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杂事


  一百四十天;四个月还要多出十几天来,这段时间里东方葵就和一个植物人一样,静静的躺床上动也不动,呼吸缓慢平和、心跳和脉搏也是极为缓慢,而且难以察觉,这个样子若找个不入流的大夫来,也许只一眼后就会送上一句:“已经死了,拾掇拾掇埋了吧……”

  而蜀山派众人却都知道这位东方葵不但没有死,而且很有可能别人无法察觉到的地方进行着让人感到震惊的变化,等到东方葵睁眼醒来之后,也许江湖中将会多出一名绝世高手,唯一让叶文头疼的是这位绝世高手因为多次遭受打击,对武林是福是祸实是难以说的清。

  躺床榻之上叶文想了想自己的蜀山派以后应该做些什么?

  “魔教虽然还没有数剿灭,但是剩下的事情似乎和我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让我那个见不得人的小徒弟自己头疼去吧!”

  “蜀山派眼下也已经走上了正轨,名望实力都已经有了,而且外门体系也已经成型,只要不断的征收弟子,然后将出师的弟子放下山去,维持这样一个循环那么就可以让蜀山派一直发展下去!”

  “侠客村和书生村如今已经发展起来,并且逐渐稳定,两个村子里的村民都是靠蜀山派来维持生活的,而这两个村落中的一些小孩也很可能成为蜀山派以后主要的弟子来源!”

  实际上,即便是现也已经开始有一些村民将自己那还不大的娃娃送到蜀山来,想看看能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拜入蜀山派。

  可惜的是这些孩子的资质都算不上好,叶文本来还满怀期待的瞧了瞧,但是这些还的资质只算的上一般,便将其收进了外门没有纳入内门做亲传弟子——这还是看孩子年岁还小,发展空间比那些十几二十岁才来拜进蜀山派的人要强一些才做的决定。

  不过即便如此,也已经让那些将孩子送来的父母欣喜若狂,叶文本来还不明白,等到某一个父母开心的语无伦次他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乐意将孩子送到蜀山派里来。

  蜀山派不但教人习武,重要的是他们还教人读书识字。加上蜀山派可是出个徐贤这个状元郎的门派,这些穷苦家的人又没钱让孩子去读什么好书院,所以就寻思送到蜀山派里来。哪怕学不到什么高强武艺,懂得写字算数那么也会让自己的后代有一技傍身,哪怕以后去做个账房也好。

  叶文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可是为蜀山派弟子请了几个教书先生的,不过只这样似乎也不够,听到这父母的话之后,他突然想起不若多教点东西,哪怕以后这些外门弟子武艺一路上不能长久,也可以靠别的技艺讨生活养家。

  这个想法这几日一直叶文脑袋里盘旋,只不过只有一个大概的念头,还没完全想好:“弄个类似专科学校那样的?”

  “你说,我若是派里多教弟子们一些书写算数、或者是一些粗浅的医理知识,对咱们的门派有没有好处?”

  整个人都压叶文身上轻微喘着气的华衣微微仰起了头,露出那张带着诱人红晕的俏脸:“老爷觉得好便做,这些东西奴婢也不是很懂的呢!”

  哪料到话还没说完,从被窝里就传来轻轻的一声拍打声,骤然被袭击了重要部位的华衣吓的啊了一下,然后那都快要滴出水来的双眸嗔怪的瞥了一下叶文。

  “你以前好歹也是一个长老,这些事情就不懂得的吗?”

  华衣无辜的摇了摇头:“不是很懂的呢!而且天乐帮也不是门派,好多地方都不同!”

  叶文听了也只有叹了口气,依旧放那一片弹性极佳的软肉上的顺势滑上了华衣的背脊,一边感受着手中那滑腻的触感一边停了后背的位置上。

  眯着眼享受着的华衣将整个人往叶文身上又贴了贴,本来就已经无分彼此的二人几乎要融为一体。

  自从叶文与华衣有了深层次的关系、并且还发觉这种事情对两人的功力都有所益处之后(如今叶文倒是没什么好处了)这样的情景几乎每天都上演,好不容易摆脱了和尚之身的叶文很哈皮的享受着温香暖玉怀的幸福时光。

  而这段时间叶文将那一身功力彻底融合己身之后,每天都被他‘宠幸’的华衣是得益良多,不但进一步的巩固了自身的境界,同时一身功力也越发的精纯,甚至连皮肤都变得加水嫩,瞧的叶文总想试试可不可以从中挤出水来。

  加上两个人现都还处于对床苐之事的鲜期,所以一有精力空闲,大战个三百回合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唯一让叶文遗憾的是华衣虽然百般迎合,不过有些他非常想要尝试的事情还是没有得逞过。

  等到日头升起,两个人从床榻上起身,帮叶文穿衣服的华衣突然道:“老爷,和夫人的婚事……”

