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弄死先


  ★★虽然身受重伤,已近油灯枯之势,但是其好歹也算是名闻天下的高手,被人从后偷袭,自然不可能不察觉。

  但奇怪的是,★★竟然不闪不避,仅仅只是微微侧了一下头,避过要害,然后任凭这一掌拍肩膀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喀喇’声,明显是锁骨被这一掌拍的断了。

  一掌拍实,不但众人大吃一惊,便连出手的沈雨情也是大为惊讶,毕竟以自己对★★的了解,哪怕他身受重伤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只道这★★是耍什么诡计,心里是暗道了一声:“莫非他故意受我一掌,想要趁机杀掉我?”

  心思才动,身形已经飘飞出去,直跃出老远这才站定身形遥遥看着★★,并且提气戒备。哪想到★★依旧不动,只是苦笑着说了一句:“二十年的情谊,全都是假的……我只道能够慢慢改变了你,却不想非但不能,反而让自己越陷越深。”

  叶文适才见到沈雨情突然跃上擂台从后偷袭,脑袋一时间还没转过来是怎么回事,左手少泽剑气差点就被他本能的放了出去。只是后来又见沈雨情一击击中立刻遁走,还道★★的护身真气有什么古怪,便收了这路剑气。

  可是随后的情况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依旧挺着腰杆站原地动也不动,脸上的表情却错综复杂,似有怀念,又是悔恨,还带了几分不舍……

  “这天乐帮莫非有什么内幕?”

  自从沈雨情动手之时,叶文就有这种感觉,看来天乐帮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啊!正纳闷着,突然听到台下传来郭怒那一声怒喝:“沈夫人,你疯了么?”一时激愤下,牵引到了内伤,险些喷出一口血来。

  若非旁边裴炜见机的快,立刻运功帮他梳理体内经脉,郭怒保不准就因为一气之下伤势加重。

  沈雨情那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面庞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表情,而那双眼睛却太过复杂,寻常人一见就容易不自觉的陷进去,根本不敢一直与其对视,叶文瞧了两眼没察觉出什么便也不敢再看,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沈夫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此时台上情况又变,那边厢帮郭怒调理好了真气的裴炜,立刻跃上擂台,护到自家帮主身旁,正欲开口询问,却见★★苦笑一声,对他说道:“已经命不久矣,便不用这般费事了!”

  “帮主!”裴炜闻言大惊,仓惶下就想要从怀里掏出些保命丹药,先给自家帮主服下,却不想正低头掏着,★★突然大喝一声:“小心!”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突然就察觉一道破空之声,才一抬头,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觉得整个脑袋轰的一下,然后便倒地上,再也没了声息。

  叶文与★★离的较近,都瞧的清楚,那裴炜的脑袋竟然被打的好似一个烂西瓜一样,此时任凭再熟悉他的人,怕是也难以辨出其身份。

  虽然他和天乐帮有些仇怨,但是此时眼睁睁看着裴炜突然死自己面前也实不好过,何况死的太过突然,几乎没有任何征兆。以叶文功力,也只是看到一道金光闪过,那裴炜的脑袋就惨遭爆头。

  “究竟是何人出的手?”

  他毫无头绪,不代表别人不知,★★只是低头一瞧,看到那混杂一片碎肉当中的金色珠子便知道了出手的是谁。

  “既然已经来了,便出来吧!”抬头往人群当中一瞧,★★淡淡的道:“只是没想到当初瞧走了眼,原来你功夫也这般强悍!”

  众人正奇怪★★是和谁说话之时,就听到人群中响起一阵笑声,这声音听着豪气冲天,实不似一个会暗中偷袭的鼠辈所能发出的。

  许多人正四下张望,寻找发笑之人,只见台上叶文突然一挥手,一道黄橙橙的物事随手而出,连带着还喝了一句:“藏头露尾的惹人厌烦,给我滚出来!”

  却是随手用了一个乾坤一掷,直取人群当中。

  叶文这手暗器功夫,已经练得指哪打哪,此时他也不怕伤了旁人,所以任凭那人躲人群当中,依旧敢随手放出暗器逼他现身。

  只见这枚铜钱才飞到一半,人群中又是射出一道金光,此次叶文瞧的清楚,那金光也是一个暗器,竟然是一个金灿灿的珠子。

  铜钱和珠子半空中一撞,竟然闪出一阵火花来,随后铜钱因为不若那金珠子硬实厚重,被撞的飞向一边落到地上,那金珠子却是犹有余力直取叶文面门。

  “倒是有点门道!”

  只是这金珠子和那铜钱一撞,也是强弩之末,此时飞到叶文面前,被叶文随手就给抓到了手上——他倒是不敢托大,用先天紫气手掌内形成薄薄的气墙,免得这玩意上面染了毒。

  接住珠子,叶文拿到面前一看,只见这珠子略显扁平,中间开孔,可以从中穿过。若只凭这个形象,有点像是佛珠。但是这扁平的样子却让叶文想起了另外的东西。

  “算盘珠子?”

