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心境


  叶文与九剑仙的一招切磋,成为了这些日北剑峰下面流传为快速的话题,仅仅是一夜之后,蜀山派大名几乎传遍了所有人的耳朵。

  哪怕是一些名门大派,这些日也整日的听到蜀山派以及叶文的名号。

  嗤笑者有之,不屑者有之,戒备者有之,不信者一样有之。

  只是无论如何,这些人都不会这个时候去找叶文和蜀山派的麻烦,因为他们都自重身份,就算要与叶文切磋较量一番,也要等大会正式开始之后。

  其中与蜀山派大有嫌隙的雷剑门,也是一般无二的听到了这个消息,相比起众人谈笑的轻松心情,雷震山却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

  蜀山派掌门叶文,竟然可以与九剑仙切磋过招!虽然只是凌空对了一剑,但是真正让他意的却是叶文也懂得凌空御剑的功夫。那本来是九剑仙的独门招牌,整个江湖也再无第二人懂得。可见此功究竟多么神奇难练,否则怎么这么多年,就只出了一个九剑仙?

  也正是因为这等神技,那玉洞派的胡书文才会得了剑仙的名号,如今叶文也懂得这等神技,莫非这叶文的功力已经强悍到九剑仙那等境界了?

  “哪怕仅仅只有九剑仙的一半修为,也不是我能招惹的起的!”

  派弟子多方打探,越是打探心中越是惊讶。

  青色剑气、能叫人眼中产生幻影的剑法,再加上今日风传的御剑神术,任何一样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精妙绝学,这蜀山派究竟什么来头,竟然有这么多强悍武学?而且派内高手也是不少,相比起日渐没落,眼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坐镇的雷剑门,蜀山派不知道比他们强了多少。

  “难道我雷剑门覆没即?”

  雷震山这里万分纠结,那边厢华衣则对着自己师父撒娇:“师父,人家知道错了哩,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出去做什么?”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华衣总觉得师父虽然依旧如往常那般笑眯眯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要比以前冰冷了许多。不过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后只当自己想多了,见到沈雨情问话,便笑着道:“师父,你便让我再去找那叶文一次,这次定然叫他拜倒我裙下,那时候蜀山派不就成了我们天乐帮的了么?”

  这已经不是华衣第一次这么说了,先前沈雨情还没太过意,如今见这个名义上的徒弟三番两次的提到那叶文,心下难免警惕:“你为何这般重视那叶文?”

  说这话的时候,已然不复适才那满脸笑容,反是一脸正色,这般表情这沈雨情面上相当之少见。

  华衣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竟然引得师父脸色大变,慌忙道:“那叶文不是实力高强,对我天乐帮大有威胁么?所以徒儿才想……”

  “你若想除去此患,为何不干脆下狠手杀了他?”天乐帮与蜀山派当初的一些纠葛沈雨情如今也知道了个大概,当初蜀山派实力并未暴露出来的时候,众人只道蜀山只有叶文这么一个高手,若真的警惕直接将其除去也属正常,只是难免要背上一些坏名声。

  华衣闻言,却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直过了半晌才道:“那样多可惜,收复他并为我天乐帮所用多好……只要徒儿能从师父身上再学得一些东西,定然叫那叶文逃不出徒儿的手掌心!”说话间脸上神彩飞扬,好似想着日后自己指东他不敢往西,让他给自己洗脚他不敢递梨的美妙日子。

  只是一想到叫他给自己洗脚,脸上又是一片鲜红:“哎呀,怎的想到那些去了?才不叫那讨厌的家伙占人家便宜!”

  却不知,她这脸上红扑扑一片,叫沈雨情瞧了个一清二楚,登时警惕道:“不好,这丫头动了春心!莫不是……”

  心中一惊,立刻将华衣抓到身边,将其右手臂的衫袖给扯了个稀烂。

  她这突然之举吓了华衣一跳,只是功力相差太过悬殊,加上那人乃是自己师父,不敢挣脱,只是本能的呼了一声:“好疼!”

