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龙吟


  此次盛会,第一天因为蜀山派的突然崛起引起了一个小高潮,但是随后就回到了原本的那种四平八稳,波澜不惊的基调当中。

  叶文帮自家门派争取到了一个可以坐着的席位之后,也就不再跑到台上去出风头。第一天里蜀山派已经出够了风头,再继续的话,难免树大招风。

  他已经从周围门派忌惮以及别有深意的目光中感到了一些危机,此时名望打响,适当的低调一番好将打下的名气充分巩固一下才是正确的选择。

  反正就蜀山派目前显露出来的实力,一般的门派也不敢找蜀山派的麻烦,至于那些大派——他们暂时也没有必要和叶文过不去。虽然蜀山派显露出来的实力让人不能小窥,但是想要威胁到他们这些大派江湖中的地位,并不是凭借显露一番功夫,出几个风头就能做的到的。

  否则天山派坐拥李玄这等高手,自身实力也不差的情况下,何以依旧无法超越禅宗和天道宗成为天下第一大派?就是因为门派的实力,除了高手外,还有多客观因素影响着。

  因此,蜀山派目前他们眼里只是一个有些实力的暴发户罢了!

  “想要得到一流门派的地位,那叶文还需要努力至少十年!”

  无人知道的地方,李玄说出了这样的断语,只是周围仅有他天山派的人,旁人自然是听不到这番评价的。

  对于这个评价,天山派众人也不反驳,因为李玄可是天山派能够得到如今地位的大功臣,天山派弟子中简直就是天神一般的存,他派内的威信让他的话无人能够质疑。

  “掌门说十年,那便是十年!”

  这就是大多数天山派弟子的想法。

  第二日里,叶文带着自己的众弟子老老实实的坐下面观看着,不出声,不★★,就和那些来武林大会上凑热闹的诸多二三流门派差不多。

  等到了第三日,诸多二三流门派终于开始成为了本次大会的主角,但这次依旧没蜀山派什么事情。

  蜀山派刚刚崛起,暂时还没和这些门派有什么交集,自然也就没什么恩怨好谈。唯一有恩怨的雷剑门,第一天里就被蜀山派挑翻了,摘了招牌。这些人自问得罪不起蜀山派,加不会这个时候给自己找麻烦。

  至于天乐帮?他们还有大的目标,暂时不会和蜀山派翻脸。

  叶文底下瞧着天一真人和慧心禅师轮番出来帮诸多门派调停纷争,这才明白这两个老家伙每次前来大会,还有这么个工作。

  这些二三流的门派是当今江湖上人数多的部分,再让北城轩这个弟子去负责调停,难免显得对其不够重视,免不了会引起大的纷争。所以两个老家伙就要根据情况出来露个脸,评价自己高人一等的辈分和一生积攒下来的威望去处理这些纷争。

  而被调停者,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叶文看到这里就感叹道:“禅宗和天道宗的强横地位已经深入武林中所有人的内心当中,便没有一个人觉得受人摆布有什么不妥!难怪天山派想要超越这两派却始终难以做到,这等威望绝非一二十年内就能改变的了的!”

  转向天山派一瞧,李玄那个左手撑着侧脸,右手把玩酒杯的姿势这几天就没变过,这种王八之气乱飚的姿势,一看就是心高气傲之辈,对于这等调停之事估计也是兴致缺缺。这李玄,看来是崇尚力量的那种人物。

  也只有这种人才能够武道一途上走的够高够远,叶文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达到他那个层次,毕竟他的心思杂乱,不够纯粹,追求强大的心也远不如这个世界那些真正的武者。

  “若非有这个宝贝,也许我到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出不了书山县的乡下小子罢了!”想的出神,手上摩挲了几下那个平平无奇的指环。

  而就此时,叶文见到那李玄竟然向自己瞧来,两人的视线空中来了个交集,随后那李玄便举起手中酒杯冲叶文比了一比,似乎是向他打招呼?

  叶文虽然不确定,但是礼数却没放下,端起面前的茶盏,也遥遥向那李玄回敬了一下,并且将茶盏端到嘴面抿了一口,同时眼神一直停留李玄的身上。见到李玄也喝了一口杯中酒,这才确信他的确是和自己打招呼。

  “这李玄怎的会和我打招呼?他不像是那种彬彬有礼的人物啊!”心里暗自奇怪,不免心中吼了一句:“你应该是那种目空一切,视天下人为蝼蚁的霸道枭雄啊!混蛋!不要破坏了你的人设啊!”

  叶文自衬无论是自己还是蜀山派应该都入不了这位高手的法眼才对,从这几日这位天山掌门的派头来看,能够引起他兴趣的应该是九剑仙那种强人。

  然后李玄说话也应该是:战吧!也或者是:老子便是要逆天啊!这天下果然只有我才是强呀!之类的。

  但是刚才那一下,破坏了叶文原本的想象。只不过那些话他可不敢直接说出来,若那李玄是个小心眼,岂非自找麻烦?

