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钉头七箭书


  这个老头看了看叶文,不过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虽然刚才叶文的话让他觉得有点意思,但也仅止于此了。

  随后,这个老头依旧很奇怪的将注意力集中了徐贤的身上,上上下下的瞧个没完,让叶文总是忍不住的想到:这老头莫非是有那方面的嗜好?

  徐贤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因为这老头的目光实是太过直接,就那么明目张胆的不停打量,而且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咦?”“不错!”之类的惊叹。

  “不错你妹啊!”

  徐贤和叶文认识的太久,很多口头禅都学了过来,此时恨不得指着老头子的鼻子破口大骂,只是他才想要发作,就觉得自己好似被一条巨蟒盯上了的猎物,那种感觉让他根本不敢乱动。

  只是这种忍耐是有限度的,就徐贤即将发作,叶文都准备出手的时候,这老头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问了一句让两人都很意外的话。

  “那个长的挺漂亮的娃娃,我问你些事情!”

  随着这句话一出,那种好似被盯上的恐怖感觉旋即消散,徐贤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道了一声:“晚辈徐贤!”

  老头子却不意,只是随口嗯了一下,便继续道:“你原型可是赤火蛇?”

  “赤火蛇?”

  叶文和徐贤俱是一愣,而让他二人觉得摸不到头脑的是老头子那一句“原型”,他们二人都有点弄不清楚这一个词究竟是什么意思?

  老头见他二人俱是一愣,却不像是被猜中了事实后那种小心忌惮的惊讶,而是完全摸不到头脑的那种表情:“咦?难道老头子我瞧走了眼?”

  随后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只是摇着头嘟囔:“不可能啊!老头子虽然岁数不小,但也不至于早早就开始犯糊涂,断不可能这事情上走眼!”

  想来想去,后只觉得自己是想岔了方向,紧跟着又问了一句:“莫非……你们不知道什么是赤火蛇?”

  偏生这时候叶文脑袋里灵光一闪,却是想起当年蜀山上那一堆堆的红线蛇了,便问道:“莫非是一种颈上有红色细线的小蛇?”

  老头子闻言大喜,忙点头道:“正是此蛇,不过那都是赤火蛇崽,真正的赤火蛇粗若碗口,长达数米,可这也不过才刚刚长成罢了!”

  叶文一阵咋舌,不过想到那条蛇王,那体格可要比这老人家说的还要大几倍,便也不觉得奇怪了。

  “怎么样?老头子我没猜错吧?”

  却是见到叶文能够说出赤火蛇特征,只当这两个年轻人并不知道赤火蛇之名,所以适才才会一脸迷惑的样子,如今说的明白,那个叫徐贤的应该会承认了吧?

  却不料徐贤摇了摇头道:“晚辈还是不明白前辈之言!”

  这一回老头可没那么笃定了,只是觉得奇怪的又瞧了好几眼,后不确定的问了一句:“这么说,你不是由蛇练成人的妖修?”

  徐贤摇了摇头:“晚辈是地地道道的人,和妖没半毛钱关系!”

  却不晓得叶文心理暗中腹诽:“有的,只要你换套女人衣服,你就可以成为传说中喜闻乐见的那种妖了!”

  这时候那老头站起身来,走到徐贤面前瞧来看去,后只是嘟囔:“不能啊!怎么会瞧走了眼?可是……这说不通啊!”

  想来想去,走来走去,叶文和徐贤也不插话,只是看着老头再那走来走去,后猛的一个停顿,一脸恍然的问道:“那我问你,你是否曾经吃过什么妖蛇?”

  徐贤想了想:“晚辈倒是喝过那红线蛇王……哦,就是那赤火蛇蛇王的血!”

  “喝了多少?”

  “这个……”徐贤其实也不晓得自己喝了多少,只得将目光转向叶文那里,因为那时候他意识不清醒,叶文却看的清清楚楚。

  “除了被晚辈喝了一碗之外,剩下的都被我这师弟给吞下肚中了!”

  徐贤瞧叶文的时候,那老人家也将目光转到了叶文身上,此时听到这番话,这才长叹一口气:“原来如此!难怪我会你身上感觉到一丝同族的气味,但却不甚明显!”

  “老头子我本来还以为是你将那人化之法练得足够精湛,将自身掩藏的很好呢!竟然是这个缘由!”

  “同族?”叶文一听到这句话,才明白过来面前这老头竟然不是人。不过想想,这东海仙宫以前的主人也不是人,所以有个非人老头住这里,倒也算不上稀奇。只是让叶文惊讶的是这老人家的原型竟然是蛇,而不是龙。

  难怪刚开始见到自己与徐贤的时候,会拒绝自己而让徐贤扶他,估计是想要考校一下这个可能的同族,甚至存了指点一番的心思了。

  老头子坐回去之后,嘿嘿一笑:“老头子我姓佘,当初练成人型之后便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唤作佘越,便是为了日后可以越过那道门槛,化身成龙!只可惜老头子我修行了这么久,始终无法成龙,甚至连那仙界都去不得,只能留这里给老龙王看守这偌大的仙宫!”

