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君子剑


  叶文坐那里不言不语,哪怕柳慕言时不时一脸奇怪的看他两眼,他也只是给了一个莫要说话的眼神,然后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菜。

  那个行脚大夫看了看柳慕言的脸色,随后又重把了把脉,这一次不似刚才那般只是大略的一探,而是详细的把了好一阵,随后又问了柳慕言几个问题,后连柳慕言的眼皮、舌头都给看了一遍。

  叶文见那老头忙活了好一阵,后坐那沉吟不语,等得过了片刻这才开口:“老先生以为如何?”

  那老头沉吟了一阵,后缓缓开口道:“这位公子身子之虚……下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得!”

  这大夫第一句话就叫那柳慕言好生尴尬,坐那里也不知道如何应答。先前对叶文还能说是因为苦读书卷才会如此,可那是因为他将叶文也当做了有学识的读书人,所以认为他会理解自己的说法。

  眼前这位可不同,这纯粹就是一个大夫,人家只谈病症、不谈诗书!

  “若非这位公子还是童子之身,体内那股纯阳之气吊住了性命,怕是早就暴毙了,哪还能活到现?”那老头摇头晃脑,说话的时候又瞥了眼柳慕言,似乎对于这个穿着不俗的公子竟然还保着童身很是惊奇。

  按照这老大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似他这般穿着的人,莫不是家底颇丰的公子哥,即便是读书人也少不得寻花问柳,甚至家养几个暖床的婢女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他可不知道柳慕言虽然家底不错,但其人一心读书,反倒没那么多旁的心思,每次从书卷堆种爬出来多是为了赶考或者出去买的书籍或者一些文房墨宝之类的。

  但是叶文听到这老头的话就觉得很是惊诧了,甚至不自觉的“嗯?”了一声,随即又问道:“是不是童身老先生也瞧的出来?”

  那老头听到叶文发问,立刻一副得意之姿:“小老儿旁的不敢说,这观望探气之术却精纯的很,这位公子虽然气色灰暗,眼珠发黄,天顶一股黑气罩着,但体内却自有一股纯阳之气,其气之纯,非童身不能有,所以这位公子必然还是童身无疑!”

  说到这里,这老道突然又对叶文道:“而这位公子,天庭饱满,目中神光内敛,气息悠长平和,想来乃是内家功夫有成的习武之士!而且若小老儿没猜错,公子练得八成是道家练气术!”

  “哦?你这是怎么看出来的?那观望之术真的这么厉害?”

  那老头笑着摇了摇头:“此等事情只可意会,难以言明!这观望探气之术我一生浸淫了几十年才有这般成就,便是我那师兄也未曾习得其中精妙,又岂是三言两语说的明白的?”

  叶文听到这里就明白了,这老头的观气之术,除了需要学习一些极其隐晦的特征外,还需要大量的见识才能真正有所成就,这老头估计就是因为天南地北的到处游历,见多识广了才将这门奇术练成。

  “不知道老先生尊姓大名?”

  “好说好说,小老儿姓陈,师父给起了个名字唤作一忠。”老头笑着报了下自己的名号,甚至还没忘了给自己解释一下为何起这个名:“小老儿的师父本是当朝太医,后来年岁渐长这才辞官不做,收下小老儿本想让我继承其衣钵继续做那太医,要我忠于天子这才起了这么个名字!”

  “哦!”叶文没想到这位的出身居然这么好,要放自己那会儿这可就相当于中央医学院出来的,还是教授亲自带的学生,绝对的根正苗红!

  只是不明白这位老头既然出身那么好,怎的眼下竟然这般落魄?

  陈一忠似乎也察觉到了叶文的疑问,笑着随口应付了句:“世事无常,总有些不如意之事!”

  两人聊了这一阵,这才突然回过神竟然忘了柳慕言这茬,叶文瞧了瞧自己这个收的学生,又问道:“陈大夫瞧应当如何医治他?”

  陈一忠转过头又瞥了一眼那柳慕言,本想说些什么,后摇了摇头,反对叶文道:“我观公子明知其性命垂危却无急躁之态,一副胸有成竹之姿,想来是早有定计。加上公子身负道家练气术,处理这羸弱之症是合适不过,何必来问小老儿?”

  叶文道:“下虽然知道如何调理他身子,但毕竟不通医理,若陈大夫有什么妙法,也可叫他少受点罪!”

  柳慕言本来一直不说话,听到这句突然点头应和:“是极是极!若陈大夫有什么妙法,还请相告于下,下必有重谢!”

