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万剑出


  运转星河气旋,五团脸盆大的火球被叶文的劲气甩了出去,这一手还是想到了当初九剑仙的那招回转圆型障才使出来的,只是相比九剑仙那般操纵自如,叶文这一手就显得有点生疏,五团火球飞行的大致方向虽然没有错,但多少有点偏。

  王昭召回了月金轮之后立刻与那个黑衣人拉开了距离,只是紧跟着又仓促的一躲,这才没有被叶文甩过来的火球给击中。

  当然他也没有说什么,因为这个火球虽然让他显得有点狼狈,同时也将那个神出鬼没,突然出现自己上面的黑衣人给逼退了。

  “嗯?奇怪,这家伙不是打不到的吗?”

  刚才北河居士用天河星光击中了这人的脑袋,明明可以取人性命的一招却没有产生任何作用,就好像打了一团虚影之上。

  这让王昭多少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只当寻常的攻击根本伤不到这个家伙,但是叶文甩过来的火球却让你退避,可见这家伙也不是什么也不怕。

  “只要你害怕,那就好办了!”

  催起月金轮中所蕴含的月亮精华,整个法宝上散发出一阵柔和的月光,同时让离得比较近的几人有一种微凉的感觉。

  这便是月金**的特色,虽然只是个山寨货,但是王昭身为昆仑派中比较看好的弟子,使用的法宝自然不可能是次品,此时催起全部法力祭出自己的法宝,若是寻常人立刻就得寻思如何跑路了。

  那黑衣人也是目露凝重之色,只是想到自己依托幻境,这群人不过是被困笼中的飞鸟,纵使有再多手段,也发挥不出一半实力,他又怕的什么?

  想到此处,立刻纵身前跃,但是冲到一半的时候又突然消失不见,祭出月金轮正准备攻击的王昭稍微一愣,随即右手转身一挥,那还没来得及飞出的月金轮就如得到了指令一样猛的向其身后斩去,带起一片炫目的淡黄月光,并且还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小鬼子就会偷袭!”

  怒骂了一声,王昭也晓得这群家伙神出鬼没,对付起来极为困难,若是不小心谨慎可能瞬间就会丢了性命。

  环目四顾,发现克里斯和托米也被先前那个黑衣人给缠住,同时又顾虑到克莱尔的安全问题,托米负责保护克莱尔,而克里斯才是与那个家伙作战的主力。

  郑英这个熟悉的朋友似乎也学会了什么东西,他的异能火焰使出来要比以前强横许多,这些日子他那个叶前辈门下看来的确学到了好功夫,此时虽然没什么表现,但是也没什么危险。当然,这也和这群家伙将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自己等人身上有关。

  蒋凝这个同门师妹此时也祭出了自己的法宝,那是一十二颗一泻千里电火球,这个法宝本没什么稀罕,修行界中很多人都有这个,不过似她这般同时祭出十二个的却也难见,难得的是蒋凝将这一十二颗一泻千里电火球操纵的随心所欲,攻防之间都能显出偌大威力来,寻常修士却也伤不到她。

  此时这十二颗放着雷电火光的珠子将其环绕再了中间,隐约形成了一道雷光屏障,一时半会竟然没有人去招惹她了。想来是认为她那法宝非是片刻间能够破的了,加上她的实力也不是太强,主要就是法宝不好应对,还不如留到后慢慢收拾。

  眼下遭到重点照顾的,一个是北河居士,另外一个就是自己,反倒是那个叶前辈显得很是轻松,除了刚才受到了一下攻击之外,竟然没人去招惹?

  只不过这都是王昭的感觉,叶文却绝对不会同意王昭的判断,他此时站原地不动,是因为他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那架势给他的感觉是随时都能够发动攻击。

  紫宵剑就悬自己身旁,上面吞吐着紫色的剑光,也是凝聚气势,只要有任何人出现他的面前,紫宵剑就能够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除此之外,叶文本人也是功行全身,眼神不停游动,也是观察周围的情况,只要哪里出现异状他完全可以短的时间将身体调整到佳的迎敌姿态,而且无论对方用什么方式攻击他,他都自信可以应付的来。

  “枪械?法术?还是法宝?”

  正寻思着,只见侧方的空间突然一阵扭曲,一道火光从中发出,叶文只是眉头一凝,紫宵剑就得了号令,瞬间爆发出强横的剑气攻向了他的侧面,那一团火光还没完全展露出自己的雄壮姿态就被紫宵剑的剑气给冲了个七零八落,瞬间就空间中消散于无形。

  可是紧跟着那诡异的空间波动就消失不见,叶文的紫宵剑那里一滑而过,除了留下一道绚烂的紫色轨迹之外,没有造成任何异状。

  一般来说,一击攻出却没任何效果,任何人这个时候都会有点闪神,对方似乎也是打着这个主意,就叶文注视自己的侧方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了叶文的上方,这个和先前两个黑衣人一样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手中的日本刀是划出一道夺目的光芒兜头就斩了下来。

