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流言


  巨响过后,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开始崩溃,那和寻常机场大厅没什么区别的建筑慢慢的崩塌,而站其中的众人却感觉到脑袋一阵晕眩,等到他们再睁开眼睛之后,众人竟然只是刚刚从飞机***来,周围也都是陆陆续续的往外走着的乘客。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发现王昭肩膀上依旧存着伤口,只是被众人围当中,所以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这是……”

  叶文从一开始就凝神观察着一切变化,可是他依旧无法避免的觉得一阵恍惚,再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现下这个情况了。

  转过头看到王昭肩膀上的伤口之后,叶文眼神一凝,瞳孔猛的一缩。

  “难道这个幻境攻击的不仅仅是我们的精神?”

  他本来以为自己等人不过是精神被拉进了一个幻觉世界,那里***掉的话也就是精神死亡,然后反馈到**上的情况就是类似植物人一样的状态。

  可是眼下来看,他们应该是连**都被拽进了幻境当中,可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对手可要比自己预想的还要难缠的多!

  目光其他人身上游动了片刻,叶文突然发现到了异状,那就是北河居士竟然丝毫没有任何动静,整个人站那里就好似一座雕塑一般,不但不言不语,双目无神,甚至于整个人都没有半点生气。

  “北河……”

  叶文这一声叫众人都察觉到了异状,转过头一瞧,只见北河居士双手插裤兜当中,站那里不声不响,同时双目呆滞。

  “糟糕!难道北河居士幻境当中遭了暗算?”

  此时却无法仔细检查,因为周围人多眼杂,还有不知道潜藏那里的敌人虎视眈眈,如今重要的事情不是检查北河的情况,而是立刻离开这里,然后找个安全的地方落脚再慢慢查看。

  “赶紧离开!”

  一群人聚一起,先是被人莫名其妙的给拉进了幻境当中,被人偷袭,王昭受伤,北河居士也是情况不明。

  纵使叶文使出了万剑诀以强横姿态破了那环境,可是现这般情况着实难以让人高兴的起来。

  一行人匆忙离开了机场,而王昭肩膀上的伤痕以及北河居士奇怪的样子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但是因为叶文这一群人行色匆匆,他们也没法来围观一番,就算惹来了机场的安保人员,也无法给这些人造成阻碍。

  只要稍微掐个潜行法诀,他们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离开机场。

  就叶文等人从普通人视线当中消失离开了机场的同时,几个不怎么起眼的人聚集一起,目送叶文等一行人离去。

  其中一名身材满高挑的亚洲女人捂着自己的眼睛,手指的缝隙中不停的有鲜血流下,整个人蜷缩那里咬着牙闷哼,而她的周围则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低头看了这女子一眼后,开口问道:“你的情况如何,小舞?”

  那个被称为小舞的女子咬了咬牙:“我的幻境被强行破开,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我都不能再用这一招了!那个男人的实力实太恐怖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用这么强硬的方式破解我幻境的人!”

  先前那说话的男子道:“那个人据说乃是一个隐世门派的掌门,不知道修行了几百年,弄不好上千年也有可能,华夏修士中应当属于相当高等的存,能够破了你的幻境我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用这样的方式……”

  叶文破阵的方式给了这个人太大的冲击,尤其是漫天剑光直接砸将下来,硬生生将那幻境给轰灭的场景太过骇人,要命的是他见那叶文使出这一招之后神色不变,举手投足间也显得极为正常,可见这一招对那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负担,也就意味着这一招他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的。

  “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

  想到那样的招式若是冲着自己轰下来,哪怕自己再多几条命怕是也不够用的,而且绝对的死无全尸——自己那个手下面对一柄飞剑的时候都死无全尸,面对成百上千柄飞剑这事还有悬念吗?

  除了他之外,旁边还站着几个欧美人,其中一个正将自己那柄很是显眼的反器材狙击枪拆解开,然后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收进箱子当中,期间他什么话也没说,不过时不时颤抖的手指还极为难得一见的拿不住零件等细节都暴露出此人的内心也并不如他脸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先前那个说话的男子瞧了这人一眼,暗骂了一句:“胆小的废物!”然后才转过身对一个一直将自己整个人都潜藏宽大漆黑的斗篷中的人说了句:“阁下,今次这般情况你也瞧见了,这事情可要比你说的麻烦无数倍,咱们之间的协议可能需要改一改了……”

  那个斗篷人微微抬起了头,终于显露出了那几乎整个都被隐藏了阴影中的脸庞,那诡异的透露着碧色光芒的瞳孔是让所有人心下一惊——若是叶文此,定能认出这个见不得人的家伙竟然是那碧血老祖裘元龙。

