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听涛


  龙吟之声让叶文眉头一皱,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真气竟然受到了这阵龙吟的影响。转头一看,发现众人无不如此,功力稍强者镇定自若不以为意,功力不强者已经闭目运功抵挡这阵音波。

  “这究竟是什么武功?”

  有这般想法的不仅仅是叶文,一些不识得青龙会或者对其不了解的人也都皱着眉头询问,这些人算是修为不错的,还能开口说话,多的人则是凝神闭嘴专心运功。

  恰此时,一直站原地的慧心禅师突然长叹一口气,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声音传遍全场,明明是很大的声音,却叫人不觉得震耳,同时还叫众人有一种平和宁静之感,仿佛此声乃是佛祖所发一般。

  东方乙此时站起身来,对慧心禅师抱了下拳:“犬子这身功夫还没大成,此番胡乱出手险些伤了诸多江湖同道,还要谢谢大师以这手金刚禅唱镇下犬子的青龙吟!”

  直到此时,众多江湖人才明白过来,这一阵阵龙吟之声竟然是那东方无极运使功力时产生的异状,因为其声犹若龙吟,这门奇功便唤作青龙吟。

  这龙吟之声不但可以搅人心神,还能对敌人的真气产生影响,只是东方无极没能修炼到大成,这青龙吟的音波攻击却是难分敌我,迫使会场上诸人都要运功抵抗。

  这也就是东方无极来用,若是东方乙出手,这声音依旧嘹亮,却不会有刺耳之声,反而有若龙吟九天,只会叫人升起敬畏之感,却不会有什么伤害!只有真正与东方乙对敌之人才会受到那诸般影响,而且影响甚。

  可即便东方无极的青龙吟未臻化境,对付郭怒却也足够了。青龙吟的音波影响了郭怒的护身真气,那本来贴身上的一层金色劲气竟然犹若水波一般抖动不停,与东方无极过了三十招后,被东方无极一掌拍再上面后,护身真气竟然犹若水花一般绽放开来,进而消散于无形。

  郭怒一身修为就是硬抗硬打,护身真气被破,再也无能招架东方无极的进攻,被东方无极饱含真气的一掌打的连退数步,咳出了许多鲜血。

  “东方少门主果然修为不凡,倒是直追令尊了!下佩服!”

  郭怒输的其实并不服气,要论真实修为,这东方无极虽然不凡,却也不比他强横。奈何青龙会的这门绝学专破天下各种护体劲气,几乎是大部分护体功法的克星,自己这一身修为大半都护体功夫上,今日碰上了克星,败下阵来也是所难免。

  其实也是正是考虑到郭怒碰上青龙会的时候难以发挥实力,所以才叫他上去将青龙会的人引上台来,接下来的事情便交给★★自己亲自处理便好。

  东方无极微微一笑,对于自己击败了成名已久的郭怒很是得意,抱拳道了声:“承让!承让!”

  青龙会与天乐帮虽然摆开阵势开战,但是原因却是双方帮派势力上有些摩擦,还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因此说话行事还要留几分情面。

  因此双方分出胜负后,还要客气一番,免得真闹的太僵不好收场。

  郭怒受了伤,自然不会再打下去,随口应付了一阵便下了擂台。回到自家位置中,见到自家帮助后,略显羞愧:“属下有负帮主所托,连那东方无极都没能拿下!”

  本来他自衬能够赢下那东方无极,将东方乙逼出来,然后自己就可以从容退去的。哪想到竟然被东方无极轻而易举的破了他的金钟罩并且打的受了内伤,接下来谁来对付东方无极,却是一个难题。

  “要不,属下上去会会那东方无极?那东方无极无非是仗着功法相克破了郭长老的护体真劲,属下精修剑法,倒是不惧那功夫的!”裴炜也知道这个情况,此时提了个建议。这北剑门也是他自身师门,算是他的主场,无论谁对上他都会心有顾忌。自己此时若出面帮天乐帮打败强敌,也能提升他帮中的地位。

  却不想★★直接冷笑一声,挥挥手:“不必,本帮主亲自出手便是了!”

