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杂役?


  “丢了?”

  叶文点了点头:“许是与人打斗的时候丢的!”

  这点他倒不是胡说,那日去天乐帮,进平北县之前那香囊还贴身放着呢,等到他出来后就丢了。而天乐帮里,唯一一次大动干戈就是与华衣交手,那香囊八成就是被那个华长老顺手摸了去。

  “而且八成是被人顺手偷去的!”

  “偷?”宁茹雪这回加迷惑,谁没事偷个香囊做什么用?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觉太过神奇,宁茹雪接下来一句问的便是:“被男人偷了还是被女人偷了?”

  “这个……”叶文本道自己老老实实的和师妹交代一番,以后哪怕华衣拿着香囊跑来也不至于闹出什么狗血事情,只是眼下来看,好像狗血剧情要提前上演了。

  “看来是一女子!”宁茹雪见叶文这尴尬样子便知道了答案,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道了句:“偷了便偷了吧!”

  “你不生气?”她这个样子反而叫叶文摸不准头绪,见宁茹雪似乎是没有生气,他也稍微放下了点心,而此时他也发现,他比自己认为的还要重视这个本和自己颇不对付的师妹:“师妹也莫要着恼,等日后我将那香囊要回来便是!”

  “要?”叶文不知道自己这句反倒让宁茹雪有点不爽:“不是夺回来?”

  幸好叶文反应够快,闻言立刻猛点其头:“夺回来!绝对是夺回来!”

  这话一出,宁茹雪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本来被叶文捏手里的那支小手也就没有继续往回抽,而是任凭叶文捏着,连叶文时不时用拇指她的掌心中轻轻的摩挲的轻薄之举也忍了。

  见到自己师妹脸色好看,叶文心中长舒一口气,暗道了一声:“还好还好,后院没有起火!”只是一想起那香囊被那折磨人的华长老给拿了去就让他一阵郁闷,尤其是自己本以为占了对方便宜,反而差点被那阵邪火折腾的现出丑态心里就好大不爽。

  只是这些话却万万不会和自己师妹去说,他又不是不通事故的蠢材,哪能女人面前谈论另一个女人?所以这话说着说着就转回到两人身上。

  “要不师妹你再给我一个?”

  也不知道叶文这句话哪里说错了,宁茹雪竟然猛的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去,斥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再给你一个?没有了!”只是脸颊上略有红润,心里面究竟是不是这般想的却不得而知。

  叶文不好纠缠,只是应和道:“嗯,没有了好,师妹若总是不停的剪自己头发,师兄我也是很担心的!”

  此话一出立似捅了那马蜂窝,宁茹雪竟然被吓的直接跳了起来,问道:“师兄你把香囊打开了?”

  叶文也被宁茹雪这一跳惊了一下,不过瞧清宁茹雪的脸颊越发红润后继续笑道:“才走出没一里,我就打开来瞧了!”

  实际上却是他有间客栈里打开来瞧的,当时赶路的时候他根本就忘了这茬,回过神后才想起来去看看那香囊里装的是什么。不想一打开来,里面竟放着几缕青丝,想来都是宁茹雪自己的,绑了一起放进香囊当中给叶文贴身带好,意有与彼同行之意。

  同时,这世界也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头发等物是不可轻弃,不能胡乱送人的重要物事,女子若送男子自己发丝,隐约有将自己托付给对方的意思,宁茹雪本道叶文不会将那香囊打开,便将自己这点小心思暗暗的付诸行动,哪想到叶文根本不管那么多,直接就给打了开。

  这一下立时醒悟自己心思被对方撞破,宁茹雪的脸就好似蒸熟了的虾子一般越来越红,只是片刻就好似能够滴出血红蜜汁般的诱人水果,叶文再笑着一瞧,宁茹雪竟然突然大叫一声转身就跑了。

  “唉?”

  完全没摸清楚状况的叶文目瞪口呆的看着宁茹雪转身抬腿嗖的一下跑回自己房间,然后砰一声将房门关的严严实实……以他的耳力,甚至还听到宁茹雪将门闩给闩上了的声音。

  “这么夸张?”叶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还是我笑的太吓人了?”

  左右看了看,宁茹雪那屋子此时关的死紧,叶文此时即便去敲,怕是也无人理会,徐贤那里也一般无二,应是回去休息不欲被人打扰。叶文看了看,后只得回房。

  他这些日子转来转去倒是也觉得有点疲倦,不是身子乏累,而是精神上有些疲劳。因外面的这些日子,他的精神总是绷的死紧,此时回到派中才稍微放下心来,终于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叶文睁开眼来后竟然已经是日上三竿,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相当稀奇的事情,宁茹雪和徐贤也许是知道他才回来,人比较困乏,所以也没来打扰,让叶文直接睡了个自然醒。

  “睡觉睡到自然醒,这可是当初我大的梦想之一!”至于另外一个梦想,叶文现还没达到,不过倒是不断努力当中。“毕竟咱发展门派也是需要赚钱的,所以那个梦想这里依旧可以完成!”

