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金光阵


  叶文当然不是一个圣斗士,虽然他刚才用的那招无限接近那一招,但终究只是一个山寨版的罢了。

  那漫天纵横来去的也不是拳劲,而是一道道锋锐无比的剑气,这点上来看,杀伤力可能可怕一些——只是一想到原本的拳速都是达到了光速,而光速拳头挥出的拳劲的劲道……

  还是不要纠结这种问题了,叶文也是一闪神的功夫就继续起了自己的动作,只见他左掌微微一划,右掌猛的一推,靛沧海劲气自掌中爆发而出,一条巨大的水龙咆哮着从叶文手中飞了出来,其声势并不比地洪禅师的八部葵水神龙来的差。

  这一招用的正是亢龙有悔,想当初叶文才得到降龙十八掌的时候,对这套掌法的想法还是略有偏颇的,他回到这个世界之后,通过发达的网络重查找了一些他懂得的功夫,然后通过原文里的诸多分析,发现自己对降龙十八掌的领悟有很多都跑偏了。

  这一掌若换做以前的他来用,那么定然是一心求猛,因为他一直觉得这降龙十八掌就是刚猛的掌法,而号称强的一招的亢龙有悔,自然是刚猛中的刚猛。

  后来他才发现,亢龙有悔重悔字,知晓了这一切之后又重习练了一番的叶文这才渐渐的回到了降龙十八掌正确的修炼路线上——至于他以前的用法,若不是他有先天紫气这门逆天功法做底子,他自己早就被这套掌法给练废了。

  此时这一掌打出,声势不凡,但叶文却犹有余力,紧跟着又是一掌,这次用的却不是靛沧海了,而是碧雪冰劲气,众人只看到一道水龙之后又是一条冰龙,两条巨龙咆哮怒吼张牙舞爪的直扑地洪禅师而去。

  而地洪禅师这个时候不但失了法宝,那葵水神龙也数被叶文破去,正是虚弱的时候,手便就只有一个钵盂,他才一翻转钵盂,将那水龙定住了片刻,那条冰龙就已经咆哮着越出来,一口咬向叶文禅师。

  恰此时,从大殿中又冲出一个道人,口上疾呼一声:“掌下留情!”同时双手一挥,嗖嗖几声响起,两柄飞剑幻化出流星一般的光芒直扑那两条龙型掌劲,然后这道士顺势一挥浮沉,一道柔和的劲力竟然先一步来到地洪禅师的身旁,将其托向一旁,想要避过那两道掌劲。

  “是天星道人!”

  场众人都认出这突然冲出来的老道士乃是峨眉派掌门天星道人,也就是那地洪禅师的师兄,峨眉三老中的天老。

  据说此老功力高绝,修真界中除了张三丰可以稳稳压制他一头,其余众人都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够赢他。

  所以天星道人修真界中让不少人感到忌惮,本来一些瞧峨眉派不爽的人见到地洪禅师吃瘪,也暗中给那叶文打气,好是能够将那地洪禅师也顺势干掉,可是天星道人一出来,他们就收了这个心思,只道天不欲峨眉灭亡。

  “真是可惜!”

  便只有叶文没有这么想,听到天星道人的喊话后怒哼一声,心中暗骂了一句:“适才那秃驴用葵水神龙轰我的时候怎不见你出来,这时候跑出来喊什么留情,留你妹啊!”

  是以不但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甚至左手跟上又是一掌,但见这一掌后叶文左手上滴溜溜转出了七朵莲花,分别呈白、赤、黄、蓝、紫、黑、靛七色,劲气也是各有不同,有先有后顺序不同,速度也是快慢有别,将那地洪禅师退去的路线给堵了个正着。

  这招一出,众人都是一阵惊讶,不少人暗道了一句:“这是什么法宝?”

  却是将叶文这一手以浑天宝鉴七层劲气推动的天心莲环当成了某些法宝,全因为这劲气的形象太过容易叫人误会,便是地洪禅师以及天星道人也是这么想的。

  “叶掌门不觉得太过心狠手辣了么?”