  当然,因为灵虚子的关系,他蜀山派似乎与天山派免不了要打上一场,但绝对不应该是现。

  “眼下,积攒实力才是正经!”

  偷眼瞧了下坐自己身旁的徐贤,自己这位师弟自从那日帮黄蓉蓉报了仇之后就没怎么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却不显愁苦,反而给人一种春风得意之感。

  “这小子不会直接把蓉蓉给办了吧?”

  眼下徐贤的纯阳至尊功已经练成,一身纯阳真气凝而不散,倒是没有了那些禁忌——何况纯阳至尊功与纯阳无极功不同,本身就没有那些禁忌,自从他改修这门功法之后,就不用死守着童身了。

  加上他此时作态,叶文有次怀疑也是正常。转头看看已经恢复了许多,但是却一言不发,老老实实坐那里的黄蓉蓉。

  “蓉蓉这几天也有点反常,莫非真的如此?”

  八卦之魂熊熊燃烧了起来,便连那李玄也顾不得了,偷偷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唤了自己师弟一声,然后奇怪的问了句:“师弟,你这几日怎么了?”

  徐贤转头看到叶文表情不变,好似依旧入神的看着擂台上的打斗,便也以传音入密答道:“没怎么啊!师兄何处此言?”

  叶文挠了挠头,实想不到这个世界应当如何开口去问那种事情。后一着急,还真将他想到应当如何开口:“师弟,那日何故言蓉蓉与你乃是未婚夫妻的关系?”

  徐贤这才知道为何叶文与自己以传音入密说话,原来是这等事情。这事情的确不好当着众人面前来说,便答道:“非如此,不能帮蓉蓉报仇!”

  对这个答案,叶文并不满意:“要知道,你当着天下豪杰的面说蓉蓉是你未过门的妻子,这可算是坐实了你俩的婚事,你若不想个法子解决这件事,莫非你真的准备将蓉蓉娶进门?”

  本道徐贤会想出一个什么法子来,哪想到这师弟一脸奇怪,直接问了句:“为何要想法子?蓉蓉很不错啊!将她娶了,也能给我那整日念叨的老娘一个交代!”

  叶文这才知道,原来徐贤根本就对婚事之事不甚意,对这位徐公子来说,娶谁都是一样。正欲开口,只听徐贤又道:“与其娶那些连性格脾性都不知道的某家千金,还不如娶一个我瞧着顺眼的女子!”

  徐贤也是被家里逼的烦了而且对于娶一个自己连见都没见过的女人极端反感,他被人摆布了二十余年,好不容易自由了,自然想什么便是什么,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叶文听了,也不知道如何评述此事是对是错,转头又瞧了眼黄蓉蓉,见她低眉顺目,眉宇间隐现愁苦,早就没了当初咋咋呼呼的样子,说话也是有气无力,整日间也是浑浑噩噩的,宁茹雪虽然开导了一番,却也只得了一句:“姐姐莫要担心,我没事!”便没了下文。

  “你喜欢蓉蓉么?”

  听到叶文如此发问,徐贤想了想,后给出了一个让叶文吐血的答案:“我不讨厌她,而且她那好似总有用不完的精力的样子,让我瞧了有一种开心的感觉!”

  叶文不问了,看来徐贤也知道自己只是对蓉蓉略有好感,再问下去怕是话题会拐向一个尴尬的路上去,干脆闭嘴,他们二人的事情,便让他们自行解决吧。

  黄蓉蓉喜欢徐贤,徐贤不抵触黄蓉蓉,这好歹也算是基础!

  “唉!这个世界便是这样,凑合凑合也就凑合过去了……”这般自我安慰了一句,叶文重收回了注意力,而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擂台上竟然站了他颇为熟悉的人。

  “郭怒什么时候上去的?”

  低声的自言自语被宁茹雪听到,这师妹闻言翻了下白眼,随口说了句:“便你和师弟鬼鬼祟祟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叶文闻言大窘,不想自己与徐贤传音谈话看似无人所觉,却没瞒过身边的宁茹雪,尴尬的笑了两笑,将这事情掩饰了过去,然后又满不乎的问了一声:“动过手了么?”

  “动过了,将一个唤作五丁派的人给打出了擂台!”宁茹雪知道叶文刚才分神他顾,根本就不知道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遂解释道:“这五丁派好像上次大会上得罪了天乐帮,此次天乐帮是找回面子的!”

  天乐帮上次大会上丢了固定席位,还大大的丢了人,这事情叶文知道。但是具体情况却无人告知,郭怒对那次事件也是讳莫如深,至多也就是说上只言片语。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叶文并不知道,如今倒是才得知,里面还有这个五丁派的事情。

  但是看这五丁派这般不堪一击,被郭怒随手收拾掉,也不知道当初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并且是如何存活到本次大会的?

  百思不得其解,后还是从周围门派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一点点情报。

  原来,上次大会时,天乐帮遭到羞辱,几大高手都受了伤,五丁派只道这天乐帮瓦解就今朝,白捡的便宜哪能放过?跑出来又大肆羞辱天乐帮,欺负天乐帮众高手都使不上力的时候狠狠的抽了天乐帮几个巴掌出了下风头。

  事后天乐帮没有报仇,一是因为这五丁派的门派太过偏远,大会后见到天乐帮居然没瓦解,立刻缩回老家死也不肯出来。二就是帮主★★直接放话:哪里丢的人,就哪里找回来!

