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被抓包的叶老前辈


  北河离开了,不过叶文知道过阵子他还会来!毕竟俩人已经约好要一同去欧洲一趟,至于叶文询问过的那件事情,他也不需要再多操心,他相信这几天里北河居士就会帮他搞定一切。

  果然,几乎不到一个星期,那个什么于诗云就脸色古怪的离开了成都,之前她还距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小镇上逗留,等待上面的进一步指示呢!但是很快上面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直接告诉她:“这次任务结束,马上回来吧!”

  于诗云本来还很不明白,还想要和上面说说,但是这一次一直对自己比较客气的领导居然很是不爽的呵斥了她一顿,然后用了一句:“这事情不归咱们管了,你马上回来!”

  等到她回到京中,才从一些关系还算好的同事那里得知,这事情他们领导也窝了一肚子火,因为有牛逼的人物直接将工作给接手了过去,并且将他们先前收集的关于叶文的一切资料都给拿走了。

  “那些是什么人?”于诗云本以为自己这个部门已经是牛逼神秘的,不过看这架势竟然还有比他们还牛逼还神秘的组织。

  “不知道!”那人想了想:“这群人都很傲气,看人都不带用正眼的!不过那个领头的倒是很和气,若是街上遇见恐怕会当做很普通的一个老大爷……”

  于诗云暗暗觉得奇怪,不过她也明白这事情可能就是这样了,她出身也不差,很多事情倒也不是不懂,如今这种情况她要再乱来的话,很可能会惹来大祸。

  “不过……咱们还有一个人留那里啊!”想起张玲这个丫头当时竟然不听自己的命令,于诗云恨恨的嘟囔了一声:“管她去死,反正工作已经结束,她早晚也会被喊回来!”

  说完也就不当回事,自顾自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跑到其它地方放松消遣去了,却没想到因为一些阴差阳错的事情,张玲的档案也被那些神秘人一并给带走,加上于诗云没去报告,这张玲现的处境变的很是尴尬。

  说她是职特工,但是自己人那里已经没有了她的档案,她就算回去报道可能也没人承认她的身份。说她是个普通学生吧?可她还需要履行学生之外的工作,同时还巴巴的等着上面的指示呢!

  加上自己身份暴露,叶文面前张玲显得有点无所适从,甚至怀疑叶文留下自己是不是有别的什么想法?

  “这些富豪大多有些怪癖,而且听说现流行什么眼镜娘之类的……我得小心一些!”

  好这段时间里叶文表现的很正常,让张玲稍微放下了一点心,就是不知道若让叶文知道自己某人心中是那样一个家伙的话会作何感想?估计第二天就会将这个胡思乱想的女生给踹出学校大门。

  与此同时,叶文接到了一通电话,里面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了句:“若有什么麻烦,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他!”语气颇为恭敬,想来是北河居士大致的透露了一下自己‘前辈’的身份,所以电话对面才会这样。

  叶文也没当回事,只要他们那边协调好不来骚扰自己,他倒是也没必要主动去找这些人帮忙。

  诸般杂事处理了个差不多,叶文开始寻思起这些日子做的事情来,这段时间里他虽然努力修炼,但是因为事情繁多,所以进境远不如当初来的快,那玫霞荡虽然已经练得进境颇快,可是距离大成还有一些时日。

  华衣的庚金神光已经入了门,还需要慢慢修炼,反而是自己师妹的那青莲印记渐渐的又开发出了一些妙用,根据自己师妹所言,那青莲显形的时候,她的青莲剑不论威力速度还是灵活度都要高上一截,重要的是可以直接从天地间吸取元气补充损耗——乃至,发出强力的招式。

  听到这种情况,叶文甚至考虑起帮宁茹雪创出一门剑诀,就连名字他都起好了:千方残光剑!

  千方残光剑使用的时候似乎与万剑诀颇为相似,都是召唤出无数的非实体飞剑攻击敌人,不过叶文自创的万剑诀非是以灵气推动,而是以真气使出来的,而且使用起来效果也与游戏里的万剑诀略有不同。

  而这千方残光剑本来他没太意,毕竟已经有了万剑诀再弄个千方残光剑作用上略有重复,可是宁茹雪无意间修出青莲印记,若是能够好好利用,那么完全可以借天地之力凝聚出无数飞剑——这也符合千方残光剑的设定。

  同时,为了区分叶文版的万剑诀与千方残光剑,叶文干脆就将以自身真气催发的设定为万剑诀,依赖天地元气使用的为千方残光剑。

  总体上来说,以自身真气催发的万剑诀威力可能要比千方残光剑弱上一些,因为人力有时穷,一个人所拥有的力量很难比的上天地之威!

