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独行


  走了裴炜之后,很庆幸今日来的不是那个郭怒,虽然他还没有见过那个家伙,同时也没和对方真正的照过面,不过就看天乐帮的这几次应对,这个人称‘怒目金刚’的天乐帮四大长老之首,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物。

  “我此去,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反倒是山门这边让我颇为忧心!”

  送走了裴炜之后,叶文就将蜀山派的重要人物都集中到了一起,一是为了安排自己出门后的一应事务,二就是让他们安心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幸好,今日与那裴炜一战后,众人都知叶文功夫又有精进,完全可以从那天乐帮全身而退,所以倒也没有人劝他莫要以身犯险。

  徐贤这个书生虽然明白那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意思,但是跑江湖却讲究一个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也知道这个道理,一样没有出声。

  “我下山之后,你们每日紧守门户,晚上那上山的必经之路上安排暗哨!那天乐帮不至于趁机偷袭,可是免不了一些宵小之辈惦记我蜀山派!”

  叶文现倒是不怕天乐帮趁机偷袭,毕竟这次自己前去天乐帮,乃是天乐帮一手主导的,若是此时偷袭蜀山派,那么天乐帮的名声可就真的臭到极致,再也翻不了身了!

  若天乐帮送这书信的时候万分小心未曾声张,那他还要提防对手使这一招。眼下?不仅仅平州,就连临近的一些武林人士都知道天乐帮请蜀山派掌门相谈,一路上吹吹打打大张旗鼓,现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天乐帮和蜀山派,这时候正急于挽回声誉的天乐帮实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虽然说两帮交手与两国交战很是相近,但毕竟还是有许多不同。就比如现,相比起两国交兵无所不用其极,帮派之间的斗争无疑要有多的规矩。天乐帮如今摆下阵势要玩堂堂正正的,那么就再不能用那些阴谋诡计,否则徒惹人笑话。

  当然,叶文也不排除天乐帮暗中唆使一些其它的势力和蜀山派过不去,正是基于这种考量,叶文才要求蜀山派每日的巡逻之时除了正常需要看守的地点,还要增加暗哨。

  “正拳门的门主王舒自从被我打伤了之后,许久没有音讯,此次我下山,他很可能做些什么,这一点你们要小心!”

  此时派内无论宁茹雪还是徐贤都能稳赢王舒,叶文倒是不担心两人打不过正拳门。只是担心那正拳门暗中耍什么花招,这一点却是蜀山派现下的薄弱环节。蜀山派里有一个算一个,连他内,没有一个具备丰富的江湖经验,阴谋诡计什么的蜀山派讨厌了!

  “师兄,不若此次我与你同去?”

  宁茹雪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担心自己师兄,尤其是叶文居然想要一个人不带,独身上路。一人独身赴宴虽然显得很有气势,但是若真有什么事情,却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

  “不必了,师妹你的功夫现下还需要勤加修炼,此时中断等于前功弃!”说完又瞧了眼徐贤,这位三师弟此时没有说出要一同前往就是因为他的纯阳无极功近些日居然噌噌的进步个不停,叶文寻思等自己回来后,也许这个师弟的功夫就会大成了。

  “那蛇血的功效倒是后劲十足,这都喝下多久了突然才起作用!”

  所以,徐贤此时是万万离不得蜀山的,若真的叫他趁此机会冲破了那重要一关,同时将纯阳无极功修炼到了大成,蜀山派也可以再增加一位高手,以后无论是扩张还是偃旗息鼓的慢慢发展,都会平添许多底气。

  “师兄连个使唤的弟子也不带吗?”

  “不带了!”

  瞧了瞧岳宁和周芷若,这两个弟子眼下都还努力练功的关键阶段,要出去见识世面此时尚早,过上几年再说不迟。

  “师父不等徐师弟回来再走么?”岳宁此时发育起来,身形倒是已经与成人相差无几,想来再过一二年,发育完了,那时便与一般大人没什么区别了。此时正逢变声期,一说话公鸭一般的声音着实不怎么好听。

  叶文笑了笑:“按我估算,这两日徐平就能回来,我没立即下山,就是等你徐师弟!不摸清那虎山派究竟是个什么态度,我也不放心!”

  话还没落,就有弟子进来通报说徐平归来,叶文直接一挥手,就让那弟子叫徐平进来,只是片刻后,他就见到了风尘仆仆的三徒弟。

  “师父,弟子有负所托!”

  徐平一进来,就脸有愧色,话里明显是告诉叶文,他吩咐的事情没有办好。

  其实叶文一见徐平一个人归来就猜出了个大概,他一开口,加确定心中所想:“见到★★人了么?”

