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紫剑横空


  这黄衣少女还满脸怜惜的擦着锤子,那边厢徐贤已经和那老者战成了一团,只见徐贤将手中长剑舞成一团,漫天剑影直接罩住了那老者四方,叫起退无可退,只能硬接自己这一阵快剑。

  徐贤精修剑法近十年,又有叶文这个人型理论典籍时不时说些精妙的理论,所以一身剑术早就臻至化境,剑招什么的对他是随手就使,一套剑法只须得瞧上一遍就能使出来,威力甚至犹有过之。

  今次这一阵快剑,招数有点像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又有点似回风落雁剑,其中却又参杂了夺命连环三仙剑、全真剑法的剑招,同时那攻向老者两侧的招数是绕指柔剑中那以内力逼弯剑刃的精要。

  但是这些招数徐贤眼里都没什么区别,不过都是剑招罢了!唯一的目的,便只有将面前的老头击倒。

  那老者见到徐贤剑光罩来,却不惊慌,反而嘿嘿一笑:“年轻人,当日裴公烈上了你们蜀山之后死贵派当中,想来你也是出了力的。今日便先取了你的性命,然后再和那叶文一决雌雄!”

  适才叶文露了一手御使七剑的绝活,这老头却是不敢再小看那个屡次和魔教作对的叶文了,不过对于徐贤,他只当做是个有点实力的年轻人罢了。

  不过这老者也的确有自傲的本钱,只见他周身一震,浑身劲气犹如烈火般爆出来,炙热又强横的劲气将徐贤的剑气都吹散了许多,好多招还没及身便被破去。

  “嗯?”

  这老头本以为自己这一下定然能够将徐贤震飞,哪料到这年轻人手中剑招虽然被破去大半,但是手中那柄长剑依旧剑气澎湃,径直往自己刺来。

  “有点意思!”

  右掌一震,瞬间变作赤红之色,随后这老者一拳击出,竟然以肉拳与徐贤长剑硬碰了一记。

  若不是见到这老者功力惊人,旁人还道这老头糊涂了,竟然会做出这等愚蠢之事,可是现实却是徐贤一剑点那老者拳头之上,随后便觉得一股强横之极的火劲沿着长剑直冲自己的经脉而入,徐贤猝不及防下竟然被这股火劲震的倒飞出去。

  好他轻功卓绝,便是被劲气一震也不影响身形,轻飘飘的落了地上。但是这股入体的沛然火劲却叫徐贤极为惊讶:“赤阳火劲?”

  “反应倒是满快!”老者右拳上劲气环绕,便如缠绕着一团炙热的烈火一样,此时站原地,将右手一甩,换做右掌朝上,那劲气便集中掌心之中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老鬼还这摆p,你以为你是草薙啊?”

  叶文听到徐贤那一声惊呼,转过头来就看到那老头兀自摆着造型,同时嘴上则挂满了得意之笑:“老夫的儿子死了你们的蜀山派,今日便要贵派数给我那儿子偿命,想来诸位也不会觉得老头子的要求太过分!”

  此言一出,众人才晓得原来这老头是那赤阳神君的父亲,难怪也懂得赤阳火劲。

  “不对……那是赤阳神火功!”

  叶文本以为这老头修炼的也是赤阳火劲,但是随即想了想赤阳神君和这老头的区别,那赤阳神君出招的时候虽然浑身劲气缭绕有如烈火缠身,但是依旧能够瞧出乃是红色的气劲。但是这老头手上的一团,虽然明知是气劲形成,但一瞧之下却与真火一般无二,绝对是比赤阳火劲高档的东西。

  这样的话,这老者的功夫是什么就很明白了,赤阳火劲练到大成称为赤阳神火功,赤阳神君练不成,但是不代表他爹练不成。

  “嗯?叶掌门倒是好见识,竟然识得老夫的赤阳神火功!”老头手掌一用力,再次捏成拳头,那拳心中的火劲被他一捏之下直接消散,但是还有不少余劲从拳头的缝隙中喷洒出来,这功夫的卖相着实倒是拉风的很。

  “老夫裴士元,乃圣教五行使者中的火使者!”