  “嗯……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叶文点了点头,想起了这些日子师妹总是故意躲着自己,便是因为回来之后,叶文开始准备起两人的大婚之事。

  宁茹雪到底还是女孩子,脸嫩,想想叶文忙着娶自己的事情,她实不好过去帮手,加上羞涩难当便干脆躲起来不见人了。

  这些日子也就是赵婶和华衣能时时见到宁茹雪,叶文多远远的瞄到一眼,然后察觉到的师妹就会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不过,再能躲又能如何?如今诸般事情都已经处理妥当,只等事先调好的吉日到来,便可以成婚了。

  而这一天,也是他等待了许久的时日。

  “后还不是落到我的手心里了?”想到得意处,叶文不免奸笑了几声,结果被身旁的华衣瞧见后说了句:“老爷又想坏事情了,笑的好邪恶呢!”

  “嘿嘿……”

  蜀山派掌门大婚的风声已经传了出去,各门各派都先后派出了弟子前往道贺。按理说以如今叶文的声望,这些门派的掌门亲自前来道喜也是应当,奈何如今天下正值多事之秋,朝廷与叛军的战争虽然占据了一点优势,但要想短时间内平定这一场规模庞大的叛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加上前些日各门各派都损失惨重,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就不够这些人将派中事务处理完,所以只好派上送上贺礼,同时奉上一封亲笔书信表示歉意。

  叶文也不以为意,自己结婚和这些江湖同道的又没什么干系,来道声贺已然足够了。若真叫他把一场婚礼办的和武林盛会似地,他自己也不会觉得舒坦。

  本来他还想宁茹雪会不会因此而不快,但是想了想,自己的师妹也不是那种样人,便决定快将婚事解决。自己已经让师妹等了这么多年,总不能为了什么近些日事情太多,大婚的话来宾太少这么蹩脚的理由再往后推一年吧?

  所以,婚事的日期就这么确定了下来。

  本来叶文还想拉上徐贤与黄蓉蓉一起,干脆师兄弟一起大婚,也好热闹热闹。奈何徐贤似乎对于这种热闹的事情丝毫没有兴趣,只是说了句:“成不成婚我和蓉蓉已经不意了,我心理早将她当做我的妻子,她也将我当做了她的相公,这般足矣!”

  “啧……好高的境界,师兄我自愧不如!”

  看着这俩人甜甜蜜蜜的叶文自问做不到这般洒脱,他心理总觉得不给自己的师妹一场婚礼那实太对不起这个一直守自己身边的女人了,所以这场婚礼是必须要办的。

  这段时间,徐平和南宫紫心也回了蜀山,两个人将南宫家的事情大致稳定了下来后,再得知掌门将要大婚的消息时,便收拾好了东西往蜀山赶。这两日刚好到达,只不过他二人叶文大婚之后还将离开,回到南宫世家——南宫世家现下才算稳定下来,情况并不算好,所以南宫听海和南宫云都没有赶来,只是派人捎了礼物和书信。

  南宫煌也一并回了来,这次回来后他就不会离开了,南宫家虽然情况还不算好,但至少已经稳定了下来,同时他父亲的伤势也好了个七七八八,除了眼睛瞎了一只以外,南宫听海的左腿也严重受伤,即便还能走路以后也会一瘸一拐的,甚至有时还需要拐杖来协助。

  见到父亲这个样子,他本想留下照顾自己父亲的,不过南宫听海只是笑着道了一声:“这有什么?反正为父以后也不会与人动手了,只是专心帮你堂兄处理家族中的一些杂乱琐事,用不着担心的!”然后便将南宫煌赶回了蜀山,嘱咐他好好学艺,好将自己师父的一身文武技艺数学全。

  他们几人回到蜀山派的同时,天道宗、禅宗、玉洞派的人也相继到来,纷纷挟带了一些礼品前来道贺。

  相比起天道宗、禅宗这两个底蕴强横的存,玉洞派的情况实是不算好。虽然叶文让李逍遥帮着玉洞派来恢复山门,但是眼下也只是将山门勉强修缮妥当罢了,派中弟子损伤惨重,如今玉洞派只余下二十来人撑场面。

  这样的规模甚至还不如许多三流门派,与其原本的江湖地位相差极远。若没意外,随后几年里玉洞派江湖上的地位会一落千丈甚至成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道教门派。

  不过这样的话玉洞派以后完全可以专心致志的修道,不再理会江湖中的纷争。若是玉洞派的弟子们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当然,若是玉洞派的弟子执意想要寻回往日江湖上的荣光,那么此派就难免落个消亡的下场。

  叶文与玉洞派派来的弟子谈话的时候,有意无意也探询了下玉洞派这些年轻人的想法,从叶文听到的话里来看,这些年轻人冲劲十足,似乎对于重振兴门派,恢复本派的荣光这一点毫不怀疑。

  “唉……算了!自求多福便是,只要避免不要让玉洞派灭了门便好!”

