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万剑诀


  向雨田傲立屋顶之上,双手背身后,腰杆挺的笔直,脑袋是微微上扬,俨然一副鼻孔里瞧人的姿态。

  叶文看了看这位兄台的造型,就知道这又是一个自视甚高的家伙,虽然还不知道功夫如何,不过就这臭屁气也可以好好利用一下——那个自以为是都有点脑残了的司马向真不就是因为一开始就装高手,硬生生被叶文这个比他弱上一线的人给迫的一直处下风,直到死也没翻过身来么!

  “东方***向雨田?”

  “正是!”

  魔教有四方***,东南西北各一人,但是具体都有谁,都练得什么功夫,功夫究竟有多强,这一切叶文一概不知,不想今日竟然撞见一个,只看这造型,定然是魔教中有数的高手了——或者就是魔教聚集了一群搞不明白自身定位的傻缺。

  “阁下练的莫非是传说中的道心种魔**?”虽然叶文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位并非邪帝大大,但是一说起话来,依旧没忍住问出了这么一句。

  那向雨田微微错愕了一下:“下修炼的并非什么道心种魔**,乃是自己领悟的朝阳东升诀!”

  “朝阳东升?”叶文闻言略微一笑,开口道:“前两年叶某倒是创出一套朝阳一气剑,此时正好领教一下阁下的这套朝阳东升诀!”

  向雨田闻言满脸不屑:“一套剑法,有什么稀罕!”

  这位魔教***一向信奉以力压人,内功高强后自然无招不破,到时候再花巧精妙的招数自己眼里也不过是戏法,所以他这朝阳东升诀不但霸道强横,而且还有淬炼身体之效,此时一运起功来,浑身隐隐发出柔和日光,便如正缓缓升起的太阳一般,越来越明亮,而且炙热之气也慢慢散发了出来。

  叶文一瞧,立刻就是眼神一凛,一眼当中便瞧出这门***的特性——朝阳东升,初时柔缓,慢慢散发出太阳之威势。

  也就说这门功夫属于慢热,这向雨田话没说几句就运功怕就是想要早让自己的功力攀升到高境界,好一击毙敌。

  想到此处,也不再多想,手掌一抬,一朵紫莲跃然手上,挥手间就要打出一记天心莲环,哪想到自己还没出手,耳旁就传来自己师妹的娇喝:“师兄,这人交给师妹来对付!”声未落,一道青碧色的剑气已经从叶文身旁划过直取向雨田心窝。

  向雨田抬眼瞧了下那道青色剑气,笑道:“本***可不会因你是女子便手下留情,既然与我交手,便要做好去死的觉悟!”

  随即不闪不避,只是抬手一挥,那青色剑气就被向雨田一掌扇的消散空中。

  宁茹雪却不以为意,似是早就想到这人不会这般容易就被打败,纵身从叶文身旁掠过之后,宁茹雪施展开天罗地网势身法,但见漫天之中闪出无数个宁茹雪的身影,将那向雨田围当中,随后左一道右一道的剑气接连不断的释放而出,或取太阳穴,或取咽喉,或者直取后心,也有奔着腰眼、丹田等要害之处而去的。

  但是这向雨田却无视这漫天剑气,只是冷冷一笑:“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双手一震,随后竟然拍出一片片的掌影。远处的叶文一瞧,便好似这向雨田一下子长出了十几条手臂同时出掌一般,那宁茹雪的剑气竟然数都被向雨田以掌劲拍散。

  “就这么点手段么?”

  话还没落,向雨田突然发现眼前竟然出现一朵青色莲花来,这莲花旋转不停直扑自己身前,却是出招收招的时候身前显出一些空门出来,恰好被这朵颇为好看的青色莲花钻了进来。

  以向雨田的修为,自然察觉的出这青色莲花有多么危险,眼神一凝,立刻就要出手将这莲花打散。但是宁茹雪哪能随他心意,向雨田还没来得及动,宁茹雪只是心神一动,这莲花骤然爆裂,蕴含其间的青莲剑气直接爆发了出来,而且每放出一道剑气就会带起一阵悦耳之声,无数剑气接连喷薄而出,便好似演奏一曲优美的乐曲一样,但这乐曲却是能取人性命的催魂之声。

