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完婚


  拜堂、酒宴、洞房!

  很简单的流程,但是也很复杂,前来道贺的宾客数打个招呼,敬上一杯水酒,这一圈下来不说酒了,就算是水灌了这许多也会叫人肚子胀的难受。

  好他功力绝高,这点酒水只需要真气一转,然后寻个没人的地方就数化作了蒸汽散于空气当中。

  “这武功高了是好,喝多了都不用上厕所!”

  一顿喜宴吃的是好不轻松惬意,只不过敬到天山派那里的时候,意外出现这里的李玄却说了句:“叶掌门,李某找你履行约定来了!”

  “李掌门可真会挑日子……”低头瞧了眼自己这一身大红色的喜袍,叶文举着酒杯对着李玄一举:“李掌门总得给叶某留些时日,和我那师妹好生过几天安生日子再来嘛!”

  李玄只是微笑着将酒水饮,旁的却没多说。不过从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让叶文明白自己适才那番话等于没说,这李玄是铁了心要这几天就要和自己分个高低。

  他二人的话虽然没刻意张扬,但是以他们两人的地位,自然会引得许多人注意,所以说话的时候旁人都特意闭嘴不言,想要听听这两个当今武林中的顶尖高手究竟要说什么。

  本来李玄会出现蜀山就足以让许多人吃惊了,可是当李玄和叶文的话被众人听到并且听明白之后,许多人都是齐齐低呼一声。

  “李掌门莫非要和叶掌门比武?”

  “人家大婚的时候比武,这未免有点……?”

  “如今天道宗威势大降、禅宗封寺不理武林中事、九剑仙前辈已经破碎虚空。现下武林上能够与李掌门比肩的人物几乎已经没有,本来李掌门应当是当之无愧的武林第一人了。奈何这些年叶掌门威风太盛,相比是因此李掌门才寻上门来!”

  “说的不错,依我看这场比武绝难避免……本来寻思婚宴之后便即离去,现下看来,却是要这蜀山多住些时日了!”

  “应当、应当!”

  天山掌门和蜀山掌门比武分高下,这种事情可是极难见到的。去年武林盛会的时候,不少人都以为能够看到威名甚著的李玄与近些年风头正劲的叶文究竟谁强谁弱,哪料到那个李玄不过是个假冒的,不少人都觉得有些可惜。

  这一回定然不会是假冒的了,诸多宾客都是武林中人,对于当今武林中的巅峰对决自然极有兴致,许多都决定吃罢了喜宴就离去的人都纷纷表示要留下。

  这样一来的话,这住宿的问题就有点麻烦,哪料到这群武林中人倒是够豪气,直接哈哈的笑道:“行走江湖走南闯北的什么地方没睡过,莫说还有一个遮阳挡雨的所,便是睡外面也没什么妨碍!”

  就这么定了下来,武林豪客们对于住的地方并不强求,只希望对付一夜之后,明日可以见证这两大高手的对决。

  见到这事情几乎就你一言我一语的情况下给定了下来,叶文只能暗骂一声:“老子什么时候说答应了?”然后恨恨的瞧了李玄一眼:“好你个李玄,老子结婚你还巴巴的跑来找我单挑,我娶的又不是你的师妹,你犯得着吗?”

  情绪激动下,自己那一身雄浑的功力不免泄露出来了一点,放出一丝强横的气势。一般人还感觉不到,但是正喝酒的李玄却猛的眉头一皱,奇怪的转过了身往叶文身上瞧了瞧。但是此时的叶文与先前无异,这让李玄很是奇怪。

  “错觉吗?不可能啊!”他自打冰魄寒功修到大成,然后精修寒气,功力越发精深之后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别提什么突然出现错觉了。尤其是刚才那一刹那的感觉,让他有一种熟悉而又陌生之感:“有点像九剑仙那个老鬼,但是又有些不同……”

  往叶文身上瞧了瞧,李玄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他觉得叶文身上肯定是又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怀疑这个年轻的蜀山掌门已经先自己一步触摸到了那个境界。

  想了想,李玄轻笑了起来:“想那么多作甚,反正到了明日就会知道了!”

  敬了酒,加上先前就已经完成了拜堂的正规程序,叶文眼下与众宾客道了别,直接就离开了大堂——这次大婚诸般礼数都是正殿中举办,而婚宴则是蜀山派那可以容纳数百人同时吃饭的食堂。

  转出来之后,叶文第一眼瞧见的就是一直等外面的华衣,华衣今日穿了一身淡粉色的裙衫,就这么俏生生的站那里,见到叶文出来就过来领路,带着他往后院走去。

  “华衣!”

  “老爷有什么吩咐?”

  “你……”

  似乎知道叶文想说什么,华衣笑了笑:“夫人要等急了,老爷还是走快点吧!”

