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灭杀


  叶文曾经中过玄冰离火魔功的暗劲,所以对于这种功夫中那股叫人无可奈何的劲气十分的了解。

  虽然裴士元的玄冰离火魔功与郑霆的不同,但是原理上都是一样的。

  郑霆精修冰魄寒功,待得冰魄寒功有成之后才开始修炼玄冰离火魔功,以毒物做缓冲,寒气当中暗含火劲。

  裴士元与其相反,而且他比郑霆强的是,他将赤阳神火功练到了相当境界然后才开始修炼那玄冰离火魔功,这一点从裴士元的火劲之猛烈霸道就能瞧的出来,即便裴士元不练玄冰离火魔功,只凭借本身一身火劲,也算的上是江湖上一流的好手了,如今练了这门魔功之后,加叫人难以应对。

  劲气雄浑,所以那股暗劲便越发的难以发现,若非叶文早就有过体验,加上先天紫气的各种神妙,他还真不见得能够应对的了这门魔功。

  “难怪当年此魔功一现世,便遭到江湖中人如此抵触!这裴士元的魔功虽然厉害,但也明显没有练到大成,如此便已经难以应对了,若练到大成岂非天下无敌了?”

  心中有此念想,叶文对那裴士元就加看重了几分,等到他将一身功力数逼出体外,然后控制其化作漫天紫色飞剑之后,这些紫剑中大多都指着那裴士元。

  此时叶文只觉得浑身一阵虚弱,真气微弱的快要无法察觉,好先天紫气回气极强,加上如今得了阴阳变化之道,只是几个喘息间一丝紫气已经丹田中旋转着生成,然后每一转之下都会让自身壮大几分。

  这些真气完全从那残存的一点真气中衍化而生,不沾外物,自然没有邪毒。至于体内那一股魔功劲气,此时已经被叶文凝成了一柄散着赤红流光的紫剑,悬自己手边的地方——这柄剑可是能否一招击杀这几个人的关键。

  劲气稍微回缓了一点,叶文将气场催使到大,将这一片方圆数笼罩了其中,这时候那本来静静悬于空中的漫天紫剑就好似得了号令一样,齐刷刷的一转剑刃。那三名使者此时就如被毒蛇盯上了的青蛙一样,只感到浑身都是一寒。

  “这么多紫剑,便是埋也能将人埋死了!”

  许多人还震惊的瞧着空中的奇景,心底里不自禁的就升起这般念头,一些魔教教众甚至寻思起是不是应当赶紧逃掉,如今这个状况怎么看都对他们大大的不利。毕竟这漫天都是长剑的景象实太过骇人。

  谁都不知道,这就是叶文要的效果。实际上这漫天的紫剑,论威力并非个个都是那么强横的紫剑,按照他眼下的功力,一瞬间爆出十几把紫剑就会耗光全身功力,若是稍微利用回气速度快的优势的话,弄出几十把倒也不是不可能。

  若是一下真的弄出几百几千的紫剑,怕是他自己立刻就会死当场,一点回缓的余地都不存。

  如今天上漂着的起码有上百,但是并非都是那般凝实的紫剑,叶文秉持着九虚一实的理念爆出这么多紫色长剑,为的就是震慑宵小——这群魔教贼子一看到这般景象就吓的肝胆俱裂,他此时即便还没出手,但这一阵也已经算是赢了下。

  再看那裴士元和严淼,早早就摆出了防御的架势,同时脸上满是惊恐,叶文这招还没发出,这两人就已经泄了气势,既然升不起反手一击的念头。

  不过那裴士元也算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此时立刻便瞧出叶文这一招乃是耗自身功力才做到,而且也是借着这一招将混自己体内的暗劲给逼出体外。

  “叶掌门这一手果然强横,而且这般做的确可以将老夫的玄冰离火劲气逼出体外,不过……叶掌门现下怕是已经连动弹都困难了吧?”

  数把紫剑轻轻闪向一旁显出期间叶文的身形来,只见叶文依旧挺直身子站那里,闻言也只是淡然一笑:“这一招并不需要叶某多动,只需要一个念头便可将尔等轰炸至渣!至于叶某一身功力……哼哼,阁下若接的住我这招再说吧!”

