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竞争


  颜兴与周冲离去之后,叶文与宁茹雪也对视了一眼,随即便也准备起身离去,只是柳焘这个主人家对于叶文刚刚救了他们门派的大恩人颇为感激,所以想要将其留这里好好谈上一谈。

  虽然不清楚这柳焘是不是也想借机和蜀山派搭上什么关系,但是此时的叶文却没有心思这里陪他浪费时间,只得说道:“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而且我那徒儿还等我回去,不好让他担心!”

  这才借着由头离了点苍山,与宁茹雪驾起剑光往北而飞。

  起先北河居士也想与叶文以及宁茹雪同道一阵,不过随即他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之后就转道西北,估计是准备回昆仑山去。

  叶文也不晓得北河居士这突然转道是不是准备回昆仑派中,将自己与蜀山派的事情说给昆仑派掌门知晓,反正他现巴不得知道蜀山派的人越多越好,也算是一种前期的炒作了。

  人都是这样,越是摸不清楚状况就越好奇,越好奇就越想知道……他们这样的想法达到一个巅峰的时候,自己再带着一众弟子现身,那种冲击力绝对比自己直接冒出来大上许多。

  “师兄,这次咱们将蜀山派的名号打了出去,回去后却是要开始培养弟子了!”

  此时叶文已经晓得,那二十年一次的修行界大聚会恰好就是2011年的年初,而眼下已经是2005年年底了,距离下次聚会还有五年的光景,这段时间里他也不知道能够培养出来多少弟子,只能量努力。

  “我估摸着,只要将七色斗气练到绿斗气左右的境界就可以算做优秀的弟子,这样的弟子若是能够有十来个,那么咱们的派头就不算差了!”

  他不清楚那些名门大派究竟有多少出色弟子,不过考虑到自己和宁茹雪也算是两大‘威慑性武器’,弟子们只要能撑起场面也就足够。

  如今克里斯和托米都算是修炼的差不多了,加上克里斯有黑暗能量做底子,若是能够突破红斗气,便也算做一个拿的出手的门徒,那样一来出门外倒也不用总由自己出面,也好显出他掌门的威风。

  若是修炼绝对领域的话……这个力量他还没找人试验过,也不知道练到什么程度算是什么实力,只看原著的话绝对领域练到顶了威力倒也算是不弱,横向对比一下……额……

  叶文抓了抓头发,发现绝对领域练到顶了似乎也比不上七色斗气练到顶,莫非想要与七色斗气同等,还得突破绝对领域练成后面的那些力量。

  这个问题让叶文有点挠头,傻乎乎的样子让旁边的宁茹雪也是噗嗤一笑:“师兄想什么呢?”

  叶文倒也没瞒她,直接开口回答道:“托米那七色斗气你已经见过了,倒是还有一门功法可以不受当下环境限制,同样可以发挥出强横实力!而且这个力量体系即便没有气感之人也能够修炼成功!”

  绝对领域修炼的又不是内气一类的玩意儿,自然不需要气感。不过有气感的话似乎可以发挥出一些特殊的招式。

  不过想想,若是已经有了力量身中,要发现气感反而要容易的多,所以这也算不上什么问题,叶文纠结的是他可没有究极力量之类的东西,也不知道修炼绝对领域的这些人能否自行突破这层桎梏。

  俩人如今都是修为强横,加上先前驾着剑光漫天的乱飞,对于御剑飞行一道也有了的领悟,宁茹雪先不去说,叶文这御剑飞行之法门又是有所变动,比原先速度倒是没快多少,但是却省力了许多。

  本来俩人回到蜀地之后也有点迷糊,好俩人剑光都是极快,大不了成都上空多转悠几个来回也就是了,终顺利的找到了自家所,同时也认识了一下周围的‘路况’,下次再飞着出去玩,定然不会寻不到路了。

  俩人才一回到家中,撤了潜行符箓,就见到华衣噔噔噔的跑了出来,看到两人无事才放心道:“没事就好,一声不响的就没了踪影,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虽然叶文和宁茹雪实力都非常强横,但是这个世界也没以前所生活过的那里那么简单,凶险程度不知道要高了多少个级别,所以华衣遍寻不着之后很是担心,可是眼下的情况她也只能乖乖的待家中等候。

  “出去的时候遇上了点事情,一时半会又脱不开身,所以没能通知你!”叶文拍了拍华衣的背脊:“叫你担心了!”

  “没什么的!”

  叶文想了想,开口问道:“你那庚金神光练得如何了?”

