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分赃


  宁茹雪满脸的担心,她的印象里眼睛要是受了创伤,对人的影响之巨大远非寻常人所能想象,何况还是一个习武之人?若叶文因此而功力大退……

  本来她没有说出自己的忧心,仅仅是脸现忧愁,眉头是拧一起。不想叶文突然伸出手她的眉心轻轻的揉了一下:“莫要这般担心,我说过没事的!”

  “师兄,你能看见了?”

  叶文的动作让宁茹雪以为自己的师兄已经将那奇怪的气劲化解,所以才会‘看’到自己的表情,可是当她仔细去看的时候发现叶文依旧是闭着双眼,并没有睁开。

  “不过是眼睛看不见罢了,我还可以靠神念……”

  叶文微微笑了笑,这就是他发现的这个黑暗诅咒所能带给他的好处,他发现自己完全可以利用这个诅咒能量的刺激不停的锻炼自己的神念,而原本不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神念的叶文,偏偏此之前得了张横广的那张意念魂术的符咒,得窥了运用神念之道。

  适才他使出紫宵剑的时候也特意凝聚的紫宵剑上加了一道神念,而结果就是紫宵剑多了一份灵性,威力之强是远超自己的想象,穆德拉克这个实力还算不错的黑暗法师竟然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没有看明白,就饮恨于紫宵剑下。

  重要的是,自己终于不必再如以前那样,通过气场来与紫宵剑建立联系了,现的他可以真正自如的控制紫宵剑——叶文猜测,如果神念运用得当,将其与灵力一并注入普通长剑中的话,那么就是真正的御剑术了。当然,想要控制自如还需要长时间的锻炼。

  其实,如果叶文将这诅咒能量完整的保留住,那么对他锻炼自己神念帮助大,可是问题于没有听觉的话实太不方便,所以他先将听力恢复,只保留了限制他视觉的部分。

  至于这团黑暗诅咒能量会这么不给力,倒也不是黑暗法师穆德拉克的实力太烂,实际上是因为穆德拉克这个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念出的诅咒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完成,否则若叫穆德拉克完成这个诅咒,那么叶文失去的就不仅仅是视觉和听觉,他将什么也感觉不到,就连调动真气都不行。

  那样的话,叶文虽然还没有死去,但是也将和死人差不多。同时无边无的黑暗和永无头的寂寞感绝对会让一个正常的人彻底崩溃,慢慢的痛苦中踏进死亡。

  也就是说,这段诅咒不过是穆德拉克临死前后一击的十之一二罢了,连一半的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这才会被叶文这么轻易的化解。

  同时叶文也从此得知,自己体内的浑天宝鉴真气不仅仅可以作为普通的内劲来使用,浑天宝鉴如果运行到头顶百会穴然后如丹田般那样盘旋滞留的话,就会慢慢壮大自己的神念——与单纯的精神力有一点差别。

  本来叶文并无神念,那段意念魂术让叶文初步开发出了自己的神念,而这团黑暗诅咒之力给了叶文壮大自己神念的机会。

  如果正常修炼,叶文只能不停的操纵自己的真气百会穴这里盘旋一阵,可是始终无法长久,真气这里几乎不怎么停留就会奔赴下一个穴道,想要将这里开辟成丹田一般的存,需要长久的修炼才能做到。

  不过眼下嘛……因为这诅咒的关系,真气为了对抗这一群入侵了自己领地的外来者,被动的停留了百会穴附近,并且渐渐的开辟出一个类似丹田的存,真气运行的同时也不停的壮大着叶文的神念。

  他目前打定的主意,就是等到自己的神念有所成就之后再将这个诅咒彻底清除——等到那个时候他甚至不需要特意调动真气来化解这团黑暗阴冷的能量,只需要一个念头,这脆弱的诅咒就会崩溃。

  将事情大致的和两个女人解释了一番,叶文也将自己的紫宵剑的变化告诉了宁茹雪:“等过阵子我将那修炼神念的法门告诉你,你的那柄青莲剑也可以变的加强横!”

  宁茹雪的长剑如今也标上了名字,剑上的青莲二字就剑刃的根部,而与叶文的紫宵不同的是,青莲剑的名字下面还刻了一朵莲花图案,显出宁茹雪凝聚长剑上,这细微之处要比叶文强的多。

  另外,青莲剑与紫宵剑不同的是攻敌的同时除了可以施放剑气之外还可以从剑上放出青色莲花出来,叶文的紫宵剑却做不到这一点。而神妙的是,青莲剑放出的每一朵莲花都有可能下一秒变成青莲剑,而原本的青莲剑则会化做青莲,这样一来让对手难以捉摸、防不胜防,宁茹雪的青莲剑变化之奇特,叶文也是叹为观止。

  对于师妹的这些进步叶文很是高兴,自己的师妹自从习成了剑气之后一直模仿自己的武功路数,如今才渐渐的出现了属于她自己的东西,自然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几人聊了几句,得知修炼出神念后便可以真正的习成御剑术,宁茹雪迫不及待的从叶文嘴里问出了修炼的法门,然后坐那里开始试着修行了起来。