  宁茹雪一招得手,心下得意,身影一转直接飘落了叶文身旁,哪想到才一落地,剑气散去之后,向雨田竟然依旧站原地未动,身上竟然毫发无伤,便连脚底下的瓦片都没坏上半块。

  只这般景象,莫说宁茹雪大吃一惊,就是叶文也是瞳孔一缩:“这人功夫竟然这般强横?适才师妹那一记青莲剑歌,就算是那司马向真来也不见得能这么轻松的接下,这向雨田竟然毫发无伤……倒是没有愧对他这个名字……”

  向雨田微微扭了一下脖子,发出一阵轻微的喀喇声,然后朗声笑了起来:“这位姑娘的这个功夫当真有趣的紧,不但悦耳动听,而且还能和按摩一样叫本***浑身舒泰,不若离开这劳什子蜀山派,做本***的贴身婢女好了!”

  宁茹雪听到此言,气的小脸一阵红一阵青,自己得意的绝活奈何不了对方不说,竟然还被人家当做了全身按摩,简直就和抽她嘴巴一样让她愤怒,而且随后又说什么做他婢女?

  “呸!好不要脸的贼子,便要你看看本姑娘的绝技!”

  向雨田闻言,竟然脸现好奇之色:“本***就看看你这丫头还有什么花样!”

  只见宁茹雪周身青色一闪,竟然喷薄出无穷青色剑气出来,随后这些剑气不断的往宁茹雪那微微有些距离的双掌之间,但见这剑气越来越小越来越小,同时隐隐凝成一把青碧色的长剑出来。

  叶文刚才一听宁茹雪的话,就知道她要出那招,只是那一招宁茹雪习练日子并不长,而且以她的功力并不能完美的运用这一招数,此时见宁茹雪凝神聚气,立刻出声道:“师妹你这招还没练熟,莫要乱用!”

  宁茹雪却不言不语,只是凝神运功,不多时手掌间的青碧长剑显出形态,却如那真正的长剑一般无二,与叶文那紫剑颇为相似,只是一为青一为紫。

  她如今用的这招,正是叶文创出的那记御剑术,本来叶文能够自如御使紫剑,仗着的是紫气天罗气场,与释放离体的剑气形成呼应才能控制自如。宁茹雪却有点不同,她真气本就控制自如,后来发现功力强横后,即便是离体的剑气也能和体内剑气有所呼应,便以此理论也能达到御剑的要求,只是控制范围要比叶文那个小了许多。

  同时,宁茹雪因为功力不若叶文深厚,凝成一把青剑之后浑身功力就会所剩无几,又没有先天紫气这般回气强横的功夫,所以宁茹雪一般不运用这一招。只是今日被那向雨田刺激的激动之下什么也不管了,直接将这青剑祭了出来,势要以此御剑绝技杀了这个家伙才甘心。

  宁茹雪手中青剑一成型,本人竟然微微有点气喘,却是功力消耗太大所致,好这门御剑术主要就是凝聚长剑的时候消耗劲气,御使起来倒是不怎么费劲,威力强横全看凝聚气剑时候用了多少功力。

  此时青剑一成,宁茹雪眼睛一抬,也没说话,手上是没什么动作,这青剑便好似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一样,嗖的一下离手而出,直取向雨田。

  向雨田来的晚,并没见过叶文与司马向真动手,所以并不知道这门功夫,只是见到宁茹雪竟然以真气放出剑气,再将无穷剑气凝成一把与真剑一般无二的气剑,眼中竟然露出几分欣赏来:“好神妙奇的功夫!”

  不过他也没太意,只觉得这和寻常剑气也没什么差别,至多外型上颇为独特,同时速度和威力强横了许多。

  微微一侧身,让过这剑的路线——他是强横,不是傻缺,这青剑是无数剑气凝聚而成,威力自不必多言,知道对方强横还任凭其往自己身上捅,那不是牛,是傻。

  向雨田只道自己一躲过去,这浪费了一身功力凝聚而成的青剑直接就会飞过去:“哼,不知道弄出这样一个东西有什么用……”话才说一半,却见那青剑竟然空中突然一转,稍微调整了下就又奔着自己而来。

  “哦?原来这东西是可以随心***控的?这样的话倒还有点意思!”

