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踩啊踩!


  叶文左右摸了好一阵,一直来到一处广阔的开阔地,瞧清了四周景色以及判断出方向后,这才确定自己和华衣沈雨情裹挟下已经来到了魔教的心脏地带。

  尤其是不远处的那座高大如宫殿一般的房舍,即便是眼神再差,脑筋再不灵活的人也该知道这玩意儿是给谁住的了。

  “这里定是那魔教教主的老巢!”

  “是呢!这岛上好像就没有那座房舍建的这般气势恢弘,老爷要杀进去吗?”沈雨情一死,华衣也是去了一块心病。

  只是看着那个养育了自己的师父浑身冰冷的躺地上,华衣终归有点不忍,便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将其埋了。

  “总归是她将我养大的,叫她死后有个安身的所,也算是报答了她的养育之恩!”

  华衣并没有为其立上墓碑,反正沈雨情埋这里之后也不会有人跑来拜祭,有没有墓碑都无所谓。何况以沈雨情的恶名,立上墓碑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来挖吗?

  叶文确定了方向,发现自己现所的地方是那巨大宫殿的西面,也就是说只要自己等这里便能够等到蜀山派众人。

  “先不忙,这里等一阵,也许师妹带人已经追过来了,我也顺便继续调息一下!”

  华衣瞧了瞧叶文,然后转头往西面看了几眼:“不若奴婢回去接应一下,也好叫夫人知道老爷无事,免得多加担心!”

  “嗯,这样好!”点了点头,叶文觉得华衣的建议十分恰当。至于自己?他眼下的情况并不需要别人护持,只要自己将紫气天罗气场一开,那么就可以起到警戒的作用——除非对手是沈雨情这个层次的高手,擅长的还得是那种隐匿踪迹的功夫。

  华衣见叶文应允,纵起轻功便往西面而去,一路上倒也是隐约有了点印象,大致的能够想起来时的路。

  来的时候沈雨情身形太快,华衣虽然极力注意四周环境,并且趁机留下一些指路的标识,但是仓促间只能记得大概,而且那标识也不是处处都有。所以此时回去接应一下,也好叫蜀山派众人早日赶上来汇合。

  她和叶文却不知道,此时宁茹雪被沈雨情的徒弟白晶晶拦半路根本无法前行。

  “沈雨情那妖妇的徒弟?”宁茹雪瞧了瞧白晶晶,只见她手中长剑如碧波秋水一般,绝对是一柄宝剑,剑刃上是隐约有剑气喷薄而出,可见这女子的一手剑法绝非一般。

  一直以为沈雨情的功夫都轻功以及指法掌法上,武器擅长使用飘带,不想她的徒弟竟然是一个剑法高手,这让宁茹雪多少有点意外。

  “这柄秋水剑是师父当年的兵器,后来便送给人家了。怎么样?这剑好看吗?”白晶晶此时还有心情显摆自己的长剑,浑然没将面前的宁茹雪等人放眼里。

  却是适才那一阵偷袭一口气杀了蜀山派七名弟子,让她以为蜀山派的实力也不过如此了。

  “真不明白师父为何这般重视你们,如今来看也不过如此!”正说着,突然眉头一皱:“嗯?又有人来了?”

  宁茹雪听到她的话,这才注意到身后隐约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绝非一人所能发出,想来是好多人正往这里跑来。

  等到脚步声越发清晰,宁茹雪微微转过头瞧了一眼,见到了先前因为找不到记号标识,只能分而追之的岳宁、周芷若、徐平、郭靖、李逍遥以及玉洞派诸人。

  只不过此时那一路人一个人没少,这一边却只剩下自己了,这白晶晶适才突然现身偷袭,猝不及防下竟然被她连杀七人,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以剑气逼退了她,怕是也已经横尸当场了。

  “师叔!”

  一行人宁茹雪身后站定,岳宁先是瞧了瞧宁茹雪,发现其身上没有什么伤痕,随即又瞧了眼地上蜀山弟子的尸体,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李逍遥一见到这个情况就要跃起出招,立刻被岳宁用手给拦了下来:“对方功夫高强,莫要莽撞!”

