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修行界的势力!


  不管怎么样,叶文今次这一番算是彻底的将蜀山派的名头给喊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多久时间才能让修行界的人都晓得这样一个门派,不过就近的点苍派以及峨眉派恐怕都会第一时间得知蜀山派的存。

  点苍派就不谈了,峨眉派可是有弟子旁,他二人回去后肯定要将今日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派中长辈知晓,那时候蜀山派的名头肯定会传到这个邻居的耳朵当中。

  同时,与峨眉派关系比较近的青城派可能也会知晓,再往远了说估计就是昆仑派了,前提还得是北河居士真把昆仑派放了心里,特意回去与昆仑掌门禀明今日的事情。若是北河居士对那昆仑派本就没什么归属感,估计昆仑派短时间内不会晓得自己等人的事情。

  其它诸如少林、武当、华山等派就不用提,场众人虽然也有不少别派弟子,但还真没有那些大派子弟,估计是点苍派这事情根本就入不得人家法眼,犯不上巴巴的赶来。峨眉派会派人也是顾念邻里之情,不出面的话好说不好听。

  众人寒暄了一阵之后,这厅中就只剩下了寥寥数人,不过这几人都是身份为尊贵的。身为掌门的柳焘不提,其好友轩宁子也自当作陪。除此之外北河居士以及颜兴、周冲都,剩下的便是叶文和宁茹雪了。

  二人前辈的这个身份让他们坐了上首,也是柳焘感叶文出手之恩,所以请叶文位居上位,然后叫来弟子吩咐了一番这才与众人说起话来。

  点苍真人被叶文随手灭掉,点苍派总算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难关,柳焘显得轻松了不少,说话间也时不时开上几个玩笑,加上轩宁子也一旁帮衬,所以众人聊的也算兴。

  当然,少不得北河居士以及颜兴想要探听探听叶文那蜀山派的底细,对此叶文也都是含糊其辞,只是隐约说了句:“过阵子我还需要四处走动走动,那时候定当去峨眉山拜会一番……嗯,也许会带上几名弟子同去,叫他们见见世面!”

  “前辈前来,敝派欢迎之至,等到那时我师兄弟定然亲自迎接!”颜兴听到这里就明白了,这蜀山派怕是也有几分底气。

  先前他还猜测这蜀山派会不会就只剩下了这两位,没有了旁人?所以这叶老前辈才会带着内人急忙忙的出山四处寻找弟子好传承门派?若是那样的话,也许自己应该与掌门细说一番,让掌门出面将这两位老前辈留峨眉派中,那样一来他们峨眉派的实力又能提升不少。

  只是叶文这句话就显出他蜀山派并非是光杆司令,叶文手底下也是有人的!即便还没见到,可是既然人家已经把话放出来了,自当不会是胡言。毕竟这修真弟子可不比其它,还能临时抓人凑数糊弄一番。

  叶文心里头寻思的却是找个时间带着华衣和托米去峨眉山转一圈,虽然托米这个老美可能会引起一些争议……不过没有争议哪能叫本派名声提升上去?加上如今的大背景,估计也没谁会太过意。

  重要的是,自己教授托米的那些功夫实是太那个什么了,先不说原本的游戏,就是漫画般如今也已经存,七色斗气和绝对领域也不是没人晓得的物事了。自己想要将这两套功法作为蜀山派这个世界的立身之本,少不得要做点准备工作。

  简单的法子,就是先带托米去峨眉派转一圈,将那七色斗气显摆显摆,先不图什么震惊多少人多少人这些,只是散发出一个讯号:这位老前辈真厉害,连漫画里的功夫都能给整出来,绝非一般人物……

  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他们蜀山派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出自小说漫画里的功夫了,甚至就算自己使出了浑天宝鉴,怕是这些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之处,不会将事情想到太歪的地方。

  只是这样一来就有一点麻烦,他必须保证自己前辈高人的形象不能崩塌,否则一切都完蛋大吉。

  心中思量了个差不多,叶文坐这里也听了不少关于修行界的事情。

  借着这群人的谈论,他终于大致的明白了当今修真界的情况了。

  情况倒是与他当初所的武林差不多,当今修行界强的自然是昆仑派,因为那目下唯一还能让修行者们修炼的昆仑仙境就昆仑山上——确切的说是入口昆仑山,叶文已经听明白了,这昆仑仙境是一个与此世界完全不相干的一个平行小世界,只是昆仑山上有一个裂口,被修行界的前辈大能给稳定了下来之后,成为了往返的通道。

  北河居士会挂靠昆仑派中,未尝不是考虑到可以借着昆仑派的关系去那昆仑仙境中修行,这样才不至于只能外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修为一天天退步,后化作灰灰。

  昆仑派之后,就数少林武当……这两家世俗中威名赫赫的门派,修真界也是颇具威势,若不是昆仑派有了昆仑仙境这个底牌,这两派还真有可能也成为修真界的泰山北斗。

  少林派就不说了,这门派修行界主修佛法,佛法与道学有相似却也有很多不同,可以说各有妙用,实力也是强横无比。

  武当派则与叶文所知的武当派略有不同,据说修真界的武当派道统乃是传承自全真教,除此之外华山派也是传承了全真教的道统,相比不同的是华山派的道统纯粹一些,乃是全真教的郝大通传下来的。