  “人家是土使者哩!”那老头还没讲完,兀自摆着p的时候,那便那个黄衣少女突然跳出来,一边指着自己一边笑嘻嘻的讲了起来:“人家叫萱萱!”

  说罢,不管被打断的裴士元,只是将自己的双锤抡起,带出摄人声响,言道:“你那功夫很有趣,不过差点弄坏了人家的锤子。人家不依,今天定要你好看!”

  话没落,人已经纵身向前,手中双锤一抡,带着呼呼的风声兜头就往叶文脑袋上砸了上来。

  虽然不晓得这女孩臂力究竟多强,但是只看这一堆锤子的声势就绝对不弱,叶文见了,立刻念头一动,四柄被弹飞的紫剑从两侧杀到,直攻这萱萱的两腰。

  哪料到这女孩竟然不闪不避,只听到喀喇喇一阵刺耳响声,那四柄紫剑竟然顶了这女孩腰间不得寸进,同时不断爆闪出土黄色的光芒。这时候叶文才知道,原来这女孩周身竟然有这般强横的护身气劲,自己的飞剑居然奈何她不得。

  这么片刻的功夫,那两柄南瓜锤已经砸到叶文头上,只听见面前这小女孩‘呀!’的一声喊,两柄锤子直接砸了下来,可惜的是这一招虽然声势惊人,但是速度却显太慢,叶文还能从容的看两眼那锤子上的花纹,然后再纵身后跃——刚好看着那两柄锤子从面前划过。

  嗵!

  一声沉闷巨响之后扬起漫天烟尘,叶文都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没提防间被那尘土呛了一下。待到烟尘散去,只见那小姑娘站一个大坑之前,双手提着南瓜锤,嘴巴鼓鼓的瞪着她:“你怎么能躲呢?”

  “……”

  叶文看了看那深达半米的大坑,脑袋上隐约滴下一点汗水:“不躲还站那叫你锤成肉饼不成?这小丫头看起来个头不大,怎么力量这般惊人?”

  正此时,只听到那玉洞派的领头弟子突然喊道:“叶掌门小心,这女孩练得乃是黄土大力体!不但护身劲气强劲无比,刀剑难伤,而且习练者也会力大无穷,叫人难以招架!”

  “我靠,都开打了你才说,你敢早点发现吗?”叶文心理骂了两句,心里头寻思起这黄土大力体应当如何应对,奈何人家可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只见那叫萱萱的小姑娘又举起双锤,口中大喊一声:“呀!”然后就这么举着一对南瓜锤冲了过来。

  叶文见状就要纵身闪开,哪料还没运劲,就察觉到有人从背后而来。这人行动间无声无息,出掌之时是难以察觉到掌中劲气,若非自己开着气场,恐怕会着了道。

  这时候蜀山派众人也惊呼:“小心!”

  奈何却没有那偷袭之人动作够快,只见严淼手中一团蓝汪汪的海潮劲气,却平静的叫人诡异,脸上是漫布得意之色,只道自己这一下偷袭定然会取了那叶文的性命。

  哪想到自己一掌拍出之时,那叶文却陡然一转,叫自己这一掌拍了个空不说,同时伸手自己胳膊上一带,自己这一掌便不受控制的继续往前推。若只是如此还不至于叫他失控,哪料到那叶文借着一转之力,竟然转到了自己后面,然后一转之下手臂抡起,是自己的后背一推。这一下严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身形,这一掌直接就拍向了那迎面冲来的萱萱。

  “土使者莫要砸下锤来!”

  见到萱萱冲过来,严淼骇得面如土色,仓惶间就喊了一嗓子。只不过他却没收劲的打算,只是看着自己一掌拍了萱萱的身上。

  众人只见严淼这一掌拍萱萱肚子上之后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也没出现什么情况,那萱萱只是眨了眨眼,举着自己那对锤子说了一声:“你下次再打到人家,人家就用锤子砸死你!”

  严淼此时稳住身形后立刻收掌,顺势擦了擦汗:“不会,绝不会!”

  “你刚才为何不收劲?”

  “我是知道萱萱姑娘那护身劲气强横,定然不怕我这一掌的!”严淼只觉得自己额头上的汗水越流越多,尤其是那对南瓜锤就自己脑袋上晃来晃去随时都能砸下来一般。

  那萱萱不屑的道:“别以为人家是傻瓜,暂时先放过你,以后再找你算账!”