  说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整个人呼的一声就跃了出去,等再看清其身形的时候已经站了台上。

  ★★这一下动作快的叫人看不真切,前一刻东方无极还笑眯眯的打量天乐帮那边,寻思着天乐帮会派谁上来,下一刻自己面前就已经多了个人。

  心下一惊,被这人的身法骇了一跳,等到瞧清楚是谁的时候,这才定下心神,抱拳道:“原来是林帮主!不想下竟然得林帮主高看至此,真是不胜荣幸!”

  话虽然客气,但是其中难免有嘲讽天乐帮无人可用之嫌。加上说话时神色间略带得意之色,难免坐实了这种猜测。

  ★★自然瞧不出来,冷哼了一声道:“本帮主若和你交手,总免不了以大欺小之嫌!这一阵,我只出三招,你若接的下,便算我天乐帮输了!”

  本来东方无极虽然瞧不上天乐帮,但是对于★★却万分忌惮。这林帮主出名甚早,而且修为惊人,便是自己父亲也不敢小视。他当然不敢乱来。

  哪想到★★竟然承诺只出三招,这一下就叫东方无极心思活络了起来:“若只是三招,我未必不能接下来!”

  这一下也就忘了原本的定计,什么★★上来便交给父亲对付的念头也丢到了一旁,开口便应了下来:“好!林帮主果然豪气!下就来领教领教林帮主高招!”

  说罢,功行全身,龙吟之声越发清亮,只是这一次众人却没有了适才那般不适的感觉,却是这东方无极全部心神都集中到了★★身上,功力隐约又有点提升,这青龙吟渐渐的也开始不再影响旁人了。

  东方乙见到此景,本应为自己儿子高兴。可是一看到★★那古井不波,无甚表情的面庞就免不了一阵担心。

  “这★★的功夫莫非又有精进?无极虽然功力大大不如他,但是三招……”

  他这边还没想完,就见自己儿子一步跨出,手上隐隐显出一阵青气,却是聚集了一阵功力打出一掌,想要趁★★似乎还没回过神之前打伤对方。

  “遭!”

  看到自己儿子竟然抢攻,东方乙暗叫了一声不好,正待出言提醒,突然见那★★突然双眼圆睁,左脚猛的往前一步跨出,浑身突然显出犹若流水般的淡蓝色光华,而随着★★一拳击出,那拳风当中竟然隐隐有海潮之声。

  东方无极聚集一身功力,想要一掌建功,不想★★竟然不闪不避,径直一拳打来。他出身大家,一身修为也是不俗,心高气傲下暗哼了一声:“便看你这仓促一击有几分威力!”

  拳掌相交,却无什么巨响,但仅片刻之后,那东方无极就张口喷出一大蓬鲜血,整个人是倒飞而出,一直飞到另一边的擂台边缘才噗通一声摔地上。

  “无极!”

  东方乙见状大惊,纵身跃上擂台,发现自己儿子只是昏了过去!检查一番后,发现东方无极体内有一股霸道的真气正慢慢散去,并没有重伤到自己儿子脏腑经脉,眼下这点伤,只要调养一下就可以恢复。

  心下一安,叫自己会中弟子将东方无极抬回去,同时喂药推拿则不细说。

  东方乙站起身,对★★一抱拳:“还要谢过林帮主手下留情!”虽然这般说,那一脸怒火却谁都瞧的出来。毕竟自己儿子面前被人打伤,哪怕是手下留情那也是大大的抽了他一个嘴巴,心底里没气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东方乙也不是莽撞之人,只凭借刚才★★那随手一拳他就瞧出,这天乐帮帮主的功夫竟然又有精进,自己今日能否胜过对方,还真是说不准的事情。