  本来这人还提防着叶文那如星河一般的奇怪护身法宝,可是自己的这一刀都要斩到对方的头颅了,叶文周身环绕着的那星河气劲也没有半点反应,这人心下暗喜,只当叶文是反应不及,此番是必死无疑了。

  可惜念头还没落下,这人就发现自己手中长刀竟然再难寸进,自己整个人都好似定了空中一样。

  握着刀的双手青筋都绷了起来,可是依旧无法继续斩下去,而造成这一切的不过是两根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显得有点白嫩的手指。

  叶文用双指夹住了这偷袭之人的长刀,任凭这人如何挣扎用力,那刀就是纹丝不动,连带着他整个人都定半空上,双腿连个着力之处都没有,瞪来瞪去却用不上力,显得很是搞笑。

  许是这黑衣人醒悟了过来,那双脚立刻并到一处,然后借着一荡之力直接踹向叶文心口,打定了注意就算不能一刀劈了你,也要一脚把叶文踹死。不济也能逼迫叶文松开手指。

  却不料叶文左手依旧不动,双指夹着长刀不曾松开半点,然后右掌随手一拍,那看起来和寻常挥手一样的动作却让这个黑衣人有一种莫大的危机感,只觉得若是自己不躲开的话,自己这双腿可能就要报废了。

  想到此处立刻稍微一拧身,本来是踹向叶文心口的双腿突然转变了方向,甚至整个人借着长刀作为支点一转身,堪堪躲过了叶文这看起来很是随意的一掌。

  “哦?倒是有点门道!”

  叶文没想到这人竟然能够察觉自己这一掌当中的精妙,早早就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可是对他来说也仅仅是略微有点意外罢了,并不能阻碍他接下来的动作。这一掌虽然没有拍到,可是他又不是不能变招,这人还死抓着长刀不松手,那就代表着两人的距离依旧很近,叶文手臂一转,本来自外向内拍击的这一掌直接变为向前拍出,这一下若是拍实了,此人必死无疑。

  其实叶文一开始就料到会有人偷袭,那用火焰攻击他吸引他飞剑应敌不过是想要将他法宝诱开的计策,这等计策实是有够明显。只不过那紫宵剑是自己故意放出去的,不如此怎能叫这个家伙引出来?

  此时用手指夹住对方长刀,也是为了能够将其控制自己手中,若是和另外那两个家伙一样难以捉道踪迹,那要对付起来就太过麻烦了。

  这人见到叶文一掌拍向自己,也晓得这一回除非松手弃刀,否则定然死这一掌之下,他有点想不明白这群东方修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擅长近身格斗了,只是生死存亡之间却由不得他想这许多。

  松开双手,爆退而出!与此同时嘴里似乎嘀咕了什么之后,叶文手指夹着的长刀竟然猛的碎裂开来,变作了一片片花瓣。

  “这是……樱花?”

  粉色的花瓣让叶文微微有点错愕,他的确没料到这长刀还会有这般变化,只是随后他的脸色就变得有点古怪:“这招不就是……”

  那黑衣人突然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可能是觉得叶文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因为只是这一瞬间,那爆散开来的粉色花瓣就将叶文给围绕了当中,而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住接下来的攻击。

  只见这黑衣人狞笑一声,大喊了一声:“死吧!”同是右手张开的手掌突然握成拳头,那漫天花瓣好似得了号令一样,突然向叶文冲了过来。

  无数的花瓣骤然撞击到一处,竟然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声音之大叫所有人都不自禁的转头看了过来。

  他们就只看见一大团粉色花瓣聚集成了一个大球,而本应该站那里的叶文却不见了踪影这样一个画面。

  那黑衣人见状哈哈大笑,正得意间却突然觉得自己腹部一疼,低下头来,只见一柄透着紫色光华的长剑从自己腹部钻了出来,随后那长剑一震,竟然从自己的腹部直接穿过,那剑上吞吐的剑气让整个长剑没有任何阻碍的将自己穿了个通透。

  “这……是……?”

  这时候他才想起,那人一开始祭出了自己的飞剑后一直没将飞剑招回,他与那人打了一阵,自己竟然也忘了还有柄飞剑。可是他认为自己已经将那个修士干掉了,怎么这飞剑还会向自己发动攻击?

  满是诧异的抬起头来,却见到了让他感到惊恐的一幕,只见那一片片粉色花瓣慢慢的转动起来,然后随着转动竟然都聚集成了一团,慢慢露出了那粉色花瓣包裹下的情景——叶文满脸不屑的站原处,双手自然下垂,整个人也没摆出什么架势。但是周身环绕的星河劲气却旋转不停,同时那劲气中的气旋将自己的那些粉色花瓣给卷其中,而随着转动卷入的花瓣越来越多。

  叶文伸出手,后那一大堆花瓣被自己的气劲给收拢成了一个极为凝实的粉色圆球,此时就自己掌心中盘旋着。

  “一点微末之技,有什么好得意的?”