  不知道是不是后那一句打动了这位陈一忠,这老头听到那句后眼睛突然一亮,笑着道:“既然如此,小老儿也就不再藏私!”随后便将如何一点一点调理柳慕言这虚弱之体的法子细细道了出来。

  叶文旁听得,只见这老头从吃饭到睡觉到行走都一一谈了一遍,可以说面面俱到事无巨细,直听得叶文也是感叹不已,没想到这么多小事当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门道,他本道自己来自那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论见识肯定要比这里的人强上许多,今天遇到了真正的专业人士才知,自己那点玩意人面前就是皮毛。

  陈一忠说的兴起,直说到了天黑,几个人这里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壶茶水这才说完,随后陈一忠又随手取出纸笔,唰唰的写了好几个药方。

  “这几个方子,须得循序使用,不可混之,也不可乱服,否则救命良药也可变要命的虎狼毒药,你自己妥善收好,切莫弄乱了!”

  叶文听到,随手将那药方要了过来,然后又借了笔来,那方子底下依次写下一二三四:“好了,这下就不会乱了……”

  “额……”

  他这一下让两个人都有点没回过神,愣了片刻才明白叶文这么做的意思。柳慕言还没觉得什么,那陈一忠反倒笑着说:“公子的这个方法倒是巧的很!”

  叶文暗道一句:“感情这一手人眼里也就是个取巧的玩意儿,根本上不得台面!”

  不过他也不以为意,反而考虑起如何将这个陈大夫给拉上蜀山去。眼下他这门派渐渐上了正轨,许多事情都需要好好谋划。

  先前计划的找个铁匠的问题还没有着落,叶文又想起自己的门派缺一个能够给弟子看病的大夫。虽然普通的跌打伤自己就能处理,派里也有金疮药之类的。可是人难免有个病痛什么的,若真到时候有个急症,还需要到处找医生实太过麻烦。

  人少的时候还好,人一多了,难免会照顾不过来,所以忽悠个医生加入,对于蜀山派来说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何况,蜀山派现没什么产业,若能开个医馆之类的,也算是开阔财源,还能趁机和一些采药的山民以及种药的药农打好关系,这也是一大利好。

  想到此处,叶文看着陈一忠的目光立刻就变了样子,看的那老头心下发毛,还好叶文立刻就出口相询,没叫那老头想太多:“不知道陈大夫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打算?”

  这老头本来从叶文这里蹭了一顿茶水,又吃了不少吃食,甚至眼下来看还少不得一顿夜宵以及一份丰厚的诊金,这么多东西已经让他今日很是开心,不过他真没想到这位公子问他以后打算是做什么。

  叶文这么一问,老头又想起原本自己想好的计划来了:“本想这平州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珍奇之物后就回中原,寻个地方安顿下来。小老儿年岁也不小了,受不得这么四处颠簸的日子了!”

  说话的时候,还锤了锤自己的腿。虽然他身为一名医者,对如何保养自己身体颇有心得,但年岁大了,身子骨难免变差,再保养也是无用。

  叶文一听,心道一声‘有门’,笑着又问:“不知道陈大夫有没有开医馆的想法?”

  “开医馆?”陈一忠似是没有想到怎么话题竟然转到了这上面来,所以一时之下竟然没有回过神来,过了好一阵才苦笑着道:“医馆哪是那么好开的?先不说店面伙计,那本钱也不是我这样一个游方的赤脚大夫能有的。”

  他说的这还算保守,要开医馆要涉及的方面很多,光是考虑当地的势力等等要素就颇为麻烦,陈一忠没有人脉没有本钱,医馆这个东西,他也就想想罢了。

  叶文见陈一忠落寞之色,知道其还是有这个心思,只是自衬无那个能力才没往那方面去想,想来自己将那个天大的糖饼丢过去,定然叫这陈一忠欣喜若狂。

  “陈大夫若想开个医馆,下倒是愿意资助!”

  “你?”陈一忠本是面现喜色,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摇了摇头:“公子衣衫华贵,想来是家财颇丰。只是那开医馆,可没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陈一忠苦笑着道:“不说旁的,下这无甚后台的大夫,连那当地的帮派也摆不平,到时候东来一家西来一家,那孝敬的银钱就能叫小老儿家破人亡!”

  说到这里,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神色黯然,甚至还长叹了一声:“也不知我那可怜的娃儿如今过的如何了……”

  “噶?”叶文没想到陈一忠好像还是个有什么故事的人,只是对方似乎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去问。至于陈一忠担心的事情,叶文还不意。

  “这点陈大夫不必担心,只要陈大夫想开这医馆,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下一并帮你解决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陈一忠还不明白那就是蠢猪,白混了这么多年,闻言立刻喜形于色,张口问道:“不知公子出自哪门哪派?”

  叶文微笑着点了点头:“下蜀山派叶文……”

  “你就是那蜀山掌门叶文?被称为剑仙的那个?”陈一忠很是惊讶,没想到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公子竟然是林山县口口传述的那位蜀山剑仙。

  “剑仙?”叶文有点摸不到头脑:“下是蜀山派掌门没错,不过这剑仙一词却是从何而出?”