  言罢也不等裴士元再言,直接双目一闭,却是集中精力调动起漫天紫剑。只见得这一片紫剑齐齐爆出澎湃剑气,无数剑气是连成一片,就好似凭空出现一轮紫色的太阳,要人无法直视。

  裴士元和严淼都是眼前一花,不自觉的就闭上了眼睛,可是他二人都晓得若是闭上眼那就是必死无疑,立刻就运起功力向后急退,同时想要快的恢复自己的视力。

  对于这二人的动作,叶文虽然闭着双眼,却也清楚的很,只要对手他气场内,那么有什么动作都逃不过他的感知,身处何地是一清二楚,他连眼睛都不需要睁开便已经确定了几人的位置,随后念头一起,这紫色的太阳就如爆炸开来一样,无数紫色剑光喷洒而出,将那三人所处的一片方圆数笼罩期间。

  叶文以心念控制紫剑,同时暗中调集紫剑的位置,叫那具威力的十数把紫剑集中攻向三人要害,其中裴士元一个人便占去了一半。

  另外那些威力要弱上许多,只是外形上相同的紫剑则是封死住几人周遭的退路,让他们不敢躲避。他自信只从外观和气势上是辨别不出这些紫剑的差别来的,所以他认为这几个人定然会竭所能硬接他这一招。

  只听得一阵暴雨般的急响,紫剑轰击地面之上是掀起漫天的尘土,随后尘土被后至的紫剑压下但是却又击起多的烟尘。

  周遭众人只觉得一阵锐利罡风夹杂着尘土铺面袭来,一边惊惧于叶文这一招的威力之恐怖,一边不住的后退。此时几方人马早就止住了争斗,蜀山派众人也与南宫家的人聚到了一起。

  “此等神技,何人能够承受的住?”

  南宫听海看着不远处依旧如暴雨般砸落而下的无边紫色剑芒,一边感叹叶文这一招之强横,一边也对那几个使出阴招,趁势偷袭的家伙被叶文杀死,从而帮自己大哥报了仇而感到高兴。

  只是一转头瞧见自己侄子的模样,自己就再也开心不起来了:“南宫风受的伤比他严重的多,而且那股诡异的劲气他也无法化解,若是自己大哥还倒是会有办法,眼下却……”

  “自己大哥为了救我而殒命,绝不能叫风儿有个三长两短!”趁着此时魔教众人都注意着叶文那里,南宫听海直接走到迷迷糊糊,半清醒半昏迷的南宫风身旁,然后伸手按住了其丹田,运起他南宫家独特的内功,强行将自身内劲和南宫风的内劲来了个对换,同时那股诡异的劲道也随着这次对换转到了自己的体内。

  “如此,也算是对大哥的一个交代了!”

  旁人没人注意,但是南宫煌却一直注意着自己父亲和兄长这边,此时见到父亲脸色突然变的异常难看,隐约见到一种诡异红色,立刻道:“爹,你怎么样了?”

  南宫听海摆了摆手:“爹已是半老残身,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说罢,体内那股暗劲猛然发作,本就已经虚弱不堪的南宫听海是一下子就摔倒了地上。

  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注意到这边的异象,但是也恰此时,叶文那边恐怖的景象终于止歇,随着后一柄紫色光华的消失,那漫天的烟尘也慢慢的散了去。

  此时众人瞧清楚了场中的情况后是倒吸一口凉气,那地面好似被硬生生的翻过了一遍似地——被紫剑攻击到的地方生生的比周围矮了半米有余。至于那三名使者,严淼浑身插着三四把紫剑,其中一柄是从喉咙处穿过,此时整个人诡异的向后弯去,但是那紫剑插地面上之后,使得他没有摔倒地,竟然就这么弯折着死去。除此之外,腹部和腿部还各有一柄紫剑,后一柄紫剑则是插了肩膀上面。