  华衣则给叶文的茶杯添满茶水——茶壶就一旁,然后开始收拾起战利品来。

  别的先不谈,那三个小珠子率先被她捡了起来。这三个法宝适才已经显露出了几分威力,此时落了地上成了那无主之物,自然要第一个收起来。

  随后华衣又从那个外表上只有胸口一处剑伤,但是灵魂却已经化作了碎片的廖童身上找到了一堆符咒和两柄约莫发簪大小的小剑,她瞧了瞧之后没看出这是什么东西,但是上面隐约透露出一阵灵力波动,所以便也一并放了手中。

  后才从廖童的腰带上找到一个锦囊大小的小袋子,华衣往那袋子里一输真气,只觉得自己的真气有如泥牛入海,半点踪影也寻不到了,便猜测这应该也是个装东西的法宝,这感觉和叶文先前挑出来给她的空间项链一般感觉。

  “老爷,这人身上好多宝贝呢!”华衣捧着一大堆东西回到了叶文面前,笑眯眯的将手中的战利品哗啦一下放到了桌面上。

  可惜叶文眼下看不到,他只是从感觉上得知这些物品上有着灵气波动,想来都是各有妙用的好东西。

  “先放着吧,稍后再说旁的!”

  叶文将那三个波动比较剧烈的珠子拿手中细细感觉了一阵,发现这珠子里的能量十分躁动,似乎只要稍微输送一点真气,就能叫这珠子爆发出强横的威力。

  随手送了一点真气进去,感觉到手中的珠子立刻爆发出了强横的能量,欲脱手而出,叶文略微惊讶的同时又将一点神念送了进去,这下子珠子立刻平静了许多,叶文手上悬浮着,散发着电流火光,显露出赫赫威势。

  “去!”

  叶文念头一动,这珠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空中带出一溜电光,随后轰隆一声巨响,那面坚固非常的墙壁竟然被这珠子生生的炸出一个一人高低的大洞出来。

  “威力怎么样?”

  他目前看不见,只是从那瞬间爆发出来的能量波动来判断,可是总不如眼睛看到的来的直观,所以就开口问了问华衣。

  不想华衣竟然笑个不停,喘了几下才对着叶文说道:“老爷这一下,差点把张先生他们给吓死呢!”

  此时那大洞周围烟尘散,显出几个灰头土脸的人影。原来张横广他们恰好就墙的另一面,都没料到这墙壁会突然爆炸开来,爆炸扬起的灰尘将几个人给搞的万分狼狈,而还以为自己遇到袭击的几个人此时都摆开架势,等看清另一面是叶文几人之后,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叶文正奇怪怎么没感觉到这几个人,就听那个弗洛雷斯说了句:“你的潜行符似乎不怎么管用啊!”

  张横广抹了一把脸,似乎也奇怪,不过看清对面的是叶文之后反而一副了然的样子:“有老前辈此,我那点微末伎俩被识破也是正常!”却是以为叶文发现了异状所以才出手将他们逼出来,哪料到叶文不过是试验法宝,随手轰一下罢了。

  听到张横广这么说,叶文也不自觉有点尴尬,好他养气功夫已经练到了家,以前也没少故作高深忽悠人,此时依旧脸不红气不喘,一副就是如此的模样对几个人招了招手:“过来吧,那个叫穆德拉克的家伙已经死了!”

  “什么?”

  反应大的自然是来自教廷的圣骑士弗洛雷斯,本还以为今日是番苦战,一不留神还会丢了性命的局面,没想到自己连穆德拉克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人告知:那个家伙已经死了!

  从大洞中穿过,弗洛雷斯一进来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尸体,两个人此时都没死太久,身上的魔法力还没完全消散,廖童身上浓郁的死亡气息一直兀自不肯散去的一众怨灵(华衣取东西的时候用气场将怨灵都逼开了,而武功气劲一样对灵体有效果这个发现也让叶文有点惊讶)证明这个东方人就是那个死灵巫师。

  而另外一个穆德拉克虽然已经没了尸体,可是只要看周围那些正渐渐消散的黑暗法力就知道这个家伙的确是死了。

  弗洛雷斯确定了两人的身份后也是长出一口气,能够这么简单的就解决掉此行的大敌人,圣骑士先生也觉得很是走运!

  站廖童的身前,弗洛雷斯先是低声的祈祷了一阵,然后对着那一众怨灵施展了一个法术之后,这一群怨灵就好似被感化了一般渐渐的消散空中。

  “愿圣光与你们同……”

  叶文的脑袋歪了歪,突然想起了另一句话来:“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萨满祭司或者德鲁伊之类信奉自然的人群,到时候是不是要说上一句‘大地母亲忽悠着你!’?”