  裘元龙神色也显得很是严峻,他也没料到那劳什子蜀山掌门叶文竟然这般强横,居然可以一口气放出上百柄飞剑,完全凭借着强横无比的力量将那幻境打破。

  这幻境之强横精妙裘元龙也是亲眼见识过,他虽然觉得这幻境要不了自己的性命,可是也知道这幻境非常强横,想要破掉绝非容易之事。而且这从漫画中得到的灵感鼓捣而出的能力极为难对付,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将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送进幻境当中。

  而且经过一群阴阳师和僧侣的改良,这东西还融合进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让碧血老祖感到惊叹的就是,这东西完全可以凭借吞噬被困幻境中人的精神来壮大自身——若不是他晓得这东西还有很多弊端,他都想给自己也弄上一对这样的眼睛了。

  低头瞧了眼依旧痛苦的浑身颤抖的女子,碧血老祖一副无所谓的道:“改?如何个改法?你要明白,那叶文手上有你们想要的东西,而且他此行也是为了破坏你们即将要做的事情,莫非你以为还有谈判的余地么?”

  冷笑了一下,碧血老祖不认为这些家伙还有和自己讨价还价的资格:“要么干掉他,要么被他干掉,这就是你们唯二的两条路!”

  说完也不管这些人如何回应,整个人就这么十分诡异的慢慢隐入虚空当中,再也不见踪影,那个和碧血老祖交谈的男子恨恨的骂了一句,然后与身旁的那个欧美人对视了一眼。

  只见那欧美人耸了耸肩膀:“不用看我,我们认为这件事风险太大,而得到的收益太低了,我们决定暂时退出你们的行动……”

  说完也不理会那个男子的骂骂咧咧,带着自己的人走了!而这个时候,才显出原来这些欧美人也不全都是一路的,这群人走了之后,还有几个欧洲人留了那里。

  其中一个正将自己身上的法袍脱下,然后取出一件很寻常的外套换上:“我们损失了五名法师,这件事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结束!不过敌人的实力比我预料的要强太多,我需要回去再找一些帮手……”

  旁边那个人则不停的玩弄着两柄蝴蝶刀,那两柄不大的小刀他手里不停的翻转,舞出一团团银光:“那之前,我会留这里协助你们!”

  先前那男子阴沉着脸点了点头,虽然这些人说会继续与他们合作,但是这一番话却也让他明白,短时间内他们别想得到任何帮助了。

  “妈的,这群家伙都寻思着保存实力,想要我们当炮灰?没那么容易!”

  这男子叫仲村辛树,算是这一次行动的指挥,平日以自己头脑够好而暗自得意,但是没想到这次行动才一开始就叶文身上吃了一个大亏。

  不过头脑好的人都会懂得分析利弊,此时稍微一寻思,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上了人的当,要不是那个什么碧血老祖的百般怂恿,他也不会就这么莽撞的领着人机场暗算那一群人。

  “这次袭击完全就没有必要,还不如等他们分散或者真的开始做出什么动作的时候再出手,那样效果好一些!”想到这里,暗自愤恨:“被算计了!”

  想来想去,仲村辛树觉得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必须做点什么好扳回一局,否则就这么带着人回过的话,等待他的绝对不会是嘉奖,很可能是让他无比恐惧的惩罚。

  “小舞!”

  坐酒店当中,仲村辛树将自己得力的助手喊了进来,然后低声吩咐了一番之后,目送这个叫小舞的女人离开了他的房间。

  “可惜……也许这次要便宜那个家伙了!”他对小舞一直有所惦念,可是他晓得什么人能碰,而什么人不能碰。小舞作为特意培养出来的强力女忍者,除了一身能力外,那身体也是相当重要的财富,保不准什么时候就需要用到,所以即便他仲村辛树很是眼馋,却也只能强忍着不下手。

  “不过,若是能因此而与那个强大的修士拉上一些关系,那么对于我们来说……”

  他究竟如何想的,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晓得,而那边已经安顿好的叶文一行人,却对北河居士目前的情况一筹莫展。

  “北河居士这般情况,就好似魂魄离体一般!”郑英特殊部门工作,虽然实力众人中只能算末流,但是见识却是为广博,众人都有点摸不到头脑的时候,便只有他能够给出一个还算靠谱的答案。

  “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的?”蒋凝对北河居士是着紧,所以说话的时候显得急切了一些,一身手就掐住了郑英的胳膊,若非郑英已经习成了绝对领域,这一下可能就把他的胳膊捏断了——修士虽然不以**力量见长,但是能够跨进修真门槛的人,身体素质哪是寻常人能比的?那力量自然也要大上许多。

  郑英皱了皱眉,不过还是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蒋凝是心急北河居士的情况,不过眼下这样子他也说不明白,先前那番话还是他根据以往的一些经历做出的推测。