  本来叶文考虑过直接将两女一齐娶进门,不过华衣没同意。后来叶文想过阵子再办一次,让华衣进门,只是华衣淡淡的笑着说了声:“有老爷这句话足矣!”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随着华衣来到了自己住着的小院,面前就是自己房间的房门。这间房门对叶文来说再熟悉不过,不过今天他却觉得有点陌生。因为今日之后,这房间就会多一名女主人,而这位女主人,此时此刻就房间里等着自己。

  咽了口唾沫,叶文将虚掩的房门推开,然后大步跨了进去,身后的华衣叶文进去后便将房门重关好。

  一步步走进卧房之中,熟悉的床榻之上坐着身着大红喜袍的宁茹雪,头上还蒙着盖头将其那美丽的容颜遮挡的严严实实,叶文走了过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瞧了好一阵,发现宁茹雪的呼吸有点急促,而且整个身子也微微发颤。

  “挡的真严实!”

  叶文的一句话,却让略显紧张的宁茹雪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抬起了那穿着红色绣花鞋的玉足就要往叶文的脚面上狠狠的跺去:“又胡说八道了,喝多了么?”

  不躲不闪,让宁茹雪踩了个正着,只不过这高高抬起的玉足落下的时候却是轻的不可思议,叶文只感觉自己的脚面被清风拂过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

  让师妹发了下小脾气,将她那紧张感驱除掉,叶文笑着将那红色的盖头一掀随手就丢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恰好将上面的那根用来掀盖头的秤杆给蒙了个严实。

  猛的被掀开盖头宁茹雪也是被惊了一下,然后瞧见叶文笑嘻嘻的望着自己,双手也是空空,想来这师兄定然是没按规矩办事。

  “师兄怎么又乱来呢?”

  “现都掀开了,师妹总不能叫我重掀一次吧?”叶文本道这样就能让宁茹雪认输,哪料到自己师妹可比自己预料的执着的多,自己走到桌边将盖头取回,然后将秤杆塞到叶文手里:“重掀!”

  “……”

  看着自己手里的秤杆,叶文瞧了瞧瞪了自己一下的宁茹雪,叶文只得耸了耸肩膀,然后等到师妹将盖头重蒙上,这才用秤杆将其挑起并且从宁茹雪的头上弄下来。

  “这样可以了吗?”

  宁茹雪瞧了瞧叶文一副憋屈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这一笑,便让这满室的红艳装饰数失了颜色,叶文瞧了瞧略施粉黛的宁茹雪,伸出手她的脸颊上轻轻的碰了一下:“真好看!来,给师兄笑一个!”

  “师兄!”

  叶文坏笑了下:“现叫师兄就不对了哦!该换称呼了!”

  此话一出,宁茹雪大羞,无边的红霞爬满了宁茹雪的脸颊、双耳以及脖颈,叶文见到她羞成这个样子,也是觉得又有趣又好看。

  正想开口再逗逗她,哪料到宁茹雪张了张口,憋了好半天憋出一句几不可闻的:“相……相……相……”

  “相什么?”

  宁茹雪脸上红,此时都快可以比拟那蒸熟了的虾子,叶文将手收了回来,然后捏住了宁茹雪那不停绞着自己衣衫的手指:“相什么?我可等了半天了!”

  若是漫画之中,宁茹雪的头上早就升腾起一阵蒸气形成的蘑菇云了;或者干脆向后一倒,眼睛里一圈圈的晕过去。

  “相什么相啊!我……我才不叫呢!师兄就是师兄!”

  将头扭到一旁,宁茹雪后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字,不过叶文却不意,反而是将她拽到了怀里,她耳边轻轻的唤了一声:“娘子!”

  本来还有点挣扎的宁茹雪一下子就软了叶文的臂腕里,便连整张脸都埋进了叶文怀中,那个头就如灌了铅水一样始终不肯抬起,然后任凭着叶文将自己身上的衣裙一件件的从自己身上剥离,让自己那完美的身型数展露了师兄面前。

  将宁茹雪摆榻上,叶文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自己搞定,随后也上了榻。

  闭着眼不敢睁开的宁茹雪感觉到一阵熟悉的气息将自己笼罩其间之后,想到了当初赵婶和华衣和自己说的话,明白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大羞之下将头扭到一旁,闭着眼轻声唤了一声:“相公……”

  “嗷唔……”

  半夜春光、旖旎无限,初经人事的宁茹雪睡的很是香甜,而叶文将其拥怀里,就这么看着熟睡中的她。

  这一夜不但得偿所愿,同时还趁着宁茹雪不知道的时候,用自己体内的那股赤红果精华帮宁茹雪淬炼了一下全身经脉,加上自己的先天紫气也有这个功效,宁茹雪的身体条件也是大有提升,同时又将一部分赤红果精华度了过去,宁茹雪只要运功消化之后其功力也会提升好大一截,保守的估计师妹也可以达到那先天圆满的境界了。

  这几天里,叶文终于弄清楚了自己体内那红色精气竟然是自己还没有消化的赤红果精华。那不大的果子竟然有这么恐怖的能量,叶文怀疑这个世界任何人吃了这个果子都只能是爆体而亡。

  “若不是自己有指环帮自己吸收掉了许多精华,同时恰好出了一部能够消化这些精华的紫星河功法口诀的话,自己眼下已经变作灰灰了。可即便如此,还有这许多精华没有消化,这果子的效果未免太夸张了。

  他有点怀疑灵虚子是不是搞错了,或者根本就是低估了这等神物的威力。若不是因为自己横插一脚,也许后有可能吃掉这果子的会是徐贤,可是徐贤能够抵受的住这果子的威力吗?

