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求助


  睁开双眼,叶文先确定了一下自己没有什么异状然后才慢悠悠的来到门口:“找谁?”

  “nypd!快点开门!我现怀疑这里窝藏了一名重要嫌疑犯,如果五秒钟之内不开门我就要破门而入了!”说完也不管叶文如何回答,直接大声的数了起来。

  叶文捏了捏眉头,然后冲已经站起来甚至准备动手的两女挥了挥手,然后才将门给打开——他倒不是怕这个女警察,而是担心自己的大门被撞坏了还要找人来修,重要的是还需要通知房东和管理员,实是太麻烦了。

  “又是你啊,警官!”

  出现面前的不出意外,果然还是那个一头金发的女警,此时这位警官正做着撞门的姿势,如果叶文再晚一秒的话,也许她会直接撞到叶文怀里——那样的话结果恐怕比撞门还糟糕,叶文现的身体素质可不比旁边的那些混凝土墙壁来的差。

  稍微有点错愕的克莱尔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想到大门居然被打开了,她还以为里面会做一些埋伏措施,等自己一冲进去就突然发难。

  不过眼前这个情况证明自己想多了,从叶文身边的缝隙能够看到两个年轻的亚洲女子正电视前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节目,只不过此时这两个女人的目光都放了自己的身上。

  大概的再瞄了几眼,确定没有别人了之后克莱尔举起了★★对着叶文大喊着:“退后!举起双手,慢慢的退!”

  耸了耸肩膀,叶文直接向后跨了一步,不过两手依旧自然的摆身体两侧,无视了这位女警的要求,这个反应让克莱尔有点紧张,她的额头上隐约出现了一点汗渍。

  其实克莱尔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好,同事的嘲笑,局长莫名其妙的话以及昨天突然莫名其妙没头没尾的奇怪案件;让她意的是那群奇怪的黑西装们再一次的出现,这一切都让她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

  也许是察觉到了克莱尔的想法,无论是局长特意私下里对她说了一句:“不要再查下去了,有些事情不是一个小警员应该知道的……”

  公平的说,局长虽然相貌猥琐了点,体重高了一些,但是人还是挺不错的,对于自己局里的警员非常的照顾,自己加入这个分局之后也没少得到局长的照应,如果是以前,也许她真的会按照局长说的选择放弃。

  毕竟这个国家里可不仅仅只有他们警察这么一个机构,不说一些隐秘的部门,光明面上就有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这两个了。

  可是这一次不同,因为她的哥哥也牵扯了进去,情绪激动下的她直接冲进了局长办公室,差点掐着局长的脖子质问‘那群混蛋究竟是哪个部门?fbi还是ia?我要去问个清楚!’

  终换来的结果无法让她满意,而郁闷而又彷徨的她想起了前些阵子自己一直追查的那个神秘亚洲人——非常巧合,她的一个线人为她提供了个情报,她终于查到了这个神秘的亚洲人目前的所。

  “你很聪明,竟然住这样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公寓里!不隐秘却容易让人忽略……”克蕾尔一点点走进了屋中,然后警惕的所有瞄了一下,见到没有埋伏才开口说话。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警官!”

  叶文的回答没有出乎克莱尔的预料,她发现这个家伙似乎对自己有几分忌惮?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不过想想自己的身份,她觉得自己有底气多了。

  “不要狡辩了,上一次打昏我的就是你对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法子突然跑到我身后的将我打昏的!”

  “哦?我可以指控你诬陷诽谤吗?”

  克莱尔吼了一嗓子:“我有证据,当时可是有监控录像的!”

  叶文的眼皮一跳,面上虽然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但是心里却已经快速的转了起来:“离开的太久了吗?竟然忘了有这种东西了!不过……”

  看了看这个应该只是普通警察的女警,叶文突然笑了:“就算是有,现也不你们警方的手里了吧?”

  他只是推测,他想借此来判断出这个国家有没有类似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一个隐秘的部门,如果有的话,那么也可以由此推断而出其它的国家也应该有一个类似的机构。只有这个机构真的存的前提下,自己原本的那个计划才真的能够起效果。否则就算他把学校开的全世界都是,恐怕也没法钓到自己想钓的鱼。

  克莱尔显得很吃惊,手上的格洛克都微微的抖动了一下,虽然不是很明显,而且她很快的就恢复了自己原本的表情,但是这些小手段对于叶文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叶文无视克莱尔的★★,然后走到沙发旁自顾自的坐了下来:“没有了证据,而且也没有查令和逮捕令,除了诽谤诬陷之外,我甚至可以控告你擅闯民居!或者说我应该直接将一个持枪冲入我家中的匪徒当场击毙?”

