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错


  是否究竟如叶文等人所想,谁也不知。★★抬头瞧了一眼天空后,就对叶文说了句:“希望叶掌门这门绝技,不要让我失望……”

  说完,不待叶文开口回答,直接就是几步跨出,眨眼间就冲到了叶文面前。

  本来叶文上台之时,与★★遥遥相对,几乎是分别站擂台的两边,两人的距离也是相当之远。哪想到★★只是几步跨出,这看起来不近的距离就好似不存一般,等到叶文回过神来,那★★已经一拳击出,直取叶文面门。

  拳还未知,强横的拳风已经压迫的叶文喘不上气,那拳头上的劲气犹若暴风雨中的海浪,波涛汹涌还发出巨浪翻滚之声。

  叶文只觉得扑面而来的劲风越来越强,若再站这里,只凭着这阵拳风就能让他好看!体内先天紫气急转,身旁飘着的紫色云气竟然绕着叶文动了起来,然后突然化作一张紫色大网罩向了★★,直接与叶文这一拳撞到了一起。

  ★★见到那一张紫色大网飞来,知道这是叶文又一种神妙手段,正自小心着,拳头上的劲力是不敢撤回,反而又加了一把力。

  哪想到那紫色的网撞到拳头上并没有引起什么劲气相碰之感,反而顺势缠了他的拳头上。

  “嗯?”

  只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异样,自己被紫色气网缠绕住的拳头好似被人拉扯一般,想要往前出拳竟是加困难了。

  正寻思这又是什么功夫的时候,只见对面的叶文的手指随手一挥,遥遥指向自己面门。★★不及细想,立刻一低头,只觉得一阵锋锐剑气从自己头上飞过,那剑气之强横,便是没有擦到他,也叫他感觉的一清二楚。

  若不是自身劲气游走全身,有一定护体之能,适才那道剑气即便只是从他头上上滑过,可带起的风压也能割破他的头皮。

  紫宵龙气剑,只有亲身经历了才知道其可怕,★★若是慢上半拍,就已经被那剑气射穿头颅,当场毙命。这功夫无论速度还是威力都强横的叫人心惊。

  察觉到这一点,★★不敢给叶文从容出手的机会,借着一低头之势,顺势就想冲到叶文近前,同时左手挥拳击出,右手则是微微回撤,拳头上劲气流转,将包裹于上的紫气天罗劲气给撕扯成了碎片。

  “这★★劲气霸道无比,紫气天罗至多只能阻他片刻!”

  ★★的动作叶文都瞧的一清二楚,此时已经瞧出紫气天罗对这★★作用不大,难以依赖,便专心以紫宵龙气剑迎敌,见★★躲过了第一剑,同时想要与自己打近身战,叶文立刻左手并指一刺,又是一道紫宵龙气剑射出。

  这一招使的又快又急,加上叶文一直都是以右手运使紫宵龙气剑,寻常人只道他只能用右手放出剑气。毕竟这等剑气功夫,定然有特定的运气行功法门,绝非是随意寻条经脉就可以使出来的。

  哪想到叶文两手都可以随心放出剑气,所以这一下不但又快又急,还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不少人见到此景,心中都暗道了一声:“失算,若是我与其对敌,怕是免不了吃下这么个大亏!”

  却不想那★★突然纵身跃起,躲过了叶文这攻他下盘的一剑,只见这道紫色剑气堪堪擦着★★的脚底而过,噗的一声刺进擂台的地面当中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个黑漆漆不知道多深的小洞。

  ★★腾空中,也是心中暗惊,同时手上也不慢,双手招法再一变,双拳化作双掌,借着一跃而起之力,自上而下拍向叶文。

  这一拍,不但是★★一身功力所聚,还借着这一跃之力以及从高空落下的冲势,力道加强横,叶文只是一看那深若马里亚纳海沟上方海面颜色的双掌,就知道这一掌不好接,但此时再避已然不及,突然想起自己先前与刘弼之交手时试验过的几招太极法门,挥手间便使了出来。

  只见叶文举起双掌,好似要与★★硬拼一记一般,众人正等着惊天动地般的交手,却不想叶文与★★四掌相触的时候突然双臂一收,将★★这一掌的力道卸去许多,同时以紫气天罗劲气往★★双臂上一缠,自己再一挥双臂,将★★这两掌给拽到了身旁。

  这还不算完,将★★这股力道卸向一旁,同时顺势让★★借着这股力道冲向一旁的时候,叶文挥掌就想给★★后背一下,也叫这家伙吃个亏。

  奈何叶文这太极拳根本就是半吊子,即便百般试验,也只是摸到一些皮毛。对付一些比他功夫不如的人还无所谓,对付★★这等高手就有点不够看了,他这一掌才出,那★★竟然猛然拧过了身子,不顾自己失去重心直接一拳与叶文硬拼了一记。

  砰!