  手掌往腰间一拍,随后一抽,刷啦一声竟然从抽出一柄软鞭来,向雨田手腕一抖,这软鞭陡然挺的笔直,便如一根短棍一样,直接往那柄青剑上砸去。

  宁茹雪这青剑并不如叶文的那柄紫剑来的凝实强横,若不是一身剑气凝聚起来比叶文方便,也使不出这门功夫。所以青剑轻易不敢叫人打中,见到向雨田一棍砸来,这青剑空中滴溜溜一转,十分灵活的躲了过去,同时剑尖一扭,复又取向雨田后腰。

  “果然有趣!”

  正要继续和那青剑玩耍,陡然察觉脑后又是一阵锋锐破空之声,只凭感觉向雨田就明白这后来的剑气比那青剑还要强横。

  手中那根做短棍用的软鞭陡然一扫,先是迫那青剑复又躲开,同时顺势一转身,软鞭直接抽中了一柄紫色长剑之上。

  “又一柄紫色的?”

  向雨田正惊诧间,只见那被抽中的紫剑被他软鞭扫中之后,空中一个翻转,剑刃荡向空中,露出那光华流转的紫色剑柄,以及那剑柄上的一朵紫色莲花。

  向雨田还没反应过来,那剑柄上的莲花竟然借着紫剑一荡一甩之下落了下来,看起来轻飘飘犹若无物似地往向雨田的脸上落去。

  虽然看起来无甚威力,但他却不敢小窥,先前宁茹雪那朵青色莲花骤然炸裂开来的效果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谁知道这朵紫色莲花是不是也会这般?

  正功行全身以防爆出一堆剑气,哪料到这朵紫色莲花并未炸开,同时莲花旋转下,竟然即将碰到向雨田的时候突然一转,直接落了他的肩膀上。此时蕴含于期间的劲道才爆发而出,向雨田只感觉到一股炙热劲气冲过自己的护身劲气后,直接冲进了经脉当中。好他***属性也是炙热无比,直接将这点热劲给化解了开去。

  叶文见向雨田被自己紫莲击中后身形微微一歪,脚下是略有踉跄,立刻喝道:“贼子强横,师妹与我共诛此贼!”

  这时候可不是谈什么江湖道义然后玩单挑的时候,适才宁茹雪和向雨田过了几招后,叶文就瞧出这家伙功夫强横,不是个好对付的主,不但比适才被华衣杀死的木春秋强横许多,便是那司马向真也比他差了不少。

  “这家伙果然不愧魔教***一职……”

  ******,那护字此时被向雨田体现的淋漓致。用什么护?不外呼就是强横的武力,宁茹雪现虽然算不得顶尖高手,但是因为***特殊,战力也是不弱,寻常人不可能这般轻易的接下那几招。

  这向雨田竟然举手抬足间就把这些杀招一一化解,叶文一见之下就知道这次才是真的遇到了强敌,警惕之下也就不再让自己师妹一人对敌,立刻运起功力使出紫剑,然后与师妹联手合击。

  此时正殿房顶上面就只有他们三人,因为魔教又来了许多援兵,华衣也跃下去帮助蜀山派弟子们迎敌。

  本来蜀山派应付第一批进攻的时候损失并不严重,一百来名外门弟子仅死了二十来个,伤了七八个,剩下众人即便有伤也都是小伤,不影响什么的。

  眼看着就要把来犯的魔教中人屠戮一,哪料到突然又杀出来一群人,蜀山派诸多外门弟子毕竟缺乏经验,此时竟然齐齐一愣,被这群魔教中人趁势冲杀了一阵,撞散了好几个阵法,并且趁机杀死了几个蜀山弟子。

  叶文见底下战局有变,只好先叫华衣下去应付一阵,以她的武功,杀一些杂兵还没什么难度,若是撞见稍微厉害点的高手也可自保有余——同时还能拖住对方一个战力,叫蜀山派的普通弟子不至于被人当做杂草一样杀掉。

  他自己则和宁茹雪合力对付这个向雨田,只见叶文猛的往前一跃,同时手掌一翻,一道紫莲便现了出来,这还不算完,这握着紫莲的手又是一收,然后一放,手掌上又拍出一道紫色龙头。但见这紫色龙头大张龙口,咬着一朵紫色莲花直取向雨田。

