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二人


  端着一盆切好的水果,叶文直接敲了敲宁茹雪的房门。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未曾使用过任何人造物来进行粉饰的素脸出现了叶文的面前,如云的秀发就那么自然的垂下,应是刚刚将头上的簪子除下,估计是见天色已晚,准备休息了。

  宁茹雪也没想到自己师兄居然跑来敲门,看了眼他手里端着的瓜果,宁茹雪一脸纳闷,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她实是摸不准叶文到底找她什么事情,若说是有正事来谈,可叶文手上端着明显是刚洗好的水果,难道谈正事还要准备点吃食?

  叶文瞧了瞧宁茹雪的样子,意识到这个时候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这么晚了自己师妹明显是已经准备休息,他这个时候敲人家房门,实是有点太不靠谱……若不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换成别的女子根本连门都不会给开。

  眼下却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因为那个蛇胆已经被他混这盆瓜果当中,想要让自己这师妹以为那只是一个奇的果子,进而吞进肚子。若是等到明日,这蛇胆效力也不知道会不会变差,还是趁现鲜的时候赶紧吃了的好。

  硬着头皮说了句:“今夜月色不错,师兄我有些睡不着,师妹陪我聊会儿天可好?”

  宁茹雪看着叶文奇怪的样子,心中觉得这事肯定另有古怪,但是她实是想不到叶文究竟想要做些什么?而且还挑这么个时间?

  “师兄也忒过莽撞,怎的大晚上的来敲人家房门!”

  寻思到这里,不满的白了一下叶文,嘴上却道:“师兄等下,我收拾一下就出来!”她只道叶文是想要院子中间那石桌上聊聊天赏赏月,眼下已经入夏,赏月聊天倒是也没什么。

  只是叶文想了想,竟然道:“到你房里说吧……”

  “啊?”

  叶文那话一出口,自己也郁闷无比,因为这话实是太过暧昧,奈何那蛇胆若是真叫宁茹雪吞了,少不得又要运功消化,总不能叫宁茹雪院子里行功吧?天气倒无所谓,可是若叫人打扰了那才是麻烦。

  听到自家师兄居然大晚上的要跑到自己房里和自己聊天,宁茹雪脑袋里就好像发生了十级地震一般,耳朵里嗡嗡乱响,眼里似有金星乱冒,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心理面是乱成一团,不停猜测叶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师兄这是要做什么?这么晚了还要来我房中?”

  先时是当叶文想要欲行不轨,对她做那禽兽之行,只是片刻后又觉得叶文不是那种人。可是转念一想,若不是这样那么他为何非要进自己房中与自己谈话?难道就不能院子中聊天?

  脑袋迷迷糊糊下,就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坐自己闺房当中,对面就坐着叶文。

  “唉?怎的不知不觉间就进来了?”

  宁茹雪自是不知,俩人会坐这里全是因为叶文瞧见宁茹雪被自己一句话吓得心神大乱,竟然站原地不知所措,想了想今日这事也是非行不可,好莫要踌躇下去,直接就扶着自己师妹回到房中,然后将她往桌前一按,让她坐下,自己也于对面坐好,将那盆水果里的那显眼的东西拿了起来。

  “师妹,尝尝这个果子,长的很是奇,师兄尝过一个后觉得味道不错!”说完就拿着果子递到了宁茹雪的唇前,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没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就变成现下这个状态的宁茹雪,又被叶文这个稍显亲密的举动给弄红了脸,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后一个字也没能吐出来,只是微微张开了双唇,等待叶文将那果子送到自己嘴里。

  这一下反倒叶文愣了一下:“唉?这么简单?枉我还浪费了那么多脑细胞才想出混水果当中这么个法子啊!这也实太没挑战性了!”

  郁闷归郁闷,手上却不慢,宁茹雪此时明显处于甚至恍惚状态,如果不把握住机会,等她回过神,再想喂她吃这东西估计就没那么容易了。

  手上一使劲,那蛇胆直接飞进了宁茹雪张开的檀口之中,只是叶文这一下用的力气似乎大了点,蛇胆一进口中竟然直接钻进了喉咙,宁茹雪甚至没来得及尝到那‘果子’是个什么味道就直接吞了下去。

  “咳……师兄……”稍微被呛了一下的宁茹雪正想说话,却见叶文突然向自己扑了过来,立时花容大变,只道叶文兽性大发了,但隐隐间竟然不觉得生气,脸上反带着些许娇羞。

  正欲说话,却不想体内一阵热气流动,隐隐间往四肢百骸当中流散而去,宁茹雪此时终于回过神来,再不似刚才那么浑浑噩噩。同时也瞧清叶文并没有直接扑到自己身上,而是突然跑到自己身后,喝了句:“师妹快运起小无相功,师兄我助你化去蛇胆效力!”

  “蛇胆?”

  终于明白自己刚才吞了的是什么的宁茹雪脸色又变,这一次却是苍白中透着点青紫。一是被恶心到了;一是被气的,没想到自己师兄居然‘骗’她!另外还有一点点不愉快:“师兄来寻我,竟然是这种事情?”

