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离火之体


  一声凄惨无比的嚎叫,惊起了无数的飞鸟,得亏北河居士等人动手前就已经撑起了一个障眼法,屏蔽了叶文别墅周围一圈的形迹和声响。否则就这一嗓子,周围居住的那些老师们八成会以为叶文这里出了什么惨事。

  不过眼下来看,这事情也的确够凄惨的,托米自空中落下后兀自摆着造型,嘴里面‘嘿哈’的呼喝不停,然后时不时还蹦出几句黑人的俚语,就算叶文耳力过人,但也听不明白托米这究竟说什么。

  托米蹦跳了一会儿,转过眼来发现那个一身高科技的家伙突然往后一蹦,与他拉开了距离,然后随手就从后腰里掏出一把★★对着他。

  “额……枪?”

  虽然说托米这些年来脱胎换骨,实力增长的飞快。不过自小就现代世界长大的他,对于枪械还是有着本能的畏惧,所以看到那人掏出枪来之后,浑身兀自一紧,不过随后周身斗气喷薄而出,整个人身上好像是燃起了一团白色的火焰。

  “师父说我现的功力不惧怕寻常枪械了……应该是真的吧?”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师父乃是东方传说中的神仙般人物,可是他师父是神仙不代表他也是神仙吧?这一点托米倒是认识的很清楚。而且这几年里他虽然一直跟着叶文学东西,但他也没觉得自己成为一个非人类。

  他依旧需要吃东西,需要喝水,需要娱乐,需要***!

  人要做的一切他都需要去做,至多也就是觉得自己吃的多了,喝的多了也不用总去上厕所了,娱乐的时候精神头足了,那***……额……这是私人话题,不细说了。

  总的来说,他依旧认为自己是个人类,而常识上告诉他,人类之躯是无法抵挡枪械的!

  他这边胡思乱想,那边可不会管的太多,那个老外见到这个黑鬼竟然愣原地不动,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就是几枪打了过去。

  随后托米就发现几枚子弹向着自己的几个要害之处★★过来,而这些子弹的轨迹竟然可以被他的视线捕捉到。

  “哇?我竟然能看到子弹?”

  一边惊讶一边好奇,同时左扭右扭之下将这几枪数躲了过去,随后就站原地愣愣的看着自己:“我可以躲子弹了?难道我成了尼奥?”

  可惜他还没爽够,自己的肩膀上立刻就是一疼,而且强大的惯性带的他整个人都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地。

  左臂上传来的剧痛感让他回过了神,这时候托米才意识到自己还和人拼命当中呢,自己★★那不是给了对方攻击自己的机会吗?

  “你这个家伙,竟然敢用枪射我?”

  托米一纵身,白斗气全力爆发下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托米整个人就已经欺到了那个人面前,这一下叫那个一身高科技的家伙吓了一跳。

  其实他以为自己刚才那一枪就算杀不了这个浑身冒着白烟的家伙,也能叫他受伤,可是没想到自己这一枪射出去,这个人只是一个踉跄,同时略微感到疼痛——他刚才看的清楚,自己的子弹即将碰到这黑鬼的时候似乎被什么遮挡住了,一切的古怪似乎就是这黑鬼身上的白气。

  “麻烦的黑鬼!”

  见到托米冲到了自己面前,这人赶紧就往后跃去,他身上的这套衣服不仅能够有隐身的效果,同时还会刺激他的身体肌肉,让他能够爆发出正常状态下强许多的实力,所以这一跃的速度并不比托米那前冲的势头来的慢,他也因此堪堪躲过了托米紧跟着的一记‘啊嘟根!’

  托米的波动拳练的还不到家,波动只能凝聚拳头上攻击对方,而不能像克里斯那样将波动发出去而不散。

  不过,托米这先一个‘耗油根’,紧跟着就那‘啊嘟根’,倒是让旁边观看的王昭以及郑英满脸古怪,就连北河居士也时不时的往叶文那里瞥两眼。

  “叶掌门,这……”

  叶文倒是不以为意,随口笑道:“要教弟子当然要因材施教,我这个弟子你也见到了,和他说什么八卦、易经之类的多半不会明白其中意思,还不如先用一些他们比较感兴趣的东西带其入门,然后再……”

  北河居士一听,眼睛立刻一亮,随即就是一副了然的表情:“叶掌门真乃一代大家,且不说前辈可以因材施教,只说前辈随手间就能创出那本不存或者将本是一套花架子的功夫改的具备真正威力,就可知前辈之实力了……”

  这话倒也不完全算是恭维,北河居士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有大半出自真心。他虽然不习武,可是真正修真之人又有哪个对那武学没有了解?毕竟修真也是纳天地灵气入体,这与武修中的内家修炼法都是一致的,而许多功夫都需要内家劲气配合。

