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脱身!


  只是片刻功夫,叶文就看到远处飞来一道金光,那金光中虽然隐约有一种庄严肃穆的佛力,但是却依旧给人强横之感,与佛家那种平和肃穆的感觉有不小差别,想来这人就算是真的精修佛家神通,也是修行的那种争斗之用的功法。

  才刚想到这里,那裘元龙却惊诧道:“竟然是峨眉派的地老地洪禅师?”想来是没料到峨眉派竟然对此事这般上心,连派中顶梁柱三老之一的地洪禅师都出动了!

  虽然他晓得自己散布消息了之后各大派都闻风而动,可是峨眉派这阵仗似乎有点太大了一些。

  他可不晓得峨眉派会这般大动肝火,完全是因为叶文把人家三老之一的任屠泽给宰了。如今他与峨眉派算是结下了大仇,就算不为那九州鼎,峨眉派也不会放过他。

  只见那地洪禅师来到叶文不远处之后立刻散去遁光,皱着眉头恶狠狠的打量了一下叶文:“你就是那叶文?”

  “正是!”

  “便是你杀了我师弟?”

  此话一出,叶文还没怎的,旁边的裘元龙却被骇了一跳。

  那地洪禅师的师弟是何人?修真界谁人不晓得正是那峨眉派人老任屠泽,这人虽然位居峨眉三老之末,功力也是三老中弱之人,可却是个霸道无比之辈,一言不合就能和人翻脸动手。大多数人忌惮峨眉派都会选择忍让,而其本人功力也是不弱,寻常的修士是不敢招惹他。

  却不想这样一个高手竟叫那叶文杀了?

  “哎呦,不想这叶文竟然捅了那马蜂窝,这次那峨眉派肯定是与其不死不休!”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一来似乎对自己有利一些,突然开口对叶文道:“叶掌门,考虑的如何?若是你点头答应,今日本老祖便助你一臂之力!”

  他一插口,那地洪禅师才将目光转到他的身上,上下一打量惊奇的道:“你是碧血老祖裘元龙?”言罢就不再去看那碧血老祖,因为他心中这碧血老祖虽然实力不俗,而且颇为难对付,但也没被他放心上。

  印象中这家伙难对付的是那一手遁法,叫人抓也抓不到,真要打起来的话实力却是有限,他那看家法宝碧芒神针虽然诡异难测,却也不被他放眼中。何况地洪禅师诸多法门恰好克制那碧芒神针,他自问自己对上碧血老祖根本就是毫无危险,自然不会正眼瞧他。

  裘元龙如何瞧不出这地洪禅师如何想的,不过他自问还有底牌手,心中也是不惧,何况要真的能够与叶文联手除了这地洪禅师,那么对他的大计……

  叶文看了看地洪禅师,随即又看了眼旁边那不停盘算着的裘元龙,心知这俩人一个想要杀自己而后快,另外一个虽然说是要与自己联手合作,但是心中却不知道转着什么样的心思,通通都是危险到了极点之人,自己若是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会被俩人给干掉,所以他外表虽然无甚变化,但是体内真气早就已经调动了起来,只要一个不对劲,他就能够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杀你师弟的人正是叶某,谁叫他竟然用本派弟子以及叶某妻子相威胁?这等样人,也配称作名门正派?”

  叶文说话时一脸嘲讽之色,看地洪禅师眼里那简直就是★★裸的挑衅,心道一声:若不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还真当我峨眉派好欺负?

  随即暴喝道:“休要胡言,我峨眉派修真界中什么地位谁人不晓?你道自己胡言乱语就可以抹黑我峨眉派吗?”

  “你峨眉派还用的着叶某去抹黑?你未免太高看你那门派了!”叶文一听就知道这也是个不讲理的主,就懒得和他去废话,运起神念四下一探询,知道这方圆数十里就只有自己与裘元龙和那地洪禅师三个人,暂时并没有别人往这边赶来,自己倒是不用担心陷入被人群殴的窘境当中。

  身旁紫宵剑似乎是感觉到了叶文的意思,微微颤动的同时喷薄出寸许剑芒,整个长剑好似涂上了一层紫色的外壳遥遥对着那地洪禅师。

  此时地洪禅师也顺手往脑后一捞,脑后的光圈竟然被他取了手上,此时叶文才知道那光圈竟然就是地洪禅师的法宝。

  随后地洪禅师也不废话,怒喝了一声:“纳命来!”