  这些念头一闪即逝,很快她就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体内流动的热气上面,既然已经将那蛇胆吞了,再吐出来似乎不大可能,师兄既然一心想要帮助自己提升功力,并且做到这等程度,她再不照办便有点不知好歹了。

  这一运功,居然直运行了一整夜,宁茹雪的小无相功借着蛇胆的效力终于冲突了入门的关卡,并且一路推到了小成的境界。同时因为内力加深厚,原本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也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只需要按部就班修炼就能有所成就。以前无法做到大多是因为她自身修为不够,眼下修为够了,自然水到渠成。

  当然,一夜下来修行的这么猛却没出什么事情,也是有叶文一旁★★的原因,叶文的紫霞神功护着宁茹雪,保她不会内气走岔走火入魔,没了这后顾之忧自然一路高歌猛进。

  等到宁茹雪将小无相功修炼到小成后,叶文就已经收功停手,嘱咐了一句:“师妹继续行功几次,待得这小无相功基础牢靠了后再停下,师兄这便离去了!”

  说完站起身来,又瞧了眼兀自行功的宁茹雪,知她无法回答,转身便走。

  这一夜,宁茹雪收获不可谓不丰,那蛇胆的效果要比普通红线蛇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只这一晚上宁茹雪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将其全部消化的。大部分精华都潜藏了宁茹雪体内,需要靠她不停努力修行然后将其激发出来。

  但是与徐贤不同,宁茹雪这些潜藏的效力却远不如喝了蛇血的徐贤多,那蛇王胆反而是像一种改善体质的效果,让其身体内够容纳强霸道的劲力。

  “莫非赤阳神火功无人能够修炼而成,是因为寻常人经脉根本就承受不了那霸道火劲?”

  越想这个可能越大,这么说来以后宁茹雪修炼起来倒是不用担心自己身体承受不住,只是怕内功修为跟不上来。而徐贤随着修炼则是内力越发淳厚,那蛇血的精华被全部激发出来后,纯阳无极功大成可能还有富余。

  “唉……想来想去好像就我现没什么潜力了……”只是转念一想,他自己生死之间居然能够贯通任督二脉,这等奇遇怕是天下也少有,因此功力暴涨,这般奇遇也是多少人望而不可求的。

  “还是莫要太过贪心了!”

  从宁茹雪房里出来,回身将房门关好,叶文忙了这一夜也是腰酸背痛困乏难当(宁茹雪坐着,他后面只能蹲马步运功)。

  一转过身,突然见到对面房门站着的徐贤正一脸诧异的望着他,紧接着不等叶文开口,徐贤突然笑着道:“哎呀!还是没睡够,眼睛看什么都一片模糊,我回去再睡会儿!”

  然后转过身回到屋里,直接就将房门关了个严实,那样子直叫叶文哭笑不得,百口莫辩:“完了!这下就算我跳进寒泉也说不明白了,若叫师妹知道这事,岂非要拿着长剑满山的追杀我?”……

  这事终究是没被宁茹雪知道,徐贤虽然见到了那极容易让人误会的一幕——他自己已经误会了,但却不是一个喜欢乱嚼舌根的人,至多也就是和自己师兄单独一起的时候开两句玩笑,让叶文小小的郁闷一下。

  而叶文?见到徐贤说一阵子话就要咳嗽两声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去揍他,所以也就把这事忍了下来。

  除此之外,他也将从裴公烈那里听得的关于灵虚子的事情与徐贤说了,并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估摸着,那个教你武功的老人便是这灵虚子!”

  提到那个灵虚子,徐贤也是略觉伤感,这几日恢复过来了之后,他也回想起了那日迷迷糊糊间所用出的闭气龟息**,这东西虽然说有些局限,但总归是一保命的手段,当下就与叶文说了。

  “闭气龟息**?也是那灵虚子前辈传授于你的?”叶文没先去问具体口诀,而是先问了来历。

  徐贤挠了挠头道:“灵虚子前辈传授我武功口诀的时候杂七杂八一股脑的说了许多,当时我又心不焉,听得的十句口诀能有七八句未曾记下,这闭气龟息**只是因为口诀甚短才恰好记了个全部。

  “既然是灵虚子传给你的,那你千万莫要教给别人,哪怕是你自己的亲传弟子!”这江湖中,武功传承上颇多忌讳,尤其是像徐贤这种带艺投师,身兼别派绝学的人,传授武学的时候就要谨慎。

  若是不得灵虚子的允许,即便是徐贤的亲传弟子也是不能得传此道武学的,哪怕徐贤会的只是一点点的皮毛。

  徐贤总归只是一个突然跳进武林这个圈子的嫩,许多规矩都只是半懂不懂,此时叶文与他讲了,他才意识到武功这个东西和书本知识不同,是不能随便乱传的。

  这一下让他有点郁闷,因他这几日仔细回想的时候,倒是还多想起一套轻功口诀,本还想和自己师兄显摆显摆,如今看来只能等自己练成以后再来显示自身手段了。

  “可惜了我刚刚想起的那套《踏雪无痕》,本来还想拿出来和师姐讨论讨论呢!”