  只创出招式不算什么,要有对应的运劲法门才算是真正的一套功夫。适才托米使出升龙拳的时候,他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那龙形气劲定然就是那升龙拳施展的时候,劲气运行间显于外的异象,这就证明这一招并非只是徒具其型而已,乃是真正具有强横威力的‘真货’。

  “额……除了这前辈选择的功夫似乎有点太恶趣味了之外……”

  而那个黑人托米使用那一招的时候也未免太狠辣了,竟然全力攻击那个部位。适才那忍者被击中之后发出惨嚎的同时,场中人有一个算一个,几乎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夹紧了双腿,好像被击中的那个人是自己一样。

  偷眼再去瞧那个家伙,只见那个忍者倒地上,大腿夹紧小腿外撇,不过整个人已经昏了过去,同时因为那一阵惨叫面罩也脱落了下来,口角中不停的往外冒着白沫子——当真凄惨无比。

  就连待房中观看外面情况的华衣和宁茹雪也是脸色一红,轻啐了一口,暗道了一声:“这托米真是的,竟然打那种地方……”武功中虽然也有很多类似的招式,不过寻常情况下也轻易不敢乱用,叶文当年倒是也用过,不过那时候他武功地位,人又没有名气,用了也就用了。何况那时候他对付的都是一些无耻匪类,就算被人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今时今日却大不相同,宁茹雪和华衣嘀咕道:“日后得好好教导教导这个外族弟子,要他知晓有什么招数不能乱用,免得平白污了咱们蜀山派名声!”

  这边众人还关注托米的招数,不想那个一身高科技的家伙竟然突然爆发出了强横的实力,左手猛的一挥,手腕上竟然突然射出一道纤细红光来,若非托米反应够快,可能这一下就要了他的命了。

  这一道红光场中人倒是都识得,托米是被吓的哇哇大叫:“嘿,伙计!不带这么无耻的,你怎么连激光都用上了?”

  那人听到托米一口地道美国口音,也是没忍住直接回答了起来:“你可以用那奇怪的白气,就不许老子用激光了吗?”

  适才他试了很多东西,发现那白气诡异又难对付,隐隐约约好似一副铠甲一样将那个黑鬼给保护了起来,被逼无奈之下他只好动用激光武器——这东西虽然厉害,但是他身上这一堆装备都需要大量的能源,偏偏激光太消耗能源了,若是能源耗光,他这紧身衣的增幅能力都将消失,那时候他还凭什么和这黑鬼打?恐怕只能挨揍了。

  托米吧唧了下嘴,似乎想不到反驳的理由,后喊了一嗓子:“既然如此,就让你看看我的绝招!”

  “绝招?”

  那人眼神一凝,立刻就想来个先下手为强,免得这黑鬼又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招数。却不料他才冲到一半就不得不止住身形,因为那黑鬼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门单兵火箭筒出来,然后抗了肩膀上指着自己,那乌黑油量的面容上闪出一口白牙,笑的极为灿烂。

  “怎么样?我这绝招厉害不厉害?”

  这东西是他从张横广那里要来的,其实他从张横广那里弄到的可不仅仅只有这一个火箭筒,甚至六管机枪他也拿的出来,反正有储物戒指,真是想带什么就带什么。

  而将这个东西抗出来,也是托米的恶趣味使然:你不是高科技多么?我看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挡我这个东西?

  就算那个家伙有能耐将我这火箭弹提前打爆,可是强大的爆炸以及弹片也足够那家伙喝一壶了——反正托米有白斗气护身,自然是不惧的,而那人身上的紧身衣似乎没有太强的防护能力,否则也不至于躲着托米打了。

  托米这边无比得意,却不知道叶文和北河几个人都是满脸黑线,怎么也没有想到后竟然是这么个局面,那个入侵者竟然被一个火箭筒给镇住了。

  这就是意识形态上的不同,若叶文出手,那威力可要比火箭筒大的多了,他那柄紫宵剑如今威力强横操纵自如,想要杀了这两个小贼也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可那家伙即便见到叶文祭出紫宵剑,可能也不会觉得害怕,因为他可不会认为那一柄长剑能有多大威力。

  而火箭筒嘛……

  总的来说,叶文对这个徒弟的表现也说不上满意,但也说不上不满意。自己的徒弟搞定了两个毛贼,本应该高兴的,可惜后这一下让他太郁闷了。

  托米要是用什么波动拳啊、升龙拳之类的他还可以得意得意,可是这火箭筒算个什么事?见到这情况叶文暗下决心,要好好的操练一下这小子,断不能再让他这么乱整了,平白丢了他叶文的脸面。

  不过眼下嘛,他只能恬不知耻的对北河居士说:“当初肯传授他功夫并留身边,便是因他够机灵,不过倒是没想到他随身还带着这些东西!”