  上下又打量了一番,东方乙暗中已经开始运起功力。

  不想此时那★★突然开口道:“东方会主的功夫,倒是退步了不少……”

  东方乙今年五十有余,已经是奔六十的人,身体远不如正值壮年的★★。按理说这世界习武之人,若是修炼有成,一般不到六十来岁,身体机能的变化并不明显。但是东方乙忙于处理会中杂物,这功夫难免就放下了许多,整日被会中杂务熬去许多心血,修行起来远不如当年勤奋。

  加上青龙吟乃是一门颇为霸道的内功,并不具备养生之功效,反而会因为修习者身体素质变差而慢慢下降。这样一来,东方乙这身体自然是变差的较快,便连一身修为都有所退步。远不似那天一真人一般,越练功夫越深,并且身体也是衰老的很慢。

  只是这些年他大儿子东方无极颇为争气,一身修为也是进步颇快,碰上事情只要自己儿子便能解决,倒是无人察觉他功力退步,不想今日竟然叫★★一眼看了出来。

  他却不知道,并非是★★能看出他功力退步还是进步。真正能够察觉旁人功力强弱的实际上是另有其人。

  那沈雨情一身玄阴真功颇擅此道,寻个由头,两帮打招呼的时候她便能凭借东方乙阳气虚弱察觉到东方乙功力大为退步。可以说青龙会的实力已经被天乐帮摸的一清二楚,但是★★武功的进步,他们却始料未及。

  这话一落,底下的叶文便觉得此阵结局已定,那青龙会的东方乙以老迈之躯招架正值壮年的★★,已经退步的青龙吟对付★★那又有精进的听涛诀,无论怎么看,东方乙都没有什么胜算。

  但是真的一打起来,叶文才知道,只凭纸面上的实力并不足以真正的判断出高手之间的交战结果。

  东方乙虽然功力退步,但是他对青龙吟的使用远非东方无极能比,一身青龙吟使到极处,手臂上隐约似是缠绕一条青龙,张开大口一边发出摄人龙吟,一边咬向★★面门。

  ★★的功夫则比较简单,直来直去变化不多,胜劲力十足,叶文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那听涛诀的威力,这门大海浪潮中修炼出来的霸道内劲,果然强横。

  每次东方乙出招,★★都不闪不避,只用拳头硬拼,而每次硬拼,都是★★占便宜,那东方乙数次都被打的倒退数步,然后就要招架★★紧随而至的凶猛攻击。

  这攻势便如那无休止的浪潮一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至,攻势连绵不绝偏又强横霸道无比,若是寻常人怕是早就被这汹涌的浪涛给淹没掉了。

  可是那东方乙身上的龙吟声就没停下过,这已经满头花白了的青龙会会主,便似那怒涛当中对抗天地之威的青龙,每每人们以为他要倒下的时候扳回一些劣势。

  这一阵,打的是天昏地暗,场众人都被这等层次的交手给震的忘了说话,即便是功力不足,瞧不明白的人也一样不敢开口,生怕一出声就毁了一场大战一般。

  整个会场,轻松的怕是就只有叶文了,这蜀山派掌门看着看着,竟然轻声唱了起来:“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引得坐两旁的宁茹雪和徐贤满脸诧异的瞧他望来。

  被看的尴尬,叶文说了一句:“你不觉得我说的词与那★★的功夫颇为搭调么?”

  这一解释,徐贤果然恍然的道:“这么一说,果然如此!”说完又是奇怪的瞧了眼自己这个师兄:“师兄莫非瞧见这两位高手交手,心有所悟又想出了什么神功?刚才那些莫非是功法口诀?”

  叶文差点一口老血喷徐贤一脸,暗道一声:“这要算功法口诀,老子还有一大堆。莫说七十二绝技,一千零一个绝技也鼓捣的出来!”

