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文武双全


  圆圆的脑袋——实际上这个人的脸型并不圆,但是脸上肥嘟嘟的都是肉,横着多出来一大块自然也就圆了。

  圆圆的身子,过于臃肿的身材让他那本来并不矮的身高完全被人忽视,若不是这位来到自己面前,打老远看还道是一个矮子。

  “李逍遥?”

  不确定的再问了一句,叶文感觉自己的额头上正往外冒汗:“我了个去,我本以为我自己那些行为就够恶搞了,没想到这个世界比我凶残多了!这哥们起码得奔三百斤去了吧?这样还逍遥的起来?”

  那李逍遥呵呵一笑,蒲扇般的肥手往叶文肩膀上一拍:“都是自己兄弟,唤我逍遥就行了!要不你和这街坊邻里的一般喊我大嘴也行!”

  说完也不管叶文那都快掉出来的眼珠子,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本来我娘给我起这么个名字是希望我这辈子能够逍遥快活,哪想到我一出生后没多久就家道中落,连老爹也郁郁而终,剩下这么点资产,仗着表哥家帮衬开了这么个酒楼!”

  “偏生我打小就好吃,所以时不时就喜欢跑厨房里去找吃的东西,我娘一气之下就把我小名改成了大嘴!”哈哈笑了一阵:“不过现没人管我了,咱这客满楼的菜都出自我手,谁也没我吃的早!”

  酒楼大厨子都有这么个习惯,出来一样菜,掌勺的大厨肯定要先过一口,一个是看看菜做的如何,还有一个就是解馋——据说当厨师的没有不馋的。

  只不过叶文心中暗道:“估摸这哥们那称号,也是因为这嘴说起话来没完没了!”

  叶文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方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干笑了两声:“你好你好,幸会幸会!”

  “客气客气!既然来了那就是朋友,咱这的饭菜可还吃的习惯?用不用再来几个菜?我和你说,我这手艺这京城里也是有名的,多少王公贵胄特意跑到咱这客满楼来,不就是为了吃我做那菜!”

  一路往叶文那桌走去,一边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感情这位还是一个自来熟,等到坐下之后才想起:“哎呦,你看我这脑袋,还没请教兄弟贵姓?”

  “下叶文!”

  “叶文……一看就是个读书人,莫非也是来参加殿试的!”

  这回倒不是叶文回答他了,而是这位掌勺大厨的表哥林平之开了口:“表弟你什么脑袋?殿试就是今日,若叶兄是来参加殿试的,还会来你这酒楼吃饭么?”说完又道:“适才状元郎骑马游街你没看到?”

  李逍遥擦了把汗:“我上哪看去?刚才那阵子我厨房里忙的团团转,我还纳闷这帮混蛋都跑哪里去了?连个帮手的都没有,感情都跑去看状元郎去了!也不知道喊我一声!”说完随手就给自己倒了一口酒:“扣他们钱,让他们偷跑!”

  叶文对这位的自觉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而林平之这一票公子哥们反倒习以为常,见他忿忿不平都是取笑了起来:“扣不扣钱好像不归大嘴你管吧?”

  李逍遥被这么一顶,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要是依旧是这些人他倒不乎,不过旁边还坐着叶文这个来的‘朋友’,稍微觉得有点丢面子,强撑道:“怎的做不了主?等再过几年,这酒楼就是我归我当掌柜,你说我做不做的了主?”

  又有人道:“听说李婶是想请个掌柜来,依旧让你当厨子唉!”

  “谁说的?哪个家伙说的?我李家的酒楼,凭什么要让外人来当掌柜?要我撞见,看我不狠狠给他一嘴巴……”

  几个公子哥和这李逍遥左一句,右一句说的不亦乐乎,只有那林平之过来对叶文道:“不知叶兄与那科状元郎是……”

  他适才见状元郎与这位说话,口呼师兄,心下无比诧异,便连方大哥也是惊讶莫名,道了声:“莫非这位年轻人是个文武全才?”