  “弟子只送信的时候见过★★人一面,随后就再也未曾见到!弟子主动要求拜访,虎山派的人也总是百般推脱,只道★★人正有要紧事脱不开身!”一说起这个,徐平就一肚子火,尤其是虎山派那些弟子,哪怕是个把门的也傲气的不得了,个个瞧人都是昂着头拿鼻孔对着他,若非徐平熟悉人情世故颇能隐忍,早就抽刀把丫剁了。

  自己要找★★风,不是说★★风修炼呢就是说与掌门议事,哪怕徐平说自己外候着也是不许,夹枪带棒的一顿冷嘲热讽,徐平恨不得直接转身而去——实际上也差不多,他一瞧这架势,就明白对方根本不让自己见★★风,转过身直接就回来了。

  叶文听到徐平讲了经过,心下思量一阵,后长叹一声:“虎山派与咱们分道扬镳了!”

  实际上也没这么严重,只是虎山派的掌门很明显并不乐于见到蜀山派这么快速的发展起来,眼下是存了坐山观虎斗的心思。若是蜀山派真的撑不下去了,虎山派还是会出手相助,免得失了臂助。

  不过既然已经开始算计叶文,那么叶文自然就不会将其当做朋友,此时他甚至开始寻思起摆平了天乐帮一事后,自己的蜀山派会不会与虎山派闹出纷争来?

  “想的远了……”

  摇了摇头,叶文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甩了出去,继续问徐平:“你见到★★风之时,他怎么说?”

  徐平答道:“★★人见了信后,当下就说会说服自己掌门派人相助。即便掌门不派人,他也会亲自带着弟子前来助拳!”

  叶文点了点头:“想来★★人是被他师兄以掌门身份困住了!不过眼下咱们也不必依靠虎山派的援手,所以这事情也就到此为止!”

  其实他曾经考虑过用一本基础内功以及一套普通点的入门心法来换取虎山派的相助,但是想想这样等于资助未来的竞争对手。兵书上都说远交近攻,自己以前是势力弱小没有挑选的资格,眼下已经成长起来并且有了自保的实力,那就不需要再那般被动。虎山派这个近邻既然不再友善,那么他也就没必要上赶着巴结对方了,保持适当的交际就可。

  安抚了一下自己的三徒弟,叶文又简单的与这个三弟子交代了一下自己即将下山的事情,后嘱咐道:“咱们门派现还不算强大,所以我离开后你们一定要小心谨慎。徐平你虽然入门时间不长,却也是我蜀山派的栋梁,此次好好助你两位师叔守护山门!”

  徐平点头应是,旋又问道:“师父下山不须弟子随行伺候么?”

  叶文摇头笑着道:“师父这次要赴的乃是鸿门宴,人多了反而不便于脱身。”

  虽然殿中众人不知道鸿门宴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词,加上此时也不是个适合说笑讲文的时候,便没人再问。

  这一番交代,直谈到日落,叶文道了句:“吃饭罢,吃罢了饭我就直接下山了!”

  宁茹雪惊道:“这么急?”

  叶文笑着道:“下山后我就山下歇息一日,明日一早也就直接南下了!反正早晚都要去,早走晚走没什么差别了!”

  “师兄不准备准备?”

  叶文手一摊:“准备什么?带些银两,提把长剑足矣!”

  众人心道怎的这般儿戏?可是转念一想也确实没什么好准备的,叶文这次去保不准就是一番恶战,带多了东西反而累赘。

  就只有宁茹雪随手拿过一个牛皮小袋子,递到叶文手里:“这是我用来放铜钱的袋子,里面足足有一百枚,师兄带上吧!”因为她的乾坤一掷每每都要耗费大把铜钱,所以随身都会带着这么一个牛皮袋子,叶文因为手法与她大异,也就没准备这东西。

  此时南下,少不得一番恶战,叶文那暗器手法肯定也会用到,若是急用之时没了铜钱那可糟糕,宁茹雪知道叶文随手并不多备铜钱,所以便把自己的给了他。

  叶文随手接过,掂量了一下,分量颇重,看来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铜钱,冲着宁茹雪一笑,却不想自己这师妹没有领情,居然直接把脑袋扭到了一边。

  “浪费了我的表情!”

  心下无奈的念叨着,叶文与众人一起吃了晚饭,随后招呼了一声,将银两揣好,同时将那牛皮袋子往腰上一挂,随手拿了一把长剑,直接就下山而去。

  只是看了眼长剑,心中暗道:“咱们派中缺优秀的匠人,眼下这些杂工修修补补的工作还行,可是这武器兵刃什么的却做不了,只能下山去买,长此以往,耗费不低且不谈,这质量也委实上不了台面!”

  他又想起自己那次以绕指柔剑的精要使剑结果硬生生让一把长剑报废,每次想起就是无比的郁闷。

  “此番下山,若是能安然归来,沿途倒是该寻一个好工匠!”

  除了兵器,好工匠还能打些菜刀农具,这些都是门派需求之物,所以找个工匠这事立刻就被叶文提上了日程。

  踏出山门,叶文才没走几步,就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衣衫破空之声,急急奔自己来,来人并未掩饰,这傍晚的光景周围又没什么人,叶文几乎是老远就听到了声音。

  转过身,看着一个倩影粉衣飘飘,带起一阵香风于自己身前站定。叶文看着不知道为什么跟出来的师妹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宁茹雪站被叶文看了好一阵也说不出话来,后脸都憋红了才憋出一句:“我送你下山!”