  面上却讪笑着说了句:“随口胡言罢了,哪里算什么功夫……”

  却不想这番话只被徐贤当做了谦虚之言,只是低头那思:“一波还未平、一波又至、★★★★……我若将这口诀融入剑法当中……”

  “……”

  叶文只做没有听到,任凭徐贤那胡乱折腾去了,同时也不敢再出声,谁知道这位徐主角听了又有什么感悟?

  “老子要念句道德经,这位会不会立地成仙,飞升而去?”

  正吐槽着,旁边宁茹雪却好奇的道:“师兄适才说那几句话的时候,声调好生古怪!”

  叶文心道:“莫非那流行歌曲此时也可以大受欢迎?要真这样我直接剽窃几百首,弄到自家客栈酒楼里也能招揽些生意……哪怕用来哄哄师妹也是好的……”

  哪想到宁茹雪随后就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实是太难听,师兄以后莫要再这般说话了!”

  一句话打击的叶文只顾着低头喝茶,连擂台上的精彩打斗都错过了好多。

  正往嘴里灌着凉茶,只听得周围众人忽然齐齐一声:“哗!”这才再次抬头去望,只见那东方乙竟然将★★逼退了数步,同时那青气凝成一股周身环绕,隐约便是一条青龙。

  适才东方乙出招时也会有青龙之型,但只得一臂之上而已,此时竟然缠住周身,想来是这东方乙要拼命了。

  ★★见状也是满脸凝重,身上流水般光华却是波澜越发的明显,后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一双拳头不见肉色,竟似被深海海水包裹住了一样。

  “我了个去,圣斗士啊?”

  叶文早知道功法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根据特性显出异象,但是以前也不过是一阵光华罢了,如自己的先天紫气不过是紫气环绕,并没什么夸张的效果。

  可是如今,他才知道真正高手一动起手来,这异象远不只显出一些带颜色的气来那么简单。想到此处,不免好奇那李玄若全力运功,会是个什么景象?

  “不会和冰河那小强似的吧?”

  唯一让叶文庆幸的是,台上这两位没有突然大吼一声招数名称,然后隔着老远就一出拳,两道不同的光华就撞一起造成恐怖大爆炸的夸张景象。

  这二人造成的异象虽然让叶文惊诧,好歹也只限于自身之上,同时打起来的时候依旧是依赖肢体接触,并非是他刚才脑袋里闪过的那种纯能量对轰的夸张场景。

  ★★双拳运足了劲气,每一拳挥出都带出一片海潮之声,反没有了拳头破空的声音。而东方乙每次出招也都是一阵龙吟。这二人一打起来,真是声光俱全。

  叶文瞧的正精彩,突然见到一个北剑门的女弟子端着好大一个托盘来到蜀山派位置前面,对叶文等人一笑,说了句:“诸位,要瓜子么?”

  “……”

  众人一阵错愕不知如何应答,便只有叶文见的多了,立刻道了句:“来几份!”说罢瞧了瞧自己茶杯,又说了句:“再给我添点茶水!”

  那北剑门弟子笑着应了句:“好嘞!”然后又对不远处一个提着水壶的同门喊了声:“师兄,这边!”

  那人听到呼喊,立刻运起轻功来到面前,冲叶文等人行了个礼便举起水壶给众人添茶水。等忙完了之后又跑到别家去倒茶去了。

  “这北剑门是开茶楼的么?”徐贤看着两个远去的北剑门弟子纳闷的嘀咕了一句,恰好被旁边那门派的一个人听了去,笑着对他说了句:“嘿,这位兄台说的还真没错!这北剑峰下方圆一百里内的茶楼,都是这北剑门的产业!听说北剑门不少弟子都会去茶楼帮忙赚点零用!”

  叶文也听了清楚,此时捧起茶杯,念了一句:“原来如此!”

  恰此时,擂台上噗通一声传来,却是东方乙再也支持不住★★这★★★★般的打法,后力不济,直接倒了台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