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九剑仙


  天乐帮的人商量事情,蜀山派的人却各自休息。

  叶文则是探视了一番,发掘四下无人后上榻开始进行召唤。

  算算日子,此次召唤刚好便这几日,不过他对于这一次召唤并不抱太大希望。前些月来山上他也接连召唤了几次,可是除了一本真武七截阵,其它皆是无用之物,连留下也没有意义,直接就烧掉了事。

  这一次,他同样不抱什么太大期望,加上他本身对于武功秘籍的需求也不若当年那么迫切,得还是不得反倒不那么意了。

  运起内功,按照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步骤完成一系列动作,后将手上托着的书册拿到面前一瞧,叶文立刻苦笑了出来。

  “果然是没什么用的东西,留着还麻烦,干脆烧了吧……”

  此时已是夜晚,房中自有油灯之类的引火之物,叶文取来一个桶,将书册点燃之后随手就扔了进去,注视着这本书册烧成灰烬了,才用凉茶将火浇熄。

  “本来还寻思得一本什么功夫,哪怕次一些也能起些作用,没想到竟然得了本《基因锁》,我要这玩意有什么用?自虐吗?”

  这半年来,他发现自己的运气终于不若当初那么旺盛,几次召唤都得了类似的东西,一般还有使用希望的都收了起来,像是一些诸如《基因锁》这种完全不知道如何归类的玩意,一般都是烧掉了事。

  半年下来,也只得了一本真武七截阵可以作护山之用,也正是有了这门阵法,叶文才能放心的带着众人下山。

  那真武七截阵少两人便可结阵,多则是七人配合运转,威力强横,变幻莫测,寻常高手进入阵中也是难以招架,而且也没有什么阵眼弱点,用来护山是合适不过。当下将这门阵法传给了周定,然后让他将此阵传给诸位弟子,好生修炼,以护山门。

  好这门阵法没有兵器限制,而且自有套路,对布阵者自身武学没有过于苛刻的要求——原著中,武当七侠虽然师出同门,却各有擅长,兵器也不全都一样依旧可以布下此阵,所以众弟子习练起来也是没有任何难题。加上这好歹也算是一门高深的功夫,习练后与同门出行也可以合击保命,弟子们习练之热情可想而知。

  将又一本无用书册毁掉,叶文感叹的同时却也不太意。

  眼下蜀山派的武学已经足够使用,并且逐渐形成了体系。

  基础的外门可以习练太祖长拳,蜀山基本剑法,基础内功。

  稍有所成后可以习练松风剑法、五虎断门刀以及绵掌。自从得了铁掌之后,叶文就将绵掌归为外门可以学习的功法了。

  若是进入内门,则可以根据师父不同学得各种武功。不过叶文还是根据掌门的身份定下以后蜀山派内门的入门内功为全真心法,逍遥心法以后也不再传授。等到全真心法有所成就后,则可以根据个人情况开始修炼蜀山派的诸多高深内功。

  紫霞神功、小无相功、纯阳无极功、纯阳至尊功以及八荒**唯我独尊功。这五门神功,无论哪样都可以练到先天之境,而到了先天之境以后,再后面就不是功法能够解决的了,需要靠自身的悟性以及不断的努力。

  至于叶文那身先天紫气,则是作为掌门神功修行,只得掌门才可以学习——因此掌门必须要先学紫霞神功,甚至就连叶文给先天紫气书写的秘籍也用了这样一句做开场白:紫霞神功、入门之基;先天紫气、登峰造极!

  这样恶搞也是没办法,他这身功夫就是用紫霞神功做的底子,若是练别的然后再来练这门先天紫气,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变化,他可推测不出来。

  “难不成出什么先天纯阳功?或者先天至尊功?先天无相功?”

  百思不得其解之后他也懒得去想了,若自己后人有谁那么具备开拓精神,大可以亲自试验一番,眼下他只留下了一门先天紫气,所以就这么定下!

  其实,一家门派弄这么多内功绝学也算不得好事,套路太过繁杂很容易导致门派分裂。哪怕是号称拥有七十二门绝技的少林寺,内功方面也没有这般杂。幸好叶文召唤出来的这些功夫基本上都算做道家功夫,相互间还有一些借鉴之处,凑做一堆也还可以接受。

  若是再得什么内功,只要不是强横的不像话的玩意,他基本都不会再去归类到本派修炼体系中了,否则越来越乱对于一个讲究传承的门派来说,绝对算不上好事。

  至于外功方面,蜀山派依旧是剑法为主,眼下蜀山派已经有了多门剑法,已经足够用了,即便是拳掌功夫也已经不少。

  叶文现意的是如何将这么多剑法融会贯通,若是能去芜存菁那就好了。否则教出一群杂而不精的徒弟,放到江湖中也是丢人。眼下他可以根据弟子们各自不同选出合适武功,可以后随着弟子越来越多,肯定是渐渐套路化的传授,不可能再这么单对单的细细教导。