  宁茹雪的天罗地网势也颇有独到之处,加上其修为日渐精进,天罗地网势里本还粗糙的地方现也被一一改善,此时叫宁茹雪使出这套功法来,可就再也不是先前那般会叫陆天寻到破绽的玩意儿了,宁茹雪自信若是再来一次,她完全可以直接将陆天当场刺死,而不仅仅是刺伤。

  叶文只是拍了拍徐贤肩膀:“那《踏雪无痕》师弟就自己练吧!也许你以后就是江湖上的第一轻功高手!”他的想法也简单,那灵虚子既然号称轻功天下第一,那么其所用的轻功自然独步天下,若是徐贤能够练成,内功再一上去,然后自己再刷一本顶级功法配合他,拿个轻功天下第一的名号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哪想到徐贤苦笑的摇了摇头:“我虽然将灵虚子前辈所教的许多武功口诀忘了个大半有余,但是这几日仔细回想后,却也想起灵虚子后教我的那个口诀并非是这《踏雪无痕》。”

  “实际上,《踏雪无痕》是前辈比较早叫我记下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能清楚的想起来,而我隐约记得,后说的那套口诀名字是叫《灵空虚徒》。”

  “额……”叶文无论如何没想到,这《踏雪无痕》居然仅仅是一套入门步法,而从徐贤刚才的表情来看,这《踏雪无痕》绝对是一套上乘的轻功,可即便如此那灵虚子眼里也是用来入门的,那后那套轻功得是什么级别?

  可恨的是,徐贤居然除了名字,半点也想不起来了!这简直是★★裸的暴殄天物啊!叶文真恨不得掐的徐贤再次陷入昏迷当中,也许这小子生死之间又能想起来点呢!

  可惜自己念头才一动,无限竟然似有所觉一般“唰!”的跃出三米外,叶文这想法还没实施就已经注定落空,暗恨了一下之后,重又开始谈起正事:“旁的先不说了,咱继续说正事!裴公烈身死,消息我们也已经放出去了,至于效果可能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知道。也不知道天乐帮这回会如何应对!”

  徐贤点了点头:“若所料没错的话,天乐帮肯定会对我们蜀山派为忌惮,若不来还好,一但攻来,想必就是那雷霆万钧之势了!毕竟咱们能杀死赤阳神君,天乐帮若不做好足够准备,肯定不会杀上门来的!”

  叶文点头应是,正说话间,就见宁茹雪白裙飘飘的从院外而来,手中也没拿长剑,若不是叶文早就瞧清楚乃是自己师妹,还道是哪家的千金走错了门闯进了他们蜀山派。

  只是一想起那天早上居然引起了误会,叶文现一看见自己师妹就心虚的很,连打招呼都显得没有底气:“额……师妹回来了啊!”

  “嗯!”

  宁茹雪虽然觉得近叶文有点奇怪,却没有多想,刚刚指导完外门弟子武功,顺便又考察了一下这些人,发现依旧没有合自己心意的弟子,难免有点郁闷,回答的时候也就不是那么的热情。

  徐贤见到这俩人一个比一个古怪,心里想的歪了几分,等宁茹雪回了房中,这才和叶文道:“师兄这些日和师姐怎么了?难道你俩吵架了?”问话之时,其眼神炙热无比,仿佛有火再烧!

  身为伟大的穿越众,那八卦横行的世界生活了二十年的叶文对这种目光简直再熟悉不过了,这根本就是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啊!

  “看不出来徐贤这小子竟然这么八卦!”口上却随口应道:“没啊,我和师妹好的很,哪里能吵架呢?”这几日他躲着宁茹雪都来不及,话都没说几句何谈吵架?

  心中一边腹诽一边祈祷徐贤就此打住,希望他莫要再来问了。可是徐贤哪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嘿嘿坏笑了一阵:“师兄既然不说,稍后我去问师姐好了!”

  叶文闻言心中一阵慌乱,还真怕这小子胡言乱语,到时候真惹出麻烦了委实不好解决,立刻阻止道:“师弟莫要和你师姐胡言乱语……”

  哪想到话还没落,宁茹雪的声音从旁传来:“和我什么?”

  转头一看,却是宁茹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好了衣衫正准备去修炼内功,一出来就听到叶文和徐贤正谈论她,好奇下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额……没什么,师妹你这是要去修炼内功啊?”叶文岔开话题中。

  “嗯……刚才你们谈论我什么?”岔开话题失败。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只是一人严重满是好奇和怀疑、一个人则满是兴奋后一个除了无奈就是郁闷,真是人生百态其中。

  后还多亏徐平恰巧这时候走了进来,对三人施礼后道:“师父,有两个人前来拜山!一个人说是想要拜师,另外一个……”徐平瞧了眼徐贤,续道:“另外一个年轻女子说是要找徐师叔!”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