  此言一出,叶文和徐贤都是一惊,原来这佘越竟然修炼了数千年,而且那诸多仙佛都没有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修炼有成了,甚至还识得以前住这仙宫中的龙王。

  这可是大前辈了,甚至张三丰其面前也只能算是小屁孩,难怪一见到自己,甚至误认为徐贤是他同类的时候也敢开口唤自己二人小娃娃——他面前,还真没几个不是娃娃的。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真正接触过仙人的高人,只是这样一个高手竟然被丢这仙宫里,这……

  似乎知道叶文想什么,佘越解释道:“当初诸仙离去前往那仙界之时,我修为还很低微,无法随同前往,便被龙王留下代为看管这仙宫,同时也算是给安排了一个清净的修炼之所……对了,你们二人是如何进来的?”

  虽然说是情景,只是这仙宫与那彻底被隔绝掉了的蓬莱仙境不同,仙宫里是专门有通往外面的通道的,不过这个通道平日里都关闭着,只有佘越想要出去散散心的时候才会开启。

  但是有通道,就意味着有联系,所以也免不了会有些意外发生,这几千年里也有一些误闯进来的精怪或者修士,佘越开始的时候倒是也好生招待过几个,后来发现这些人个个图谋不轨,便全都给干掉了!

  只是他本性不坏,所以才没一察觉到叶文和徐贤进来的时候就动手,后来又见徐贤身上有同族气息,便想要试探一番。

  如今虽然晓得是一场误会,但是却也发现这两个娃娃似乎并不像是坏人,因此也没有杀了两人好保住仙宫秘密的心思。

  至于佘越的问题,叶文与徐贤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只言徐贤不小心吃了长白派的一个宝贵人参后被长白派追杀,然后误闯了进来的。

  “人参?什么样子的?”佘越也挺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参会惹来这么大仇怨。

  却听徐贤一副不屑的道:“和根萝卜似地,我本来以为是谁家种的萝卜,所以就顺手拔出来吃了,却没想到惹来这许多麻烦!”

  佘越点了点头:“那应该是长白玉参王,只可惜还没有完全长成……不过如今外面的情况,怕是也不可能长出一支野生的长白玉参王。不,就是普通的参王也长不出来,应当是长白派特意喂养出来的!”

  他这么一说,叶文以及徐贤这才明白为何长白派会那般不依不饶,自己精心培育的参王被人给吃了,换了谁也会着恼。叶文想了想,那长白派好歹也是正道门派,加上这事情的确是自己等人有错先,等出去了之后还得亲自去赔礼道歉一番,好是能有什么补偿的东西。

  他正寻思,却听到佘越好奇的问道:“我观你二人修为俱是不俗,就算当时徐贤这娃娃被那参王药劲困住,你想来也不至于没有还手之力吧?莫非我没出去的这百年光景,那长白派变得这般强盛了?”

  叶文却只能一阵苦笑,只得道:“前辈不知,当时晚辈似乎是遭人暗算,只觉得……”随即将自己的情况大致一讲,并且话中有意无意还带了几分请教的意味。

  却是想到了这佘越既然活了几千年,还见了真正的仙佛,想来对一些法宝以及术法是了解不过,自己正没有头绪呢,问问这个老前辈也是一个办法。若能从这里得知自己究竟是中了什么法术,也要想一些应对的法门。

  等他将事情详细说完,却见到佘越一脸凝重的望着他,随后双瞳是猛的一变,一对如蛇般的细瞳出现了他的眼中,眼中隐隐有神光映出。

  叶文晓得这是这位前辈将一身功力数聚集了眼睛上所致,而妖修因为一些习惯原因,一旦这么做,肯定无法保持住人形。佘越这样只将变化控制极小的范围内,已经是妖修中的顶级高手了,若是再进一步,那么就需要跨进那天仙之境,成就仙人之躯,随意御使什么法门,也可保住自己形体不变。

  只见佘越瞧了一阵,突然猛的倒吸一口凉气,可是随后又惊疑了一下,并且念叨了一声:“不对!”可是瞧来瞧去,却想不到答案,后收了功力坐那里皱着眉头寻思个不停,半晌也不见他说话。

  后还是叶文轻声唤了一声:“前辈,不知前辈瞧出了什么?”

  佘越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回过神来,然后尴尬的道:“想的出了神!”

  随后围着叶文瞧了一瞧,后道:“且先让我试上一试!你先莫要行功,我要用法宝试探一番!”

  随后从怀里一掏,却见他掏出一个小草人来,然后又一掏,取出一个小纸片,后再从旁边拿出纸笔,问了一声:“你唤作什么名字?”

  “晚辈叶文!”

