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东方


  叶文轻手轻脚的继续往前走了点,好这个山洞的构造很适合藏身,走到一个拐角处的时候,叶文稍微探出了一点身子,便可以很好的藏住自己身形的同时,看清楚里面发生的一切。

  东方葵站那里,而东方无极躺地上,四肢被四柄匕首贯穿,钉地上动弹不得,而且从那伤口处的血渍来看,这东方家的大公子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一段时间了。

  东方乙靠坐山洞的墙壁旁,这个老人满脸的憔悴之色,不但头发变成了一片雪白,便连眉毛也是一般无二,脸上的皱纹是像有人拿刀他的脸上刻了好多刀一般。

  “怎的变成了这样?”

  东方葵将一个不大的小铁锤手里颠了颠,然后踢了下不停喘着粗气的东方无极:“大哥,筋骨寸寸碎裂的感觉如何?”

  喘了一好一阵,也许是稍微适应了剧痛感,东方无极终于再次开口,只不过这一次已经不如先前那般中气十足,反而是一副随时都要断气般:“求求你,求求你看亲兄弟一场的份上,干脆利落的杀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

  东方葵却哼了一声:“兄弟份上?当年你下毒害我的时候,怎的不说看兄弟的份上?这个时候你还有脸说是我的兄弟?”

  此言一出,东方无极脸上一阵通红,也不知道是巨大的疼痛还是强烈的羞耻感才让他有如此反应的。

  坐山壁旁的东方乙也是长叹一口气,对于东方葵的话也不知道如何应答。

  若不是今日这件事情,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儿子居然会因为害怕天资过人的弟弟抢了自己的风头,夺走青龙会会主的位置而暗中下毒。骤闻这件事情的时候,东方乙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相比起已经变得不男不女、怪物一般而且明显心智也大变的二儿子,他还是愿意相信大儿子的话。

  他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反应让本来就对他很有意见的东方葵加受伤,也造成如今的这番景象。

  东方葵誓要东方乙的面前折磨死东方无极,同时也要东方无极亲口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坦白出来!

  她做到了,东方无极忍受不了痛苦的折磨,只东方葵用锤子敲碎了他三根手指之后就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说了出来,而听到这些的东方乙一瞬间就失去了力气,本来还大骂:畜牲、逆子的他一下子无话可说。

  东方葵并不会就此放过东方无极,而东方无极的惨嚎也如利剑一般不停的让东方乙的心中一阵阵刺痛,仅仅不过半日多的光景,这位本来还意气风发的东方会主就变成了眼下这般模样。

  对于自己竟然不曾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大儿子进而造成了随后的悲剧所产生的一丝自责,对于二儿子的愧疚之情叫东方乙这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雄心壮志。

  不过一想到东方家的血脉,他还是希望自己的二儿子能够放过自己的大哥,但是东方葵却一脸嘲笑的说道:“这个时候你还是偏帮着大哥……你根本就没有将我当做过你的儿子!”东方葵指了指自己:“我现这个样子是因为谁?我所承受的那些痛苦又是为了谁?”

  说完,东方乙手中小锤猛的砸下,一阵尖锐的惨叫声之后,东方乙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这一瞬间因为巨大的疼痛以及要害遭到致命攻击生生昏了过去,同时对于自己的东方家这一刻后断子绝孙的事实而惊的险些也一并昏过去。

  “你……你做什么?你这个逆子!”

  怔愣了片刻之后,东方乙再次爆发出了一声怒吼,东方葵的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大逆不道,简直愧对东方家的列祖列宗。

  东方葵将手中的小锤一丢仰头大笑了起来,任凭东方乙如何谩骂也始终不肯回嘴,同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因为这一击之后虽然昏过去,但是很快就疼醒了过来后直接活生生的疼死了过去。

  “快……快救他!”

  发现东方无极情况不对的东方乙大声的喊了起来,但是换来的依旧只是东方葵冰冷的目光。便是这么片刻的耽误,东方无极咽下了后一口气。

  “我和青龙会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再是我的父亲,我也不再是东方胜,我以后叫东方葵,我只是我自己……想救你的儿子,那便过来杀了我!”

  东方乙怔怔的看着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失败。

  “我东方乙愧为人子、愧为人父!”

  仰天长啸一声,突然举起手掌猛的自己头顶一拍,青龙吟劲气爆发下,那声龙吟就犹如巨龙临死前的悲鸣,而随着一声沉闷响声后一切都回归平静,东方乙瞪着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叶掌门,是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对!”

  东方葵看着倒下的东方乙以及脚边的东方无极,静静的看了他们好一阵之后突然开口。她没有转身,甚至没有回头,甚至于说完之后只是用旁边摆着的一剑兵器地上挖起了坑。

  叶文从拐角处走了出来,看着东方葵低着头看挖坑,他知道这个人正做她该做的事情。

  本以为叶文会跳出来指责谩骂自己是个疯子★★的东方葵等了好一阵,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回过头后露出一张布满了泪水的俏丽容颜后,却惊讶的看到叶文只是一脸同情的看着自己。

  “你这算什么?同情我吗?我才不需要同情!”

