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宴


  将气剑指初步熟悉了一番,叶文继续着自己的行程。实际上,走到这里就已经踏进了天乐帮分舵的地盘种了。

  如果说林山县是木帮的领地,书山县还是混乱当中,没有哪个门派说控制了那里的全部资源,虎山周围都归虎山派的话,那么天乐帮分舵所控制的实际范围就是坐落平州与东州交界处,成为两州交通要害的平北县!

  这里本属东州管辖,定名为平北县,便是坐这里遥望那时还是一片荒凉之地的平州,等到后来大力扩展势力,将平州这一方土地正式划入朝廷版图当中之后,平北县作为当时的前沿基地,直接也给划进了平州当中。

  这些东西,都是派中之时,无聊中看的杂书中所述,叶文也算是对这个朝廷有了一些大致了解。只是书中内容大多都是称赞之语,几乎看不到什么坏话,心知怎么回事的叶文也就将一些事情选择性的无视,只关注他想要关注的东西。

  “不过,这个朝廷很有趣啊,不管怎么开疆扩土,始终将自己的天下划分成九个地区,即便是开拓州,也会立刻重调整州县的划分!”

  叶文每每读到这里之时都是一阵好奇,不过却没有深究,只道是这里的人因为某些迷信之说这才会有这般奇怪的举动。

  这些传说叶文书中也略有知晓,但是他无论如何是不肯相信的。

  “什么不将天下定为九州就是与天不合,乃是自绝气数之行根本就是毫无根据嘛……”至于书中那一串串的举例,也被他当做了这些所谓的史学家抓来牵强附会的东西。

  脑袋里的思绪从平州跳到东州再跳到平北县,进而想到了当今朝廷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传说,叶文的思路跳跃性之强,就连他自己都有点承受不住。

  将跳脱的思绪收回,看着已经出现自己眼前的平北县县城,叶文隐约间似乎见到了一群人正原处遥遥的立着,也不知道是做什么。

  等到他走过去,瞧清楚领头那人乃是天乐帮四大长老之一的裴炜后,他这才明白人家这是等自己。

  “竟然劳烦裴长老此相候……”

  裴炜笑道:“叶掌门乃是一派之尊,下这里等候也是应该的!敝帮郭长老正舵中备下酒水等候叶掌门,叶掌门请!”

  虽然明知道筵无好筵宴无好宴,但是人家笑脸相迎,即便双方一会真要刀兵相向,此时也不是翻脸的机会。叶文点了点头,对裴炜也是招呼了一下,两人便并肩往县城里行去。暗中却已经凝神戒备,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只要有一点异动,叶文自信能片刻间将紫气天罗布自己周身各处将自己护个严实。

  虽然这样使用紫气天罗效果难免极差,可只要稍微拖延上片刻,叶文就可以做出好的回应。到时候无论是杀还是要逃,全凭他心下一念。

  不过他心里并不认为天乐帮会此时安排什么偷袭之类的小把戏,此时跟自己身边的不过是几名普通帮众,裴炜这个长老虽然就自己身边,可是想要困住自己似乎还嫌不够。若天乐帮真的想要一见面就和自己动手,那么郭怒和裴炜应该一齐出手,这样把握也大一些。

  “如今来看,那宴会上才是真正的凶险之地!”

  叶文猜测的倒也没差,等到他随着裴炜来到了坐落平北县县城里面的一处豪华大宅当中之后,七转八转的进到了后院一栋大屋子当中。

  这屋子宽阔无比,只里面摆上了一方长桌,上面摆满山珍海味瓜果酒水,此时一人立桌前,面容和气似乎总是挂着笑意。

  见到叶文进来,当下迎上来道:“下乃天乐帮郭怒,承蒙帮主信任,得了个长老的虚职。久闻蜀山派叶掌门之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啊!”

  说话间,就和叶文抱了抱拳行了礼,叶文见对方居然这么热情,一时间也有点承受不住,幸好这等情况心中也有所预见,手上却也不慢,立刻还礼问候了一声:“下也久闻郭长老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哈哈哈!我算有什么大名?不过是吹捧出来的虚名罢了……”说完冲自己身后的长桌上一指:“下早已备好酒水饭菜,想来叶掌门一路行来风尘仆仆,这一顿就算是为叶掌门接风洗尘!”

  “客气客气!”叶文口上道着客气,人却丝毫没有扭捏,直接随着郭怒那长桌后面坐了下来。

  这长桌摆的颇有讲究,虽然也有主次之分,但是几个人却并列而坐,微微又带些圆弧,无论坐哪里,都不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即便如此,叶文也没有坐中间,那里是郭怒这个主人的地方他还是晓得的。

  郭怒与叶文一坐,裴炜也直接挥了挥手,让余下帮众退了出去,随后自己郭怒的右手边坐了下来。

  叶文这时突然发现自己左手竟然还有一个空位,上面碗筷杯盏一应俱全,却独独不见人,心道:“莫非还有人?”

  眼睛一转,瞥了下郭怒和裴炜两人,这两个乃是天乐帮平州的厉害的两个人了,却不知道这个位置是留给谁的?