  克莱尔现有一种进退两难的感觉,她本来只是觉得只要找到这个神秘的亚洲人,那么一切的疑问都会迎刃而解,可是现的问题是她虽然如愿找到了这个人,可是发生的一切似乎都脱离了自己的掌控,面前这个人完全无视她手上的武器——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小朋友拿着一把玩具枪然后十分严肃的跑到银行里大喊‘抢劫’一样可笑。

  如果不是理智告诉她不能乱来,也许她会尝试着开枪,她很想见见为什么这个男人不怕自己手中的枪?

  “听说中国人都会功夫,可是懂得功夫就可以不怕★★吗?”

  场面上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叶文只是坐沙发上看着这个额头上汗如雨下的女警官,同时承受着宁茹雪那好奇以及一点怀疑的目光——那个眼神感觉就像是问‘莫非这是你以前的情人?’一样。

  “喔喔喔!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声音从门口那里响起,听到身后突然出现声音的克莱尔就像一只受惊了的小猫,突然跳了起来然后原地旋转一百八十度,将手中的格洛克对准了身后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不许动!”

  立刻将双手举起的托米-约翰逊停下了全部的动作,然后问了一声:“你是什么人?”

  “nypd!”

  不是一个声音,而是一阵和声,叶文坐沙发上用手支着自己的脸颊:“也许你可以换个介绍自己身份的词汇……难道这是你们规定的程序?”

  “没错!”

  克莱尔转过头喊了一下,然后指着托米的★★晃了晃:“你是什么人?还有,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她终于看到了一个表现正常的家伙,自己手上的武器终于显现出了应有的威慑力,刚才叶文对她★★的无视让她有一种将手上拿着的东西丢掉的冲动。

  “我……我是两条街外那家旧货店的老板,我手上的是……”托米瞧了瞧叶文,然后一副为难的脸色。

  叶文只是一看就明白了那是自己一直等待的东西,直接站起身,然后无视了瞪大双眼的克莱尔警官,径直走到了托米的身旁:“给我吧!”

  “啊?这个……”托米指了指那个女警,实际上他指的应该是那把黑色的★★。

  “她?”叶文瞧了瞧:“她伤害不到你的!”

  听到这句话,托米一下就放下心来,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本来紧绷着的双肩此时也放松然后将手上的袋子递到了叶文的手里:“你要的东西都这里了,一共三份,因为考虑到一些问题所以用的是英文名字……叶先生,您不会介意吧?”

  叶文将里面的东西翻了出来,然后一一翻看了一遍,一边看还一边将上面的英文名字念了起来:“瑞恩-叶、斯蒂芬妮-华、伊莎贝拉-宁!不得不说,托米,你起名字的水平真的很一般……”

  他倒是不乎英文名字什么的,反正这就是一个可以让他能够整个美国随便溜达而不至于★★起来的小卡片,上面写的什么都无所谓的。

  “剩下的是什么?”叶文翻了翻剩下的这一堆文件,他发现这些好像都是一些材料,而且都是关于他们三人的。这一下他就明白了过来,这些就是让他能够顺利拿到真驾照的‘假材料’了,美国这个因为驾照的特殊地位,所以不少人都喜欢玩这么一手——当然,需要找对渠道。

  “因为你手上的那三个卡片,这些东西都没什么用了!”托米笑着为尊贵的叶先生解释了起来:“只要过了几年,你完全可以重申请一张真的身份证明……而这段时间里,你手上的驾照可以帮你解决大部分的麻烦!”

  “你们!不要忽略我的存!”克莱尔听了没两句就听懂了这群家伙究竟谈论什么,这两个人竟然她这个警官面前谈论假证件?这实是太瞧不起人了!难到当她是摆设吗?

  叶文瞧了瞧她,上上下下,从头顶到脚底来回看了好几遍,侵略性的目光让克莱尔都有些退缩:“你怎么还没走?”

  “什……什么?我为什么要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克莱尔突然将★★的保险打开:“我现怀疑你和一起重大案件有关,麻烦你和我回警局一趟吧!”

  “回警局?”叶文笑了笑:“小姑娘,你还是没有明白吗?就算我真的和你回警局,后能够和我对话的也不会是你……甚至不会是你们局里的任何一个人!”

  从刚才克莱尔的一系列反应他已经确定了这个国家的确有这样一个加神秘的机构,他们消灭了一切可能让民众感到恐慌的真相,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暗中处理妥当。像那天自己干掉的十几个狼人没有泄露出来半点信息,应该就是那群人做的。

  本来他以为这样可以让这个年轻的警官知难而退,没想到克莱尔突然大喊道:“你果然知道真相!告诉我,那些究竟是什么?还有那群奇怪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将所有的证据都给拿走甚至不肯告诉我一丁点消息?”