  说完,转过头来继续面对叶文,这一次却没有举着锤子冲上来,想来是已经意识到这么整怕是闹腾一天一夜也打不到叶文。

  转过头来,只见那个老头还摆造型,萱萱立刻道:“老爷子你还有完没啊?快点过来帮人家啊!”

  “哦哦,来了来了!”

  只见裴士元念叨着就往这边走了过来,竟然连瞧都没瞧徐贤一眼。叶文本以为徐贤会趁机出手叫这老头吃点教训,哪料到徐贤竟然站远处动也不动,脸上表情却是越来越难看。

  “师弟,怎么了?”两人距离虽然不算近,但是也不远,叶文一边盯着那三个家伙一边问了一声,同时对身后宁茹雪以及华衣传音道:“我拖住这三个家伙,你们去把师弟救回来!”

  二女都没做出回应,不过叶文明白她们都已经准备就绪,也不多话,只接手掌一番,一转一震,那七柄紫剑凌空傲立,竟然摆出了一个阵势出来。

  “这是……真武七截阵?”

  玉洞派弟子还瞧不出来,只是瞧见七柄紫剑凌空悬立,将那三人围中间的画面极有气势,但是蜀山派弟子一瞧这几柄紫剑的位子,立刻就明白掌门用的是什么招法了。

  真武七截阵,至多可七人布阵,七人布阵之时可与近百名同等级高手抗衡,可谓是阵法中相当强横的存,阵法变化是繁杂无比。

  叶文想要以一个人布阵,那是天方夜谭。如果说所谓的左右互搏是要心分二用,那么一个人御使飞剑布下真武七截阵那就是心分七用了。

  一个人能不能心分七用叶文不知道,但是他可不想成为某个本是开着主角模板,结果因为精神***硬生生变作了魔王模板的茶几男。

  所以他这真武七截阵根本算不得真正的真武七截阵,但是用飞剑布阵有一点好处,那便是不需要考虑防御招法,七柄紫剑一齐使起攻招,也就是让脑袋转的快一点便行,威力倒也不比原版的差太多。

  七柄紫剑将那三个使者一围,蜀山派这边人还没怎么地,魔教那边的教众却已经先动了。许是有人见徐贤动弹不得,加上对裴士元的功夫有信心,所以摸到徐贤身边就想捡个便宜。

  奈何徐贤虽然不敢乱动,但也不是这种杂鱼能够招惹的起的,这人才一走进,徐贤左手小指只是一翘,只见一道红色剑光一闪而逝,这人脑门上便多了一个小指般大小的小洞,仰天栽倒。

  而这人一倒,就好似下了一声号令,两边人马发一声喊呼啦的一下杀到了一处去,叶文也立刻催使七柄紫剑围攻那三名使者。

  宁茹雪和华衣动作快,旁人只见二女身形一闪即逝,转眼间就又显出身来,此时二女齐齐提着徐贤,然后交给黄蓉蓉扶着——徐贤竟然连站都站不稳了。

  “怎么了?”

  黄蓉蓉上上下下查看了起来,却没见到徐贤身上有什么伤势。

  后还是徐贤开口道:“不必找了,中了那老鬼的暗劲!”

  恰此时,那被叶文围剑阵中的萱萱用锤子砸飞了一柄紫剑,然后又运起功力任凭两柄紫剑戳她的太阳穴以及后心上,口上却笑着道:“那个漂亮的大哥哥中了老爷子的魔功,估计很快就会变作废人了呢!”

  “萱萱你太多话了!”

  “老爷子生气了哇?”