  华衣抿着嘴笑了笑,也没有答话,只是背后突然闪起一道白光,其肩头上摇摆不定,就如她以前所用的那些飘带一般。

  只是这道白光忽隐忽现并不真切,一见就知非是实物,叶文瞧了瞧便知道华衣这庚金神光才算刚刚入了门,等到这道白光稳定下来才算是有所小成。

  等到华衣的庚金神光练成,不但金系法术法宝对她没什么效果,同时那木系的法术和法宝也将被她克制。

  这倒不是因为旁的什么理由,五行相克这是浅显的东西,浅显到了那本五色神光残本都没有浪费字迹去多做介绍。

  只是单单一道神光不能像五色神光那样收人甚至收法宝,因为这些东西说是有什么属性,但那只是特色,而非构成,不说旁的,一剑法宝若是火属性的,那么构建成这法宝的金属或者别的什么呢?当然若是纯粹的能量聚集体另说。

  所以必须五行齐聚五色神光才有收人法宝的能力,即便庚金神光大成,至多也就是能将那金属性抑或木属性的给困住,能不能收来还得看华衣自己的修为高低。

  看着那庚金神光华衣身上若隐若现,映得她整个人都反射出一丝丝白金色的亮光,叶文伸出手她下巴挑了一下:“好好修炼吧,今晚就不祸害你了!”

  华衣脸色微红随即抛了个媚眼:“奴家很期盼老爷来祸害呢!”

  一句话撩拨的叶文血气上涌,不过近些时日还是别打扰华衣的好,修★★夫的时候忌讳被外物侵扰,何况这还是一门神通?哪怕这是个山寨版的神通……

  带着宁茹雪回到了房中,两人先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换了衣衫,然后才谈论起今日的事情来。

  “怎么看?”

  宁茹雪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倒不是她不能用功力将自己弄干,只是叶文不让罢了,看他此时很惬意的欣赏着自己擦头发的模样,宁茹雪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生气。

  “峨眉派可能会有所举动!”

  叶文将毛巾接了过来,然后帮着宁茹雪擦起了头发:“嗯,毕竟咱们蜀山派要想出头,真正受到影响的就是那些堪堪达到进入昆仑仙境标准的几个门派!”

  顿了下,仔细回想了下今日所得知的信息,叶文慢慢的分析了起来。

  “简单点说,那峨眉、青城、华山是我们直接的竞争对手……至于那制器阁、炼器宗、百草帮几家,反而因为他们自身的特殊性和咱们没有直接冲突!”

  叶文伸手试了试宁茹雪的头发干了多少,手指那乌黑的发丝中划过,感受着其中的顺滑触感:“这几家只看名字就晓得是以炼制法宝和制作丹药为主的门派,咱们蜀山派又不懂得这些东西,自然和他们没什么★★!而修行界又少不了这样的势力,所以即便咱们真的能打过这几家,那些大派也不会真的让我们取代这些门派的地位的!”

  宁茹雪微微眯了眯眼睛,叶文的手指她的脱发中来回穿梭,时不时还会按按她头上的穴位,让她觉得很舒服:“所以……我们能够取代的就只会是那几家门派了!”

  “嗯!”叶文收回了手,然后随手就将那毛巾丢到了一旁,顺手将宁茹雪拽到了床上:“而且,我认为峨眉派会唆使青城派找我们麻烦!”

  按照叶文掌握的信息,那昆仑仙境中能够容纳的修真者应该是有限的,自己等人要进去,自然要有人被踢出来。

  华山和峨眉实力都是不俗,而且关系网也是错综复杂。

  本来青城派也应该是这样一家大派,不过从今日所得知的消息来看,这青城派这些年似乎混的一日不如一日,虽然勉强保住了大派的身份,但基本都是背靠峨眉派来做事,峨眉派帮青城派分担了大部分的压力才能让青城派能够集中全部实力才延续门派。

  说白了,青城派现就是峨眉派的附庸,而其本身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与峨眉派却又有一定差距。

  自己的蜀山派想要进入昆仑仙境,真正受到切身威胁的就是这青城派,加上峨眉派肯定不会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蜀山派冒头,他们多少也会进行一番试探,再加上青城派这种尴尬的情况以及峨眉青城两家的现状。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青城派主动挑事的可能都比较大,自己的蜀山派若是能够接下这一阵,并且轻轻松松的将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么无论是峨眉还是青城都不会再挑起事端。

  峨眉会认为蜀山派的实力的确强横,为了青城派与蜀山派交恶实是不够理智。而青城派也会明白如今的情况就是这样,峨眉派再不帮其出头,他们加无法与蜀山派抗衡,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将位置让出来。

  可这是好的情况!

  若是蜀山派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青城派收拾掉,那么事情就麻烦了!青城派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峨眉派也不会希望与自己穿一条裤子,一个鼻孔出气的青城派被外人取代,到时候肯定会出头帮青城派说项,甚至很有可能鼓动其它门派与自己的蜀山派为难。

  “说白了,还是实力的问题!”