  沈雨情将华衣那青葱玉臂拽到身前一看,只见那犹若白玉的上臂处一抹鲜艳丹红甚是显眼,她瞧见那朱红印记才稍微出了一口气:“还好,没有破去元阴!”

  习武之人和习练舞蹈之人,因为需要拉筋抻腿经常会对身体有所损伤。男子还无所谓,休息调养一下就好了,但是女子却保不住自己那层‘保鲜膜’,因此江湖儿女想要判断是否破身便需要一些别的手段。

  也不知从何时传下的配方,只要按照古方书写配出的药剂,还保有童贞的女子手臂上一点,然后再以一种颇为简单的导气法门一催,就会女子手臂上留下一个丹红印记,只要未曾与男子行过★★,一身元阴不污,那便会一直存着,因其作用便唤作守宫砂。

  华衣对沈雨情极为重要,自然要点上守宫砂以方便监视,先时见华衣说话间三句话不离叶文,心中大惊,只道她已经被叶文占去了大便宜,一急之下才会有这般作态。

  实际上,华衣对自己这师父颇为敬畏,对其教导的‘莫要叫男人占了便宜,这样他们才会时时惦记你!叫他们瞧的见,吃不到才是媚功高境界!’这番话言听计从,唯一一次被人占便宜也就是因为连续被叶文无视,加上作为武器的缎带被毁,气极之下使了那般手段反被叶文狠狠亲了一口过去。要说旁的,她连手都未曾叫人碰到过。

  沈雨情心下一安,复又恢复原本神态:“倒是还记得为师的话,不枉教导了你这么多年!”

  华衣委屈的揉了揉自己那被捏青了的手臂,满面苦色道:“师父的话,徒儿自然记得!”心里面却老大疑问,不明白师父究竟是因何会这般作态。

  沈雨情毕竟精通人情事故,只是一眼便瞧出华衣心中疑虑,哪怕华衣掩饰的很好却也难逃她的双眼——这丫头可是她一手养大的。

  神色不变,似是随口而出道:“莫要怪师父心急,盖因这事情关系到你一身修为!你那玄阴气虽然是媚功心法,但却万万不能与男子过于亲近,否则一身功力便会毁于一旦!”

  华衣闻言立刻明白了师父是怀疑自己和叶文发生了什么,连忙道:“徒儿才没有和男人亲近……才不会叫那个家伙占什么便宜呢!”

  沈雨情一见华衣说话越说越小声,立刻便猜到这丫头自小娇生惯养没受过挫折,即便是勾引男人,寻常人只见了她的面容就被迷得不知东南西北,一身得意的手段就没失败过,如今三番四次折叶文手里,怕是好胜心好奇心一齐涌了上来,这样下去事情怕是要越来越麻烦。

  人都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起了好奇心,那便是喜欢上对方的前兆。可实际上这一条对女子也是通用,加上华衣虽然年岁不小——比叶文略大两三岁,但是她遮护下根本就不通情事,真要陷进去,那便加难以自拔……此时华衣总说要去找叶文,这不就是征兆么?说了一大堆理由,根本的原因不过是想要叶文多瞧她两眼罢了。

  偏生这事情对沈雨情干系太大,她可不希望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鼎炉,眼瞧着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生出这般变数来,为今之计就是将华衣困自己身边,莫要叫她去见那叶文了。

  这丫头万一真耍起性子来,不管不顾的和那叶文发生点什么,将这一身玄阴气毁了,自己三十多年的心血可就付诸东流了。

  想来想去,后摆出师父架子来强硬的道:“这几日你便莫要乱跑了,随我的身边,我也好就近指导你一些功夫!连一个未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都摆不平,你这身功夫退步了许多啊!”