  天星道人见自己出面,并且出言相劝之后,叶文不但没有收手,反而出招间加狠辣,心中也是有气,只觉得这人太过不识好歹,却不想叶文立刻就嘲讽了他一句:“比不得贵派中人,那才叫真的心狠手辣!叶某若不是还有几分手段,怕是早就死贵派手中了!”

  众人闻言,也不由得多往那峨眉派中人瞧了几眼,想起适才地洪禅师接连几招招招都是要取叶文性命,此时被叶文翻过盘来,自然没有放过他的道理,完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天星道人的话,此时回想起来反倒觉得峨眉派果然有够蛮不讲理。

  两人就说话这当,天星道人的那两柄飞剑已经先后将那两道掌劲给破掉,只是叶文这两掌中所蕴含的劲气太过霸道强横,天星道人这两柄飞剑虽然破了这两掌,可是自身也被震的向后飞出好远,无法继续前进。

  正是因此变故,那天星道人也顾不得与叶文继续逞那口舌之利,慌忙间又是一挥手,但见其宽大道袍的袖子中嗖嗖的又是三柄飞剑飞了出来,俱是放出流星一般的光芒,其速度也是快到了极点。

  只是一眨眼,三柄飞剑就来到了地洪禅师身前,然后摆成三才之势,将扑来的七朵莲花一一斩去,只是七朵莲花爆发起来,各种完全不同的劲气将这三柄飞剑给震的左摇右晃,而且每一震之后飞剑上的星光都暗淡下去许多,等到第六朵黑莲花也爆发之后,三柄飞剑已经显出本来样貌,剑上的星光早就已经不见,此时就与普通长剑无异了。

  天星道人见状大惊,暗道一声:“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威力竟然如此强横,险些将我的七星剑给伤到!”

  原来这峨眉掌门的法宝飞剑乃是一套七星剑,一共七柄,暗中应和了天上星辰之数——不仅仅对应北斗七星,甚至还可以借那东南西北四神星座,也就是那二十八星宿之力。

  说的再通俗点,就是这套七星剑可以借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之力,四神之力若是能够使用的好,寻常人只能忙于应对,根本招架不住。

  只是天星道人自视颇高,所以出手之时先是用了两柄飞剑,随后见到叶文又出手这才又出了三柄,始终不肯将七柄飞剑全部祭出,却是他觉得能让自己动用七柄飞剑的,天下间也不过寥寥数人,而这些人中绝对不包括这位蜀山掌门。

  当日地洪禅师回来后也将事情详细的说给了天星道人听,当他得知叶文不过与自己师弟的实力相差不多的时候,心中就没将其当回事,就连今日发现地洪禅师与叶文大殿外面打了起来,起先也认为自己的师弟完全可以仗着‘主场’优势将那叶文干掉。

  可是后来发生的情况越发的往对地洪禅师不利的方向发展,等到叶文想要取其性命了,这位终于坐不住,从殿中飞出,并且祭出飞剑想要将叶文的招数拦下。

  却不料接连出了两招,招招都落了下风,尤其是叶文那一连七朵莲花,只凭借其中的六朵就破了自己的飞剑,那朵靛蓝色的莲花依旧向着地洪禅师飞去。

  好只有一朵,自己那师弟纵使仓惶之下,也没那性命之忧,却不料那靛蓝色的莲花飞到地洪禅师面前之后竟然猛的一闪,其中蕴含的靛沧海劲气爆棚而出,并且数化为靛蓝色的剑气,只一瞬间就将地洪禅师淹没其中。

  “师弟!”

  虽然晓得地洪禅师还有金身护体法门,这一下当要不了他性命,可是若这么下去,自己师弟依旧难逃一死。为今之计就是快拖住那叶文,不叫他有继续出手的机会。

  天星道***急之下,终于再顾不得什么矜持之类的东西,大袖一挥立刻又是两柄飞剑祭出,配上已经唤回身边的那五柄飞剑,全套七星神剑全部都被用了出来。

  “是峨眉派的七星剑!”