  一声沉闷声响起,台下众人只见得台上两个人身形交错之间突然一声爆响,随后两个人就各自退后好远。

  叶文被★★这一拳上所带的劲力震得往后跃出了两丈多远,体内气血是翻腾不止,若非先天紫气神妙,受伤所难免。

  ★★也不好过,叶文适才只道可以捡到便宜,这一掌使的乃是自己为拿手的绵掌,看似没用多少力,但是却饱含真劲,掌中劲力是刚猛无匹,自己一拳打上,犹若击了一块钢板上面一般,若非自己劲力也是不俗,内功是浑厚,这一下不但难叫那叶文受伤,自己还会吃些暗亏。

  又因为他出拳时的姿势,双脚擂台上滑了丈许远,随后又噔噔噔后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竟比叶文退的还远一些。

  哗!

  众人已经看出来两个人是硬拼了一记,本来大家都认为若是这般硬拼,定然是★★占优。不提听涛诀本身就是霸道强横的功法,只★★比叶文大了十多岁,多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内功,这修为上绝对要比叶文这个年轻人强横不少。

  哪想到两人硬碰硬对了一招之后,吃亏的竟然是★★!那叶文虽然向后跃出也是很远,但却气定神闲,明显没受到什么伤害。

  而知道★★厉害的东方乙是双目圆睁,看着擂台上直呼:“不可能!”

  他也瞧出★★刚才出招时无论姿势还是行气都处劣势,但是适才与他交手一番,东方乙知道那听涛诀究竟有多么霸道,按理说绝不是叶文这个年轻人能够接下的。

  有许多先前道叶文只是剑气精妙强横的人,此时才知道这年轻人一身内功修为竟然也是不弱。毕竟只有这等硬碰硬的对拼,才能瞧出一个人修为高低。★★的强横大家都知道,适才大战东方乙的时候是瞧的清清楚楚。

  而叶文……

  天一真人此时却暗自思量:“不知道这蜀山派究竟是传承自道门的哪一脉……”

  再看擂台上面,叶文体内先天紫气一转,翻腾的气血已然平复了下去,复又一副从容之姿,遥遥对那★★笑了一笑:“林帮主这一拳,果然强横霸道!”

  ★★本道自己那一拳定然叫这叶文吃点苦头,却不想叶文竟然浑似没事人一般,还冲自己谈笑风生。寻常人见到这情况,不免心神大受打击,若继续打下去,难免会有些影响。但这★★却好似加开心一样:“叶掌门果然修为不凡,本帮主果然没看错人!”

  “看错人?什么意思?”

  叶文见这★★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满脑袋的问号充斥其间,却没有半点头绪让他摸出个结论来。

  便只有擂台下面的沈雨情闻言突然脸色一变,觉得事情渐渐的往她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回头看了一眼定定望着台上的华衣,沈雨情估算了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暗自下了决心。只是眼下却不是动手之时,她依旧希望是自己过于担心,猜错了。

  “几十年努力绝不能毁于一朝!”略有担忧的看了眼台上那个英武的男人,沈雨情目放寒光:“莫要让我失望!”

  只是这些东西,★★一概听不到,此时他竟然少见的露出一点微笑来。这微笑一眼便能瞧出非是做作,乃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是兴致勃勃的问了一句:“适才叶掌门那一掌,有什么名堂?”

  “乃是我蜀山派的绵掌,倒算不得高深的功夫,只是练到深处,威力也是不凡!”叶文虽然奇怪,此时却不好不答,不但随口解释了一番,顺手还挥手打了两掌算做演示。

  台下众人却没心思管那么多,见悠轻飘飘,好似混不用力,却是难以相信便是这么有若随便一挥手似地功夫竟然能和★★硬撼一击。

  这些人瞧不出精妙,★★却一眼瞧出了内中乾坤,开口赞了一句:“好功夫!”何况他适才与叶文对了一招,对这掌法是比旁人多几分了解。

  “叶掌门不但剑法高绝,这拳脚上的功夫也是不凡,林某能得遇你这般对手,也算是无憾了……”

  这话说的又是没头没脑,叶文依旧是不明白,此时心中却暗自有所猜测:“莫非这★★有什么暗疾,即将命不久矣?”

  只是他却难以开口相问,因为那★★一句话说完,又是纵身而上,顺势还喊了一声:“这一招,乃是听涛诀中强横的一招!接我一招:大海无量!”

  话还未落,那强横威势已然传来,叶文不但头发齐齐向后飘起,整个衣衫都不停飘动,发出烈烈响声,被这一招瞄准的面门好似被强横气压吹着一样,整个面容都被吹的扭曲了起来。

  “好强横霸道的掌风!”

  只凭这掌风,叶文就知道这一掌有多么强横。而且这一招与自己那紫气东来似乎有些相近,都不以变化为长,威力如何全凭一身内功修为的高低来决定。

  见到★★使出这般的招法,叶文也升起了不服输的劲头,运起先天紫气,一下就破开了那迫人掌风,同时周身紫气越来越浓,后数凝聚于右掌。

  莫说整条右臂都布满了紫气,就连整个人都快要被紫气遮掩的再也瞧不见,直到紫气浓郁的快要成了一团紫色的光球之时,叶文突然爆射而出,积蓄了一身功力的右掌也是慢慢推出。

  大海无量硬撼紫气东来。

  力量与力量的硬撼,几乎没有任何的花巧内。

  众人只道这一下定然会发出巨大声响,毕竟二人出招之前声势实太过惊人。★★便不说了,好歹也是成名江湖十多年的知名高手,可是那叶文不过是突然冒出来的少年俊杰,竟然也有这般修为,着实让人惊骇。

  两掌终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碰到了一起,但是竟然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声响,只是一声轻轻的‘啪’,与那寻常人随意拍一下巴掌的声音差不多。

  若非众人都凝神观看,不敢出声,这么点声音根本叫人难以听到。

  “这算什么?雷声大雨点小?”