  华衣一脸沮丧,只得诺诺的说了句:“是,师父!”然后静立一旁听着师父的教诲,只是这脑袋里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何处,等到沈雨情说了一阵离去后,华衣眼珠子一转,然后偷偷瞧了瞧周围,确定那房门窗户皆没上锁之后,直接就跑了出来……

  另一边房间里,叶文则是动着手指,指挥着不远处悬空中的长剑。自己今日与那九剑仙虽然只是交了一招,但是他也从中得到了一些信息。

  “那九剑仙的飞剑,威力要比我这山寨货大上许多,那长剑上定然是附着了真气的!只是若是类似紫气天罗的功夫的话,那么功力运到深处,不可能不显出异象啊!莫非那玉洞派的功法特异,不显于外?”

  他可不知道九剑仙虽然剑上附着真气,但是操纵飞剑却不是凭借真气,而是靠着背后背着的那把玄铁剑。他不知道玄铁剑之神妙,自然始终猜不到点子上,只能功法特性上转来转去。

  手指一动,运起内功,想要长剑上依附上强真气,好让威力提升,奈何他这一运功,自己手指与那长剑之间就显出一条清晰的紫色‘长带’来,初时不过拇指般粗细,颜色也淡淡的不引人注目,可真气使的越多,那‘带子’颜色越深,也粗。

  实际上,叶文这御剑术就和软鞭或者锁链功夫差不多,以一条无形锁链连起了他和长剑,然后利用甩动的力量来运行——这也是为什么叶文使御剑术的时候,长剑总会空中转上一圈的行为。

  “那九剑仙是如何做到的呢?想不通啊想不通……”

  将长剑收好,叶文放弃继续这个问题上纠结,反而寻思起这九剑仙的功力究竟达到什么层次来。

  虽然今日他也大出风头,似乎与九剑仙来个旗鼓相当的局面。但是他也不会狂妄到真以为自己与那九剑仙有相同的实力了。真要那么想,那么他离死怕是也不远了。

  “真想见识一番啊……”

  叶文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就是能够亲眼见识一下九剑仙或者天山派那个李玄其中哪一人与人比斗的场景,好对真正的高手有一个加直观的了解。

  只是想想,这个愿望似乎很难实现,哪怕是武林大会召开了起来,怕是也不会有人狂妄到去挑战这两人吧?

  起码叶文自己就不会做这种白痴的事情,因为他还没有活够呢!

  “等蜀山派江湖中有了稳定的地位,我就整日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多么美好幸福的日子啊!”

  “呵呵,叶掌门好大的志向啊!”

  叶文想到高兴处,不自觉就嘟囔出了声,哪想到话一出口,窗外就传来一阵轻笑和略带嘲讽的声音。

  只是一听这声音,他都不需要再问:“来者何人?”这么没营养的话!因为这声音他很熟悉,根本就是那华衣的声音。

  将长剑归鞘放好,叶文走到窗前将窗户一开,就看到一身淡黄裙衫的华衣俏生生的站那里冲自己笑。

  “华长老这么晚了,还蹲叶某的窗前,也不知道所为何事啊?”

  “人家才没有蹲着呢!”

  “哦!那华长老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下窗前站着,是所为何事啊?”

  华衣歪了歪头:“想来和叶掌门说说话。”然后又对叶文道:“难道叶掌门也不请人家进去坐?就这么隔着窗户说话未免太不礼貌了!”

  “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我怕★★长老的名声影响不好!”叶文当然不怕什么孤男寡女,他只是意若叫师妹瞧见不好解释。

  “人家有什么名声,某人怕是早就妖女妖女的骂的很顺嘴了呢!我看叶掌门担心宁妹妹吃醋才是真的!”