  却是叶文先使了一招天心莲环,随后又拍出一掌降龙十八掌,两道劲气相连,后劲推着前劲直扑向雨田心窝,若这一下被打的实了,叶文笃定即便这个向雨田的护身气劲真的强横无匹,也定会打的他吐上几口血。

  向雨田也识得厉害,此时见叶文这一掌竟然推出两道劲气,脚下一震,迈开步子,同时身上长衫骤然一鼓,浑身热气炙,随后双拳同时击出。

  直听得轰然巨响,四道劲气冲撞一起爆发开来,向雨田与叶文齐齐跃后无数步,只是叶文几步之后能够从容站定,那向雨田却不得不顺势一翻身,然后用手一撑,身形猛的跃上半空,接连躲过了叶文与宁茹雪的两柄飞剑。

  “好!这样打才有趣!”

  腾半空当中,向雨田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时身形又是一震,身上长衫然寸寸碎裂,那许多碎成一片片的长衫才一离体就被周身炙热劲气烧成了灰烬。

  “本***可有好久没全力以赴了,叶掌门和尊师妹足以自傲!”

  这话说的当真狂妄无比,奈何叶文却被那骤然爆发出来的一阵热浪吹的呼吸都是一滞,同时见到向雨田跃到空中将衣衫都震烂,露出那精壮的上身,暗骂了一句:“呸,你以为你是健次郎啊?还玩爆衫!”

  不过抬头再看,竟然隐约有种看到了两个太阳的错觉,只这一眼,叶文就知道这向雨田的功力已经催到了极致,他那门朝阳东升诀此时已经被运使到了巅峰,自己能不能打过这家伙,便看自己能不能接住他的招式。

  至于为何是他接?那还用问?无论如何叶文也不可能叫宁茹雪去接声势如此强横的一招,自己还有先天紫气护体,宁茹雪那一身剑气还没这个作用。何况……叶文也没有叫女人替自己挡枪的习惯。

  见向雨田一边缓缓下落一边逼催周身功力,立刻也是运功催起全身功力,叶文却没有运使什么强横招式,反而将那柄紫剑唤回到了身边,然后将先天紫气催使到了极致,感觉体内紫气奔腾不止,叶文竟然又手边凝出一柄紫色气剑来。

  宁茹雪一见叶文这番动作,立刻惊呼道:“师兄,那一招你还没练成!”

  叶文撇嘴道:“顾不得了,若用不出来此招,咱们蜀山派今日就得玩完!”

  宁茹雪也知道叶文说的没错,但是叶文早就对她说过,那一招并非是叶文摸不清运使的门道,而是因为他眼下的功力大大的不够,若强行使用只会给自己身体造成创伤。甚至一个弄不好,此招使出之后,他自己就会立刻因为功力瞬间耗而死。

  想到此处,宁茹雪无比心焦,手一抬,就想用青剑先去偷袭那向雨田一番,哪怕能够略微消耗一点也是好的。不想青剑一过去,向雨田根本不理不睬,直接双拳一抡,带起一阵强横拳风,便如那千金大锤一样直接将那青剑砸成了碎片。

  叶文一瞧,便道:“师妹莫要浪费气力了,快将你剩下的剑气送到我体内助我完成此招!”

  宁茹雪变色道:“这般做太过凶险了!”

  “管不得那么多了,快!”

  宁茹雪见叶文心意已决,只得跃到叶文身后,双掌一拍,体内剩余剑气数顺着双手送进叶文体内。她这一阵只以青剑与向雨田交手,所以多少也恢复了一点,此时剑气送进叶文体内,与其先天紫气两相配合下,骤然爆发出强横威力。

  叶文本来还凝聚第三把紫剑,此时得宁茹雪之助,凝聚剑气这一步直接就省了,完全借着宁茹雪的青色剑气为引,然后不停的以自己的先天紫气来充实这道剑气,后身边凝聚成一柄柄气剑。

  只是顷刻间,叶文周围竟然围出了一圈圈的气剑,但见这些紫色气剑中隐约透露出一阵阵青光,显出乃是二人功力聚合下的产物。

  叶文左右一瞧,只见周围已经凝出了十几把气剑,暗道一声:“向雨田,看你如何接老子这招万剑诀!”心念一动,但见这许多气剑骤然腾空而起,直奔向雨田而去。

  **

  p:本来想用杀杀杀做标题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