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南海仙宫


  化龙池的事情,佘越是不准备告诉叶文的,毕竟他与叶文的交情还没有深到那个程度。

  如果不是考虑到化龙池这个东西只有水族或者蛇族能够使用,可能他也不会将夺回南海仙宫的事情交给叶文去做,毕竟那也是多了一丝暴露秘密的危险不是?

  正是因为叶文就算发现了化龙池,那池子对他也没有半点助益,佘越才会放心大胆的让叶文去对付那群人,而不是自己出手。

  身手试了试水中的精华,佘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此这般,起码还要十年光景才能勉强够我使用——这还是因为我修炼日久,已经无限接近于蛟龙身形才可以通过此化龙池褪去蛇形!”

  佘越如今的原型上,额头上已经有长角的趋势,如果长出角来,随后再生出利爪,那么就算是脱了蛇身化身蛟龙了。

  可蛟龙虽然有个龙字,却也算不得真正的龙族,想要成为真正的龙族,化龙池无疑是佳的选择。

  “不知道南海仙宫中的化龙池如今是什么模样了!”

  一想到那群人那仙宫当中,也许已经发现了那化龙池,就是不知道会如何去对待那化龙池。

  其实从一开始,佘越并没有想将这群人杀光,初的时候他甚至是抱着很平和的心态去与对方接触的。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与这群人谈到一处,甚至于这些人对自己抱有相当大的敌意。

  这让佘越将本来要说出来的话给吞了回去,然后离开后就开始酝酿夺回南海仙宫这一事情!同时这段时间里他也没有闲着,一直想方设法的查探这些人的实力,后发现这群人的实力都是不弱,而且不少能力都很诡异,若自己真的要与其硬拼纵使能够将其杀光,也少不得耗费一番手脚。

  偏生自己还准备努力一把试试能不能凭借自身的功力蜕变为蛟龙,这种前提下他着实不想浪费自己的功力,所以叶文出现之后,他就想将这事情推给叶文去做。

  至于叶文能不能做成,这不是他考虑的了,就算叶文真的被对方干掉了,想来以这年轻人的实力也能给那些人造成巨大的杀伤,自己再出手也能轻松不少。

  若是叶文成功了,他也不介意帮这年轻人一把,反正不过是一个残缺不全的钉头七箭书,他还是有不少办法去对付的。唯一让他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可以使用钉头七箭书这种法术?

  就佘越不知道的地方,一处密室当中。

  一个人望着面前的一卷书册,同时又瞧了瞧摆不远处的草人,那上面大大的叶文二字以及头顶上以及脚下点着的灯火都透露着一种诡异。

  “这个叶文,可真是命大,眼看着就可以将其魂魄拜散的时候又躲回了仙境当中,却不知道下次出来会是什么时候了?”

  正念叨着,却见面前书册突然放出微弱光芒,而那草人也好似活了一样,竟然隐隐给人一种正呼吸的感觉。

  这人猛的一愣,随即大喜:“这却是你自寻死路了!”

  说着话,立刻手捏法诀,口中念诵个不停,而随着每一段口诀念罢,这人随即就对那草人低头下拜。

  一拜之后抬起身来,静静看着那草人动向。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他这一拜之后,那书册上光芒会突然猛烈几分,而草人也是猛的一阵抖动——只要抖动十次,那就代表着这人的魂魄数散掉了,那中术之人也会变成不死不活的模样。

  此时再用武器攻击草人,这人就会死去——他想起前些日子成功的凭借此术干掉了那昆仑派的北河居士,就对自己这门法术有着无比的信心。

  可是让他惊诧的是,那书册微微一亮之后竟然猛的又黯淡了下去,同时那草人也没有什么反应,刚才什么样子,此时依旧是什么样。就好似一个很平常的人站那里似地,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咦?”这人见到这般诡异情况心中暗道了一声奇怪:“莫非那叶文寻到了克制此术的法门?”

  可是转念一想,只觉得这种可能性实太小,何况若叶文真的有克制此术的法门,那么先前也不至于会被自己用此术弄的险些魂飞魄散。

  “莫非适才哪里出了差错?”

  越想越觉得正是如此,毕竟此法术乃是他无意间得到的一个残本,其中有很多内容都缺失掉了,自己只是凭借一点记录勉强恢复了此术,根本算不得真正的钉头七箭书——而且钉头七箭书所用的那本书册,也非是自己面前这一本自己祭炼出来的替代品可比的。

  这么多问题,出些差错也不意外,所以这人重将东西整理一番,然后整理了***上的长袍,这才从开始的地方重施展了起来。

  等到又一遍之后,继续抬头看向草人,发现草人依旧没有变化,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这一次他终于意识到:“看来那叶文真的寻到了应对之法!”

  而此时的叶文,却将那符咒拿手中,突然道了一声:“这符箓适才突然变作滚烫,莫非是有什么变化?”

  正说着,只觉得手中的符箓好似变成烈火一般,灼的他掌心生疼,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立刻将符箓捏手中,险些就把东西给丢掉。

  只见那前面使出辟水法门的白素贞回头道:“想来是那想害你的人正施展术法,符箓正帮你抵挡那门法术,所以才会变得炙热无比!”