  情况往自己预料中差的方向发展,但是叶文也没法去指责对方。那是人家的家事,自己即便与其前任掌门交好,又与其门派中的传奇人物有些交情,但也不能将手伸的那么长。反正只要保住玉洞派的传承,那么就算是完成了承诺。

  青龙会倒是没有派人前来道贺,会主和少会主齐齐战死,二少爷生死不知的青龙会如今已经***成了好几个帮会,个个都号称自己才是青龙会正统,如今他们正打成一团忙着争夺利益,自然没功夫搭理叶文这边。

  对于这个门派的现状叶文只是稍微愣了片刻后,然后说了一句:“这样……对她来说也许好吧?”

  虽然这句话让夏青荷这个丫头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她可不知道东方葵如今对青龙会已经厌恶到了什么程度,还以为等东方葵醒了,得知这一切后定会回去好好教训那些将青龙会给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家伙呢!

  对此叶文没有说什么,他只是轻轻一笑便不再多言。

  不过随后夏青荷就问了一句:“叶掌门……你是如何晓得阿胜现下与女子无异的?”

  此话一出,叶文险些将刚入口的茶水喷出去,咳嗽了两声后略显尴尬的道了一句:“当初玉清子前辈曾详细介绍过凤凰涅槃功,所以才会晓得……”

  夏青荷歪了歪头,满脸的狐疑之色:“叶掌门当初只是说越练到往后越接近女子,等到练到大成便与女子无异……阿胜明显还没练到大成,叶掌门又怎的知道阿胜如今是什么样子?”说道这里突然脸现震惊之色,手指叶文惊叫道:“难道你看了……?”

  叶文手上略微一抖,那茶杯险些拿之不住,得亏叶文反应奇快,立刻就将手上的茶杯给稳住,然后装作一副没有任何异状的样子将茶杯放到一旁:“这个……”

  夏青荷一见叶文这样子,立刻就知道了答案,急道:“你怎的能那么做?难道你不晓得……晓得……别人的身子是不能随便瞧的吗?”

  她本想说女孩子的身体你怎么可以随便瞧,奈何东方葵她心理还是那个东方胜,她始终没能完全接受东方胜变成了女人这一事实,所以说话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讲不出来这番话,只好变作了这般。

  叶文见人家已经瞧出来,只得无奈的道:“当时东方……哼哼……身受重伤,浑身上下有无数伤口,若不赶紧上药怕是立刻就得流血而死……所以本人就……”

  虽然明白了叶文是为了救人才看了些不应该看的东西,但是夏青荷还是觉得生气,又有点替阿胜感到害羞,脸上红红的一片,依旧不依不饶:“即便这样,你可以叫个女子来给阿胜上药包扎,为何要自己动手……莫非……?”

  “莫非你妹啊!”心理暗骂了一句,叶文只感觉万分郁闷:“我只知道她会越来越接近女子,哪里晓得她如今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若叫个女子上药,一解开衣衫后是个女人模样还好,若某处还和男人无异,那可如何是好?”

  郁闷的瞧了瞧夏青荷,只凭借这无奈的眼神便叫这个女人明白了叶文的意思。好这女子也颇为聪明,转瞬就想通了叶文等人的尴尬。

  摸不准当时的情况的时候,叫个男人来给东方葵上药算是比较保险稳妥的了!只是叶文想到当时慧心禅师那句话以及后来码头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之后,就总觉得不对劲:“东方姑娘遭逢大变,又有***折磨心神,能否护住灵台中一片清明,还要靠叶掌门!希望叶掌门能够好生开导东方姑娘,莫要让其为祸江湖……如今的江湖,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我去,你怎么不用佛法来好好的化解化解?”叶文很想指着鼻子骂这个老和尚就会给别人找麻烦。奈何他也晓得东方葵的情况若是住进禅寺似乎才是大大的不合适,加上东方葵还真不见得会卖这个老和尚面子,所以只能忍着不快将所有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和夏青荷聊了几句,两个人是越说越尴尬,尤其是夏青荷现看叶文的眼神就和自己的老婆被人占了大便宜没什么区别,叫叶文又是尴尬又是别扭。

  不过好歹这女人还算是明白事理,没有胡搅蛮缠的大闹一番,与叶文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去了。

  这时候华衣凑过来:“老爷,东方……姑娘真的和女人一样了?连……那里也是?”

  叶文瞧见自己这婢女一副好奇的样子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

  “这功夫真的这么神奇?”华衣帮叶文的茶水蓄满后一声惊叹,本来她以为那凤凰涅槃功至多就是让人外表和女子相同罢了,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尤其是这武功越练越漂亮,华衣甚至都想要修炼了——追求美丽似乎是女子的天性?

  叶文瞥了她一眼,后叹了口气想要去后山转转,本来只是想要散散心的他,进入绝谷寒洞之后,立刻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得嘴巴大张。

  “哇……”

  *****

  p:悲催,忘了发布……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