  众多武林豪杰瞧不出其中精妙,但是许多大派高手却满面凝重,北城烟是惊诧道:“这二人竟然都已经达到内劲操纵自如,凝而不散的境界了!”

  便是因为两人内劲凝实,毫不外泄才会这样没什么惊人的场面。★★与叶文双掌相交,虽然声势不大,但是内里凶险却要远甚于适才比斗。

  此时掌心对一起,竟然尴尬的从比拼功法变成了比拼内劲!偏生两个人谁也不敢变招,只得不停的催使体内真气,想要将对方的内劲压过,碾碎进而打败对方。因为一旦分神,被碾碎的就是自己。

  两掌间聚集了几乎是两个人必生的功力,如果一方后力不济,不但会被对方内力冲进自己体内,同时自己的内力也会如溃退下来的败军一样对自身造成巨大冲击。这就等于同时承受两个和自己同等级高手的内劲攻击,想不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只打了片刻,擂台上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局面,海潮般的光华以及紫气数散去之后,两大高手摆着架势,右掌对右掌动也不敢动,身边虽然没了诸般异象,却没人敢上去打扰。

  “拼内功啦!”

  这等场景并不陌生,这几日比斗之时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情况。只是似他二人这般境界的拼内功,本届大会还是头一遭。

  相比起诸多人看热闹的心态,慧心禅师和天一真人却长叹一声:“不想竟然走到这般田地……”

  其余众多高手也是凝神观看,东方乙此时倒是希望叶文能够趁机干掉★★,那样的话对他青龙会绝对有大大的好处。不但丢掉的利益不必送走,还能趁机吞并掉天乐帮的诸多产业。

  只是,他认为这个可能实太低了……

  擂台上的两人此时都注视着对方,叶文只觉得掌中不但传来★★浑厚无匹的内劲,而且其内劲就如那无休止的海潮一般,一波接一波,无休无止好似永无止境。

  得亏自己的先天紫气不但后劲绵长,同时恢复力惊人才能顶住。本以先天紫气神妙不怕与人这般对耗。只是论威猛霸道,先天紫气终究比不得★★的听涛诀,加上★★修为的确高过叶文,这内力比拼从一开始的势均力敌,渐渐的往★★那边倾斜。

  “该死!”

  见到这种情况,叶文自衬若继续下去,自己终究难免一败,而且还会死这★★的手上,心底下开始寻思起办法来。

  “好的办法就是用紫宵龙气剑戳他一下!”

  只是周身先天紫气都忙着对付听涛诀劲气,难以分神他顾,若想要使出一道紫宵龙气剑,不知道要酝酿多久。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替代之物,那少泽剑自己练成之后未曾用过,论消耗也要比紫宵龙气剑低上许多。

  此时不需要太多,只要放出一道少泽剑气,便能叫这★★饮恨当场。

  心念至此,先天紫气运使急,却不急着逼退已经渐渐侵入他体内的听涛诀劲气,而是先努力维持住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同时迫出一点点真气往那左手小指而去。

  这一切说的简单,但是做起来却相当麻烦,加上全身内功急速运转,身形也是不能妄动,叶文虽然想要使用少泽剑,但是这左手也是慢慢悠悠,一点一点抬起来,同时慢慢竖起小指,遥遥对着★★。

  他动作这么慢,那★★自然瞧的一清二楚,见到叶文翘起小指,初时还不明白这是何意,过了片刻,见那小指上隐隐竟有紫光显出,这才知道这叶文竟然要以左手小指施放剑气,趁他难以动弹的时候直接以剑气分胜负。

  见到这般景象,★★不但不惊慌,反而赞道:“不想你竟然还有这般手段!”说话间竟然突然撤去全身功力,甚至招呼都没打一下,叶文正全力抵挡★★的听涛诀劲气,哪想到对面劲气竟然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自己一时没反应过来,先天紫气骤然没了阻碍,一瞬间就爆发而出,数轰进了★★体内。

  一条英武汉子便如那烂掉的破布娃娃一样,被叶文的先天紫气震的飞上半空,然后所有人的注视下落到了地上。

  正惊诧间,★★竟又站了起来,只是身形晃晃悠悠,明显是强撑,同时喉头一阵涌动,竟将那欲喷口而出的血又给强行吞了回去。然后挺直了腰杆,急喘了几口气才说了一句:“林某错了半辈子,再不想错下去了!”

  叶文闻言心中是疑惑,正欲开口细问,突然见一道影子直扑★★脑后,其身法曼妙惹人心醉,但此时却显出无边杀机,素手一伸,眼瞧着就要拍★★的后脑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