  陈一忠见他一副不解,解释了一番。叶文这才知道,原来那次林山县秀了一把隔空御剑的手段后,便有不少不明其内里的人竟然尊称叶文为仙人,又因为其当时使剑,便称为剑仙。喊了喊去,不知道的还道这就是叶文的绰号,便也跟着叫了起来。

  叶文自己则因为跑到天乐帮,然后又山野里转了一阵,近和这柳慕言整日的说什么调养和书法,反倒没太意江湖上的消息。加上他去天乐帮前就丢了宝剑,此时连个兵器也没带,旁人只道是两个公子哥四处游历,自然也就没有江湖中人上来搭话。

  所以这绰号传了这些日子,知道的人不少,而当事人却依旧一无所知。

  “不过一个把戏罢了,剑仙这称号,下是万万当不得的!”叶文可不觉得被人称为剑仙是什么好事,眼下只平州地界里流传还好,若是传了出去,保不准会惹来多少好名之人。一般的杂鱼无所谓,若再惹来一个高手,他哭都没地哭去。

  “叶掌门既然不受这剑仙的绰号,想来中意天乐帮送的那君子剑的称号了?”

  叶文骤然听到这句话,差点当场吐血三升,他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又多出一个外号来。

  “叫什么不好居然叫君子剑?我了个去,天乐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诅咒老子吗?”心中骂个不止,叶文对于天乐帮给自己安了一个外号的事情也是一无所知,所以无奈下又是一阵询问。

  陈一忠对于叶文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很是奇怪,不过他也没多想,随口就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原来叶文离开天乐帮后,郭怒就和裴炜一齐奔赴中原而去,只不过一出分舵就遇到了一些武林人士,许多人对于天乐帮和蜀山派的★★都很感兴趣,说话间就免不了问上两句。

  郭怒当场眼珠子一转,随口就道了句:“蜀山派叶文真乃当世君子,下对其佩服的紧!”他这话本是随口嘲讽叶文面对美色无动于衷不是个男人,又暗讽叶文半夜从房上离去极似那梁上君子。只是除了他和裴炜之外,旁人又哪晓得其中详细?

  听到郭怒出声赞扬,便也跟着一阵应和,加上又有人说叶文剑法不俗,一身功夫都剑法上,加上郭长老之言,不若称其为君子剑好了。

  这些人只道蜀山派和天乐帮友好和解了,而能让郭怒赞叹的人肯定也是个相当不俗的人物,这些人就想卖叶文一个好,送他一个好听的绰号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几个人三言两语下就决定将这称号传遍天下,好叫天下人晓得平州出了一个君子剑。

  这消息流传之快,自然是不同凡响,陈一忠这个总四处走动的老大夫也有所耳闻。加上叶文被柳慕言给拖累,行进速度慢的让人咋舌,本来还南边晃着的老大夫竟然都走到了先行一步的叶文前头,所以才会有陈一忠知晓这个外号叶文却听都没听过的事情发生。

  听到这个外号居然还拜那郭怒所赐,叶文就恨得牙痒痒,何况这郭怒安的心思叶文也不是猜不到,不外乎就是先给他扣上一个君子之名,叫其不要趁机攻击他们天乐帮,有能耐等咱从中原回来了咱们光明正大的比试。

  否则这边人家刚称赞完你为君子,回头你就趁人不的时候把人分舵踹了,估计要不了多久这外号就得多上一个字‘伪君子剑’。

  “没想到公子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君子剑叶文叶掌门,小老儿真是有眼无珠啊!”他可不知道叶文此时是一肚子火,兀自还一旁打着哈哈。

  而那边厢柳慕言则是暗中松一口气:“师父既然能得君子剑这么一个称号,想来也是江湖当中的好人,看来这蜀山派的确是正派无疑了!”

  他先前虽然用那种近乎儿戏的理论说服了自己,但心下难免惴惴不安,此时听到了江湖众人的评价,他这不安才算彻底消解,暗自庆幸了一声:“总算没跟错人!”便期待起随叶文回山后好好习练那书法的光景了。

  叶文苦笑着和那老头打着哈哈,后强自压下了一点不爽,复又问道:“既然陈大夫认识下,那便好办了。其实下就是想请陈大夫入我蜀山派,平时也不需做什么,只是我派中弟子受伤患病时请大夫出手医治一番就好!”

  “当然,我还会书山县里出资开一家医馆,由陈大夫坐镇。那医馆每年所得,我蜀山派与陈大夫一人一半,如何?”

  陈一忠笑着点了点头,应了下来:“既然是蜀山派叶掌门亲自相邀,小老儿再不应下那便矫情了!这事小老儿应下了,日后还请叶掌门多加关照!”他现也不担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了,背靠蜀山派,想来那些杂七杂八的小派也不敢来找他麻烦。至于大派?那似乎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了。

  “既然这样,咱们各自休息,明日继续赶路!”看看天色已晚,叶文直接结束了今日这番谈话,只是回房的时候兀自念叨个不停:“君子剑?我和岳不群那老头的缘分还没完没了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