  紧跟着右手一抛,光圈骤然爆闪出璀璨光华,天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金色光焰直扑叶文。

  这还不算完,地洪禅师左手托着的钵盂一翻,那钵盂中竟然放出金光,想要将叶文罩其中。

  他这动作才一做出来,只听旁边裘元龙道了一声:“那钵盂可定人身形,不要被其照中!”

  叶文虽然对裘元龙颇为忌惮,可是也晓得这时候那裘元龙虽然不知道打什么主意,但定然是想要卖自己的好,何况自己躲一下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立刻纵起剑光躲开了钵盂中放出的光芒。

  他才一挪开身形,就见到那光轮似乎有暴涨了一大圈,盘旋着发出破空之声直扑自己小腹。叶文只看那光圈旁的锋锐气劲就晓得这东西不能硬接,否则定然被其斩成两段,看来这地洪禅师是准备自己将自己给分尸,好为他那师弟报仇。

  叶文本想躲开,不料这光轮灵活无比,任凭叶文如何闪转腾挪都无法完全逼开,后一狠心,将那紫宵剑抄手中,双臂一运劲,叶文身旁骤然爆发出蓬勃气劲,将身旁一片天地都化作一片闪耀着紫色星光的星河,而那星河的一端就叶文手中长剑上。

  此时叶文单手持剑,侧身面对那光轮,右臂高举随后狠狠斩下,一剑下来,那星河犹如瀑布一般直落下来,带起的澎湃气劲隔着十多米远就轰的一声击了那光轮之上,发出如天雷般的巨响。

  四散的劲气险些形成一阵飓风,便连脚下那海面都受到了波及,一阵波涛汹涌,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万里之外发生海啸之类的。

  此时叶文却顾不了那么多了,何况这是大西洋,就算发生海啸也无所谓了,加上自己也是被动出手,就算出了事大半的原因也那个假和尚身上。

  “出手这般狠辣之辈也算和尚?”

  他以前也遇到过不少和尚,如那慧心禅师,他与其关系就不错,还受到其多番照顾,虽然慧心禅师世俗心重了点,但也是为了自家寺庙着想,大是大非上无愧一代高僧之名。

  至于眼前这位……虽然不晓得修了多少年的佛,但是实是入不得叶文的眼。

  此时叶文运起全部紫星河劲气硬生生击退了地洪禅师的光轮,却不料自己无意之间竟然被困了一片片水龙当中。

  “地洪禅师……地洪……”叶文一寻思就明白了过来,这地洪禅师竟然用地洪做名,想来此道上颇有手段,那洪不就是水么?想来这些水龙是他用了什么法术使出来的。

  转头一瞧,只见地洪禅师站其中一条大的水龙的龙头上,手捏法诀嘴里念念有词,随后暴喝一声之后,那七条水龙便好似得了号令一样猛的往叶文咬来。

  这些水龙,任意一条都有百米长,那龙嘴一张就能就能轻易将叶文吞下,何况此时是七条巨龙同时冲来,一般人只看到这般恐怖景象就会被骇得手脚无力跪地求饶了。

  叶文也能感觉到这几条水龙之恐怖,甚至透过神念他能够感觉到这些水龙所蕴含的强横葵水之力——叶文晓得有一门法术叫做葵水神雷,保不准这些水龙就是一种变化后的葵水神雷,将自己吞下去之后顺势一阵爆炸,自己有多少条命也不够其轰的。

  实际上他还真没猜错,地洪禅师这八部葵水神龙诀就是葵水神雷的变化法诀,威力强横,他平日里也极少动用。

  今日也是被气的恼了,加上骤闻师弟死讯,怒极使将出来,一心要将叶文斩杀当场。

  叶文寻思了一下,突然手指一点印堂穴后向面前那水龙一指,其眉心间猛的一闪,随后放出七彩琉璃般光华,那琉璃火从其印堂穴中喷薄而出,画出一条彩虹般的光华后与其中一条水龙撞了个正着。

  正常来说,那葵水神龙若是骤然受到冲击,那么蕴含其间的葵水神雷之力就会爆发起来,产生巨大的爆炸力。

  可是被叶文这琉璃火一烧,那葵水之力却爆发不得,整条水龙竟然硬生生的被琉璃火给烧的不见了踪影,连蒸气都没见到半点。

  “七彩琉璃火?”