  此言一出,那人群中又是一阵笑声,一个人影突然越众而出落到擂台上,此时众人才瞧清这人面目。

  这人约莫三十余岁,方面大耳,容貌中显出一股子富贵气。可一身衣衫平常的很,全身上下几乎就没什么能引人注目的地方,只是手里拿了一个金灿灿的算盘,实是惹人眼球。

  ★★对这人出现并不意外,只是瞧了一眼后突然说道:“萧长老一路上倒是辛苦了!”

  原来这突然跃上台来的就是天乐帮四大长老中的后一位,号称统管了天乐帮所有财政大事的萧明。

  至于★★出言说萧明辛苦,无非是嘲讽这个本来极好享受富贵之人,竟然穿的极其穷酸,并且偷偷的吊自己等人后面风餐露宿。

  萧明却不以为意,只是抱拳说了句:“帮主今日之举,实太过不智了!”

  ★★却道:“本就非我本心,这些年林某饱受煎熬,若非还有那么一丝挂念,哪会等到今日?只是近才想的通透,那一切不过是林某一厢情愿罢了!”

  萧明却笑了笑:“帮主不过是钟情于沈夫人罢了,若帮主及时悔悟,那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这二人一说一答,旁人皆插不上口,直到此时那沈夫人突然道:“萧明,本人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萧明突然被呵斥,却不以为意,只是笑着说了句:“是是是!只是沈夫人舍得二十年心血毁于一旦么?”

  沈夫人不答,眼睛却露出几分犹豫。想来是考虑若是自己应下来,那这几十年的谋划,应当不至于做了那无用功。

  她正犹豫着,却不想背后突然响起一阵佛号:“阿弥陀佛,贫僧有件事情想要请问几位施主!”

  这声音一想起,沈雨情惊了一跳,整个人是本能的往侧面一飘,一个横移闪开两丈多远,同时转过身来凝神戒备那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上台来的慧心禅师。

  却不想她这身法一现,慧心禅师眼神突然一凝,又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多谢这位施主解答!不知那司徒心蓝与施主如何称呼?”

  此话一出,周围几个年岁较长或者大派掌门无不脸色大变,天一真人是直接运起轻功跃到台上,对老友问道:“大师是说……”

  慧心禅师不答,只是静等沈雨情回话。那沈雨情见到此景像,知道今日之局难以善了,娇笑一声道:“那是家师!”

  此言一出,整个会场中,许多人竟然齐齐抽了一口凉气。

  擂台上这些人是脸色大变,只是各有缘由。天一真人和慧心禅师是被这女人来头所惊,而萧明却是对沈雨情居然直白白就承认了身份感到不爽。

  便只有叶文一脑袋问号,恨不得大骂一声:“说话要说明白啊!打什么哑谜啊,混蛋们!”只是此时他又插不上话,只能静静站那里听众人说话,好判断出其中形势。

  哪想到自己正要继续装路人甲听些八卦,那萧明突然取出一个笛子使劲一吹,一阵刺耳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此笛声一出,众多本来还显得有些犹豫的江湖高手立刻确信不疑,便连一直坐原处看热闹的九剑仙也是脸色一凝,对身旁师兄道:“我去应付那些妖人,师兄护住本派弟子!”

  说完起身走出自家席位,向前大步一迈,好似只走了一步一般,但是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九剑仙竟然已经到了擂台之上,并且恰好是收住脚步的姿势。

  “我了个去,你这叫轻功么?你这是瞬移了吧?”

  只是这一手,江湖众人无不色变,不少没见过九剑仙风采的是赞道:“果然不愧是江湖第一人,光这一手便足以自傲!”

  这一手乃是他玉洞派的轻功步法,唤作缩地成寸。玉洞派乃是一心修道的门派,有些功夫名字起的也和道法之类的差不多,只是练到九剑仙这般境界,真的好似做到了缩地成寸一般,自从创派以来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便是玉清子也做不到这种程度,至多只是做到看似走路,实际上却快速非常的向前行进。

  九剑仙一步跨上擂台,对那拿着金算盘的萧明道:“那个丫头是司徒心蓝的徒弟,想来就是这一届的★★,不知道你贵教当中是何身份?”

  萧明一摆算盘,嘿嘿一笑:“下教中现为五行使者中的金使者!”

  九剑仙见他晃着那金算盘,便点了点头:“倒是搭调!”说完也就不再与那萧明说话,只当没这个人一般,静静站那里。

  萧明本来还以为这九剑仙会与自己说完就打上一阵,三十多岁的他对于这个所谓的江湖第一人丝毫没有惧怕,还有一种想要挑战一番的**,只是自己都摆好架势静待交手了,对方却摆出一副无视自己的派头,着实让他生气。

  往其他人脸上一看,只见那几个老鬼无一不是面色凝重,不免得意的道:“既然今日我圣教重现身江湖,便给各位留点惊喜好了!”