  华衣直接就道破了叶文的心思,本道会叫这人有些尴尬,不想叶文直接点头承认:“华长老知道就好!也省的下浪费唾沫了……”

  他本来只是随口一句话,却不知道让那华衣想起了什么,竟然脸色微微有些红润。

  深夜,明月,脸颊红润眉目羞涩的佳人站窗前,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画面?要说叶文不动心,那是假的。那一刹那间也免不了有点心动,好恢复够快,没有露出马脚,否则少不得又被这女人取笑。

  “既然叶掌门不请人家进去,那出来陪人家聊聊天总没问题了吧?”

  “出去?”

  叶文瞧了瞧左右,这周围都是客房,虽然有个大院子却也不是可供人坐下聊天的地方,而且人来人往的容易被人撞见:“我觉得还是免了吧……华长老还是早些休息吧!”

  说完话就将窗户砰的关紧,再也不理那华衣了。

  等了片刻,见窗外再无动静,只道那华衣已经离去,叶文这才长出一口气:“哎呦我的天啊,真是个妖精!”

  这话一出,就听外面突然响起一句:“原来叶掌门也非是对人家无动于衷啊!”语气里似乎很是高兴,说完后又一阵轻笑,随着笑声渐渐远去,这华衣才真的走了。

  “……”

  叶文不敢再多话,生怕又出事端,叫那华衣抓住什么把柄,只是闭嘴不言,回榻上休息,继续寻思着江湖上那些真正高手究竟是个什么层次,自己这一次武林大会上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日,徐平去客栈门口那里守着,但却无人前来挑战,许多特意跑来看热闹的人见无热闹可看,渐渐散去不少。

  第三日,围观的人越来越少,郭靖则是平举着重剑扎起了马步。至于自己的行为引起了围观众人窃窃私语,他也混不意。

  第四日,再无闲人跑来围观,倒是又来了一个前来挑战的人。这人却非是何门何派的弟子,乃是江湖上一位独行剑客,号称百步神剑。听闻蜀山派出了一个可以与九剑仙比剑的高手,特意跑来挑战。

  结果恰好赶上徐贤跑去前面叫些饭菜,被徐公子用回风落雁剑的一剑落九雁打的连退百步,直从大厅之中推到对面那间面铺里面,大大的丢了个人。

  “咳咳!承让!”这一句话是让那号称百步神剑的家伙羞愧的无地自容,当场就将长剑折毁,说了句:“日后下再也不敢妄称懂得剑法!”言罢掩面而去。

  这一套下来倒是惊得徐贤不知所措,直到那人跑没了影子,他才感慨着说了一句:“何必呢?”

  本来以为百步神剑这一件事,会让那些想要找蜀山派挑战的人彻底消去念头,但是终归小窥了江湖中人为了出名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

  自从叶文与九剑仙以御剑神技斗了一次剑之后,这传言传的是越来越邪乎,甚至有人说叶文与九剑仙交手百招不分胜负——当然,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

  可还是有许多人自衬功力不俗的纷纷跑来找蜀山派的麻烦——九剑仙威名日久,加上玉洞派也是江湖大派,这些人不敢随意招惹,但是蜀山派嘛……

  这群人一心只道打赢了叶文,他们也可以借机扬名江湖,所以这挑战的人不但多了,而且实力也远超前几日那些杂牌门派帮会。

  这一日,又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号称‘北方第一刀’的家伙跑了过来,结果被正因为某些生理原因和叶文闹小脾气,心情正自不爽的宁茹雪以先天破体无相剑气五招就毁去了兵刃。

  此君望着断了半截的长刀,兀自喊了一声:“我一生浸淫刀道,至今未尝一败。如今败阁下手上,我这日臻圆满的心境有了缺憾,若是不能打败你,我这身功夫今生再难寸进!还请阁下留下名号,日后也好时时上门讨教……”

  正愁的不知道怎么是好的叶文听到这番话,登时就是一阵厌恶:“我了个擦,你哪来这么多废话?输了一次就心境出现破绽,功力再也无法提升?知道什么叫宝剑锋从磨砺出不?就你这心理素质也好意思说是混江湖的,赶紧回家种地去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