  所以,将武功整理一番是势必行的事情,若非武林大会的召开,叶文恐怕会留山中整理秘籍武学。

  轻功上,梯云纵已经是绝佳的轻功,加上天罗地网势这个集身法与掌法于一体的东西,再多了也是无用。

  暗器方面乾坤一掷也算是一大特色,也叫蜀山派弟子们有了一个可以远程攻敌的技能。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叶文和宁茹雪这般使用剑气伤敌的。何况,乾坤一掷的攻击距离可比剑气还要远。

  “内功有了,剑法也有了,掌法也有!轻功有了,暗器手法有了!”叶文嘟囔了一阵,后发现一个门派需要的成系统的武功蜀山派已经有了,武功再多反而是麻烦,以后再得的秘籍却要好生思量一番再决定拿不拿出来了。

  同时,减少秘籍的‘产量’也能不叫人那么怀疑,自己若是时不时就创出一套武功,总是逃不过有心之人的窥察。如今已经足够惹人眼球,便不要再这般出风头了。

  只是又想起前阵子召唤到的那本《庐山升龙霸》,心道若以后只是得到这种玩意儿,他倒是不必操这份闲心了。

  桶中热气一散,叶文检查了一番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没有烧的部分,直到确定那书烧成了灰灰,这才将桶放回原处,然后打开窗户散散味道,上榻休息去了。

  次日,叶文叫徐平守了厅前,自己则是后院没有出去。

  蜀山派昨日出了不少风头,大大的露了一把脸。但是这武林大会聚集了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总归会有一些不信邪的人上门挑战。叶文早料如此,一大早便将徐平派了出去,顺便也让他提升一下个人修为。

  只半日间,就来了不下十批挑战之人,好这些人功力一般,即便强的那个也比徐平弱上许多,功夫又不如徐平精妙,被他一阵玄虚刀法一阵血刀刀法劈的没有半点脾气。

  少数几个稍微有点实力的,再徐平刀剑齐出之下也是被打的丢盔卸甲,有几人是连兵器都毁了徐平手上,当下也就不敢再留下叫嚣,灰溜溜的走了。

  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叶文一出来就见到徐平坐着的桌子上摆了几剑兵刃,期间虽有几件完好的,但大多都有所损坏。

  “你这绞人兵器的法门,倒是练的越发熟练了!”

  徐平闻言,立刻站起身来道了一声:“师父!”

  叶文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今日有所得否?”

  “弟子今日多次与人交手,倒是对那刀剑同使错乱用出的法门有了几分领悟!”

  叶文听了略有吃惊,想了一阵便明白了过来。这徐平对刀剑浸淫许久,早就应该有所领悟,只是缺乏实战经验这才拖到如今,山上虽然有人与他喂招,但终究不是真打。今日有多人上门挑战,又有门派尊严后面催使他,徐平全力施为下,突破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听到他有所顿悟,叶文也就不叫他继续守着,而是吩咐了一声:“既然如此,下午便不用你这里守着了!”

  “那若有人……”

  “我蜀山派这次出来这么多人,难道连个看家的都找不出来么?”止住了徐平的话头,叶文直接对另一桌的郭靖一点:“下午靖儿便这里看着,谁要来挑战,你便好生教训一番!”

  如今知道实战对弟子助益甚大,叶文也就寻思着多帮弟子们找些机会。岳宁昨日与南宫云斗了一阵,那些经验够他消化好一阵,周芷若年纪太小,暂时还不需要她做这些事情。

  这样剩下的就只有徐平和郭靖,徐平休息了,郭靖刚好顶上。

  至于郭靖功力不足的问题他也不怕,反正自己无事,坐这里镇个场子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加上前来挑事的多是一群不入流的家伙,派郭靖上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果然吃罢了午饭,就有人上门挑战,结果一种围观之人还没说上两句,那汉子就被郭靖用重剑砸的仓惶而逃。

  “师父……这算我赢了么?”

  那汉子只接了郭靖两剑,然后话也不说转身就跑,倒让这位小徒弟一脑袋雾水,也不知道这算自己赢了还是旁的什么。叶文也被那汉子给逗乐了,闻言说了句:“那人都被你打跑了,自然是你赢了!”

  郭靖‘哦’了一声,将重剑往身前一拄,众人只听到异常沉闷的一声‘咚!’响,那被重剑敲了一下的地面也是震得飘起许多灰尘,这才知道那似乎有点憨厚的小子手上提的家伙不但个头大,分量也着实不轻。

  “好家伙,刚才看那小子抡的那么轻松,我还道那玩意儿是个空心的呢!听这声音明显是实的啊!”

  “这东西若是实心的,少说也得五六十斤吧?我说刚才那家伙怎么那么没用,才接了两招就跑了。我要被这东西砸中,怕是一下就倒下了!”

  “若换做是你,怕是一下就被砸成肉饼了!”