  众人见状大惊,不少人是瞪大了眼想要看清楚这名震整个修真界的法宝飞剑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又有什么样的威力,同时也有不少人施展出各式手段,或用术法或用法宝将自己保护起来,免得这帮人打的凶狠,将他们给波及到了。

  甚至有不少人已经不敢待这广场之中,使出各种手段飞到空中,从高处俯瞰,既安全又能够看的清楚一些。

  而与此同时,不少峨眉弟子也纷纷祭出了各自的法宝飞剑,只是他们不敢去看叶文,所以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蜀山派其余人的身上。

  徐贤发现这个情况后,笑呵呵的对黄蓉蓉道了一句:“我就知道师兄今次带着我们来这峨眉派,断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如今连人家大殿都没跨进去,就得和对方拼死拼活了!”

  一边说这话,一边从指环中取出一柄长剑来,这柄长剑一出现,峨眉派众人脸色俱是一变。

  原因无他,因为徐贤抽出来的这柄长剑正是任屠泽的那柄金光剑,因为徐贤功力越来越强,寻常宝剑已经无法满足其要求,叶文将把这柄从任屠泽那里缴获来的法宝给了徐贤。

  本来这柄长剑中印有峨眉派的印记,即便任屠泽死了叶文等人也是动用不得,若非待蓬莱仙境中,恐怕飞剑早就自行飞回峨眉派去了。

  可是偏偏叶文的那一双眼睛发生了变化,并且初步可以掌控那琉璃火之后,只需要稍微动用一番手段就将那金光剑中的诸多禁制给破掉,并且还用琉璃火重淬炼了一下这柄金光剑,让长剑符合徐贤的口味。

  只不过这外型上的变化不大,所以峨眉派众人还是一眼就能够认出这柄长剑!加上金光剑本是峨眉派至宝,对众弟子意义重大,如何忍受得了飞剑落于敌人之手?

  所以徐贤这长剑一拿出来,就好似发了一声号令一样,峨眉派的诸多弟子齐齐将自己的飞剑法宝祭出来。不过眨眼的功夫,这漫天都是各种各样的飞剑和法宝,而且光华也是各式各样,五彩斑斓的好不热闹。

  这些法宝飞剑全部都是瞄着徐贤而来,诸多围观看热闹的修士们第一时间躲的远远的,然后一副看热闹的表情,想要看看这蜀山派应该如何应对这般猛烈的攻击。

  却不想等他们躲开一旁,然后回头去看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了徐贤的身影,众人还惊诧间,就听到半空中传来叮叮当当的一阵脆响,顺着声音转过视线的众人只见到那半空之中竟然出现了无数个徐贤,而这些徐贤都是轻轻将自己手中长剑向前一点,然后那些五彩斑斓,威势不凡的法宝就滴溜溜的自空中掉落了下来。

  “这……这是什么?”

  “冲过去挥剑硬撼法宝……这蜀山派果真是那传说中的武修吗?”

  “寻常修士,会有这般恐怖的劲力吗?这人究竟是何人?”

  原来蜀山派虽然如今已经初步有了不少的名声,只是大家了解的以及听说过的也仅仅是叶文而已,至多至多也就是晓得叶文的夫人功力也是不俗,而对于蜀山派还有什么人?有什么能耐?究竟有多厉害,那是全让不知晓的。

  只是有些眼神不怎么样的竟然说了句:“这人莫非就是叶夫人?”

  偏生这人嗓门极大,这一嗓子几乎将场所有人都听了个真真切切,正看起来无穷无的法宝中自如穿梭游走的徐贤整个身子一晃,险些从空中摔下来,是差一点就被突然飞来的一枚一泻千里电火球给击中。

  好徐贤反应够快,而且他的速度本就极快,因此只是有惊无险罢了,甚至反手一剑,将那一泻千里电火球给削成了两瓣,好好一个法宝就这么被毁掉了。

  当然这也多亏了他手中拿的乃是金光剑,金光剑好歹也算是修真界知名的飞剑,威力并不差,若非叶文用了一些算计,只是正面与那任屠泽硬撼的话,除非祭出万剑诀,否则也难以全身而退。