  可是有的时候,这种情况却大为不同,叶文自身实力强横,加上先天紫气另有妙用,回气极快,他所用的万剑诀自然不必担心威力的问题。

  而千方残光剑虽然依赖天地元气凝聚飞剑,威力绝伦,可是灵活性上却大大不如自家真气操纵的方便。但偏偏宁茹雪修成了青莲印记,加上她本身功法就重灵巧多变,再有青莲印记相辅,那本来不好控制的千方残光剑对宁茹雪反而不是什么难事。

  宁茹雪的问题是功力不够,若使用万剑诀不免力有未逮,怕是使不了一招就力了!如今要是能够练成千方残光剑,倒是能够平白多一杀招。

  叶文的情况则依旧以万剑诀为主,如今这门剑诀又被他完善了一些,此时使出来无论速度还是威力与往常相比都不能同日而语。

  前几番与人争斗,叶文只是以御剑术就能轻松败敌,若是祭出万剑诀的话……

  叶文突然有一种冲动,那就是跑到昆仑仙境里和那张三丰较量一番,也好晓得自己这个世界里究竟是个什么水平的人物?

  虽然北河居士说他是地仙,可是这范围太过广阔,加上这真正实力不打一场的话怕是很难真正的清楚。

  “嗯……昆仑派与武当似乎也不大对付,也许以后真的有机会与那天下闻名的张真人过过招!”

  胡思乱想了一阵,当北河居士再次出现他面前的时候,叶文险些没有认出来这个家伙竟然就是那位昆仑派的客卿长老。

  此时的北河居士一身西装,倒是没有系领带,领口就自然敞开着,长发则随意的绑了一下自然垂脑后。

  这副模样,怎么看怎么像是那种红的一塌糊涂的偶像明星,根本就不像一个修真高手。

  “额……居士这是……”

  北河笑着解释道:“这次可能要世俗中走动,所以就这么穿了!”

  叶文点了点头,想起这北河也是经常俗世当中走动的人,自然对这个世界无比了解,不过他这个样子还是让他有点惊讶。

  将目光往其身后一看,发现北河竟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两个人同行。只是相比起北河那略显随意的姿态,这两位似乎显得有点拘谨。

  “这位是我的师侄,乃是昆仑派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唤作王昭!目前世俗中工作。那一位则是王昭的同事,叫做郑英,这一次算是协助我们的!”

  北河居士与世俗的那些特殊机构有交道叶文晓得,不过这一次居然还有世俗中人参与进来,这却让他有点意外了。

  将几个人让进屋中,北河居士随即解释了起来:“那昆仑叛徒现下是北欧的什么地方,具体情况我们还需要过去后与欧洲教廷的人联络才能得知!”

  “这里面还有教廷的事情?”

  这倒是叶文没有想到的,本来以为只是抓一个叛徒,追回一件被偷的宝物的小事,没想到竟然还牵扯到了其它势力。看来这件事情要比他想象的复杂的多,保不准还有什么人会牵扯进来。

  见到叶文目光越来越严峻,北河也晓得这事情应当好好说说了,否则等到了地头再告诉这位老前辈详情,这前辈要是觉得自己被忽悠了,一怒之下撂挑子不干了他可就麻烦了。

  只见北河讪笑了两声:“这事情的确有点棘手,所以晚辈才想让前辈帮个忙!”

  叶文想了想,心道:“你还真把老子当那些可以给你当后盾的前辈高人了?碰到麻烦事就来请我出面?”

  想到此处,叶文突然觉得这个北河貌似与自己那徐师弟颇有一些共通之处。

  徐师弟一生遭遇简直就是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主角了,上个山见到前辈高人,练个功就能走火入魔,但是后肯定是功力大进!受伤也是功力大进!简直就是典型的小说主角。

  而一般来说,这些作为主角存的家伙还有一种特技,那就是关键时刻请前辈出山帮忙——叶文现下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主角抓包帮其出头的老前辈。

  本来这是一件挺让人得意的事情,可是叶文总觉得自己要倒霉,因为一贯来说,凡是被主角抓包的前辈后都会碰上一裤衩子倒霉事,后走了运得了好处的却都是主角。

  想到这里,叶文就觉得这事情不能随便应下,若北河不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的,宁可不要这前辈的脸面也要开口拒绝。

  “你先细细与我说说是怎么个情况?”

  北河居士有点错愕,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反倒是那两个坐的有点远的俩年轻人显得为吃惊,其中一个还偷偷用一些小伎俩与身旁的伙伴说:“唉?这前辈看起来好像不大好说话啊?”

  “怎么?”

  “一般来说,晚辈求前辈办事不是都会痛痛快快的应下的吗?怎么这位前辈还要先听听情况?”

  “不知道……许是这位前辈性格比较谨慎吧……”

  他二人可不知道自己俩人说这话的时候虽然万分小心,可是依旧被另外那俩人听了个一清二楚,北河居士尴尬一笑,见到叶文没意这才稍微放下点心。

  “这事情还得从昆仑派说起,咱们门派因为位置原因,甚少参与到中原的一些纷争当中,而且也很少被纷争所波及,所以传承下来这么多岁月,许多古物都保留的很是妥善!”