  这时候就见叶文运起神念,然后详详细细的查看起了北河的身体,只是一直以来无往不利的神念此次却没帮到什么忙,查看了一番之后依旧瞧不出什么异状——表面上看,北河居士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偏偏整个人如死了一般,甚至生机也再慢慢变的微弱,这样下去的话可能北河居士真的会直接死去。

  众人忙活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忙出一个头绪,不得已只好留下一个人照看北河,然后众人先各自回去休息。等到了明日蒋凝和王昭会出去联系欧洲的昆仑派弟子,或者把北河送走,或者看看有没有昆仑派的长辈附近,请来瞧瞧再说。

  叶文也没有说什么,这事情的确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畴,他修炼的诸多功法,大的作用还是与人争锋上面,要说什么魂魄啊,精神之类的都非其所长——甚至可以说他蜀山派就没有精通此道之人。

  才一进到房间中整个人立刻一震,目光陡然变得无比锐利,如利剑一般的目光望向了窗户那里,轻声说了一句:“既然来了,干什么还藏头露尾的?”

  话才落,只见本来空无一物的窗台上突然显出一个女子的身形来,这女人上声只穿了一件紧身t恤,将那双饱满给凸显的淋漓致,叫人一眼望去就难以将目光收回,同时***只穿了一件牛仔短裤,堪堪包住了那***的丰臀。

  修长的双腿毫无遮掩的呈现了叶文的面前,而且因为这女子一条腿随意的垂一旁,另一条却蜷缩自己身前,这让叶文的视线根本就无法忽视掉这两条长长的白玉。

  “你是谁?”

  视线再往上一点,一个典型的东方面容出现了叶文的视线当中,叶文瞧清楚这女子的长相后惊的什么似地。

  倒不是说他没见过美女,而这个女人又美的如何如何,而是因为这女子的长相,怎么看怎么熟悉。

  再仔细一瞧,叶文突然面色古怪的念出了一个名字:“不知火舞?”

  那女子好似听到了叶文的这声嘀咕,微微笑了笑之后站了起来,冲叶文施了一个礼:“你好,叶先生!”

  “……”

  叶文没有说话,因为他不明白这个突然冒出来,而且长的和不知火舞几乎一模一样的女人究竟是来做什么的,虽然看她对自己还算客气恭敬的样子应该不是来对自己不利,但是眼下这般环境他要是还大大咧咧的,恐怕明天早上的太阳他都瞧不见了。

  那个女人也许也明白叶文的顾及,所以一开口就道:“我是代表仲村先生前来与叶先生商谈一些事情的,请放心,我并没有恶意!”

  “没有恶意?”

  叶文突然一笑:“也许你应该先将你眼睛上所佩戴的隐形眼镜摘下,来显示出你的诚意!”他从刚才开始就觉得有点奇怪,隐隐约约间好像有一种奇怪的力量似乎影响自己的判断,尤其是这股奇怪的力量一直是提示自己放松,不要紧张!若非叶文的神念突发警兆,也许他真的就着了道。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自己这话一说出来那女子果然脸色一变,叶文本以为这女人定然会立刻发飙了,没料到她竟然真的伸手将自己双眼中的隐形眼镜摘了下来。

  一对血红色,而且还有三个蝌蚪般黑点的眼睛呈现了叶文的面前,看到这对双瞳之后,叶文的双手不自觉的一紧:“今日机场里,便是你施展的幻境吗?”

  “是!”这女人也不否认,反而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既然已经摆明立场是敌对的,那么你现来这里,莫非是想要取我性命?”这一点让叶文奇怪,若是来取自己性命,那先前的诸多姿态又是为何?

  只见这女子笑着道:“不,我已经说过,是代表仲村先生前来与叶先生说一些事情的!”

  “什么事情?”叶文也很好奇,这一群日本人究竟是为什么突然跑来与自己好声好气的说话的?

  “叶先生,你知不知道目前你本人以及你的门派,都面临着一次十分大的危机?”

  叶文眼皮一跳,不过面上反而显轻松,笑着道:“莫要危言耸听,我又有什么危机了?难不成你们是说你们自己?”

  那女人也不生气,只是微笑着继续道:“叶先生,也许你本人并不晓得,你和你的门派已经无意间卷入了一件大麻烦当中!而且近一段时间里,有人不停的暗中散布一个流言,让你被置于风口浪尖之上……”

  “什么流言?”叶文眉头一皱,却没料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

  那女子抿嘴一笑,同时用手指撩了一下耳鬓边散落下来的发丝,展露了一番诱人风情后才说道:“现无论是欧洲的血族、狼人还是教廷,也或者贵国修行界中的各派修士,以及本国的阴阳师以及僧侣们,都晓得叶先生手上有一件稀世重宝……”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文就心知不好,还没等他发问,只听这女子随后就说出了他刚刚想到的东西:“传言中说那传说中的九州鼎,如今便叶先生的手中!”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