  却是这些人都当叶文与徐贤是同一书院里读过书的师兄弟,无论如何都没往功夫那边去想。毕竟徐贤骑马上也时不时咳嗽一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这位练家子依旧瞧出那是身有隐疾,那般病态全然不像是个练武之人。

  叶文也猜到这二人如何想的,便道:“那位状元也是本派中人,因入门比我晚,所以是下师弟!”

  “那状元也会武功?”林平之瞪大了眼,本道文武双全的是眼前这位,原来真正文武全才的是刚刚骑马过去的状元郎。

  按照自己那方大哥所言,眼前这人的武功是很强的,那么其师弟即便弱上一些,也该有限。而文才又足以考中状元,再加上那般俊秀外貌,绝对是当世少有的俊杰。

  想到此处,林平之笑道:“叶兄的那位师弟,这些日子怕是有的忙了!”

  “何故?”

  林平之道:“这状元郎无一不是才貌俱佳之俊杰,加上中了状元,进入朝堂也是必然之事,不知道多少人家盯着这个位置,只盼着能联系上一些关系!而那些家中有待字闺中的千金的,是想要此时招个好女婿,而状元郎自然是众人首选了!”

  叶文还不怎的,旁边的黄蓉蓉却是脸色一变,本想说什么,但是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只听那林平之道:“这一说我才想起来,好像我爹爹今天也派了人上街,要瞧瞧那状元郎合不合心意,若是不错便……”

  “便怎样?”

  林平之挠了挠头:“估计是想帮我那姐姐的亲事解决了!”

  “哦?你还有个姐姐?”

  林平之还不怎的,旁边一直说话的李逍遥却突然一哆嗦,转过头来对叶文道:“叶兄弟,兄弟劝一声,还是莫要多问我那表姐的事情了!”

  这一说,叶文有兴趣了,纳闷道:“怎么?”

  李逍遥见叶文一定要问,便开口道:“那可是京城有名的……额……那个……”想来想去,瞧了瞧周围众人,这些人一个个都坏笑着看着自己,似乎是想要知道他如何评价自己那表姐。

  就连林平之也是一般无二,估计是这李逍遥一个词没用对,回头就能告上一状,叫他吃个大苦头。

  左右瞧了瞧,李逍遥一狠心,直接甩了句:“总之就是凶的很,寻常男人可受不了!我现看到我那表姐都是绕道走,绝不和她照面!”

  “谁叫你老说她坏话了!”林平之知道的多,所以笑着插了句嘴:“或者表弟你一直惦念我姐姐,所以才总背地里说她坏话,叫她嫁不出去?”

  李逍遥一脸苦色:“哪是我说她坏话叫她嫁不出去的?就凭她那脾气,看谁不顺眼直接抄鞭子就抽,哪个人敢娶?”说到这里,竟然浑身一激灵,然后左右瞧了瞧,没见到自己心中刚才想到的那个人才暗自松了口气,对叶文道:“总之,叶兄弟躲我那表姐好远远的,免得伤了你!”

  叶文只是摸了摸鼻子,觉得有趣,而蜀山众人只是觉得好笑,暗道以自己掌门的功夫,谁伤谁还不一定呢!不过这番话也不能直说,若说出来旁人还道蜀山派这里显摆实力呢!

  一群人聊的兴起,干脆就并成一桌吃喝起来,李逍遥这个大厨又到楼下去做了几道菜,然后亲自端了回来——因为刚才那桌上的菜被他这一会功夫旋没了大半。

  叶文这边吃着,那边徐贤也吃着。

  只不过他这顿饭吃的着实不算惬意,这皇城中的御宴虽然菜肴精致,酒水芳香,而且周围穿来走去的无一不是年轻貌美的宫女,叫人以为自己到了仙境。但是真的吃起来,这绝对是个苦差事。

  首先,这座位就叫人痛苦,倒不是说这座椅不舒服,而是坐上面的人不可能如平常家一般大刺刺的坐着,就连离皇帝远的那个兄台都只是将屁股往那椅子上一搭,何况就皇帝眼皮底下的徐贤。

  “真遭罪!”然后愤恨的看了一眼周围这群同期进士,暗中骂道:“老子放水你们都考不中状元,就不能争气一点?”

