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风起


  收拾妥当,拿好银两兵刃,这于冶的确是不俗的工匠,眼下蜀山派的兵刃已经焕然一,不但精良许多,同时上面还刻上了蜀山的标识,也叫旁人知道咱们也是能自产武器的大派了。

  一想到这里,叶文就想起书中的那些武当啊华山什么的,都有自产的兵器,形象特异的先不说,哪怕是普通的长剑也得标上这是派的财产,方能显出大派威严。

  询问了一下陈一忠,知道这个世界也是一般无二,比如那天道宗、天山派等大派都是自己制作兵刃,除非是从外得了什么知名的神兵利刃。

  次一些的如雷剑门等门派也是有各自的独门武器,上次黄蓉蓉杀了许多雷剑门弟子,收缴上来的武器都刻有雷剑二字!这是一种标识也算是一种身份象征,代表着能得到这武器的都是雷剑门的弟子,大家伙见了好警醒着点,掂量掂量你得罪的起不。

  即便得到了这些兵器也不能随便用,叶文都丢给了于冶让他将这些兵器回炉重炼。

  至于门派统一的服饰,也很是常见!实际上服饰统一根本的原因是这些弟子都是门派养着,门派提供衣物也是正经。总不能来个人就特别弄一套衣服吧?所以干脆弄成相同的款式也好订制。

  蜀山派这半年也统一了制服,因为眼下人渐渐多了,叶文派里乱走都不见得能认出这人是不是自己派里的弟子,统一一下着装也好辨认。

  当时找了几个人谈论了一番,后见这门派服饰的颜色定为了蓝色,同时为了区分内门和外门弟子,外门弟子衣服都是短打,而内门弟子则是清一水的长衫。

  至于叶文几个人,自然就没这么多讲究了,身为掌门这点特权还是有的,基本上想穿什么便穿什么,只是为了符合蜀山派中人身份,加上此次是集体行动,叶文还是穿了‘制服’。衣衫款式上依旧和内门弟子的比较相近,只是他衣服上深蓝的部分比较偏紫。

  “好嘛……本来我这功夫使将起来就够紫的了,这一身衣服一套,紫了……”下山之时,叶文的这几套衣衫才刚好做好,此时一穿,身后跟着一种衣衫极为相近的弟子,的确颇有气势。

  这一群人中,除了宁茹雪的衣服是淡青之外,就只有华衣所穿大为不同,不但弄了一件粉色的衫裙,肩膀胳膊上又缠上了一圈圈飘飘的缎带——备用品。加上恢复了功力,那飘飘长带似欲飞走一般的形象,的确引人注目。

  加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功力恢复心下欢喜,走路都不正经的走,只是飘来飘去,若不是形象极佳,寻常人见了恐怕会以为自己白日见了女鬼。

  “华长老不回天乐帮么?”

  华衣飘到叶文身边,笑着说了句:“反正到了大会会场,就会见到本帮中人,我还何必特意绕一圈回去呢?”

  此次武林盛会举办之地是河州的北剑门派内,河州与平州倒是有一部分临接,所以此行乃是往西南而去,并不经过天乐帮的那个分舵。华衣不想绕远,倒也是一个合适理由。

  “以华长老轻功,想来以自己帮众汇合也是很快的吧?为何只与我们同行?”叶文很奇怪,这华衣为何没有半点急着赶回去报信的意思?

  华衣只是听到他问,就知道他想的是何事,笑了笑道:“反正现赶去,也来不及啦!我又何必着急呢?还不如慢慢的走!赶路可是很累的呢!”华衣轻功不凡,却不擅长远距离奔跑。简单点说,眼下如果叶文和华衣比赛跑,初期会是华衣占优,但是不到半日,叶文就能反超过去并且越甩越远!

  若论远距离奔跑,这一众人倒是徐贤为擅长,他那踏雪无痕不但不留任何痕迹,速度飞快;偏又颇为节省气力,以徐贤眼下的修为,跑上半月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徐贤似乎不会费那劲和华衣比什么脚力。

  按他的性格,即便华衣真的提出要比试,他也只会轻飘飘的说一句:“你赢了!我认输……”

  其实叶文知道,徐贤心底里颇有大男子主意,私下里他也不是没听过这家伙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不与女子争先!”

  真正的大男子主义是根本就不将女子放眼里,徐贤虽然没那么严重,但是很明显有这个倾向!所以当初黄蓉蓉咋咋呼呼的他也只是一旁看个热闹,他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叶文没这样的想法,却不妨碍他同样将女人放另一个位置上。而目前唯二两个被他单独划分出来的就只有两个女子——他将来会娶过门的师妹,以及原本让他很是忌惮,现却不再害怕的华衣。

  因为功力提升许多,华衣似乎也对他有了顾忌,这一路行来总归没出什么事情。等到即将离开平州的时候,很巧合的竟然遇到了郭怒。

  “不是巧合,下等叶掌门一行人好几日了!”