  另外他已经明白自己现下这种被周围天地所排斥的感觉代表着什么了,看来这就是当初九剑仙说‘破碎虚空,不是你不想去破碎就可以不去的!’

  现的叶文就隐隐有一种随时会被这个天地给踹出去的感觉,若是自己的功力再提升一些,这种感觉就会加强烈。所以目前的他不但不敢随意修炼,就连运功出手都不敢使出全力——他也明白了为何九剑仙几乎没有全力出手过,估计也是怕自己一出手,自己当场就破碎虚空去了。

  正是有这么多的原因,叶文眼***内虽然还有许多赤红果精华没有消化,但是他却不敢去动,至多就是通过床弟之事将这些精华度到宁茹雪体内,叫她也能够得到一些益处。甚至还要抽个时间也分润华衣一些。

  他这么想无可厚非,若自己真的因此而要破碎虚空,那么自己一个人走总会显得孤单一些。如果有人陪着自己,多少也会好过点。

  唯一的担心是所谓的破碎虚空根本就是死路一条,那么就是害了这两个女人,叶文还需要好好的和她们二人谈谈,若是她们愿意陪自己自当好,不愿意那就将二女的功力提升到一定境界后停手便可。

  按照叶文的估计,即便自己将二女的功力全部提升到相当的境界,自己体内的赤红果精华都不见得会全部被消耗干净——这果子的威力着实恐怖,其实叶文自己以为的已经消化掉的部分精华,还残留他的真气当中等待真正的炼化呢!

  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上面待着的那个原本平平无奇的指环如今已经变了样子,虽然模样没变,可是质地却好像变了。原本就和一个普通的铁环一样的指环却变成了白银指环,叶文瞧了瞧,就和真的银指环没有什么区别,若不是自己往里面输送真气的时候依旧会有那种古怪的提示音,他真怀疑自己的宝贝被人调了包。

  而让他意的除了外貌的改变之外,就是自己每次输送真气过去,指环的提示音都不是‘距离上次使用时间不足一月,无法使用!’这句话,而是诡异的变成了‘升级中……’这么一个让他崩溃的话。

  “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神秘的指环叶文一直都没有摸明白,根据以往的表现都是不将自己抽干了不罢休,可是出现浑天宝鉴的那一次明显是指环主动的停止了吸收,然后给了自己一颗紫星河天晶后就开始了变化。

  这种自动停止吸收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对这件宝贝根本就不了解。

  许是叶文抬起胳膊的动作让宁茹雪有点不舒服,睡的正香的她动了动,调整了几下姿势后突然睁开了双眼。

  一正眼,见到的就是近咫尺的叶文,想起适才所发生的一切,宁茹雪险些整个人都钻进被窝里将自己埋起来。不过她也晓得,以后和师兄做那些羞人的事情也是自己身为妻子的义务,她必须要学会习惯和适应。

  “师兄……”

  喊了二十几年,已经喊习惯了,要她短时间内改口估计也不可能。

  “怎的还不睡?”

  叶文将手放下,让宁茹雪能够枕的舒服些:“没什么,还不想睡罢了!”

  宁茹雪见到叶文的神态,以为自己师兄是想天亮之后的那场决斗,从华衣那里她也已经知道叶文和李玄大堂上所说的话,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所以眉头拧了一起,略有担心的道:“师兄……有把握吗?”

  叶文骤得奇遇,功力暴涨这事情还没来得及与旁人说,只是说了自己将那熟透了的赤红果给吃了,并没有说眼下的自己究竟到了什么境界。宁茹雪见他没什么异状,以为那果子效果有限,提升不大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若叫叫她知道叶文眼下都已经强到了不敢练功的程度,估计她就不会有这种烦恼了——她要操心的是叶文就要破碎虚空,她和蜀山派应当怎么办?

  伸手将宁茹雪的眉头给舒展开,然后大手顺着那条细眉开始滑行,经过了脸颊、下巴、脖颈、锁骨、肩头后,后停了那片光滑的背脊之上慢慢的打着旋。

  “与李玄只是比武罢了,把握不把握什么的无所谓!”

  宁茹雪听到叶文这么说,见他又不似是故意安慰自己,这才稍微放下了心,只是本来还略显羞涩她此时主动将自己的手环了叶文的腰上,似乎是想要将师兄抓的紧一些。

  感觉到了师妹的担心和想法,叶文也将双臂又紧了几分,两个人相拥着没有继续说话,只是这样一直躺着。

  一直到漆黑的夜空出现了一丝光亮之时,叶文突然说道:“和我一起走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