  岳宁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为人是沉稳。只是这几眼的功夫就判断出了对方的功夫可能比自己师叔还要高一些,否则定然不会师叔场的情况下连杀七个人却自己毫发无伤。

  若是这样,那么自己等人怕是无人是这人对手,心下思量一番,只觉得为今之计便只有师兄弟与师叔联手,摆出真武七截阵,方有获胜之机。

  正要出声,只听宁茹雪突然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道:“你们莫要出手,这人由我对付!”说罢也不等岳宁回答,素手一抬,只见一柄青碧色长剑便悬于她掌心之上。

  这叶文版的御剑术,蜀山派现下便只有叶文和宁茹雪会(李逍遥虽然学会了,但是却用不了),而且因为宁茹雪功力特性,虽然功力比叶文弱上不少,但这气剑凝聚起来却不比叶文的紫剑来的慢。

  “嗯?这是什么功夫?”

  白晶晶见到一柄青碧色的长剑就这么凭空冒了出来,也大感有趣,只是她依旧不觉得这玩意儿有什么厉害的,不想自己才一眨眼睛,那柄青剑竟然不见了踪影。

  “咦?难道是我眼花了?”

  正欲开口嘲笑,突然从耳边传来一阵破空之声,心下也不及多想直接一仰身,那纤细腰肢往后仰的好似成了圆形,恰好躲过了这横刺而来的青剑。

  “好快!”

  心下才升起这个念头,不想那青剑竟然说停就停,直接悬了白晶晶身前,同时剑身一转一翻,竟然直接劈向白晶晶小腹。

  “哎呦,好狠辣呢!”

  本以为这一剑就算不取了她性命也能叫她受点伤,哪料到这白晶晶的身子竟然猛的向后滑去,直接躲过了这一劈,同时从直起身子:“宁女侠长的这般漂亮可爱,怎的出手却这般狠辣?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女人,难怪你那师兄会看上华衣呢!”

  白晶晶身形一边后退一边说个没完,只希望能气的宁茹雪暴跳如雷,心神慌乱,那就可以趁势将其杀掉了。

  不想宁茹雪神色如常,竟然对她的话浑不意,只是专心御使飞剑来攻她周身要害。

  “真是无趣!”

  见到这个法子不管用,白晶晶立刻改变打法,纵起那诡异的轻功直接冲向宁茹雪,同是手上长剑一挺,一招仙人指路刺向宁茹雪胸口。

  这一招本不怎么稀罕,几乎任何一路剑法中都有类似的招数,至多也就是名称有点差别。但是要配上白晶晶的轻功,那威力着实不容小窥,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本来还离得好远的白晶晶已经挺剑冲到了宁茹雪眼前,眼瞧着就要一剑将宁茹雪刺个透心凉。

  却不料宁茹雪十指连挥,一道接一道的青色剑气直取白晶晶上身数道大穴,逼得她不得不回招,先将宁茹雪这数道剑气防住再说。

  一阵叮叮当当,长剑和剑气相交后发出了一片脆响,就好像有人弹奏一首悦耳的曲子一般。但是此时谁也没功夫去注意这些,宁茹雪十道剑气之后,又是甩出数道剑气,这一次却是急攻白晶晶下盘,迫得这个女人不得不纵身跃起。

  “这次看你还怎么躲!”

  眼神一凝,宁茹雪手指一勾,那本来飞出挺远了的青剑骤然闪回直奔白晶晶后心,这一下终于将白晶晶吓的额冒冷汗,再也顾不得宁茹雪那边,回身一剑就往那青剑劈去,意图先破了这个古怪的青色长剑,然后再对付那宁茹雪。

  她本道宁茹雪双手刚放出好多道剑气,纵使回气再快,也得停顿片刻才能使出剑气功夫,只要自己趁着这个空当先把青剑逼退就可以了。

  哪料到宁茹雪微微一抬头,目视半空中的白晶晶,眉头一耸,一道要比先前一道强横了不知道多少的剑气直接自眉心喷薄而出。

  这道青色剑气一现,竟然直接凭空化作一柄长剑的模样,虽然尺寸小了点,但的确是长剑无疑。

  白晶晶才一转身,宁茹雪就又放出这么一柄飞剑,她甚至都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感觉到自己后背和胸口接连一疼,随后一柄手掌大小的青色小剑从自己胸前飞出,顺势还将鲜红色的血液给洒的到处都是。

  “这……是怎么回事?”