  叶文眉头一跳,面上却没失了礼数,抱拳道:“竟然劳烦郭长老此相候,真是太过意不去了!”

  “不碍的!反正也是要去河州参加那盛会,一个人走总归无聊的紧,与叶掌门同行也能热闹些……”说罢瞧了瞧叶文身后,这一大票人,兼着都身穿相同衣衫,还真是颇有气势。

  加上叶文挑徒弟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偏好,一个个长得都水准之上,哪怕是性格单纯憨厚的郭靖其实长的也是有棱有角的帅哥,此时不说话再配上这套衣衫也颇为英气。

  徐平曾是徐家护卫,这等大家,长的难看人也不会收。李森这个曾经的镖师虽然长的一般,但却看着极为顺眼——想想也是,他若长得神憎鬼厌,叶文也不敢让他负责蜀山派一应事务,否则外人一见就升起厌恶之情,什么事情也都别谈了。

  其余众人不必说,绝对是男的俊,女的俏……还有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漂亮的一塌糊涂,颇有鹤立鸡群之姿——徐贤。

  好郭怒这人眼光毒辣,一眼就瞧出徐贤乃是男人,也就没多看,只是又瞧了瞧宁茹雪和周芷若。好他知道分寸,目光也是一扫而过没做停留,回过头继续与叶文说笑:“叶掌门竟然带了这么多人!”

  “敝派中人太过年轻,没见过什么世面,好不容易遇到此等盛会,自然要出来开开眼界!”叶文说的话很是谦虚,不过神色间还是显出了几分自得之色!这一群人可都是他蜀山派精锐,就这几个人直接去灭了天乐帮分舵或者那雷剑门都没什么问题。只是要灭天乐帮分舵的话得考虑人家总舵的反击。

  郭怒可不知道叶文这点心思,露出一个颇为和气的笑容:“蜀山派有叶掌门执掌,何愁不能威震武林?”

  他这话说的声音颇大,整个大堂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立刻不知道有多少道目光往叶文这边望来,一些知道叶文名号的人就会与身旁人介绍道:“这群人便是蜀山派的人了,那当先的就是君子剑叶文!”

  不认得的则是目放寒光,偶有几人则是夹带着不屑之色。

  叶文不动声色的环视一周,知道这里好多都是要去参加那武林大会的江湖中人,适才郭怒一番话,显然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说不得今日要显些手段,否则这一路上怕是麻烦不少。

  “郭长老真是抬举下了!”

  这一句话声音不大,好似只与身旁之人说话一般,却无比清楚,厅中众人竟然无一人漏过,有一人算一人,都觉得是有人自己耳旁说上的这句话似地。

  识得厉害的,立刻转回头不再多瞧,若有朋友也提醒一番:“这人不是咱们得罪的起的,莫要多看!”

  只有几个愣头愣脑的家伙那左顾右盼,似乎找声音来源——这等人,功夫不高,见识不够,即便去了武林大会也是凑热闹的,若果跑来找蜀山派的麻烦,自己这边随便哪个人都能将其收拾了。

  众人都识得厉害,郭怒自然不会不晓得,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赞道:“叶掌门忒也谦虚,真无愧那君子之名!”心底却暗道:“这叶文的内功好生厉害,怕是还我之上,上次他前来赴宴之时没有动手却是做对了!”

  内功一道,修行起来是麻烦,郭怒不认为叶文能够短时间内就将内功提升一大截,只道那时候叶文就已经有此功力,所以暗自庆幸当初没有胡乱动手,否则天乐帮损失惨重,原本的大事可就做不了了。

  大致探出叶文的修为,郭怒也就不再行那旁门左道,那些事情做多了也是无益,反而让人平添几分厌恶,所以还是少做为妙。

  等到闲扯了一阵,然后叶文领着派中众人去找小二要房间休息之后,郭怒才★★衣做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齐转到一个单间当中,谈起事情来。

  “你怎的随意做主,将这叶文给引来了?”一确定左右无人,可以安心谈事情后,郭怒立刻冷下了脸训斥了起来:“你不知道此次大会对我天乐帮意义重大么?岂能擅自做主?”

  原来那日华衣对叶文说了那武林盛会的事情,并且邀叶文也去那武林大会一行皆是自作主张,事先并没有得到任何类似的指示。

  此时郭怒张口呵斥,华衣只道:“咱们两派反正颇有★★,到那武林大会上解决不是正好么?而且我听闻林帮主已经出关,功夫又有精进,打败这叶文不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胡闹!”郭怒不等华衣说完,直接就是一阵呵斥:“林帮主此次闭关所图甚大,哪能因为一个偏远的蜀山派而改变原定计划?”