  将宁茹雪拽到自己怀里,叶文将被单一掀,随即就将两个人一起盖好。

  白了一下自家师兄,干脆就拿他胸膛当做枕头枕了起来,宁茹雪却突然问道:“华衣还等着你去祸害呢!你怎么不去?”适才华衣与叶文那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也瞒不过宁茹雪的耳朵。

  叶文轻笑了一声,伸手自己师妹滑腻的上臂摩挲了一下:“今天师兄想祸害师妹你……”

  脸色微红,宁茹雪对于叶文这么直白的说那些事情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却又脸现苦色,这表情变换让叶文好一阵摸不到头脑。

  “怎么了?”

  “没什么”宁茹雪欲言又止:“只是……”

  “什么?”

  等了好一阵,后宁茹雪才吭吭哧哧的问道:“师兄,你说……我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啊?”叶文伸手宁茹雪身上好一阵划拉,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没有啊!绝对没有半点问题!”

  “师兄又胡闹……”被自己师兄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给弄成了大红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叶文刚才那一番瞎划拉造成的,宁茹雪一开口那声音竟然又甜又腻,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话还没说完,自己脸色却是红。皆因她这句话完全不像是生气斥责,反而带着浓浓的春意。

  “嘿嘿!”叶文虽然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只是那双魔爪依旧未曾收回来,仍然苦练这些日才略有所成的百发百中穿心龙爪手……

  宁茹雪瞧了几眼,见他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过分了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低着头问了声:“师兄与我也一起这么多年了,那……那种事情……也没少做,可是我这肚子……”

  说到这里叶文才回过味来,感情自己师妹是寻思起这个问题了啊!

  他这些年一直瞎忙倒是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加上自己娇妻美妾的好不快乐,本身也没想弄出个小娃娃来捣乱,所以也没太过理会。哪里想到自己师妹却一直心理面寻思这件事,见到几年过去了自己的肚子也没个反应,只当自己有什么毛病——虽然这几年她也不是一点知识没学,不过一些事情她依旧保留着以往的观念。

  叶文将自己的魔爪往下挪了挪,顺着那座诱人的山峰滑到了那平原之上,然后轻轻的画着圈子:“这事情……又不是你一个人就说了算的!”

  宁茹雪不答,这事情始终是她心里的一个疙瘩,一心想给叶家开枝散叶的她哪曾想过成亲几年了还没生下一男半女这般情况来?

  也许是知道这种事情没法安慰,后叶文只好把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推。

  “你看华衣的肚子不也没起来吗?而且……”说到这里叶文突然闭嘴,他想起有些话倒是不好就这么直白的和宁茹雪去说。

  不过宁茹雪倒是心里明镜一般,直接就道:“晓得师兄喜欢与华衣行那★★……”说这话的时候宁茹雪脸上红,却是想起那日睡觉的时候被隔壁的声音吵醒,特意跑过去瞄了一眼,结果那一晚上她也没睡好,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那种事情。

  有的时候她也想,也许自己做那事的时候真的太过无趣了些,只是要她如华衣一样弄出那么大动静又觉得太过羞人。

  叶文尴尬的咳嗽了一下:“不说那个,你看华衣的肚子也是没有反应,也许问题出我的身上呢!”

  仔细想了想,也许这么说还真没错,自己一直苦心练功,好像那种东西也练功的范畴当中,保不准自己就把那亿万子孙给练没了。

  宁茹雪没吱声,她倒是没将问题顺势推到叶文身上,只是皱起眉头寻思了起来:“那该怎么办?”

  叶文却不意,只是道:“有没有孩子都无所谓,你看咱们现努力建派,然后还要杀到修真界里搞风搞雨,若是平白多了个小娃娃,也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何况,若咱们能够修行界立足下来,习得那长生之法……”

  宁茹雪不言,她还是倾向要一个孩子,叶文见她回答就猜到了她的想法,便干脆的将她的身子自己身上一转,俩人直接面对面的躺了一起。

  “既然这样的话……”

  叶文将双手往脑后一枕,眼珠子一阵转腾后就露出一副坏笑。

  “那咱们就只好慢慢努力了!”

  宁茹雪被叶文这一翻身吓了一跳,好她对自己师兄极为信任,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击的动作,只是任凭她将自己他身上给翻了过来,然后跨坐自己师兄的肚子上,双手按着师兄的肩膀★★。

  “啊?”

  叶文故意挑了挑眉毛:“师妹啊,这要生孩子就得先怀上孩子,而想怀上孩子该如何做,你也晓得的嘛……不过师兄今天忙活一天有点累了,所以……”

  “啐!”

  宁茹雪轻啐了一口外还瞪了叶文一眼,她已经明白过来叶文是要她做什么了。那日听到华衣与叶文闹出好大声音,自己好奇下也偷偷过去瞄了眼,见到了华衣所做的事情就和眼下的姿势一样。当时她只觉得无比羞人,立刻就跑了回来,哪料到师兄今天竟然要自己也那么做。

  见她不动弹,叶文后放出了杀手锏:“师妹,这可是一个打败师兄的绝佳机会,就看师妹能不能叫师兄认输求饶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