  “其中便有许多法宝,其中有一件法宝,却两百年前被一叛徒盗走!那人唤作宁散人,本是派中一名颇受重视的弟子,只是不知道受了何人蛊惑,竟然反出师门,而且还盗走了师门重宝!”

  “宁散人?是称号?”

  “非是称号,乃是本名!”

  叶文点了点头,示意北河继续说下去。

  “其后全派上下甚至联系诸多同道抓捕这宁散人,只是始终寻不见其下落,直到前阵子才晓得这人竟然跑到了欧洲,而且与欧洲的吸血鬼们有所牵连……”

  叶文一愣,没想到这事情还和欧洲血族扯上了关系?难怪先前说要与教廷联系,看来这还是一次多方势力的联合行动。

  见到北河不说了,叶文正要接话,突然注意到那两个年轻人似乎欲言又止,心中一转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又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翘着二郎腿追问了一句:“不只如此吧?”

  北河笑了笑,好像早料到瞒不过叶文一样:“前辈果然厉害,其实若事情就这样的话,本也算不上什么,即便是晚辈一个人也能够摆平了!”

  “可是现下的情况却有点麻烦,也不直到是什么人将宁散人持有上古异宝的事情给宣扬了出去,目下不仅仅我们要去抓宁散人,就连欧洲本地的黑暗法师、狼人们也惦记着宁散人手中的那个宝贝,同时太平洋那边的势力似乎也有所异动!”

  “还有那群小鬼子也瞄着咱们国家的那宝贝呢!”

  “小鬼子?”叶文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是什么人了:“这么多人都瞄着这东西,却不知道你们昆仑派究竟丢了什么?”

  “这个……”刚才插话的那个年轻人正是昆仑弟子王昭,此时闻言却不由自主的往北河的身上看去,因为这事情也不知道当不当说——诸多势力大多也只是晓得宁散人有一个宝贝,具体是什么他们还真不晓得。

  真正知道的也就是昆仑派中人以及少部分人罢了,而那个宝贝来头太大,他也不知道是说给叶文听还是不说给他知道。

  北河居士倒是回答的很快,直接就说道:“这事情本不好声张,不过倒也不必对前辈隐瞒!”

  这话倒是隐隐表示叶文和咱们昆仑派是一家人,若是想的深点也算是提醒叶文咱们现是一条道上的,这事情你还是得帮衬一下。若是再往深处去想,那就是询问叶文你帮是不帮?如若愿意帮忙,那么自然不必瞒你了。

  要说这谈判不愧是语言的艺术,平平无奇的一句话硬是能够绕出这许多弯弯,叶文若不是有那十年的历练打底,怕是他真听不明白这许多含义。

  叶文点了点头,虽然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北河居士却明白这就是叶文的答复,便不再有半点隐瞒,干干脆脆的将所有的事情都说给了叶文知晓。

  听罢了之后,叶文这才明白这北河居士为何急忙忙的跑来找自己帮忙,这事情的确棘手的很。

  原来瞄上那件宝贝的人实太多,不仅仅是昆仑派要派人前去抓捕叛徒,将宝物收回,同时东方修行界的一些魔道修士也蠢蠢欲动,甚至已经可以断定其中的几个人已经准备出发前往欧洲抢夺宝物了。

  而那个岛国邻居也派出了不少人前往欧洲,而且看那架势简直就是志必得!

  美洲那里不用说了,山姆大叔们绝对信奉着‘好东西就应该归我们所有’这一条至理名言,据说他们已经派出了精锐的小队前往欧洲。加上欧洲本土势力与山姆们多少有所关系,他们算作是半个主场作战。

  “这还不算,欧洲本地势力也不愿意到了自己地头上的宝物再离开,所以……”

  叶文皱了皱眉毛:“教廷那边呢?你们不是已经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吗?”

  北河苦笑了一下:“教廷方面虽然答应了协助我们,不过晚辈以为,关键的时候这群家伙保不准会下黑手,所以他们也信不过……”

  叶文拧了拧眉心,发现这件事情实是太过麻烦,按照北河的话,即便是同为修行界名门正派的人也动起了抢下那宝物的念头,可以说这次他若是答应了北河一起去欧洲,那么除了昆仑派的人之外,全部人都是敌人,一个都信不过。

  想到这里,他突然瞥了一下那个郑英,这个人出现这里似乎代表了★★者的态度,就是认可昆仑派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不过他们的态度对于修行界来说……作用有限!

  不过会出现这样一个情况,叶文也不觉得意外,全因为那宝物的名头实太大太响,即便是叶文这个对修行界不是很了解的人也听说过那件东西。

  只不过以前他一直以为那东西不过是虚构的玩意,不想这东西竟然真的存,这宝物的名字便叫做:打神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