  睁开眼,稍微练习一下内功,出去活动活动身体,看看天色已近正午,便也就不再乱晃,等吃罢了中饭再说旁的。

  他本想今日下山一趟去寻那李富捕头,打听打听蜀山附近有哪些好铁匠,如今来看,这事却需要往后推一推了。

  随后,柳慕言的事情也需要好生安排一番,虽然有了陈一忠这个正经大夫,但是叶文依旧不准备放弃自己本来想好的法子——那就是让柳慕言学习一些粗浅的功夫和打坐练气之法,将他那糟糕的身体给练上来一些,然后再传授他书法。

  正寻思着,柳慕言自己竟然跑了过来,先是依礼请了个安,然后才道:“师父,学生什么时候开始和师父学习?”

  叶文正想着一会与柳慕言说说自己对他单排,他自己就送上了门,直接便道:“先不忙,你现身子虚弱,手臂无力,学也是白学。等你先将这身子调养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开始!”

  柳慕言了然的点了点头,道了句:“那学生便回去读书了……”

  话才一出,叶文就道:“等等!”

  “师父还有什么吩咐?”

  “读什么书?你这身子骨,现就需要好好锻炼,读书也不急于一时!既然你着急学习书法,那便先努力将这身子练好。”说完随手折下一根树枝,一抽柳慕言的膝弯:“先从扎马步开始!”

  柳慕言那身子那受的了叶文这一下,得亏叶文没用力,只是随手一抽。可即便如此,也叫柳慕言身子一软,险些跪地上。

  “师……师父?扎马步做什么?”柳慕言不明白这写字和扎马步有什么关系,甚至他都不知道这和调养身子有什么关系。

  “马步锻炼的便是腰腹腿脚之力,你道写字只用手臂吗?要想写好,手臂腰腹腿脚一气贯通,那样写出来的才是好字!这扎马步自然是锻炼你下盘和腰腹!”说到这里突然一顿,一指柳慕言的右手:“右手也摆好架势,便连这臂力也一并练了!”

  这柳慕言本就是个虚弱书生,哪受的了这些?哪怕他身子正常,只过得一时半会也撑不下去了。

  可这书生竟然兀自有一口傲气,自从拜了叶文为老师,便一心要将那手书**力学到手上,所以叶文说什么,他虽然心下有几分抵触,做起来却毫不含糊。

  其实这也是柳慕言这么多年屡次受挫所造成的,心底里憋了一口气,一心想要证明自己才学,这才任凭叶文随意摆弄,就为了日后能够一鸣惊人。

  叶文旁瞧了片刻,见柳慕言虽然只凭借一口气硬挺着,却丝毫没有倒下的迹象,心下暗自赞道:“先不说这人如何,便有这口倔强傲气,只要稍有机遇,出人头地便不是梦。”旋即自衬:“说不得那机遇便应了我身上。”

  又过了一盏茶功夫,那柳慕言却是无论如何都撑不下去了,悠走到柳慕言身后,手指连点,顺势送进了几道真气进去,口中念念有词,却是将那基本内功的口诀一一道了出来。

  “摒除杂念,仔细体会!”

  因为柳慕言本身毫无根基,叶文传他内功的时候也没让他慢慢修炼寻找气感,而是以自身真气为引,他体内走了几个循环,手上手指连点,将那基本内功所需要运行的关键穴道依次点了出来,叫柳慕言有加直观的印象。

  等到柳慕言对那基础内功有了一些认识,便又传了一些如何运力的法门,好叫他扎马步的时候不会觉得那般痛苦。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正午,叶文瞧了瞧已经满头汗水的柳慕言,随手道了句:“行了,就先到这!”

  柳慕言如蒙大赦,立刻就想要直起身子,奈何扎的太久,身子却已经有几分僵直,这猛的想要站起,不但没起来却险些摔倒。得亏叶文旁扶了一下才没叫自己这个学生出丑——岳宁就旁边候着,来叫自己师父吃饭。

  柳慕言尴尬的笑了几笑,然后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悠悠的后面蹭着,这还是叶文吩咐岳宁:“去扶一下慕言!”他才能行走,否则早就一屁股坐地上动弹不得了。

  虽然叶文传了他一些基本内功,甚至还以自身真气帮他入门,连带着扎马步的一些口诀都教给了他,可是那内功哪是那么好入门的?他眼下就是明白了内气运行之时应该是什么样子,知道应该如何运使内功,而想要自己修炼出内气并且运使周身,那没有个三五个月怕是想也别想,再加上他年岁太长,若非叶文适才用真气帮他梳理了下经脉,怕是这辈子也入门无望。

  只是此时,柳慕言并不知道内里玄妙,只是对那能够运使一团热气体内转来转去的法门很是好奇,因为那暖洋洋的物事让他浑身颇为舒坦,就不免冲扶着自己的岳宁多问了几句。

  岳宁只道这是自己的师弟,所以也就没有藏私,一一给柳慕言解释了一番,叶文前面听到,也没阻止,毕竟柳慕言问的不过是一些粗浅的不能再粗浅的东西,蜀山派里连外门弟子都可以学到的东西,所以直接吩咐了一句:“宁儿,日后你练功之时就带上慕言,他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就好生教导一番!”