  地洪禅师乃是精修佛门神通的修士,一见叶文眉心间喷出一道七彩毫光就心生警兆,等到一条水龙就硬生生被烧没了的时候立刻就认出此乃佛门神火七彩琉璃火。

  “这姓叶的竟然能够御使七彩琉璃火?”

  他本对叶文能够杀死任屠泽一事不大相信,可是看到叶文竟然可以自如控制琉璃火之后就觉得这事情倒也不是不可能,任屠泽实力虽强,但是却无合适手段对付那琉璃火。也许这叶文就是仗着自己有此神火才能杀了自己师弟。

  却没想到叶文对付任屠泽的时候,琉璃火还淬炼他的身体,根本就不听他号令,能够杀掉任屠泽一是靠叶文自己应对得当,二是靠诸般算计!

  心思电转,手上却不慢,地洪禅师法诀一捏,剩下那六条水龙速度又快了几分,直取叶文。他虽然忌惮琉璃火,可是他认为就算叶文能够使用琉璃火也不过丁点,那么点火焰想要对付一条水龙还行,对付这么多条的话……

  想到此处,法诀又变,脚下踩着的那条水龙却是又变的威猛了几分。

  “这大洋之上,你必死无疑!”

  心道这大洋之上水力澎湃,自己能够发挥出强的全力,若还杀不死叶文,那就只能证明自己是个废物。

  却不料叶文只是冷哼一声,双手一张,身边突然又多出好几柄紫宵剑来,加上原本就叶文手上那柄,此时竟然有足足七柄紫宵剑环绕了叶文身边。正准备出手,却猛的眉头一皱,眼神往远处瞥了一下后,心中立刻有了计议。

  也不见其做什么动作,那六柄突然出现的紫宵剑各自瞄准着一条水龙而去,只是顷刻间就一头扎进了水龙口中。

  见到这般景象,地洪禅师哈哈大笑:“无知小儿,竟然用飞剑硬撼我的水龙!”

  飞剑法宝虽然威力强横,但也有诸般忌讳,似叶文这般用飞剑破法术,应当是攻击法术的薄弱之处,将法术破掉,或者干脆催起全部剑气直接硬碰硬的破掉法术。可无论怎么做,谁也不会如叶文这样将飞剑丢进法术当中,而且还是没有催起剑光的状态。

  只要此时地洪禅师引爆那几条水龙,那么叶文这几条飞剑立刻就会被炸成重伤,而与飞剑有着紧密联系之人也会因此而受到创伤。

  本来地洪禅师见到叶文那飞剑竟然有七柄也是大吃一惊,修真界中似这般成套的飞剑倒也有一些,无不是强横的好东西,所以地洪禅师也是颇为忌惮,却没料到叶文这般不智。

  “哼!”

  得意的轻哼了一声,同时也是对那几条水龙下了命令,让他们自爆好炸毁那几柄飞剑,却不料自己念头才落,法诀都没来得及捏,就感觉到自己那六条水龙突然一阵异动。抬眼一瞧,那六条水龙就好似无比痛苦一样天空中扭转来去,而且葵水之力凝聚成的湛蓝龙神寸寸裂开,其中竟然放出紫色光芒。

  而随着紫色光芒越来越强盛,那六条水龙慢慢的竟然变成一堆碎片,随后化作原本的葵水之力再从空中消逝散去。

  紧跟着六柄飞剑显出其型来,无一不是毫光万丈,耀的人睁不开眼,便连地洪禅师也是双眼一眯,暗自惊诧:“这究竟是什么飞剑,竟然这般强横?”