  华衣不知道,郭怒身为四大长老之首则是知道不少。★★此次闭关,就是为了大会召开之前将状态调整到佳,然后大会上为天乐帮争取到大利益。那时候不知道要和多少高手较量,本来就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如今又添了叶文这个变数。

  适才他厅中想要试探一番,就是想弄清楚叶文的功力究竟到什么程度,若是与自己相差无几,到时候他还可以代替帮助接下这一阵。哪怕到时候对蜀山派有所忍让也不能坏了帮主大事。

  只是一试之下,他发现叶文功力之高已经超过自己预计,眼下天乐帮除了帮主★★,怕是只有那一位能够与其一战了。

  “不是还有我师父呢吗?”华衣此时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事情,不过她上了蜀山后的第二天便将这事写了书信告诉了郭怒,郭怒应该会向总舵报告才对。半年多的时间,应该有个应变的举措了,所以也不觉得是什么大不了的。

  郭怒一听也不知道如何去说,只是无奈的道了句:“尊师本来是想要坐镇总舵,只是因为你自作主张一事,不得不改变计划,与林帮主一同出席那武林大会……”

  说到这里,郭怒想起总舵的回信里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他还是隐约察觉到了总舵那边的不满:“华长老,这次你实是……唉……自求多福吧……”

  华衣听闻也是一阵害怕,只是转瞬便不再当一回事。她自小娇生惯养,做什么事情都是随心所欲,她师父也从来没有呵斥过,如今不过是引了一个叶文来,想来师父也不会怪罪自己。何况,自己本也是为本帮考虑才会出此计策的。

  “嗯!想来师父不会太过怪罪……”

  她这边自我安慰了一番后,脸上重现笑容。郭怒一旁瞧见,就知道这位华长老根本就没将这事情往心里去。想起这华衣自从遇到那叶文后就开始屡次乱来,他也觉得为难。奈何这位上面还有一位强的人罩着,他也不好代为训斥,提醒一番也算是了同为长老的情分。

  “随便她吧……反正与我无关。”

  实际上,就与平州很远的某地,有另外两个人也谈论着华衣的事情。

  其中一人,坐于房中主位,闭目凝神,虽然不言不动,却威严显。要若叶文这,肯定会吐槽一句:“没事乱放什么王八之气!”

  只是这位却非乱放,实是因为久居高位,霸气天成,不是想放就放,想收就收的了的,此时坐那里随口说了一句:“你那徒儿,似是越来越习惯随心所欲的乱来了!”

  不远处椅子上,坐了一位看起来约莫三十上下的美妇人,虽然戴着面纱,却难掩其过人姿色,此时闻言皱了皱眉头,却给人一种我见犹怜之感,急欲伸手将其额头上的皱褶抹平,然后关切的说上几句贴心话讨她开心。

  只是片刻后,那凄凉愁苦之态去,反而换上一副明媚笑颜,轻声细语道:“这次得好好给她个教训,免得再这般妄为!”

  就这一句话,上首那人却睁开了眼,暗自长叹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何而发。睁开双眼,只见眼中神光难掩,叫人难以直视。只是这些对那美妇人毫无用处,他也全不意,随口道:“你舍得么?那可是你遍寻了数年,好不容易才寻到的一个上好鼎炉!”

  美妇人却掩嘴轻笑:“再好的鼎炉也不过是个鼎炉!便如我给她起的那名字华衣一般——华丽的衣衫,奈何衣衫再华丽也总有丢弃的一日。眼下这小丫头是越来越乱来了,若非看她那玄阴气日渐精纯……”

  说到此,突然转过来对那男子道:“莫非林帮主对我那徒儿有什么念想?不若等以后没用了,将她送于帮主做个玩物可好?”

  林帮主却毫无高兴的样子,而是无奈的看了眼那美妇人,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后却又止住了话语,长叹了一下:“不必!”

  “真是可惜!本来觉得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的好……”这句话本没什么绮意,奈何从这美妇口中吐出来之后,却总让人往那歪处去想。

  那林帮主听到‘自己人’几个字的时候,心跳便猛的一突,凭空快了几分。若非他早知这并非那女子本意,实是她所修习之媚功厉害。加上他自身功力不凡,否则还真不见得把持的住。

  眼珠一转,又瞧了眼那妇人,林帮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窗边,看起来外面的天空和渐渐枯黄的树叶。

  “你对那蜀山派如何看?”

  即便正事,那美妇人似乎依旧同样作态,回答之时虽然没有什么弄出什么特别声响,但总叫人有一种绮念心头。

  “一个正强盛起来的门派,想来那掌门叶文也是有什么奇遇。而且从郭怒传来的消息和他到现也没和蜀山派动手来看,这叶文的功夫应当颇为不俗。偏生他蜀山派与我们有些嫌隙,此行怕是会有不少波折!”

  “你也这般认为么?”★★想到此行原定的计划又生变故也颇为无奈,而根子就那个越发乱来的华衣身上。

  那美妇却轻笑一阵,安慰道:“帮主何必担心?即便那叶文真的很厉害,不是还有人家同行么?若郭长老接不下那叶文,人家自然会出手的!否则人家干嘛巴巴的随帮主往那河州一行?”

  “嗯!”

  林帮主没有答话,只是继续抬头看着干净的连半多云彩也没有的天空,眼神中却是迷茫,也不知道到底想些什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