  这才叫这五丁派存活到现,否则以这门派那很一般的实力,早就不知道被天乐帮干掉多少次了。

  随后五丁派又派了几个人上台,都被郭怒一一接下,只凭一手如来金刚拳便打的这五丁派众人叫苦不迭,即便后门主出手,也破不了郭怒那金钟罩的护身真气,叫郭怒窥准机会一拳轰的吐血飞出,丢了五丁派的招牌。

  天乐帮挑翻了五丁派,随后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将五丁派的旗子给烧掉,这是当场表态:有天乐帮一天,便无五丁派存!两派绝不同存于世!

  对于天乐帮的行为,没有人表示异议,至多只是嘲讽五丁派想要出风头结果给自己招来了大祸,有今日之局完全是自找的。

  天一真人与慧心禅师倒也不是没有调停的念头,只是郭怒一上台,★★就直接表态:“今日这局谁也莫来调解!天乐帮和五丁派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他!”

  这一下,天一真人就不去自找没趣,只是对慧心禅师苦笑了一声,说道:“接下来,便要看你禅宗弟子大杀四方了!”却是已经提前判断出郭怒一个人便可以灭掉那五丁派。

  慧心禅师却无半点自得之色,闻言只是宣了声佛号,并不接话。

  五丁派被灭,众人又有了些谈资,又言今次大会果然热闹,这还没怎样,便已经有两个门派从江湖中除名了。

  算上这几日的独行侠们的争斗,死伤也是不少,毕竟这个江湖上还是靠刀剑说话,讲理讲不通的时候便是以一方的死亡来作为解决之法。

  而且,并不是所有的恩怨都能调停,死仇的话,那是杀的昏天黑地。

  不过,若是武林大会上得了结果,无论这个结果满意不满意,却是不能再私下里去找对方麻烦了。

  便如蜀山派灭了雷剑门,这事情便算是完了,不能再去找那些跑掉或者没来参加大会的雷剑门人的麻烦。

  独行客报仇也是一般,大会上解决了,这事便到此为止,天下群雄公证。若是大会上没杀了对方,但是你当时已经收手。大会后又反悔跑去追杀,那么就会遭到全江湖人的鄙视!名望会一落千丈。

  五丁派事情一完,郭怒却没有★★,叶文早有所料,知道天乐帮灭掉五丁派只是前戏,真正的高潮此时才开始而已。

  “请青龙会会主出来答话,我天乐帮与青龙会的一些★★,便也趁着今日一并解决了罢!”

  郭怒直接将矛头对准了青龙会,这个江湖中为列前茅的一流门派。本来天乐帮不想这么早发难,但是避免麻烦横生,早解决这事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

  “趁着蜀山派那叶文想要低调一些的时候,咱们先将自己的事情解决了!”郭怒已经瞧出了叶文的想法,知道蜀山派这一次风头太盛,不免要偃旗息鼓一番。干脆建议自己帮主趁着自家战力都处于巅峰的时候先把大事做好。

  ★★想了想,觉得郭怒所言不无道理,便直接下了决断:“也好!”

  郭怒知道帮主不可能一开始就上场,这就和两军对阵,绝对不会是统帅先上一样,得先由手下们上去打个前哨。至于灭了那五丁派,的确如叶文所想,不过是郭怒上台的一个由头,顺便挽回当初丢掉的颜面。

  青龙会那边见到天乐帮叫阵,也不觉得惊讶。两派今次会上必有一战,早晚的事情罢了。

  东方乙对于郭怒的话好似充耳不闻,只是往自己身后一瞧,东方乙的大儿子东方无极便道:“这一阵便交给孩儿吧!”

  点了点头,算做答应,东方无极则好像早知如此似地,也不觉得惊喜,点了点头后便从位置上站起,纵身跃上了擂台。

  虽然擂台距离他们的席位不近,但是对于他们这等修为来说,直接跃上来并非难事,东方无极空中一翻一转,随后背着手落到了那擂台上,端的潇洒不凡。

  叶文底下瞧的真切,这东方无极约莫三十上下,适才一手轻功虽然不凡却也不放他的眼里。

  他好奇的是这东方无极究竟有什么办法破掉郭怒的金钟罩。从他没带兵器来看,看来是准备以拳脚功夫与郭怒分胜负了。

  “这么说,是要凭借内劲来和郭怒分胜负?”

  常理来说,金钟罩这等护身功夫也是可以各种劲气的,但是若劲气够强,倒是能起到比刀剑好的效果,直接将对方这身护身真气给破的一干二净。反而不似刀剑那般,即便砍出一个口子,但对整体却无大碍。

  正寻思着,突然听闻场上竟然传来龙吟之声,声音清晰震耳叫人难以忽视,便连心神也受到了一点影响。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