  他这边惊的不行,远处一直观战的裘元龙也是惊的浑身冷汗,暗道一声:“那叶文竟然有这等强横法宝,竟能与地洪禅师斗的不可开交,若是这叶文一心想要找自己算账,他那赖以作为底牌的九天魔化血神剑能够抵挡的了这七柄飞剑么?

  想了一想,只觉得这事情有点没谱,裘元龙觉得趁现两人打的不可开交的功夫赶紧离去才是正经。却不料他才一转身,就听见身旁想起了叶文的声音:“老祖这是要往哪里去?先时叶某得老祖一番相助,至今还未报答,且先等我报了那恩老祖再走也是不迟!”

  转头一瞧,那叶文竟然不知道使了什么法诀,竟然眨眼间就跑到了自己身旁。却不晓得叶文得了琉璃火淬炼了身体后,竟能将梯云纵融合到了自己腾挪飞行当中,虽然比不得那些神妙遁法,可是短距离的快速移动却也没什么问题。

  他本来就打算和裘元龙好好算个帐,加上情况有变便做出了这般举动,使出梯云纵直接来到裘元龙身旁,也不管那地洪禅师了。

  裘元龙转过头,微笑着道:“叶掌门倒是记得好清楚!”

  “当然记得清楚,叶某今日之局全拜老祖所赐,怎能不好生记得?”叶文说话的同时,手上已经拍出一掌,那碧血老祖大惊,立刻就想要催起千里瞬息无形遁跑掉,却不料他还没来得及使出遁法,就见叶文手上突然一变,顺势并指一点,自己眼前猛的一阵紫光闪过,本能的一偏头堪堪躲过了来袭剑气。

  可即便如此,碧血老祖也感觉到自己额头侧面一阵火辣辣剧痛,随后还有液体顺着自己的脸颊就流淌了下来。

  裘元龙大怒,他适才虽然有点委曲求全的态度,但多半也是存了与叶文合作的念头才会如此,可是他也是成名多年的人物,若真被人欺到了头上,哪能忍气吞声?

  怒喝一声就将那九天魔化血神剑给唤了出来,此魔剑才一显露出身形,就见这一方天地猛的变了模样,本来适才还晴空万里,此时却乌云笼罩,天色昏暗,同时那魔剑上血光流转,黑气缭绕,隐约间还有哭号惨叫,只一眼瞧去就让人有头晕目眩之感,若去听那嚎叫之声,觉恶心欲呕!

  本来那地洪禅师还惊诧叶文神剑之威力,却不想顷刻间又生出这许多变化,等到他注意到叶文竟然不知不觉间跑到那裘元龙身边说了什么,随后裘元龙就催出这等绝世凶兵之后,地洪禅师也是一惊:“莫非这两人有了什么协议?”

  加上那裘元龙的魔剑威势太过恐怖,地洪禅师也是小心谨慎无比,手上一点,那光轮立刻爆出金光攻向裘元龙的魔剑:“没想到这裘元龙竟然真的祭炼成了九天魔化血神剑,此人断不能留下!”

  而就此时,只见远处猛的又是数道毫光飞来,地洪禅师转身一瞧,立刻松了一口气,却是一群正道群雄赶了过来,一是怕地洪禅师也有什么意外,另外就是过来保证九州鼎的完好!

  这些人离得好远就察觉到了远处的异状,见到那恐怖威势无不脸色大变:“这是什么魔物?竟然如此凶戾?”

  旁边一人道:“莫非是那叶文?若如此,断不能留下此子性命!”

  却有识得之人观了片刻后惊叫道:“那是九天魔化血神剑!莫非是碧血老祖那个魔头?”

  而就此时,众人还没瞧见具体情况的时候,叶文突然对裘元龙道:“老祖既然唤出神剑,那便好好杀上一阵吧,叶某不奉陪了,告辞!”

  说罢间人竟然猛的消失不见,裘元龙一愣之下还没回过神就见到远处突然冲过来数道毫光,然后一众正道群雄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