  歇斯底里一般的大喊了一阵,但是叶文依旧没有做出回应,东方葵抹了下脸,然后继续低头挖坑,等到挖好两个可以容纳一人的大坑之后,便将自己的父亲和大哥的尸体丢了进去,进而掩埋妥当。

  “你不准备将他们的尸体带回中原?”

  东方葵摇了摇头:“我从此和青龙会以及东方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以后也不会回青龙会!”说到这里,东方葵突然好奇的道:“叶掌门既然瞧见了我杀死青龙会的少会主,为何不替天行道杀了我?”

  叶文摇了摇头:“错不你,又怎能颠倒是非黑白?”害人者人亦害之,东方无极下毒坑害了东方葵,东方葵杀他也情理之中。

  东方葵苦笑了下:“我可是嗜兄,并且害死父亲的人!”

  叶文不答,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就要离开,东方葵见到叶文这个样子,突然随手一甩,一道炙热的极细气劲从后袭来,但是叶文却好似不知道一样,任凭这丝气劲从自己耳旁滑过钉进墙壁之中,留下一个毛孔般大小的小洞。

  瞧了瞧那面被东方葵打中的墙壁,叶文只是道了句:“东方姑娘若是想要求死,便寻个无人的地方自行了断便可!叶某并不准备成为姑娘自的道具……”

  叶文看来,东方葵现有强烈的自我毁灭倾向,尤其是杀死了亲哥哥以及逼得自己父亲自之后,这种倾向达到了巅峰。只不过东方葵又不停的告诉自己做的没错,所以又找不到一个让自己下定决心自的理由。

  这种情况下,找个高手将自己杀死似乎是个合适而又能让她自己接受的结果。本来察觉到叶文来到的时候她还有些高兴,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没想到,叶文根本就不肯出手,好像瞧出了自己多只是吓吓他,不会真正的出手攻击他一样。

  “你不杀我,我就杀了你!”

  东方葵纵起轻功,叶文只是感觉到一阵凉风划过,这个悲剧般的人物就已经拦了自己面前。

  但是叶文依旧不为所动,只是慢慢的往前走,甚至浑身都没有做出任何防备的举动。从东方葵身旁走过的时候仅仅是道了一句:“你不会的,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看着叶文从身旁走过,就如绕过一根普通的木桩一样,东方葵的手抖了好半天后还是没有出手,等到她回过头的时候,叶文正站洞口瞧她。

  “看,我都说了!”

  说完,直接出了山洞,东方葵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文走出山洞,然后树林里七转八转后转没了影子……

  叶文出了山洞后就直接回到了刚才休息的地方,宁茹雪此时已经恢复了过来,北城烟华衣的帮助下也恢复了精气神,几个人互相瞧了瞧,后开口的还是叶文。

  “咱们也该出发了,如今正道群雄中就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也不知道慧心禅师和李掌门能不能对付的了那魔头!”

  魔头指的自然是司徒浩龙,堂堂魔教教主自然当的起魔头这个称号。

  北城烟虽然先时情绪显得极为低落,但是毕竟不是二十来岁的小丫头,本又是一个坚强的女子,加上自己也意识到如今不是悲伤的时候,此时已经调整好了情绪。

  “叶掌门说的是,当速速增援慧心大师以及李掌门,断不能再叫这两位也遭了魔教的毒手!”

  一想起本次围剿魔教,出征时候的意气风发以及眼下几人的落魄窘境,北城烟只感觉到无比的讽刺。

  本还以为正派齐心协力下,定然可以将这藏头露尾的魔教给轻松的灭掉,哪想到魔教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正道的损失……

  “唉!”

  几个人站起了身,收拾一下东西正欲出发,这时候从树林深处突然转出一个人来。只见东方葵从大树后面转了出来之后轻轻的说了句:“我与你们一起!”

  她的突然出现吓了几个人一跳,除了叶文有所准备外,另外三个女人几乎第一时间就亮出了兵器——宁茹雪指尖青光缭绕、北城烟是抽出一柄先前随手捡来的长剑、华衣的双手也拿着两柄短剑。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叫这群人神经绷的极紧,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造成众人非常激烈的反应。叶文明白这是长时间身处险境加上接连不断的打击造成的,这种状态下的众人受不得一点惊吓,所以立刻出声道:“是东方姑娘,适才我里面撞见了她!”

  “东方姑娘?”

  北城烟对东方葵没什么印象,当初也不过是仓促一瞥,只知道东方家的二公子因为修炼凤凰涅槃功变成了不男不女的情况,虽然听闻这门神功练到后就和真正女人无异,但是北城烟总觉得有点怪异。

  同时心里面对于这门莫名其妙的神功没有太好的观感,不过如今见到东方葵本人,她不得不承认这门功夫的确诡异强横,眼前这人明明就是一女子,哪里瞧的出半点男人模样?

  “是青龙会的人?”