  说完身形不动,手上连挥,无数金色珠子脱手而出,竟然一个对一个,分别奔向这诸多高手。

  便连台下许多门派也受到攻击,至少也是一个珠子奔向一个门派,只是这几次连挥,这萧明手上那算盘的珠子便全部用,然后运起轻功跃到沈雨情身旁:“沈夫人,走吧!”

  萧明可不是蠢蛋,适才一阵珠子洒出乃是为了让众人分神,好趁机遁走。此地聚集正道武林中的所有精英人物,哪是光凭自己和沈雨情就对付的了的?即便自己带了些人来,那也不见得能够招架的住这群正道精英齐齐出手。

  “想走便走?哪那么容易?”

  萧明闻声一转回头,就见那蜀山派的叶文手上紫芒耀眼,一道紫色剑气竟然凝他剑指之上不散,便好似捏着一柄紫色的三尺青锋一般,遥遥对着自己。

  再一细看,自己顺手扔掉的珠子竟然被劈做两半,就叶文脚边。

  原来叶文见到萧明出手,随手就放出剑气将那珠子劈成两半,又见萧明和沈雨情想要趁机遁走,立刻出声——顺便显示一下自己的存,这一群老怪物一上台,好像他变成了龙套一样,连理会都没人理会了。

  至于众人都被珠子攻击,他才不会操心,这大会上的哪个不是有点手段的人物?区区一个金珠子,算不得什么难题。

  事情也如叶文所料,那四面八方飞去的金色珠子若是飞向一些功夫一般的人还能叫起费些手脚,若是飞向那些有些手段的,应付起来和对付一只苍蝇也差不多。

  只见飞向九剑仙那珠子才一飞到九剑仙身前约莫一米来远,竟然突然改变了方向,然后环绕着九剑仙转起了圈,隐约间竟然是有一道气流围着九剑仙不停的旋转,这气流隐隐成一球型将其护中间。

  这珠子被气流裹中间转了数圈,却是越飞越慢,后气流一停,这珠子啪啦一声就掉了地上。

  天一真人倒是简单,珠子飞过来,他直接一伸手就将其抓了手中,就像是接朋友扔过来的一个小玩意一样轻松写意。

  慧心禅师则是不言不动,那珠子过来之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后只见那珠子噗一声砸中慧心禅师额头……慧心禅师没事,那珠子扁了,然后也是啪啦一下掉落地。

  其它众人是各有手段,青龙会那边东方乙虽然受了点伤,但是对付这么个玩意却也难不倒他,青龙吟一运行起来,龙吟之声大作,就见那珠子空中飘飘忽忽,颤颤巍巍,后还没飞到青龙会众人面前就已经从空中掉落。

  蜀山派众人也不怕这东西,那珠子还空中,宁茹雪的剑气就已经放了出去,切一下还不过瘾,宁茹雪这青色剑气左飞右转,硬生生将这珠子给切成了金粉,徐贤见了也只是道了一声:“师姐还真有兴致……”

  至于那天山派……这珠子好死不死直奔李玄而去,这位天山掌门依旧保持着自己那霸气乱飚的派头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那珠子慢慢飞到自己近前——越飞越慢、越飞越慢,飞到眼前之后竟然结了一层寒冰,后静静的停李玄的眼前寸许处。

  李玄伸手拿过那颗冻成冰块的珠子,随手一捏,就好似捏碎一个普通冰块一样,无数冰屑从手指间滑落……

  这些情况,叶文抽空都瞧了个清楚,此时才知道这些享誉武林许久的老家伙们究竟有多么强悍,自己那一手用剑气劈开珠子,还比得自己师妹那一手将珠子绞成粉末来的震撼。

  尤其是那天山派的李玄,那动也不动,静待暗器临体,结果还有寸许的时候冻成冰块后被随手捏碎的场景太过骇人,叶文甚至想自己的剑气会不会也被其以寒气冻住?

  只是眼下他顾不得去考虑这些,见萧明要走,手上凝而不散的剑气猛的又壮大了几分,然后随手一挥,竟然空中画出一条弧线,直取萧明脑侧太阳穴。

  叶文这一出手,好似放出了什么信号一样,诸多来看热闹的武林人士当中跃出无数黑衣人,这些人无一不用面罩遮面,同时衣衫整齐,一眼就能瞧出是来自一个势力。叶文剑气一出,便有一个黑衣人跃到台上,想用手中大刀将剑气磕飞。

  “天真!”

  叶文冷笑一声,手上又加了几分力,只见那道本就迅疾无比的剑气竟然又快了几分,那个妄图想要半路拦截的人还没来得及挥刀就被这道强横剑气刺了个透心凉,当场死亡,眼见是没救了。

  同时,紫宵龙气剑余力未消,依旧直取萧明!叶文虽然还没完全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从这些老家伙的反应就知道有一点可以肯定了,就是这个萧明绝对是个大大的坏蛋,还是那种不容于江湖,人见人杀的那种。

  “不管究竟如何,把你弄死了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