  柳慕言也不觉得由一个十多岁的半大孩子教导自己有什么不妥,毕竟按照辈分来说,这位乃是自己师父的大弟子,而且人家是真正入门的亲传弟子,关系可比自己硬实不少。何况,大师兄代替师父授艺,这本就不是什么稀罕事。

  “慕言你闲暇时再和宁儿学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将你周身的筋骨都活动开!毕竟光扎死马,效果有限。”

  柳慕言只是点头应是,不敢多言。

  这段午饭,吃的很是简单,像蜀山派的几个重要成员,此时都已经等那里,就等叶文到来然后说句:“大家吃吧!”就可以动筷了。

  加上今日也没什么要事商谈,所以这饭吃的很快,片刻后就各自散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叶文看着岳宁对柳慕言招手,叫他随自己去,然后柳慕言一脸苦瓜相的跟了过去后,自己好似又没了事情了。

  “去看看那张桂好了!”

  唤来赵婶这个如今蜀山派里地位大为上涨,便只有叶文几个人由她亲自伺候,手下杂役也是不少人的杂物管事,叫她带自己去张桂修养的房间,只行了片刻,就来到了一间专门开辟出来给客人住的房舍。

  推开门,扑面就是一股药味袭来,叶文被那呛鼻的味道也冲的眉头略微一皱——只从这浓烈的药味就知道,这张桂的伤势不轻。

  再行了几步转进卧房,一入眼便是张桂一脸惊讶的坐那里,也许是他没想到叶文竟然会突然跑来看他,所以颇为意外。

  勉强站起了身,张桂抱拳行了礼:“叶掌门!许久未见,叶掌门风采胜往昔了。”这话却也不全是客套,张桂依稀还记得前几次与叶文见面,每次见面叶文都会有巨大的变化。

  从开始那略显愚笨,不堪一击的小小书山掌门,再到后来广邀蜀山同道,办收徒大典的那个开始展露风头的叶掌门,再到后来击败王舒,显高手风范的蜀山第一高手。

  如今,叶文从气度上胜那时,自他进来,张桂就不自觉的有一种仰视的感觉,这种感觉即出自于两者修为上的巨大差距,也出自于两者目前越来越明显的地位差距。

  叶文是什么人?自从那日与众人杀上蜀山派,见识了蜀山派那强悍的实力——叶文不居然还那么强,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张桂便明白蜀山派一统书山县武林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以前他们没那么做,不过是没腾出手来罢了。

  如今,蜀山派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书山县第一大派,因为叶文这几次与人交手,名气竟然隐隐有追赶虎山派的趋势。蜀山派日后瞄准的是整个平州乃至中原,与正拳门这个只能一个小县城里蹦蹦★★的小门派根本就不是一个境界上的。

  而张桂自己,仅仅是这样一个小门派里的一个杂鱼!而自己这一身伤势还是拜自己那些同门所赐,每每想起就是一阵唏嘘。

  “张兄弟客气了,你有伤身便不必多礼了!坐!”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叶文还是心安理得的受了对方一礼。他可是来给张桂看病的,受你一个礼也不亏心。

  张桂重坐了下去,叶文则他对面坐定,先是观了下张桂的脸色,见其脸色蜡黄,说话是毫无中气,便知其伤势的确很重,伸出手做了个把脉的姿势,问了句:“可否?”

  苦笑着将自己手伸了过去,张桂可不觉得自己还能有底气说什么‘不须阁下关心’之类的话,此时都人家派里养伤了,再说那些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探视了一阵,叶文也对张桂的伤势有了大概的了解:“张兄弟这伤,虽然麻烦点,却也不是不好治,今日起我每日都来为张兄弟调养一阵,一月之内你的内伤便可痊愈!”然后看了看他依旧打着绷带上着夹板的小臂和小腿:“不过这骨头的伤我就没招了!”

  “叶掌门高义,下受之有愧啊!”自己来打人家门派,结果还是对方给救回来的这条命,张桂总觉得心里不是个味。

  叶文则一挥手,止住了张桂的话:“下恩怨分明,张兄弟先前有提醒之义举,后有救了下徒弟性命之恩,何况张兄弟这伤也是因我那徒弟而受,帮张兄弟疗伤乃是份内之事。”

  张桂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犹豫了好一阵,后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地道:“这条性命和残身皆是蜀山派和叶掌门所救,日后这条命但凭蜀山派差遣!我也不求拜入贵派,以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我自衬没那个资格。只求能贵派做个普通杂役,做些挑水洒扫等力所能及之事便心满意足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