  噗通一声摔地上,白晶晶仰头看着宁茹雪,只见她双手下垂并不似刚刚出过招的样子。

  “我可不仅仅只会用双手施放剑气……”

  这句话白晶晶只听到一半,就她还想做垂死挣扎的时候,那一柄青剑就直接落了下来将她后一点生机也给断绝。

  直到这时候,宁茹雪才长出一口气,只觉得自己的双脚都略微有点发软。

  “师兄的打法,原来这般耗力的吗?”

  适才几招虽然不是很起眼,但是招招都是用了十成力。先是那柄耗费真气颇巨的青剑将她的功力消耗了大半,随后几道剑气倒是没什么,不过要逼得这个女人进局却让她费了不少脑筋,而后那一下小号的青剑,是几乎耗了她剩余的全部功力。

  尤其是为了保证能够穿透这白晶晶的护体真气,同时要有足够的速度以及突然性,宁茹雪是一点都不敢做保留,这才能够将这个女子击杀。

  “***力你强于我,只可惜你经验比我还差,而且太过目中无人!”宁茹雪低头瞧了眼依旧无法瞑目的白晶晶,心中也是提醒着自己:“以后要多向师兄请教请教了,起码这与高手对敌的经验,派中也只有师兄为丰富!今日若不是这女子比我经验还差,也不会顺利赢下。”

  白晶晶死了经验太差上。宁茹雪经验本也不丰富,但是她看了许多次叶文与人交锋,好歹还能模仿叶文与人对敌时的方式,而这也成为了决定此战胜负的关键。

  “师叔,觉得如何了?”

  “没什么,稍微休息一下就好!”宁茹雪将那柄青剑招回到手上,然后慢慢将青剑中的功力重纳回体内。她可不比叶文,用完就直接任其于空中消散,她这点功力若那么做,又没有先天紫气那般的恢复奇效,怕是才出几招就得趴下。

  等到她将青剑吸纳完毕,虽然损失了不少但好歹也算有了再战之力,回头瞧了瞧只剩下内门亲传弟子以及玉洞派的诸人,师兄又是存亡未卜,只觉得好一阵郁闷。

  恰此时,前方又传来破空之声,显然是有人用轻功赶路,直冲众人而来。

  “是华衣!”

  相处日久,★★衣的轻功路数极为熟悉的宁茹雪还没见到人,就将其认了出来,等到华衣出现之后,宁茹雪立刻迎了上去。

  还不等她开口,华衣直接道:“老爷没事,而且我师……沈雨情也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松了口气,宁茹雪此时才觉得肩膀上的大石终于被拿了下来:“没事就好!”然后众人便随着华衣来寻叶文……

  这边厢,叶文本欲调息着等到华衣回来,哪料到华衣才走没多久,不远处就传来打斗之声。因为他精心练气,又不敢沉下心神,随时警惕四周情况,所以五感特别敏锐,这声音虽然从挺远的地方发出,但一样吵得他万分心烦。

  “就不能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吗?”

  站起身来,叶文顺着声音奔了过去,才走没多远就见到一处小山沟里面,那嚣张无比龙霸天此时万分狼狈的躺地上,对着面前站着的那个女子骂个不停。

  “你小心点,若叫老子找到机会,定然叫你生不如死!”

  奈何眼下却如一条死狗一样趴那里动都动弹不得,被那女子听到这番话后是嘲笑道:“就凭你?”说罢直接一脚踩龙霸天的脸上,然后碾啊碾的踩来踩去:“听说你这家伙很喜欢女人,能死本小姐的这双美足之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呸,你个丑八怪也配称为女人?今日这一踩,龙某日后定然有所回报!”