  这个女警官的难缠让叶文觉得有点头疼,转过头瞧了瞧两女,她们两人虽然能够听懂这些话,但是想要她们明白对话里所蕴含的内容,估计还需要过一段时间。这些时间里,她们俩根本帮不到自己半点。

  再看看托米,这个黑人哥们虽然对自己有信心,不过对于惊诧以及那柄黑洞洞的格洛克,还是显得有些忌惮,只不过他表现的还不错,没有躲到自己身后,这一点让叶文很满意。

  “托米,先将大门关上吧!别叫邻居看到这种情况,那样会带来多的麻烦!”

  随口吩咐了一下,叶文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然后指着对面的空位:“坐吧,警官!既然你不愿意离开,那么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

  小心翼翼的坐了叶文的对面,手上的格洛克依旧捏手中不敢松开,叶文笑了笑:“为了证明稍后我所说的一切的真实性,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看一些东西!”

  说完,叶文手掌一抬并做了一个抓东西的动作,那柄格洛克就像遇到了强力磁铁的小铁片一样从克莱尔的手中飞了出去,然后就叶文手掌上约莫两三寸的半空中旋转着:“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

  其实他想夺走这柄格洛克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行,根本不需要做出什么动作。只不过为了增加说服力才特意摆了几个造型。

  克莱尔的嘴张的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叶文手上漂浮着的★★,然后看了看自己空着的右手,后再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和脸颊来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也不是眼花:“上帝啊!难道你是超能力者?”

  “超能力?”叶文皱了皱眉,他突然发现想要和一个老外解释什么气场啊、内功之类的东西怕是讲到明年也讲不明白,后只能选择了放弃:“随便你怎么理解,只要明白我具备普通人不具备的能力就可以了!”

  克莱尔愣愣的点了点头,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叶文手掌上的那柄★★,然后随着每一次转动,★★上的一个零件都会掉下来,后整个★★都变作了一堆零件漂浮半空中,这个景象像是电脑中的三维动画,而不是一个现实中发生的真实画面。

  将这一堆零件放桌面上,叶文收回了自己的右手。用气劲拆枪算不了什么,自己的功力越来越深厚的现,他可以轻松做到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不但自己的气场越来越强横,同时操控力也非当日能比。至于★★的构造?当初捡来的那把★★他没丢掉,而是当做自己的玩具收藏了起来。

  “好吧,你想问什么?”叶文摊了摊手:“事先说明,我知道的东西很少!我只能将我知道的一切告诉你,而且你必须保证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克莱尔点了点头,其实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好她的反应足够快,加上担心自己哥哥的安危,所以很快的就恢复了常态:“我想知道,那天我所看到的那些狼人一样的尸体究竟……”

  “那些就是狼人……来自欧洲的狼人!”

  “可是狼人不是神话故事里的生物吗?怎么可能……”

  叶文没有回答,只是抱着肩膀看着她,这个姿态很明显是不会做出任何的解释的样子,他只是将自己知道的告诉给克莱尔。

  明白了这些的女警没有继续自己的话,而是继续着自己的问题:“他们既然是欧洲的狼人,为什么要来美国?”

  “欧洲的狼人也不一定要待欧洲,就比如我是亚洲人但也没规定我只能亚洲待着!”

  克莱尔表示明白,也就是说这些狼人其实也是到处乱跑的,不过这样的话……“狼人怎么到处乱跑?他们的样子……”

  “你应该看过一些电影或者小说吧?狼人是可以变成人的样子的!外表上你根本无法判断出他究竟是不是其它的什么东西,也许你的同事里就有隐藏自己真正身份的怪物呢!”

  克莱尔皱起了眉头,虽然他知道叶文后那一句是开玩笑,可是她实是笑不起来。因为她开始思考起那群黑衣人的真正身份起来,难道那群家伙也是狼人或者类似的家伙?

  这些东西让她越想越是头疼,不过重要的是前几天的那件案子:“前几天发生了一桩离奇杀人案,你知道吗?距离你这里大约四个街区的地方!”

  叶文皱起了眉头,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克莱尔只要看到他的表情就明白,叶文并不知道。

  托米这个时候却突然跳了起来:“哦哦!就是那个疯子咬死路人的案子吗?听说死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学生,真是可惜,听说死的时候样子很恐怖,就和一个风干了的木乃伊一样!幸好警察将那个疯子给击毙,否则我都不敢出门……”

  “没有击毙!”

  “你说什么?”

  克莱尔没有转头,只是定定的看着叶文:“那个疯子没有被击毙,这次事件甚至都不是我们警察处理的,那个凶手被一群奇怪的家伙不知道带到了哪里?重要的是现场还有不少人离奇失踪,而我的哥哥……也是其中之一!”

  女警官露出了为诚恳的表情望向了叶文:“我叫做克莱尔-雷德菲尔德,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好让我能够找到我的哥哥……”

  叶文听了这个名字,第一时间不是答应不答应,而是突然反问了一句:“克莱尔?找哥哥?你哥哥不会是叫克里斯吧……”

  看到克莱尔点着头,叶文傻了:“我去,难不成发生了生化危机?”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