  解决了这一片怨灵,弗洛雷斯随后走到了那一大片黑暗魔力前。圣骑士单膝跪下,随后右手横握着那柄只有剑柄的骑士剑,左手则自然按着自己支起来的左腿低声的做着祈祷。

  随后,弗洛雷斯身上的圣光气息越来越浓郁,随着他祈祷时间越来越长,这圣光不但愈发强横,而且隐约和什么东西建立起了一种联系,而联系建立起来之后,弗洛雷斯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超级灯泡,散发着强烈的光芒。

  片刻之后光芒散去,而穆德拉克尸体上残存的黑暗气息数都被净化干净,这个房间里再也感觉不到黑暗气息的存,就和一个普通的房间一样。

  弗洛雷斯长出了一口气,他的脸上显出一丝疲惫,不过圣骑士先生依旧努力的维持自己的形象和风度,先是将地上那颗镶嵌着黑色宝石的戒指捡了起来,递到了叶文的面前:“我想,这个东西应该属于您,叶先生!”

  叶文伸手接了过来,而适才微微抬头的动作和此时两人轻微的接触,让弗洛雷斯突然皱起了眉头:“叶先生,你中了穆德拉克的黑魔法吗?”

  轻轻的笑了笑,一副不意的模样:“没什么,一个小诅咒而已,至多让我一段时间里看不见东西!”

  弗洛雷斯从叶文的话中领悟到了潜藏的意思:这点小伎俩难不倒我,要不了几天我就能恢复过来,不必担心!

  所以他也就没有提出什么帮叶文治疗的话,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叶文额头上,被头发盖住而看不真切的黑色六芒星,以及六芒星中透露出来的那种阴冷黑暗感觉:“居然是耗生命而发动的诅咒术……这样的魔法都奈何不得这个人吗?绝对不能和这个人交恶!”

  弗洛雷斯这一刻重调整了叶文自己心中的地位,甚至他还准备回到教廷后与主教大人好好的谈谈这一次行动中所发生的一切,而叶文这个来自东方世界的强者,将会是报告中的重点。

  张横广此时表现的是恭敬,一进来之后那几乎如实质的黑暗魔力让他的腿肚子都直抽抽,可想而知那个黑暗法师究竟多么强横,不知道死去多久了那魔力还这么强横的存,绝对不是他能够应付得了的。

  可是这位老前辈面前,竟然一切都不是问题,而且他也瞧出了那个六芒星是黑暗魔法中的一种诅咒术,正寻思要不要托点关系将老前辈带到欧洲去,请某个主教出手帮老前辈治疗治疗,也好和这位前辈加深一下交情。

  哪想到这自己眼中棘手无比的诅咒人的眼中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至多就是给他制造点麻烦罢了,根本就没当回事。而且话里也透露出不需要别人出手,自己过阵子就能将其清理的意思。

  “这才是前辈高人啊!”

  张横广暗中佩服的同时,也打量着面前的这一堆东西,想来这些就是本次的战利品了。可是这一次敌人都是这位老前辈杀死的,按理来说这些东西都应该属于这位前辈,没自己等人什么事情了。

  不过叶文却没那么贪,他等到众人都过来后随手一指那一堆东西,大家挑挑吧,看看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没有。

  倒不是说他不喜欢这些东西,而是叶文认为利益均沾才是长久的发展之道,让他们那些好处,自己才能够从这些人身上得知自己想知道的一切信息。

  何况,自己手中的这个戒指……

  “这戒指上的禁制竟然这么强横,一时半会儿居然破解不开!”

  他不知道手里的这个戒指究竟有什么作用,也许这就是藏匿了这个黑暗法师大多财产的空间戒指,这些事情还需要他将戒指的禁制破开之后才能知道。

  反正他不着急,穆德拉克已经死了,弗洛雷斯似乎也因为忌惮自己的实力故意和自己交好,这种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冒着得罪自己的危险来和自己争夺这个东西的。张横广似乎意自己会不会修行之路上指点他一番,对这些外物并不那么看重的样子。

  只听张横广指着那三个珠子道:“这东西唤做一泻千里电火球,修士中算是口碑不错的法宝,使用方便而且威力不俗,虽然随处可见,大多数有点家底的修士都会弄几个这东西带身上。”

  然后又拿起了那两个簪子一般的小剑:“这两个应该是特殊祭炼过的剑型法宝,看这剑中隐约透露出一股凶煞戾气,却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制成此物……这东西不像是正道法宝,像是邪道中人炼制的!”

  叶文一听就知道这定然是那廖童用来害人性命,收集怨灵的武器。只是适才那一切发生的太快,廖童连祭出自己武器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宁茹雪给杀死了。

  张横广将小剑拿手上又瞧了瞧,后道:“这东西得快毁去,好是找个**力者将剑中禁锢的这些怨灵都超度才行!”

  说这话的同时看向了弗洛雷斯,可惜圣骑士耸了耸肩膀之后表示自己不行:“这东西上面似乎有古怪的魔法阵,我无法破解!也许请教廷中的主教来才能达到你的要求!”

  “那算了,过阵子带回师门,我请师门长辈看看!”

  而就这个时候,一直不知道哪晃荡的克莱尔突然大喊了一嗓子:“我的上帝……这……这是多少钱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