  他只知今日与天乐帮怕是少不了一番★★,动手直接分个生死也不是不可能,这种情况下,总不能找个功夫稀松平常的小刺喽来混场充人数吧?要知道,他们这个级数的人动起手,一般人上来根本就是被秒杀的命——就好像叶文当初面对赤阳神君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

  “难道天乐帮还有好手?”

  若真的这样,叶文这一次还真就凶多吉少了,只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挺下去,大不了看准机会直接逃掉,据他所知,身旁这两位就没一个是擅长轻功的,至于很可能存的第三位高手……若只得一人,即便能追上自己,怕也奈何不了他。

  他这边踌躇着,郭怒那里只道叶文不敢轻易下筷,也不说话,只笑着伸筷将面前的几道菜挨个都吃了一口,随后才对叶文道道:“叶掌门不必客气,快吃便是!”

  叶文这才明白自己被人小瞧了,将他当成了那种胆小之辈。他也不辩解,只是讪笑一下,随后伸筷那几道菜上也依次吃了一口。他也没充大瓣儿蒜去吃另外几个没人动的菜,因为他又没有张无忌那种百毒不侵的能力,所以还是莫要那般乱来的好。

  即便对于他们这种功力的人来说,下毒的作用会被无形间压制到低点,只是本就处于弱势当中,再因为毒素牵扯精神,那时候还能不能来去自如,可就不是叶文说的算了。当然,若叶文不惧毒素,或者功力深厚到即便中毒了也自衬可以拿下二人,那自然可以随性无忌。

  “叶掌门倒是小心谨慎的紧!”

  “行走江湖的,不小心谨慎不行啊!听闻郭长老为人是谨慎,一生就没做过无把握之事,叶某听闻,真真佩服的很!”

  郭怒又是一笑:“叶掌门真是过誉了!我哪是什么小心谨慎,不过是胆小怕事,惜命罢了!”

  “啧,老狐狸!”心中暗骂了一句,叶文也就不再这个话题上纠缠,只是吃着菜,哪怕吃的嘴里干死了也没去碰那壶酒水。

  郭怒见状,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救:“叶掌门远来是客,本长老先干为敬!”说完将一杯酒喝个干净,冲叶文亮了亮杯底,这才给叶文满上一杯。

  酒满,郭怒将酒杯递到叶文面前,但见那酒杯里的酒水早就已经满的冒出了酒杯,却依旧停酒杯当中没有洒出半点,明显是郭怒以内劲吸住酒水,不让其洒落。

  叶文一瞧,就明白这是郭怒想要试探自己深浅,故意的轻蔑一笑,手腕一翻,并指成剑,只见得手指上紫气一闪即逝,隐约竟成剑型,郭怒手中酒杯还端着,叶文手指剑气一扫,竟然将酒杯上那多出来的酒水齐齐削了下去,并且恰好落了一旁的空杯当中。

  期间也未曾有半滴酒水洒落,除了叶文眼疾手快之外,也是暗运紫气天罗将那酒水护成一团没让其四散所致。

  待得做完,叶文也没去接郭怒手中那杯救,而是拿起刚才还是空杯,此时却因为自己这一下而有了些酒水的杯子,对郭怒道:“下并不擅饮酒,便饮这一小杯好了!”

  郭怒见了叶文刚才露那一手,也是心下暗惊,但脸上笑容不变,口上则道:“难道叶掌门不肯多卖下几分薄面?一杯薄酒而已,又能醉到哪去?”

  说话间,手中酒杯猛的往前一递,叶文猝不及防下,手中那杯酒竟然被郭怒以酒杯撞的脱手飞出,酒杯上传来的劲力竟然让他手指隐隐发麻:“好刚猛的劲道!”

  暗赞了一声,叶文手上使出绵掌,将郭怒递来酒杯之势旁身侧一带,没将其直接将酒杯递到自己身前,嘴上忙到:“郭长老太热情,下实是有点消受不了!”

  郭怒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这一下居然会带到偏向一旁,幸好他功夫早就练到收发由心,所以及时收住身形,否则刚才那一下怕是要出丑。只是叶文适才那一带一拍下,竟然隐隐有股劲力缠住了自己的手臂,仿佛要将自己拉向一旁似地。

  “这就是裴炜说的那诡异气劲了?”

  心中有了谱,手上却加小心,回手又冲叶文而去:“哈哈,咱们两派以前就因为太过生分,所以才有那许多冲突。如今热情一番,才好将那些往事化解!”

