的任务,带着李森先把那些来蜀山上捣乱的老家给摸出来,以后算账的时候熟门熟路的才不会搞错。

  等到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徐贤还特意看了眼自己母亲使人换过的石碑,上面刻着的蜀山二字让他很是满意。

  “这下咱们门派可算作此地代表了!”毕竟能够与所大山同名的门派无一不是当地比较强势的门派——例如华山、衡山、峨眉,除非是因为另有信仰所以才不以地名命名——例如少林寺、全真教。

  徐贤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两个弟子并未插话,不过那表情似乎很是骄傲。看来随着蜀山派的名头渐渐响亮,这些弟子们也觉得自己脸上有光,走路都不自觉的轻快了几分。

  而与此同时,宁茹雪则带着徐平和其它两个弟子来到了以前书山派所的那块驻地,这地方被正拳门夺去之后,如今又回到了原主人的手中,宁茹雪院子中进进出出瞧了几遍之后,后悲哀的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往日她和自己师兄生活过的半点痕迹。

  正拳门得到这里之后就找人重整理了一番,不但盖起了一座漂亮的瓦房,同时还重扎了篱笆,院子里也重整理过,还放了一个堆了不少兵器的兵器架。

  平时正拳门会这里派上数名弟子驻扎,将其当做了正拳门的第二个驻地来经营——毕竟这里就山脚,上上下下蜀山的人都要经过,正拳门这里一是为了吸收多的弟子,二就是以此见识整座蜀山的势力,同时也算是为自己摆上了一个保险,毕竟这个地方等于蜀山进出的大门,若有外来势力进攻,卡住这里就等于卡住了敌人上山的道路。

  眼下这地方重回到蜀山派手中,叶文希望这里成为蜀山派山脚下的办事处之类的存,以后前来拜师学艺的人也能够第一时间被蜀山派截下。叶文相信随着自己门派的名声渐渐响亮,截杀这些来拜师的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而长此以往,那些小门小户的没了弟子来源,身旁又有蜀山直接的挤压,恐怕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主动离去,根本不需要叶文再特意去征伐。

  本来叶文想要让徐平带人去接手,当做对这个弟子的考验。若是他做的好,叶文甚至准备直接将这个山脚下的驻地交给徐平来负责打理。只是宁茹雪主动要求前往,意识到自己师妹是想回去看看的叶文没有阻挡。其实若不是他需要留山上好好疗伤,他也想下去看看。只是与宁茹雪怀念过去不同,他是对于自己这个身体以前所住的地方感到好奇。

  “老子一穿来就因为那破地方被人打了个重伤,不去看看到底什么样实说不过去!”

  不过他不着急,自己又不是一辈子都不下山了,早晚都能瞧见,眼下还是先将伤势治好再说吧!

  宁茹雪与徐平先后下山之后,叶文加快了自己疗伤的步伐,每日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寒池当中泡着,其它时间则蜀山派里到处走走,同时指点一下自己的弟子。

  因为受伤,连给★★风治伤的事情都往后推了推,还好老道士表示了理解,同时他的伤势已经基本恢复的差不多,剩下那点问题即便叶文不去帮忙,他也可以凭借自己深厚的内力一点点调养。

  不过叶文还是拍着胸脯保证:“待我恢复了以后再为真人继续疗伤,毕竟下当日保证将真人治好,岂能半途而废?”

  大丈夫讲的就是一个言而有信,叶文不愿做那背信之人,自然不会不再去管★★风,老道士对于叶文这般表态很是感谢,同时也没有再推辞。

  另外他那小徒弟赵恒,这些日子一直待蜀山派上倒也见识到了蜀山派的强横,已经再也没有了那种瞧不起人的神态,★★风对于自己徒弟终于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感到高兴,而对于让自己徒弟有了这些变化的叶文也很是推崇,与赵恒说话时便常常提到叶文。

  说的多了,赵恒也不免好奇,问道:“师傅,那叶掌门的修为到底如何?”

  ★★风沉吟了一下,后答道:“叶掌门的修为应与为师相差不大!”这是★★风多番思量后得出的结论,而这也是他多次调整了自己观感后的结论。而这个评价,其实已经不低了,要知道一年之前,★★风不过认为叶文是前途光明,修为不错,年轻人当中的佼佼者这样而已。

  但是赵恒并不清楚这些,问道:“那师傅也能以内劲护体,进而震回暗器伤敌?”原来赵恒是想起了那日所见一切,叶文催起全身真气护住周身,然后将暗器震回那一幕实是太过骇人了。

  赵恒随着自己师傅也外面游历了不短的时日,不说见到的那些江湖奇人,就是自己师傅他也没见过有这般手段。

  加上叶文这些日子来一直帮自己师傅以内功疗伤,所以赵恒甚至怀疑叶文的修为远自己师傅之上。

  自己徒弟的心思,做师傅的哪能猜不出来?★★风苦笑了一下后解释道:“以内劲护体师傅也不是做不得,只是要将周身劲气爆发,然后将暗器震回这为师却是做不到的!”

  “非是我内功不济,乃是本派虎阳丹气的内功气劲霸道刚烈,本就强横难以驾驭,若是如叶掌门那般用,怕是未曾伤敌,就先伤了己身!周身经脉寸断都是轻的,暴毙当场也不是不可能!”

  讲到这里,★★风意识到这小徒弟可不比自己另外两个徒弟那般修行日久,许多经验都很丰富,立刻嘱咐道:“你要记得,若日后你习得虎阳丹气,切莫如叶掌门那般使用!叶掌门所习内功乃是中正平和的路子,又有温养经脉之奇效,所以即便一时伤身,事后也能补救。你若那般乱来,旁人便是想救你也来不及!”

  听到师父正色教导,赵恒立刻点头应是,心中暗自咂舌:“得亏我还没修炼虎阳丹气,也没模仿叶掌门,否则不是要自找苦吃?”

  赵恒说的没错,似叶文那般乱来的确是自找苦吃,眼下叶文就坐寒池当中吱牙咧嘴的忍受着经脉上传来的彻骨刺痛。

  “没想到寒池中运功疗伤居然比平时要刺痛数倍!真是让人难受!”

  这却是因为真气运行速度受寒气刺激速度变快,虽然疗伤的能力大增,但是痛苦也随之而来。若是叶文老老实实的慢慢恢复,也不用受这个罪,可是他想用短的时间恢复,那么这罪就必须咬着牙坚持过去了。

  不过,好处也并非没有。只要他坚持这样去修理自身经脉,等到伤愈之时,周身经脉将要比原本加坚韧,这就相当于变相的提高了他的修为。

  “提升修为的佳途径,除了奇遇果然就只有自虐一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