  武当派的道统是哪里传承的叶文没听这些人提起,只是晓得武当派的情况不如外人看起来那么好,因为武当山上的武当派不是单纯的一个传承,而是好多传承凑到一起的。说白了就是好多家门派联合起来的,只是明面上推举出来的那一脉是传承自全真道统罢了。

  另外,张三丰修真界中地位颇高,因为据说这一位可能是近千年里有可能飞升成仙的高人——没错,这老道还没死呢,目前就昆仑仙境里闭关潜修,除非武当派面临灭派之大患,否则绝不出来。

  少林武当之下便是华山、峨眉、青城几派,另外制器阁、炼器宗、百草帮都差不多属于一个档次,只是这几派当中华山与峨眉实力直追少林武当两派,青城相比要弱势不少,这些年是以峨眉派马首是瞻,俨然就是峨眉派的小弟,两派联合一起要真起了纷争甚至不惧少林武当以及昆仑几派。

  其它那三派则是因为有特别技艺才修真界有一席之地,当然自身实力也是不差,否则他们也无法传承至今。

  这些大派说完,才到点苍、黄山、龙虎派、清净派、茅山等杂七杂八一大堆的门派,这些门派的名字一入得叶文耳里也让他微微有点吃惊,因为这些门派也都是一些传承日久的名门,不想如今的情况下已经沦为了三流了。

  点苍、黄山先不提,龙虎派与清净派都是正宗的全真道统,道家地位上本就不俗,而修行界里玄门正宗的名号还是很好用的。茅山也是知名道家圣地,不想如今竟然沦落到这般田地。

  只是茅山世俗界中声望倒是依旧强盛,不比少林武当来的差,想来是为了保住传承,茅山世俗界中下的功夫比较大,而少林武当反而是顺手为之罢了,所以世俗中这几派声望比较接近。

  除了这些门派,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门派依旧残于世,不过根据这些人所透露出来的话,恐怕过不了一二百年,这一大批小门派就要数断绝干净——没有了能够继续修炼的环境,没有了能够传承下去的弟子,这些门派的消亡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如那天符宗,就是这样一个小门派,依旧还没有消亡也只是靠几个功力还算不错的老一辈硬撑着罢了,只要这几人一去,这门派立刻就得分崩离析。

  还有今日前来给点苍派助拳的,也大多是左近的小门小户,据说其中一人还是罗浮派的掌门,千里迢迢巴巴赶来助拳,还不就是为了能够与点苍派拉上点关系?好让自家门派有个靠山能够多苟延残喘几年?

  可惜就这样一个人,如今连这厅堂都进不来,现下也不知道是离去了还是别的地方坐着与其它同道聊天呢。

  当时听闻这些的时候,叶文就觉得一阵唏嘘。那罗浮山也是自古以来的道教圣地之一,不曾想如今竟然落魄到了这般境地。

  正寻思着,只听北河居士叹息道:“可惜百年前那场大祸,让东海蓬莱仙境的通道阵法被毁,否则咱们修行界也不会落魄到这般境地了。

  叶文这才晓得原来那可以供人修炼的除了昆仑仙境之外,还有一个蓬莱仙境,却不知道这蓬莱仙境究竟是什么原因被毁去了?哦,这么说恐怕不对,应该是通往蓬莱仙境的通道被毁去了,让众人无法入内,那么这蓬莱仙境有和没有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寻思了一下,叶文开口试探道:“那蓬莱仙境发生了何事?”

  他不问怎么了?也不问什么情况,只言发生了何事!这口气便让众人觉得这老前辈也知道蓬莱仙境,只是因为闭关太久,不知道近状况。

  北河居士左右一瞧,场中人就数他年岁长便开口道:“百年前开始这世俗中接连发生了不少战事,当时咱们修行者也卷了进去,那一场大战的余波恰好将那蓬莱仙境的入口给毁了,所以……”

  他也没说的太细,那事情对于修行界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含含糊糊的糊弄过去也就是了,说的太细了他真怕这个脾气似乎有点冲的前辈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却不想叶文一下就明白了北河居士所言的事情指的是什么,脑袋转了下明白过来后就不再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晓得了。

  一直到众人说了好一阵,叶文这才突然开口:“不知那昆仑仙境……想要进去修炼的话有什么要求?”