  同时折腾了一天,这腹中早就空空如也,奈何面前菜肴虽然香气四溢,却不敢轻易动筷,便只有皇帝举杯的时候,这满殿的科进士们才敢举起酒杯往肚子里灌点水酒。至于那菜,却是一个人都不敢去碰。

  几杯酒下肚,徐贤只觉得这肚子越发的难受,而且刚才喝的急了,呛了一下,连带着自己那咳嗽病也犯了起来,猛的咳了好一阵。

  这一阵将满殿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连卫弘这个皇帝也问道:“徐卿家这身子骨,可不怎么健硕!可是赶考路上行的太急?”

  他本见徐贤身型修长,也不如一些猛读书的文士那般瘦弱,本道是个身体不错的人,不想这咳嗽都咳了一天了,却不见好转。只是他也没深想,只道是这些日子变天,来的路上染了风寒。

  徐贤回道:“臣这咳嗽之症是积年顾及了,非是染之病!”

  “哦?”卫弘一听,这才知道徐贤这病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加上他对徐贤的答卷颇为喜欢,只当这是自己以后的肱骨之臣,便关心道:“可曾寻医诊治过?”

  “诊治过,只是需要慢慢调养,约莫再过个三五年的便能恢复过来!”

  他这话一出,众人才知道这徐贤那病竟然这般厉害,三五年才能调养回来,而且看这意思已经调养了好一阵了。

  “究竟是什么病?”心中暗自纳闷,同时也有人暗道:“怎的没直接病死?”

  卫弘听要三五年,便知道这病估计不怎么好治,只是他身为皇帝,不仅吃的是好的,女人是好的,连大夫也是好的,便道:“什么病竟然要调养三五年之久?不若朕传太医来给卿家诊治一番,也许有好的方子!”

  说完也不用去问徐贤意见,直接就对身旁伺候着的小太监道:“去叫陈太医来!”

  小太监应了声,然后一溜烟跑没了影子,皇上交代的事情,这太监可不敢不着紧着办,估计这太监出了这大殿之后,是跑的飞快,因为不过片刻这小太监就回到殿中,身后则跟着一个年约六十左右,头发和胡子灰中夹白的老者来。

  卫弘见太医来了,也不要他见礼,直接指着徐贤道:“这是科状元郎徐贤,身染咳嗽之症,陈爱卿给他瞧瞧,可有什么诊治的法子?”

  那陈大夫应了声是,然后便来到徐贤面前,先是看了看面相,本来还不太意的陈太医一看徐贤那面相,立刻‘咦?’了一声。

  然后立刻抓起徐贤的手腕号起脉来,同时脸色凝重,不停的打量徐贤五官脖颈之类的地方。等号了一阵脉,这陈大夫又是一声‘咦?’。

  他这两声,不但叫殿中众人莫名其妙,便连皇帝卫弘也有点摸不到头脑。他印象中这陈太医医术高超,而且处事不惊,总是从容不迫的样子,能叫他露出一声惊疑已经很是难得,今天这才见到徐贤片刻,竟然接连发出惊疑之声。

  “陈太医,徐卿家的病究竟如何啊?”

  此时陈太医已经放下了徐贤的手腕,然后上上下下又打量了几眼,皇上问话,立刻就答道:“回禀皇上,状元郎的病乃是奇症,非是药石所能治愈!”

  “什么?”