  叶文说罢也懒得再看那黑衣人,然后也不见其有什么动作,那紫宵剑竟然猛的爆发出璀璨剑光,众人只见一阵带着点红色的紫芒爆闪之后,那个偷袭叶文的黑衣人就这么不见了踪影,整个人好似凭空蒸发了一样。

  其实也是差不多,叶文爆起紫宵剑剑光的同时,催起了玫霞荡的劲气,紫宵剑的剑光将其斩成了一堆碎片之后,炙热的玫霞荡真气直接将这些碎片给烧的连灰都没有剩下——随着叶文功力日渐高深,浑天宝鉴的妙用渐渐发挥出来之后,别的不说,这毁尸灭迹的本事却是越发的熟练了。

  就连叶文自己都觉得:“若是练成了土昆仑,也许以后给人挖坟都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了!”

  三两下就摆平了一个偷袭之人,众人看向叶文的目光都有点变化!

  想他们还困这里,对那敌人束手无策,这位老前辈就已经干掉了一个了(实际上干掉了六个,只是那五个人死的无声无息,离得又远,还有幻阵干扰,所以他们都不晓得),这等差距非常直观的告诉众人他们与叶文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可是这还不算,叶文随后的动作是让他们感到惊惧。

  却是叶文见到搞定了那偷袭之人,而且震慑住了那些藏暗处的家伙,此时正是一个机会,便催起全身功力,只见周身紫色氤氲蒸腾不止,随后一柄柄紫宵剑就出现了叶文身旁。

  “什么……这前辈竟然不只一柄飞剑?”

  叶文就站原处不动,而身边的飞剑却一柄接一柄的增加,先时只是感到惊讶,可是随着长剑的数量越来越多,众人见到这景象竟然张着嘴说不出来话。

  只是这片刻功夫,叶文身边已经围着二十余柄紫宵剑,可这还不算完,那长剑的数量依旧一柄接一柄的增加,而每当长剑多到环绕叶文一圈了之后,那么就会外面的位置又出现一柄然后再围成一个圈子,只是这片刻的功夫,叶文身边就围上了不下三圈长剑,同时还不是只有一层。

  众人被这般景象骇得不知如何是好,不仅仅他们,就是那些暗中潜藏着的人也都惊的什么似地,其中一个看似领头模样的家伙瞪大了双眼,大喊了一声:“不可能!一个修士怎么可能同时祭出这么多飞剑?”

  这算是对东方修士比较熟悉的,而旁边那个明显是白人的家伙则是瞪大双眼,一副看到了上帝的模样:“这个东方人究竟可以操纵多少柄长剑?”

  刚才他也看到叶文御使紫宵剑攻敌的模样,他暗中估摸出那一柄飞剑的威力可能和火箭弹也差不了多少,而此时这一片的飞剑,那不是代表这个东方人可以发动比美上百枚火箭弹同时攻击的恐怖威力?

  “哦~上帝!这一切都是幻觉吧?”

  可惜,叶文虽然身处幻境当中,但是使用出来的招数却绝对不是幻觉,此时万剑诀一出,各方人马都是惊骇无比,但是叶文却懒得搭理这群人的想法,只一看周围长剑数量已经差不多,右手并作剑指向上一点。

  周围环绕着的那许多长剑同时爆出璀璨剑光,齐齐升到半空当中,众人只见到一片长剑升空而起,那诸多长剑爆出的剑光几乎凝为一体,他们虽然离的很远,却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堆长剑所爆发出的剑气究竟是多么的强横。

  此时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也或者是叶文的那几位记名弟子,脑袋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这一堆长剑不要冲着自己飞来!”

  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升起与其争锋的念想,每个人都是避之唯恐不及。

  叶文却不知道这些,眼下他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一堆剑光应该攻向什么地方。

  左右一看,突然看到了那个本来应该是出口,但是随后却变作了钢铁墙壁之处,他突然醒悟道:“这本来是出口的地方突然变作了墙壁,我们本能的就觉得这条路不通!虽然这环境非是东方阵法那般需要隐藏生门,免得叫人破阵,可是这突然变化过的地方不也证明此乃那幻境中的关键之处吗?只要自己用万剑诀毁了此处,定能够以点破面,毁了这环境!”

  想到此处,叶文不再迟疑,那无数长剑空中一转,进而爆发出加强横的剑气,虽然只有百余柄长剑,但却爆发出千军万马的气势,直扑那钢铁墙壁而去。

  众人只听得一阵轰隆隆巨响,那本来应该是钢铁墙壁所之处升腾起漫天烟尘,加上那不停歇的轰隆隆巨响,众人只觉得每一声响后自己的心底都会一阵阵发颤。

  而那些暗中之人看到这般景象也是冷汗直流,暗自庆幸这一招没有轰自己身上,不过他们也明白这些人即将破掉那环境,此时应当快考虑自己等人随后应怎么办?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