  口上说着,手上也不慢,一边右手回拢,似乎要将手中酒杯直接递到叶文脸前,这一手使得却是一套简单的擒拿功夫。同时左手一挥,袖子甩出的劲风竟然恰好将刚才被打到半空此时落下的那半杯酒打飞向一旁,若无意外,这酒杯甚至能直接穿透窗户飞到屋外去。那时候,即便这几个人功夫再高怕是也没辙了。

  叶文哪能叫郭怒如愿?若真如此,自己就是输了这一阵。这一阵若输,后面的事情就不大好说了。当下呵呵一笑,脖子一拧,堪堪躲过郭怒这一拢,同时左手并指成剑,直接刺向郭怒手上神门穴。

  这一下用的是根本就不成熟的神门十三剑剑法,本来这套剑法徐贤根本就没弄出来,但是这功夫要旨不过是招招不离对手神门穴,知道这一点,也就不影响叶文来个临场发挥。

  同时自己这一指用的乃是左手,叶文得到气剑指后,只专心右手修行,左手还来不及兼顾,此时使出来,本无剑法威力。不过他这一下也不求伤敌,以指使剑招倒也是恰到好处。

  郭怒只觉得手上神门穴一麻,手中酒杯就有点握之不住,叶文看准时候,又直接以绵掌掌力一拍,那本来还停郭怒手上的酒杯立刻从其手中弹出,直奔郭怒的脸上飞来。

  “长老盛情心领了。这杯酒还是郭长老自己喝吧,下喝那杯足够!”手上又是往那酒杯上作势一抓,那本来还直奔屋外而去的酒杯竟然就诡异的停了半空。叶文作势一收手,眨眼间竟然又往回飞了过来。

  郭怒此时已经用另一手抓住了酒杯,只是那杯酒已经飞到了自己面前,离自己的嘴也离的没多远距离,此时却也不好再给人喝。

  另外一旁的裴炜一直冷眼旁观二人斗法,此时见郭长老落了下风,立刻道了句:“郭长老满饮一杯,叶掌门自然也当满饮。若觉得郭长老一人不够,不若本长老也一同敬叶掌门一杯,至于这杯,不要也罢!”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杯子飞了出去,居然直直就奔那个半空中的酒杯砸去。就看那第二个飞出的酒杯所带劲力,若是两个酒杯碰上,定然是一并碎成一片片的下场,叶文的紫气天罗即便神奇,但是此时也护不得那酒杯周全。

  若想让那酒杯空中躲过这一击,或者突然加速回到自己手上,叶文也不是做不到。甚至酒杯碎掉酒水不散也是可以,但是那样的话,叶文势必全力催使真气,那样的话不说动静太大,就几人轻描淡写间过招比试的境意势必被破坏的彻底无遗。

  想想几人都是轻描淡写,叶文后却需要大动干戈才能化解,无形中就落了下风,所以这一下他只能另想办法。

  若是前些日,怕是还没什么招数,此时叶文却暗自庆幸了一声:“老天果然待我不薄!”右手手腕一番,手指上劲气只是一现旋又不见,郭怒和裴炜还没瞧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裴炜后甩出的那个酒杯于半空中炸成了碎片——得亏那酒杯离得不远。

  恰好裴炜此时说道:“不要也罢!”就好似为这杯酒做了注释一样,叶文不会放过这等巧合,笑着道:“裴长老既然不要这杯酒了,下自作主张帮你清理掉,还往裴长老勿怪!”

  “不怪不怪!”裴炜尴尬的笑了笑,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甚至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那酒杯就碎成了一片片,就算想要他发飙也无从发起。

  反倒是郭怒眼睛一转,瞧见了叶文右手的剑指,虽然没瞧见叶文手指上有什么异象,但是刚才俩人过手一番,叶文手指能放出强悍气劲一事郭怒已经察觉到,此时再一看,立时明白了其中关键。

  “叶掌门这手功夫,果然神鬼莫测!”这样一个对手,郭怒也是不得不小心应对。若说前些日他还对裴炜说的那些关于叶文功夫多高强的话不怎么信的话,此时倒是已经信了几分了。

  就光凭刚才那几手试探,郭怒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若再加劲,那可就是真打实斗了。但却依旧奈何这个叶掌门不得。反观其人,倒是依旧一副淡然从容的模样,刚才那一番比试明显还没迫使其使出真正功力。

  他可不知道叶文也是使出了全部招数才能接下,若刚才那一阵没接下,自己也只得做好和这两位拼命的准备,不过眼下,自己将对方的招数一一化解开去,想来也让这两位心中加忌惮,想要翻脸,这二位也得好好思量一番才能决定。

  “郭长老过誉了!雕虫小技,不足挂齿!”眼神中略有得色,却没瞒过郭怒的眼睛。叶文也没想瞒住,有了绝技,并且感到自傲才是真正高手应有的气度。若真的不争,那这个世界又哪来的江湖?

  果然,他眼中这点得色反倒打消了郭怒后的一点怀疑。他本来怀疑叶文是使出了后的手段的,可要真那样,叶文眼中就不应该是得意,而是略带不安。即便藏的再好,多是不喜不悲的样子。这一点得意,反倒是让郭怒加不好判断。

  不过他也不怕,反正郭怒自衬还有后手。

  手掌连拍几下,郭怒笑着说了句:“光是吃喝也是无趣,下还为叶掌门安排了点节目,我们不妨边看边喝!”

  说话间,就见一群身着七彩迷裳的舞姬走了进来,叶文瞧见这般架势,心中暗道:“这又搞什么鬼?莫非还想来个美人计不成?”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