  陈太医却没瞧见卫弘那脸色大变,只是继续道:“状元郎这病,乃是一股极强的寒气侵入了肺腑,然后伤了其肺脉,这才造成状元郎时有咳嗽之症。这寒气之强,微臣平生未见,实是束手无策!”

  说到这里,卫弘脸色差,只道好不容易寻到的贤臣不日就将驾鹤西去,心底自然痛快不起来,只道老天都不帮他。

  只是陈太医低着头,可瞧不见皇上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依旧说个不停:“不过状元郎吉人自有天相,不知道从何处学到的高超练气法门,恰好可以克制那股寒气,加上状元郎练气功夫已经是有所成就,想来要不了多久那寒气就会自行消除!”

  此话一出,卫弘只觉得自己这心一下从谷底又升了回来,忙问道:“这么说,徐卿家不会有事了?你说那寒气会不会突然复发?”卫弘身为帝王,也能学到一些练气法门,只是忙于政务难以精进,所以修为有限。加上整日待皇城当中,武学上也没什么见识,至多明白外气入体绝非好事。

  陈太医道:“以状元郎一身内气之浑厚,只有他化解那寒气的份,那股寒气是绝对难以反扑的!”

  说到此处,竟然转头对徐贤道:“不想科状元还是文武双全的全才,老夫恭贺皇上得此大才!”

  一直到这个时候,卫弘才反应过来,这徐贤懂得练气法门,那就是懂得高深的内家功夫啊!不想自己想要找个状元,还找来个文武双全的俊杰。陈太医这一道贺,本来已经升回原处的心情又拔升了一截。

  “没想到徐卿家还懂得武功,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卫弘见徐贤岁数与自己相差不多,对于他会功夫也没太过意,只道和自己差不多,甚至还不如——他学武之后,那些教授他的人自然百般奉迎,他只道自己是练武的奇才。却不知道眼前这位功夫不知道比他高了多少。

  “不过是学了一点微末之技,叫皇上见笑了!”

  徐贤这边客气,旁边其他进士却越发方案,暗道一句:“不知道哪里学了点三脚猫的把式,竟然号称文武双全,我呸!”

  这群人心中嫉妒,少数人涵养气度比较好的不显余外,但不少人都隐藏不住自己的想法,徐贤目光何等锐利?一眼就瞧出这些人心思。只是他暗衬自己不★★中厮混,自然混不意,皇帝和他说话,他也从容应答。

  结果卫弘见徐贤说话从容,而且越发显出气度不凡来,心中对其喜,只道列祖列宗给自己送来了可依仗的臂膀,所以说话的时候总会去喊徐贤。虽然没有冷落旁人,但叫那些看徐贤不顺眼的人越发的记恨。

  又说了一阵,卫弘突然想起自己学功夫的时候,也听侍卫们谈论过当今江湖中的事情,好像是有好多门派,好奇下便问道:“不知道徐卿家所学的练气***是何门何派的?”

  徐贤道:“乃是臣老家处的一个门派,唤作蜀山派!因位处偏远,所以名声不显!”

  卫弘只道是个小门小户,只是顾虑到那是徐贤的师门,而徐贤又是自己看重的年轻人,便道:“想来能传授那等高深练气法门的,也是江湖大派了!”这一点倒是他自己的推测,毕竟陈太医说过徐贤体内那股寒气非药石可治,那证明这寒气很是强横。而徐贤学的那门***可以治好他,必然是十分珍贵的高深内功。

  心中一想,只道是徐贤因为染了这等奇症,所以才会拜入那蜀山派学内功好救自身,却不知道徐贤这病是入了蜀山派后染上的。

  “不知道尊师又是哪位?”

  正寻思是不是自己听说过的什么高手,却听徐贤开口道:“敝派掌门乃是微臣师兄,微臣是师兄当初代师收徒入的派,所以这一身功夫都是师兄所授!”

  “哦?”

  ****

  p:拉肚子拉昏头了……发布晚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