  柳焘和轩宁子都是暗道一声:“来了!”却是他俩当叶文是闭关好久的老人,如今又有门派的压力抗肩膀上,这般样人肯定会寻思那昆仑仙境的事情。先前不说话就是想看看这老前辈能忍到什么时候,不曾想这都聊了半天了才开口,这般养气功夫他们自问是大大的不如。

  却不知道叶文刚才一直静静的听他们说话,想要多摸清修行界的事情所以才没想起来这茬,如今自问听的差不多了,便想问问昆仑仙境的事情——适才这些人谈话,昆仑仙境的事情都是一句带过,根本就没透露出来什么信息。

  北河居士左右瞧了瞧,发现这个问题似乎还得由他来回答。因为场众人还真就只有他一个人去过那昆仑仙境,其他如颜兴、周冲都是修为还没到那般地步,而且派中辈分也低。就算峨眉派看重他俩,估计也要再锻炼锻炼才会送去昆仑仙境中修炼。

  点苍派压根就没有入那里修行的资格,轩宁子这一个散修也是一般无二,就只有他是因为修为高深,又有昆仑派做靠山这才能够经常出入。

  “这昆仑仙境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各门各派都联合起来达成了协议,若想要进入内里修炼,非是修为高深者或能够传承门派的精英弟子不得入内……”

  北河居士本来还想照本宣科的来点废话,不料叶文挥了挥手,直接道:“明人不说暗话,这些忽悠人的就别提了,还是直接说点实的吧!”

  尴尬的挠了挠脸颊,北河居士只得开口道:“其实这些条例我也不大赞成,奈何人微言轻,改变不了就只能去适应!如今我也只能投了那昆仑派才能混到点残汤剩饭,所以……”

  叶文无所谓的道:“这事情又和你无关,只管说来便是!”

  “说白了,只要前辈的门派能够成为当今修行界中数的上名号的大派,那么就可以入那昆仑仙境里修行了……”

  “数的上名号……”叶文寻思了寻思,后往那峨眉派的两个年轻人身上一瞥:“与峨眉派等派差不多便可了是吧?”

  先前他从众人对话中已经晓得,峨眉派是拥有送人去那昆仑仙境里练功的资格的,而点苍派却没有,可见这两者之间就是巨大的分水岭。自己的蜀山派现连点苍派都不如,想要成为与峨眉派比肩的大派,估计还有的他忙。

  北河居士见到这话都摆开了说,便也不再藏着掖着,点了点头:“若前辈门派之威望能够达到那般境地,不但可以自由出入昆仑仙境,甚至可以其中选出一个地方作为自家门派的修炼道场……只是如今昆仑仙境里的好地方都被占据了,前辈若是去的话……”

  以叶文的修为自然能够进那昆仑仙境,只是前提是他愿意靠到某一派门下。若是他想带人进去,那就麻烦了许多了,人家除了要看你这个掌门的实力,还要见识见识门徒的实力。若是大家认为你这帮弟子不行,没什么培养价值那么一样不会让其入内。

  而让大家心服口服的简单办法是什么?还是拳头!叶文必须得让自己这帮弟子形成战斗力,那么获得一个出入的资格自然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好无论七色斗气还是绝对领域都是可以短时间形成战力的功法,只要给他一些时间那么想要夺得一个席位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是麻烦于如何能让自己的门派扬名修真界?毕竟这个世界的修行者们都低调隐秘行事,就算一个人被人剁吧成了肉馅包了饺子,怕是也得三五七年之后才会有人晓得。

  许是瞧出了叶文的问题,北河居士突然道:“咱们修行中人每隔二十年都会有次聚会,这一次相聚时间已经不远,叶前辈……”

  “唤我叶掌门便是!”

  “叶掌门若有兴趣,不若带上门徒弟子一并前来?”北河居士这番话总算是解了叶文的麻烦,虽然他早就听说修真界有这样一个聚会,但是他一不知道时间二不知道地点,同时没个人介绍的话他就算找到了地方人也够呛会让他进去。

  他原本还寻思要不要和峨眉搭上点关系,到时候一起过去看看。现嘛,可以先从北河居士那里多问一些东西。

  对于蜀山派想要扬名一事,北河居士是觉得无所谓,而颜兴和周冲则是互相看了几眼,觉得这个邻居怕是不简单,回去后定然要好好禀报掌门知晓。

  “而且无论是那叶掌门还是其夫人实力皆是不俗!如今就是不知道其弟子实力如何,若是弟子实力也不弱,那咱们怕是又要多一个竞争对手了……”

  周冲眼珠子一转,突然以神念传讯,对自己师兄道:“也许咱们可以先让青城派试探试探这蜀山派,毕竟若是蜀山派抢到了一个席位,咱们峨眉派还不见得如何,那青城派的位置可就危险了……”

  颜兴不动生色的点了点头,随后对场众人一抱拳:“此间事情既了,我与师弟便先回峨眉山了,这里先向诸位前辈告个罪,他日前辈们若来峨眉山,晚辈定出门迎接!”

  说罢与几人互相施了礼,与周冲离开大厅后驾起剑光直接离去。叶文看着这两人离去的方向对自己师妹低声说道:“咱们蜀山派想要出头,少不得要有许多麻烦!”

  他这话虽然低声去说,可是众人都是什么人物?自然听的一清二楚,心下都道:“这前辈心理倒是明镜儿!”

  ********

  p:明天出发去参加年会,这几天里我量保证吧!起码先保证不断。唉,没存稿还日一万的写手伤不起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