  “你还会有日后?你莫不是昏了头吧?”说完脚上又用了几分力气,直接将龙霸天半张脸都踩进了土里。“就你这么点功夫也敢如此嚣张,看来正道武林也不怎么样嘛!亏得教主还诸般小心,谨慎行事。早知道应该直接杀回中原,谁敢拦路,直接碾死便完!”

  “呜呜呜!”龙霸天的嘴陷土里,此时除了呜呜声什么也说不出来。

  瞧见龙霸天这般样子,叶文感叹了一句:“碰到不怕你那光环的人了,完蛋了吧?”

  按照这龙霸天以前的机遇,此时不是对方脑抽了说什么“好,我就给你个机会!”就是突然蹦出一个前辈高人将其救走。

  哪料到如今落到这海岛之上,对方没有想要择日再死的想法,而正道高手散落四方此时都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和人玩命呢,谁又有功夫来救他?

  只是叶文千算万算,却少算了一点。

  “什么人?”

  那个踩着龙霸天的女子突然转过头来,往叶文的方向一瞧,同时手掌往地上一拍,掌劲爆发下,一大堆石子骤然飞起激射而出,将叶文身前那一片遮挡的树叶花草之类的打了个稀里哗啦,暴露出了身形。

  龙霸天还留地面上的一只眼见到叶文现身,脸上显出激动之色,同时不停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也不知道究竟说了些什么。

  叶文此时突然有一种感觉:“老子成了来救他的前辈高人了?我去,不带这么玩人的好不?”

  不说自己根本不是自愿现身这一点,只凭自己和龙霸天那糟糕的‘友谊’,他就没有半点去帮这家伙的兴趣。

  “这位……”

  一直看龙霸天了,竟然忘了去瞧将其踩脚下的猛人。叶文一抬头,只见一位脸色乌黑犹如锅底,眼睛细如丝线,塌鼻大嘴的女子正对着他——他实瞧不出来这位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自然瞧不出来有没有瞧着自己了。

  “额……姑娘……”

  若不是这女人穿着一身贴身短打,显出其前凸后翘的修长身型,只凭这相貌他还真瞧不出是男是女。刚才树林里还只看到她背影,所以只能看到这诱人犯罪的魔鬼身材,此时一转过身,叶文却害怕她对自己犯罪。

  “你是哪派的?”这女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叶文,瞧出不是本教中人,只是却不知道这年轻人是正道中的哪一个?

  “蜀山派叶文!”

  “原来你就是叶文!”说到这里,表情突然变得加诡异:“你竟然能走到这里来,向雨田那个家伙定然是死了你的手上了!”

  其实正道群雄分兵之后,哪派攻了哪边魔教中人清清楚楚,所以才会做出一系列的应对措施,不但将正道中人杀了个七零八落,自己也可以丢下自己镇守的地方四处乱转,进而被她抓到了这个很是嚣张的龙霸天。

  这龙霸天武功虽然不俗,但是和自己比起来那可就差太多了。

  “你是来救这个家伙的?”女子低头瞧了一眼龙霸天,满脸的不屑。

  “呜呜呜!”龙霸天表示很激动。

  “不是!”叶文直接将头扭头一边。

  “呜呜?呜呜呜……”

  那女子似乎也有点惊讶,不过这人办事也够干脆利落:“既然不是,那我杀了他你也不会介意喽?”

  “姑娘自便!”

  叶文话还没落,只听得一阵沉闷响声,随后一大蓬红白之物喷洒的到处都是,叶文若不是气劲护身少不得也要被洒到许多。

  那女子却毫不意,只见她那腿上不知道溅上了多少红白之色,却不管不顾,反而对着叶文道:“哎呦,你还真不准备救他啊!”说罢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叶掌门莫非是准备投入本教了吗?”

  叶文指了指龙霸天的尸身:“我不救他,是因为他曾想害我,对于敌人叶某可没有必要硬装什么老好人!至于加入贵教?叶某是半点兴趣也欠奉!”

  “哦?有句话叫以德报怨吗?”那女子突然脸现诡异笑容:“叶掌门身为正道中人竟然如此行事……啧啧!”

  叶文却丝毫不以为意,只是随口答道:“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才是正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