  就他这个惨状,一见之下就知道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一点抢救的余地都没有。

  裴士元则显得加狼狈,浑身都是剑伤不说,肩窝、侧腹、大腿、上臂都插着紫剑,此时浑身不停的淌着鲜血,同时双手各自还抓着一柄紫剑。

  不过他虽然狼狈,此时却没有死去,这老头经验不是那个严淼能比,这种濒死的绝境下爆发出了强横的求生能力,每每都是关键的一下稍微一躲,让过了那致命的部位。但是也仅此而已了,就他身上这些伤已经足够让一个活人毙命,眼下也不过是凭借着强横的真气吊住自己的性命罢了,就这样不用去管,要不了多久就会死掉。

  让人惊诧的却是那个叫萱萱的黄衣姑娘,她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却有一柄紫中透着黑光的长剑穿胸而过,此时瞪大了双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胸前的黑剑,只是手中的双锤依旧拿捏的死紧,半点也没有松开。

  “老夫……老夫竟然这么容易就死了?”

  裴士元看着自己狼狈的模样,自感命不久矣,但却依旧无法相信,那叶文竟然只出了一招就将自己三人数杀了。

  “这……这一招便是向***提过的那招万剑诀了吧?”

  “正是!”

  裴士元笑了笑:“难怪向***诸般推崇……的确是……”的确是什么这老头没机会说了,他只说到这一句的时候就断了气,随后仰天摔倒永远也起不来了。

  而此时叶文才长出一口气。至于那萱萱?其实她才是三使中第一个毙命的,叶文用包含魔功劲气的紫黑飞剑破了她的护身真气并直接刺穿了她的心脏,这个丫头甚至还没有意识到怎么回事就已经毙命。

  叶文走过去,看着那黑剑依旧没有消散,反而是那萱萱身上从毫不起眼变得隐现土黄色光芒,到光芒渐渐微弱以至微不可闻,直至光芒彻底消失那黑剑才开始渐渐变小,后再不得见。直到这时候,那萱萱的尸体才噗通一声仰天栽倒。

  叶文再抬头瞧了眼,便见这一片方圆中还插着七八柄紫剑,若算上严淼和裴士元身上插着的,还余下十几柄。

  手指一抬,这十几柄紫剑突然一震,然后猛的窜上半空悬空而立,重爆发出澎湃剑气。只见叶文随手一挥,往那已经快被吓破胆的魔教教众那里一指,这十几柄紫剑猛的就奔向了这一群魔教贼子中。

  那魔教贼子见到这十几柄紫剑飞来,立刻就是一阵大哗,随后呼啦一下转身就跑,期间大喊大叫也不知道究竟是喊些什么,许是被吓坏,只是本能的喊叫来发泄心中对死亡的恐惧。

  可惜任凭他们如何去喊,叶文都不会有半点手软。等到那十几柄紫剑飞到这一群教众不远处之时,叶文只是眉头一凝,浑身不见任何姿态,那十几柄飞剑就骤然爆裂开来,无边剑气直接将这一片地方给笼罩期间。

  这一次剑气爆发,犹如倾盆而下的暴雨,每个魔教贼子少则遭到十几道、多则不知道多少道剑气的光顾,蜀山派众人只见到一阵光华爆闪,随后剑气纵横,惨叫连连,但只是片刻就数陷入平静。除了那一地的死尸证明了适才所发生的一切乃是事实以外,刚才那一幕便好似幻觉一样,短暂而且震撼的叫人难以相信。

  做完这一切,叶文身形也是略微一晃,同时眉心也是一阵剧痛——这一战不但对他功力消耗巨大,便是精神也是消耗甚多。***纵这许多飞剑,总归不是一件省力的事情,叶文能够支持到现才觉得不适已经是极为强悍。

  “师兄觉得如何?”

  宁茹雪第一时间上来扶住叶文,然后低声询问了一句,随后回到蜀山派众人中之后,叶文才道:“没什么,稍稍休息一下便能恢复过来!”

  走到那房舍旁边,叶文看了看盘膝坐地的徐贤问了句:“师弟的情况如何?”

  此时黄蓉蓉与徐贤四掌相对,二人凝神运功,却不好回答,还是华衣道:“蓉蓉的表情略显喜色,可能是没什么大碍了!”