  “哈哈哈……”

  他们这边聊的开心,全然没注意远处又走来了一群人,恰好从此经过。当先一名老者,虽然须发皆白,却面色红润,也少有皱褶,若非这银白须发,只这面相倒是与四十岁壮年差不多。其背后也背着一把大家伙,看个头与郭靖拿着的重剑倒是相差无几。本来这老者并没注意客栈那里,因为如今这个时候,这种场面实太过常见。

  只是恰好身后一年轻弟子突然开口道:“师父,你看那人拄着的大剑,倒是和师叔用的极为相似!”

  “哦?”

  只这一句,便引起了一行人之注意,背剑那老者转头就往那里瞧去,恰好瞧见郭靖拄着重剑一脸严肃的望着门外众人。

  “这是哪家门派摆下的阵势?”

  武林大会每次召开,总会有诸多门派帮会因为宿处的问题起些争执,后来不知怎的也就出了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若是你技不如人,那便让出宿处给胜者。所以一些总会受到挑战的门派就会派弟子守着,也算是摆下阵势迎接诸位挑战。

  蜀山派本来不知道这些,叶文也是随心之举,倒恰好符合了这个规矩。后来郭怒见状和他一说,他也不以为意:“反正都会有人来挑事,摆下阵势也好叫外人瞧个清楚,到时候技不如人被我蜀山派打跑,也挑不出什么问题来!”

  只不过相比上午的混不意——上午他还道徐平打不过了还可以喊他们,此时才知道这要是摆下阵势那就不能随便输了,否则就算事后扳回来也是丢人,这才亲自坐镇,若郭靖不行了他也能接应一番。

  此时那背剑老者往郭靖身上一望,叶文立刻就有所感应,转头向外一瞧,恰好瞧见了这位老者。

  他这一瞧,却叫那老者略有惊讶,对身旁一个似乎是领头的老头说道:“这少年郎修为不低啊!”

  那老头则惊讶道:“难得有师弟瞧的上眼的人物!”好奇之下也不免往那边多打量了两眼,只见叶文气度从容不凡,加上面相不俗,的确是难得一见的俊杰,心下也是暗赞了一声:“可惜!观此子衣衫应是与那拄剑之人都是一派中人,否则我真想将其收进派来!”

  “掌门师兄你这毛病又犯了……”

  他俩这里驻足观看,并未引起旁人注意,毕竟谁也不会突然回头去看后面的事情。只是恰此时,又是一帮人冲进客栈里来,张口便喊:“哪个是蜀山派的?赶紧将地方让出来!”

  一喊完,之间诸多围观之人齐齐举起手指,指向拄剑的郭靖:“是他!”声音之整齐,显然是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后练了出来的。

  那汉子听到这般整齐的喊声也是一愣,不过也没太放心上,瞧了眼郭靖便笑道:“你便是蜀山派的君子剑叶文么?”

  感情这位倒也不算是毫无准备,事先还打听到了蜀山派的掌门叫做叶文,绰号君子剑。只是他这一问,后面就有不少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言道:“人家叶掌门号称君子剑,自然不可能使那么大的兵刃!这人是叶掌门的小徒弟,唤作郭靖!”

  本来这人虽然语带讥讽,但是话里却也是好言提醒,寻常人多会抱个拳谢上一声之类的,不想这位竟然是个浑人,眉头一皱直接喝道:“只是个弟子?叫你师父出来!老子要他好好领教领教老子的五郎劈山掌!”

  他说话这般猖狂,自然引起众人不满,其中有识得他的人便开口道:“劈山掌便是劈山掌,非得加上一个五郎劈山掌,莫非是知道旁人不认识你叫刘五郎?特意将自己名字挂了上去?”

  那刘五郎闻言大怒,转过头就想揍那废话的家伙一顿。奈何后面人山人海,根本分不清何人所言,找了一阵没找到真凶,只好继续回身对郭靖道:“你没听到老子的话吗?叫你师父出来!”

  郭靖不善言词,正欲老老实实的回答自己师父就旁边坐着,只是稍微慢了一步,叶文已经出声道:“我便这,你要和我打,先赢了我这徒弟再说!”

  那刘五郎闻言一愣,转头瞧了瞧坐那里的叶文,瞧见他一副文弱之相颇不相信:“你是我吧?”

  好围观众人作证道:“他便是你要找的君子剑叶文了!你不是要和他打么?倒是出手啊!”原来这两日蜀山派出了风头,但众人只见叶文的师妹、师弟略展绝技,徒弟们大出风头,却唯独没见过叶文出手,好奇之下不免要一旁推波助澜一番。

  此时见到有人指名道姓的要和叶文单挑,立刻兴奋的什么似地。好事者甚至开了赌盘,赌这刘五郎能叶文手下撑过几招。毕竟叶文的徒弟以及师弟师妹都那么厉害了,他这个蜀山派掌门自然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十招!三两”“我赌五招!五两”“八招,十两!”

  正下注着,后面突然一阵雄浑声音传来:“一招!一百两!”

  众人闻言都是大惊,吵闹的客栈门口竟然突然没了声音,齐齐转头去看何人竟然这么大手笔?

  这一转头,众人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精壮老者笑眯眯的站那里,其实有人见多识广,见到这老者衣衫和相貌,立刻惊叫道:“九剑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