  如今这飞剑落到了徐贤手里威力不降反增,同时徐贤又是手持长剑来争斗,剑中所蕴含的庞大能量几乎与徐贤体内的劲气形成了呼应,随着徐贤每一剑刺出,那金光剑上的光芒就胜了几分。

  等到得后来,众人已经瞧不见了徐贤身影,只能看到一团带着一丝红色的金光场中纵横来去,游走不定,谁也瞧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但是所有人都晓得——这个不知道究竟谁的蜀山中人,其功力可能不比叶文差!

  开什么玩笑!

  若叫叶文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肯定会痛骂你们这群没眼力价的家伙!徐贤虽然表现的抢眼,那是因为其功法特性以及他的对手都是一些普通的峨眉派弟子罢了,自己应对的可是峨眉派的两个**,这也能相提并论?

  若叫这两个人联起手来,那么今日自己这一阵可就危险了,好的情况就是趁着此时那地洪禅师已经方寸大乱,先将这死秃驴弄死!

  此时天星道人已经祭出了七柄七星剑,手中法诀一阵变换,只见那七柄飞剑上突然爆发出一阵红光,却是借用了南方朱雀星宿的火焰之力,据说这朱雀之火不但威力极强,有破邪之能,而且几乎是不灭的火焰,若是被沾上丁点,也难逃被烧成灰烬的下场。

  朱雀神火一现,天星道人喝道:“叶文,既然你不识好歹,休怪本人剑下无情!”

  “又来装模作样!”叶文却不理会,使出梯云纵,整个人猛的消失不见,然后非常狼狈的地洪禅师的身侧突然冒出来,挥手就是一道剑气使了出来。

  “师弟小心!”

  正以为可以先气势上压一压那蜀山众人的天星道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叶文就跑到了自己师弟的身旁,惊慌失措下也不管自己的朱雀神火还没完全祭出,立刻动用七柄飞剑扑向叶文。

  这还不算完,天星道人晓得叶文功夫强横,战力极强,而且当初地洪禅师所言的那成套的紫色飞剑还没有用出来,因此天星道人祭出飞剑之后,立刻将手往法宝囊上一拍,只见法宝囊口一开,嗖嗖嗖声音不绝于耳,二十一根筷子般的木棍从中飞出。

  这二十一根木棍迎风便涨,只是片刻功夫就成了二十一根参天巨柱,随后天空中一转一折,确定了位置后猛的砸将下来。

  众人听闻一阵轰隆隆巨响,就连店面都一阵颤动,这才注意到了那天星道人的举动。

  有识得的立刻惊叫道:“峨眉派要布金光阵了!”

  其余不识得此物却听说过金光阵大名的却惊疑不定:“不是说那金光阵是要用宝镜布阵的么?怎么是二十一根……”

  这人话还没说完,只见天星道人的宝囊又接连喷出二十一个东西,这物事也一般自小而大,悬空中后,众人瞧见那果然是二十一面镜子分别向那二十一根巨柱而去,瞬间就挂了上面。

  而此时,叶文恰好被困阵中,只是他却浑不理会这些变化,反而是两手连挥,一道接一道的剑气冲向手忙脚乱的地洪禅师,并且不停的缩短着两人的距离。

  眼瞧着叶文就要欺进地洪禅师的身前,只需要一身手就可以将其拍死自己掌下,却不料周围好似景象猛的一阵变化,原本就周围喧嚣不停的诸多修士突然不见了踪影,而且叶文好似看不到周围景象一样,随后一道金光自空中照射而下,叶文心中警兆大起,立刻纵身后跃避过这一道金光。

  这时候,他注意到那浑身都已经破破烂烂的地洪禅师突然仰天大笑:“叶文,陷入我师兄的金光阵中,你必死无疑!”却不料自己还没说完,只觉得胸前一阵灼痛,好似被烈火烤着一般,一低头,入眼之中一片七彩斑斓。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