  “嗯!”

  本道叶文会说些什么长篇大论,哪想到居然就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宁茹雪感觉自己就好像一拳打了空气上一般。只是眼下她实是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只能傻愣愣的陪着叶文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叶文不说话,宁茹雪也不说话,初夏的深山里满是昆虫的鸣叫,什么蝈蝈蛐蛐蝉之类的好似开了个戏班子,一路上吱吱呀呀的声音不绝于耳。

  两个人却不觉得这些声音扰人厌烦,反而伴随着周围草木以及泥土的清香,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平和。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山下走去,这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了两人,无论是叶文还是宁茹雪,这一刻突然都升起:“要是能一直走下去那该多好?”的念头。

  宁茹雪偷偷的瞧了一眼自己师兄,发现叶文也是一脸饶有兴致的样子看她,立刻就将目光转了过来,然后目不斜视的就那么呆呆的往前走,结果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站了山脚下。

  “山脚了,别送了,否则回去的晚些大家会担心!”

  见到宁茹雪还没有停步的意思,叶文只好出声,这时候宁茹雪才惊觉两人竟然不知不觉的已经走到了山下,听到师兄劝自己回去,才意识到自己本来想说的话竟然一句都没有说。

  “师兄……”

  “什么?”自己师妹这种扭扭捏捏的样子实少见,上一次叶文见到,还是想要向自己求教如何创出武功那次。不知道是不是物以稀为贵,叶文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宁茹雪加吸引人,奈何他总不能一直这里欣赏个不停。

  幸好宁茹雪这次没有扭捏太长时间,只片刻,就从怀里取出一个物事,递到了叶文手里:“这个……给你带着!”

  “这是什么?”叶文随手接过,只见入手一片温热,想来是宁茹雪怀里放的时间长了,而且隐隐竟有香气飘出:“香囊?给我这个干什么?”

  宁茹雪本来还扭扭捏捏的,此时闻言却又不知道如何回答,吭哧了几声突然喊道:“你怎么那么啰嗦,叫你带着就带着!”说完见叶文居然想要将香囊打开,立刻阻止道:“不准偷看!”

  “哦!”应了一声,将那貌似香囊的东西贴身收好,这才让有发飙倾向的宁茹雪安静下来:“我走了!”

  “早去早回!”看着冲自己摆手的叶文,宁茹雪微笑着挥了挥手,那一刻甚至让叶文产生了幻觉,仿佛这是一个妻子送自己的丈夫出门上班。

  胡思乱想下,他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应答的,总之等到他回过神来之后,整个人居然已经进了书山县城了。

  “唉?我的轻功难道进步了这么多?一眨眼就到县城了?”

  却不知道宁茹雪看着自己师兄傻愣愣的往县城方向离去的时候,愤愤的嘀咕了一声:“大木头!”然后就使起轻功直接回山上去了。

  再说叶文,县城里歇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起了来。他现来县城里倒是不用担心吃住的问题了,除了岳山镖局外,现也有了有间客栈这个完全属于蜀山派的产业。他身为蜀山派掌门,就是这家客栈的后台大老板,吃穿住自然都有人安排的妥妥当当。

  一到早晨,一应洗漱用品和早餐都摆了叶文面前,他这个蜀山派掌门如今倒是有了几分大地主的范,连吃饭都有人旁伺候了。

  “只可惜旁伺候的是个爷们!”

  李森一旁并不知道自己这掌门师伯想着什么,一边汇报着客栈这些日子的情况一边询问叶文有什么需要的。

  “没什么!你去忙你的就是了,我吃完就走了!”

  “弟子送送掌门师伯?”

  “送什么送?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一顿饭就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话中结束,等到叶文走出客栈,并且准备向县城外走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本县李捕头居然带着人急匆匆的走来,恰好和自己往一个方向。

  实际上,叶文和李捕头没什么交情,两人也仅仅有一面之缘,若不是这人是本县捕头,那身皮着实显眼的话,叶文还真不见得能认出这个人。

  但是他认不出对方,不代表对方认不出他,那李捕头本来神色匆匆的带人急行,突然见到叶文后,立刻就放慢了脚步,竟然直直的向叶文这里走来。

  “好久不见了,没想到竟然这里瞧见叶掌门!”说到此处,往叶文身后一瞧,见到不远处那个有间客栈,立刻恍然大悟。身为本县捕头,那有间客栈是谁的产业,自然是一清二楚。

  “李捕头,的确是好久不见!不知道这一大早的,李捕头就神色匆匆是所为何事?”他本是随口一说,并没有什么心思。若是李捕头随口一句:“有些公事!”他也不会去问到底什么事。

  哪想到自己话还没落地,那李捕头居然顺势就整出一句:“兄弟难啊!望叶掌门还看昔日情分上,帮兄弟一把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