  一答完,就见佘越提笔纸片上写下叶文名字,随后往那草人上一塞,并且将草人捏手中,口中念念有词——因为语速太快,加上其发音堪比汉语十级听力考试,所以无论是叶文还是徐贤都没听明白这佘越究竟念了些什么。

  等到佘越念完,叶文惊讶的发现其手中的草人好似被烧焦了一样,不停的萎靡变黑,后化作灰尘消散不见。

  “这……”

  看到这般景象,佘越终于肯定的下了判断,对着叶文道:“你这娃娃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惹得别人用这法术对付你?”

  “究竟是何法术?”

  佘越脸色也是极为难看,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双掌,对叶文道:“你也算是福大命大,关键时刻躲进了这仙宫之中!这仙宫布有诸多阵法,那法术虽然霸道强横,但只要你待这里,却也伤你不得。可是你若一离开此处……”

  原本叶文猜测这东海仙宫与外面世界隔绝,所以才害自己不成,却没想到还有这一方面的缘由。

  只是……

  “究竟是什么术法?”

  他见佘越说的可怕,心中也不免有点担心!尤其是这门法术着实叫人烦心,根本连敌人的影子就见不到,然后小命就丢了。就算真的想干掉对方,也得先寻到人才行啊!

  只见佘越道:“本来老头子还不相信会有人使这门法术,可是如今看来确是此术无疑!只是这人没相应的法宝配合,同时法术好像也不是很完整,加上你及时躲了进来,这才保住一条小命!”

  叶文快崩溃了:“究竟是什么法术啊?”

  “咦?”佘越一阵奇怪:“我没有说过么?”

  叶文心中大骂:“你都几千岁的人了,就别卖萌了行不?”

  随后就听佘越吐出了几个让叶文也是浑身一哆嗦的字:“你中了钉头七箭书!”

  钉头七箭书!

  乃是封神演义里一**ug杀器,持有人也是封神演义中作为bug存的陆压道人。

  虽然这只是一部小说中的法术,可是叶文如今已经得知,那所谓的封神之战是确实存的,而封神演义这小说,就是几百年前某个修炼一途上没有什么前途的修士无聊之下结合历史写出来的消遣之作,其中有很多人物、法宝其实都存(例如打神鞭),至多就是和书中有所不同罢了。

  不过这钉头七箭书,倒是原版什么威力,书中就是什么威力!作为那陆压道君的两大杀器之一,几乎就是无解的存,叶文自然也是晓得。

  “不能吧?我若是中了钉头七箭书,不是已经死了么?”

  钉头七箭书霸道就霸道于前期准备的时候你根本毫无所觉,等到对方完成准备工作开始运使法门的时候,这人也必死无疑了。

  叶文觉得自己既然有了反应,那对方八成是已经做好了前期的工作,接下来只要取自己性命就好了,如何还能保住性命?

  随后想起佘越说对方没有相对应的宝物配合——估计就是原版钉头七箭书;而且还是残缺版——可能有哪些法诀不全;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日,不带这么玩的!这是作弊!”

  佘越继续道:“你也不用担心,若真的是钉头七箭书,老头子我倒是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这残缺版的,想要对付起来还是有不少手段的!”

  只是话说到这里,突然一转:“不过,老头子似乎没有理由要帮你吧?”

  这话说的倒也没错,他和叶文非亲非故的,干嘛要上赶着帮他?他又不是专门蹲点等候‘命中注定之人’的老爷爷们。

  适才他见徐贤还算有点亲切,对这叶文本来没什么观感,可是探查一番后却不自觉的有点排斥,虽然不晓得为什么,不过老头子也懒得去探寻缘由。

  叶文指了指徐贤:“其实,我师弟本体真的是赤火蛇!”

  徐贤:“……”

  佘越:“……”

  叶文顿了顿:“而且他还有个姘头,叫做白素贞,是条千年白蛇精……”

  徐贤:“……”

  佘越:“当我没听过白蛇传吗?”

  叶文嘿嘿一笑,也就不再说了,只听那佘越吹胡子瞪眼的道:“而且就算是真的又如何?他们是老头子同族,你却不是!”

  然后又用手指指着徐贤:“若是这小子中了那法术,老头子还有兴趣想想法子,至于你嘛……”

  上下又打量了一阵,突然道:“对了,你那眼睛是怎么回事?”

  话虽然问的很随意,但是叶文却感觉佘越问这话的时候表现的非常重视,他却不知道适才佘越查看的时候,只觉得叶文眉心和双眼所透露出一股沛然神力,叫他不敢正视。而且这种神力有点类似他比较反感的佛门神通之力。

  叶文若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见的缘由是自己的这双眼睛,怕是会郁闷的吐血。他以前只觉得多了一双神眼等于多了一个底牌,却没料到还能招来麻烦。

  所以他虽然瞧出了佘越对自己的双眼很意,依旧很随意的回答道:“正练一门神通,目前还没能掌握的住!”

  佘越点了点头,明白过来自己对这娃娃的排斥八成是因这对眼睛,若是这样的话……

  想了想后突然说了句:“其实倒也不是不能帮你,不过你得帮我做件事情!”

  叶文见事情有转机,便开口问了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