  王昭和北河居士还不觉得怎的,那郑英脸色就黑了。他好歹也算是一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有人带着这么危险的到处乱晃,他能觉得开心才奇怪。

  却忽略了身边这几位即便什么也不带,危险性也要比区区一个火箭筒大的多——还是那个原因,习惯意识造成的。

  托米过去将那个家伙拎了起来送到了叶文面前,然后十分得意的扛着火箭筒嘿嘿之乐:“师父,这个家伙没跑掉!至于那个人……”回头瞄了一眼:“好像已经没气了……”

  他现也算已经有所小成,就算离得这么远也大概能判断出一些基本情况,只不过叶文早就知道那个倒霉鬼已经疼死了,只是懒得理会罢了。

  “死了就死了,理他做什么?”

  然后转头对那北河居士道:“不知道居士有什么法门,把那家伙的尸体收拾干净么?”却是叶文自己虽然懂得不少功夫,但是这毁尸灭迹的手段却没多少,倒是觉得那修真中人的许多术法应该会有比较好的效果。

  北河居士摇了摇头,反而是那郑英答了句:“前辈放心,这事情交给我吧……”说完手腕一甩,一道火焰自他手掌中升起,然后他随手一甩那火焰就直取那忍者的尸体而去。

  “嗯?”叶文发现这郑英使用火焰的能力似乎不是什么神功法诀,而比较像是天生的能力。

  果然,那王昭解释道:“我这同事是天生异能,能够操纵火焰!我师父曾言郑英是天生离火之身,虽然有异能,但若无独特功法却不能修真!”

  叶文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天生离火之体就是说这人身体属性单一,而传统道家学说里,人身有五行,五行健全才是正常之相。若五行缺失,那便是身体有恙。同时修真练气也是要保证五行齐全的,即便是功法上偏向某一能力,但五行也不会缺失。

  似郑英这种情况天生火体,体内五行只有其一,道家中这种情况绝对不正常,即便是习武之人也不会认为这种情况是什么天赋异禀,甚至可能会认为这人不适合练武,难有大成就。

  除非有什么特异的功法,否则郑英不但不能修真不能练武,甚至还有早夭的可能,这些事情叶文都晓得,因为当初与陈一忠聊天的时候那个老大夫也说了不少这方面的事情。

  只不过那时候的叶文不认为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人,哪料到还真遇见了一个。心底下好奇不免多打量了一下这个郑英,心道了一声:“正愁没有好弟子,这郑英不就是送上门来的么?”

  “天生离火之体虽然不能修真不能练武,但那也不是绝对的,若能寻到一些独特的功法口诀,也不是说完全不能修炼!”

  叶文不缺的就是功法口诀,只不过想要一时半刻的寻到合适的功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印象中曾经遇到过的赤阳神火功就比较适合这郑英修炼,想必以郑英这独特的体质,即便不靠外物也能将赤阳神火功练到极致。

  除此之外,冰魄寒功也是一个选择——以冰寒阴气平衡郑英体内的离火之气,让其体内形成阴阳慢慢调整回正常状态,也是一个路子,可以说叶文能够想到至少两套适合郑英修炼的法门。

  只可惜自己手上没有那两套功法的口诀,不过必要的话那纯阳至尊功以及纯阳无极功也不见得不好使。

  “这样一个好苗子,倒是的确让人心动,就是不知道此子品行如何?”

  若是品行好,叶文自然不介意出手将这年轻人救治好,甚至收入门墙也无不可。若是不好……

  等到那忍者的尸体烧了干净,叶文突然将那郑英唤到了面前:“你且过来,伸出左手!”

  看到叶文这般说,王昭和北河居士立刻就明白了这是叶文想要看看郑英的情况,保不准还会出手帮其救治一番,与郑英关系不错的王昭立刻挤眉弄眼的冲好友使眼色,生怕自己这朋友错过了这一番机缘。

  郑英也不是笨蛋,立刻走了过来,将左手伸到了叶文面前,然后感觉到叶文手指按自己手腕之上后,一种十分清爽的感觉自手腕处向自己体内延伸。

  他晓得这是这位老前辈用自己的灵气探查他体内的情况,以前也有昆仑派的长辈查看过他,只是那些人的灵气甚至连自己脏腑处都探不进去,一路上也是磕磕绊绊极难前行,只行到肩膀左右就再难寸进了,事后也都是皱着眉头摇头叹气。

  他本来早就绝望,却没料到叶文的真气好似没受到任何阻拦一样,轻易的从手腕来到手肘,然后行到肩膀后顺势一转就奔向自己的五脏六腑。

  让郑英惊讶的是,叶文输到自己体内的这些劲气竟然过了肩膀后分散成了好几道,几乎同一时间探向了自己的五脏六腑,让自己浑身好一阵舒爽——他体内充斥离火之气,不但脾气会显得暴躁,整个人也经常觉得浑身燥热难当,即便是待零下二十来度的环境下也时不时会觉得难受。

  似这般清凉舒爽的感觉,他几乎从来没有体验过!

  只可惜,这种感觉很快就消逝,然后叶文就皱着眉头看向自己,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大为吃惊的话:“你那异能不可再用,否则不出三月必死无全尸!”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