  叶文瞧了瞧徐贤的脸色,随后又看了看黄蓉蓉的表情,觉得华衣的猜测可能是对的!那裴士元的玄冰离火魔功虽然诡异强横,但是只要功力足够强,总归是有办法破解的。

  其实以他自己现下的功力,若给他足够的时间,即便不用这种将功力全部逼出体外的法子他也可以用阴阳变化之道将那阴损劲气消融掉。徐贤与黄蓉蓉自从悟到双修的法门之后,以他俩的功力特性其实已经暗合阴阳之道,此时便是凭借自身功力将那些毒劲化解。

  正说着,但见两人掌心间忽蓝忽赤,随后掌心竟然渐渐分开,两掌之间却有沛然劲力充斥其间。等过了片刻,只见这二人掌上劲气每次变化之后,掌心间那一点点黑色都会渐渐放大,显然是那股阴毒劲力中让人头疼的毒劲。

  “这股毒劲被逼出来,那么就没什么事情了!徐师弟若非不小心就着了那裴士元的道,倒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败下阵来……”低头又瞧了瞧徐贤,只觉得这师弟终归是没碰上过什么真正的高手,这经验上比自己还有不如,难怪会中招。

  正寻思着,只见南宫煌捂着胸口道:“掌门师伯,请你帮帮我爹吧!”

  “怎么?”

  此时他才注意到南宫听海盘坐地,浑身冷汗冒个不停,同时脸上赤红中显出一点靛蓝,靛蓝中却有隐现黑色,正与裴士元的玄冰离火魔功一般无二。

  “南宫兄也中了玄冰离火魔功?”

  “中了魔功暗劲的是我堂兄,但是我爹为了救我堂兄,以家传独门心法将堂兄体内的劲气转换到了自己体内,结果那股暗劲也随之进了我爹体内了!我爹本就身受重伤,眼下却是低档不住那股劲气的侵蚀了!”

  这一阵的功夫,南宫煌已经明白过了事情的经过和始末。

  原来昨夜之时魔教就派人偷袭了南宫家众人,那时候南宫家众人就因为这一阵偷袭而有所损伤,南宫问天为了救自己弟弟,被一块石块砸中肩膀,同时被弩箭伤了小腿。就因为这次受伤,后来三使偷袭的时候南宫问天根本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被裴士元暴起全身功力偷袭成功,让南宫问天伤上加伤这才殒命几人手上。

  可即便如此,南宫问天一个人顶住魔教众人,给自家人逃跑争取到了足够时间,否则南宫家怕是会全数阵亡。

  但是南宫风却那一阵大战中被裴士元暗劲所伤,若就这么放任不管,要不了多久就会毙命,这是刚被大哥救回一条性命的南宫听海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这才会宁肯牺牲自己也要保住南宫风一命的行为。

  叶文一边听着前因后果,一边查看着南宫听海的伤势,发觉其体内不但毒劲肆虐,同时本身经脉就受到过火劲灼伤,脏腑也似乎受到大力轰击有移位的情况。另外,丹田旁侧还有一个似水般劲气潜伏着,状况可谓是糟糕之极。

  “放心,你父亲定然没事!”

  若非此处有叶文,这一身内伤换了谁也是束手无策的局面,但是叶文的先天紫气却擅长调理这些内伤,只见叶文手掌一翻,一朵紫色莲花滴溜溜旋转着落到了南宫听海头顶百会穴上,同时自己运起功力一掌按谭中,一掌按丹田,周身氤氲蒸腾下,片刻间就将南宫听海体内的暗劲数化解,同时以自身真气将其脏腑给挪回了原位。

  但这只是初步疗伤,先保住其性命,尤其是那经脉中的毒劲只能先行封住日后寻个时间慢慢治理——或者南宫听海功力恢复自行化解也是可以。

  “多谢叶掌门……”

  不想话还没完,只见他身后那间房舍的窗户骤然爆裂,从中窜出一条极为迅捷的身影,一指点向南宫听海后脑!

  **********

  p:我思考便当的名单,这份名单似乎不断的变长。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