  叶文见到这几个人被困剑阵当中竟然还这么轻松,简直就是嘲笑于他,七柄紫剑催使的急,剑上是爆出无边剑气,紫色光华耀眼夺目,周围众人只瞧见七团紫光纵横来去,竟然连其间的人也瞧不清楚了。

  再过了片刻,众人只见得到一片紫色光华围成一个大圈,内里如何再难得见——叶文自己也被圈其中,所以谁也瞧不清楚这几人的情况究竟如何。

  此时那三名使者却感到压力大增,只觉得这里剑气纵横,好似有无边剑气能够从四面八方袭来,兼叶文时不时出手攻击,几个人再无先前那般从容的样子,连话也不敢再说了。

  看准机会,叶文骤然扑上,手上劲气满布,直接使了一招紫气东来,这一招是他威力强的一招,那降龙十八掌自己总是使不好的情况下,他喜欢使用的掌上功夫除了绵掌便是这一招了。

  此招一出,威猛气势便叫那三人神色一凛,尤其是首当其冲的裴士元,是不敢小窥此招,但是这老头却没有任何闪躲的念头,反而是催起周身功力,掌上也是布满火劲,硬生生的与叶文对了一下。

  一声巨响,二人齐齐后退,叶文只与那裴士元掌心一接触脸色立刻就是一变。

  而此时那裴士元却哈哈狂笑了起来:“叶文,你到底还是着了老夫的道了,哈哈哈哈!”

  叶文不言不语,只是静立原处,同时那七柄紫剑也不再纵横来去,而是齐齐退回到叶文身边,将其环绕期间。

  抬手看了下自己的掌心,但见掌心一片赤红,这本是被赤阳神火功火劲入体的征兆,若是被火劲伤的严重甚至会有焦黑色。

  但是此时那掌心的赤红当中竟然透出一丝靛蓝,叶文感觉到这火劲中竟然暗含着一股冰寒之气,而这股冰寒之气他极为熟悉。

  “冰魄寒功?不对,这种特性……是玄冰离火魔功!”

  听到叶文叫破了自己的***,裴士元也略有惊诧:“你这年轻人竟然晓得玄冰离火魔功,见识倒是不俗!不过知道又能如何?既然你听过玄冰离火魔功的大名,定然也晓得此功厉害。能够死此功之下,你也足以自傲了!”

  说罢又是一阵狂笑,只当叶文已经是必死无疑,甚至开口道:“南宫问天又如何?中了老夫的魔功,还不是只能慢慢等死?”

  原来南宫问天便是被这老头以玄冰离火魔功偷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功力慢慢被吞噬化解,后才死了几人联手合击之下。

  不想恰此时,那洞口方向一声暴喝传来:“若非我大哥昨晚为了救我被弩箭所伤,焉能被你这等无耻之人伤到?”

  众人闻声齐齐看去,却见南宫听海领着几个南宫家的人出现,只是此时人人带伤,便是南宫听海此时也是浑身伤口和血污,其中一支眼睛是被绷带包裹,也不知道是瞎了还是究竟如何了。

  见到父亲样子,南宫煌忙呼喊了一声,不想这一喊竟然牵动了伤势,猛的又是喷出一口血来。

  “煌儿!”

  父子俩虽然离的不远,奈何中间就隔着魔教教众,所以只能先从两面夹击将魔教教众杀光才能汇合到一处。

  裴士元看清是本来跑掉了的南宫听海,不屑的撇了撇嘴:“死了便是死了,废话恁多!倒是叶掌门,你还是莫要挣扎了,要知中了玄冰离火魔功之人越是行功,功力便消散的越快!”

  不想叶文突然笑着道:“你可知我是如何晓得这门魔功的?”

  裴士元不解,只当叶文是拖延时间。不过他也不意,反正时间越久,对他越是有利。

  但是随即就见到叶文身上紫气越发浓郁,氤氲蒸腾不止,远远瞧去连人影都瞧不见,只见得一片紫气将那片方圆笼罩。

  “叶某曾经便中过此功暗算,那次奈何不得叶某,今次也一样奈何不得!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便连向雨田都没机会见到我这一招!”

  话才落,只见这漫天漫地的紫色云气骤然消散不见,同时原本紫气笼罩之地竟然现出无数的紫色长剑,一眼瞧去密密麻麻的漫天都是。

  此时众人无论魔教中人,还是蜀山派中人,也或南宫世家的人都停下了手,瞪大双眼看着这等旷世奇景,玉洞派也不知道是谁竟然说了一句:“哇塞,这得有多少把剑啊?这叶掌门难道真的能够御使万剑……”

  p:话说,写了这么久了,好像这章的标题是带武侠味道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