  叶文点了点头:“适才我过去查看,东方姑娘正掩埋东方乙会主以及东方无极……”

  “是吗?连青龙会也……”

  北城烟收起长剑,听闻连青龙会也几乎全灭,对面前这脸上犹有泪痕的‘东方姑娘’便多了几分好感,只觉得对方与自己一般都是可怜人。

  叶文也没有解释,实际上青龙会是灭了眼前这位手上,反正那些事情都是一些家中的丑闻,没必要说的天下皆知。而且气的父亲自,杀死自己亲兄说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弄不好这还没完全发疯的东方葵就会真的成为人人喊打的大魔头,那时候再江湖上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他可受不了。

  “莫要多话,少生事端!”

  心里面暗暗的祈祷了两句,也不知道东方葵是听到了还是怎么的,真的没有多言,只是擦了擦眼角还残留的泪水重说了一句:“我和你们一起去寻那魔头!”

  一听此言,叶文就知道这人打的什么算盘了。

  “丫的还是想弄死自己!”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让身旁的华衣和宁茹雪满脑袋的问号,不过叶文也没有去多加解释,而是加紧的走了几步径直往海边赶去。

  这时候,岛上还有不少魔教的教众到处的穿梭,有的人受了伤,也不知道是被谁给打了一顿,七扭八歪的往一些偏僻的地方里钻,估计是想躲起来。而有的则是衣衫兵器完好,同时类似统领的人的率领下,与叶文等人一样往海岛的东南面赶去。

  碰到这种情况,若是对方人数不多的话,几个人都会出手将这群人杀散,同时那统领一样的人物定然会被杀死,然后就看着这群败兵四散而逃。

  一路上走走停停,几个人也消耗了不少体力,好这一路上出手多的是显得比较完好的东方葵,因此一众人并没有觉得疲劳。

  不过东方葵展露出来的武艺还是叫众***吃一惊,尤其是叶文。

  “难怪能叫东方乙和东方无极两人都无还手之力,这凤凰涅槃功不过才修炼到第五变巅峰便有这么强的战力了?若是修炼到第六变,天下间还有几人是其对手?”

  又想到那据说无人能够练成的第七变,叶文估摸着第七变一成就会直接破碎虚空去了,否则实对不起这凤凰涅槃功前面几变所展现出来的强横战力以及那长达一年半的假死状态。

  正寻思着自己要将武功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触摸到所谓的破碎虚空的时候,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初登陆的那个海岸。

  此时这一方地段里,无数的魔教教众正不停的往前冲,同时时不时还会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远处海面上,一个人站船头一副傲然之姿的望着海岸上面,那被蚂蚁一般的教众围当中的一簇人。

  “是司徒浩龙!”

  叶文眼神好,此时一下就瞧清楚那站船头摆造型的正是魔教教主司徒浩龙,这家伙果然领着大量魔教教众前来围剿正道各派中剩余的这点力量来了。

  李玄和慧心禅师虽然回援及时稳住了局势,但是司徒浩龙这个家伙只是站大船上不肯下来,不停的让自己的手下去冲击两大高手护持着的这一小群人。

  要叶文心惊的是,司徒浩龙竟然一挥手,一群手持霹雳雷火弹的士卒突然冲到前面,将手上已经点燃的霹雳雷火弹往人群里扔。

  “我去,掷弹兵?”

  好老和尚和李玄都有应对方法,只要避过这霹雳雷火弹的爆炸范围,同时用强横的隔空劲气将飞向自己的雷火弹打飞回去便可无事——霹雳雷火弹的杀伤范围并不大,也没有什么破片之类的设计,纯粹靠数量取胜。老道士若不是被轩辕无敌坑害了,也不至于死的那么凄惨。

  所以这一群人暂时还应对的过来,何况蜀山派这一群弟子也不是吃素的,你让他们杀顶尖高手做不到,但是对付一群喽啰……

  黄蓉蓉领着一群亲传弟子组成了真武七截阵,徐贤则像鬼魅一样人群中自如穿梭——这位徐公子仗着轻功强横,专门挑那些统领来杀,要么就瞄着弓箭手们而去。如今这掷弹兵一出现,只扔了一轮霹雳雷火弹,人群中就闪出一片剑影,剑光爆闪之后只留下一地尸身。

  司徒浩龙大船上却毫不意,只是优哉游哉的看着面前的情况:“任凭你们武功绝顶,又能杀的了多少人?怕是再要不了半个时辰,一个个的都得脱力,到时候还不是要被杀死?”

  看着这种场面,司徒浩龙越发坚定了自己以后的路:“当年父亲告诫我圣教始终难以成事便是江湖气息太重,如今我已经将教中的江湖气数清洗了干净,这天下定将归我司徒氏所有!”

  奈何他造型摆的正哈皮,突然见到一道耀眼的紫色光华自冲自己而来,而这紫色光华所爆发出的森然剑气是叫他不得不放弃自己所站的船头纵身向后躲避。

  “受死吧,司徒浩龙!”

  一声暴喝之后,只见那恐怖的紫光竟然猛的一闪,随后便爆发出无边剑气,不单自己,就连身后的一众亲卫兵卒也被这漫天的剑网罩了当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