  叶文也是这么猜测的,所以他才不敢将这符箓丢掉,哪怕好似要将他的掌心都给烫穿了一般也死死的捏着不撒手。

  徐贤则道:“这次事了,定然要先将那暗中下手之人除了!师兄觉得会是什么人?”

  叶文嘿嘿一笑:“还能是什么人?无非就是那么几个罢了!”

  不外呼就是一些国外的势力、修真界中的一些魔道修士——不过叶文觉得这群魔道修士若真想干掉自己,会愿意选择直接出来与自己面对面的来一场,只有这样才能保障干掉自己的同时将他们想要的东西抢走。

  唯一可能想要谋害自己,却有躲躲藏藏不敢露面的,那就只有那些正道门派了,其中又以青城派的可能大。

  叶文估摸着自己杀掉了碧血老祖的事情可能已经被那青城派得知,某种程度上来说两派已经成为了死仇了——毕竟叶文干掉了青城派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一个暗棋。

  而且碧血老祖功力不俗,又有九天魔化血神剑手,实是青城派值得依赖的战力,就这么被叶文除去,任何人都不会觉得甘心,转过头就下暗招害自己也很符合常理。

  只不过这些话私下里与徐贤说说还行,有外人的时候还是别谈的好。谁知道这白素贞是不是与那青城派有什么联系?

  万一这条小蛇早年是青城山中长大,然后被某个人抓住想要炖了吃掉,恰好被青城派的小道童给救下,所以对青城派有极大好感,结果通风报信告诉了青城派,或者暗中下手坑害自己,他岂非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虽然这种比较尿性的情况一般都出现反派**的身上,可偏偏叶文发现自己自打破碎虚空之后,身上就好似多了一个反派b模板,走到哪都被人当成会爆极品装备的怪物来对付——从这点上来说也没错,不知道多少人瞄着他身上带着的九州鼎呢,那可不就是极品装备么?

  “圈圈你个叉叉的,雷霆手段灭了峨眉还没叫这群人老实下去吗?还真的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心中一边想着,一边将已经有好一阵没有再发烫的护身符给收了起来,叶文寻思是因为护身符的作用,对方见到没有效果就暂时放弃了——他不认为暂时的挫折会让对方彻底放弃这门强横的法术,所以他觉得自己的危险并没有解除。

  将护身符收好,叶文跟白素贞身后,见到这女人的蛮腰轻轻的扭动,扭的他眼睛都花了,暗道一声:“真不愧是蛇妖,这腰扭的!可算见识到什么叫柔若无骨了。”

  白素贞却没什么自觉,只是前面开路,一直过了片刻似乎察觉到了叶文注意她,这才回过身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徐贤却是翻了下眼睛,暗中鄙视了一下自己师兄,只暗道:“你都恨不得将你那双神眼睁开好瞧的仔细一些了,还说没什么!”

  白素贞闻言也没多想,只是哦了一声后转过身继续领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突然停下来,指着前面一处平平无奇的石头道:“那里便是南海仙宫的入口了,只要站到石头上,然后用一些咒语就可以进去了。

  随着白素贞站到大石头上,叶文突然道:“咒语?不会是芝麻开门吧?”

  却不料自己才一开口,几个人只觉得周围景象陡然一变,却是已经不再被海水环绕,面前不远处是有一座巨大的宫殿大门耸立那里。

  “我去,真是芝麻开门?”

  叶文突然觉得,用这么让人吐血的开门咒语,南海仙宫直到近才被人给误闯进来已经是无比走运的事情了。

  白素贞的表情有点羞涩,还有点尴尬,对叶文解释了起来:“这咒语其实是我前些年改的!”

  “啊?为什么改成这样一个咒语?”

  白素贞眨了眨眼,一副非常无辜的样子:“因为好记啊!”

  “……”

  叶文好一阵无语,只能不停的心里提醒自己:“这货不是白素贞,这货不是白素贞……”以免白娘子那完美的形象自己的心中彻底崩塌。

  徐贤拍了拍叶文的肩膀,然后指着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回头冲他们招收的白素贞:“师兄,咱们过去吧!”

  叶文正要应答,脸色却陡然一变,将徐贤向前一推,自己也立刻向后一跃。

  只见他二人身形陡然分开,而就分开的一瞬间,适才两人待着的地方竟然猛的出现一阵黑色的火焰,于半空燃烧了一阵之后落到地上,哪怕地上数都是石块,而且还有一些水洼,却也无法阻止黑色火焰的燃烧,发出一阵滋滋的声响。

  徐贤见状,立刻将金光剑唤出拿手上,然后四下一瞧,就见到大门那边竟然站着两个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这两人身上的衣衫很是普通,就与世俗界当中的人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差异就是那双眼瞳,竟然是红色的瞳孔,期间还有黑色的花纹。

  “师弟小心,不要被那双眼睛直视!”

  徐贤正想冲过去,就见到其中一个人将目光转向他,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一阵警兆袭来,立刻用长剑身前一挡,只见长剑上猛的燃起与先前一般无二的黑色火焰,晓得这黑火厉害,立刻就将长剑丢到了一旁。

  得亏他反应快速,否则只要慢上片刻,那黑色火焰就会烧到他的手了。

  心中暗道一声:“这火焰好霸道诡异,而且竟然与师兄那神眼一般,看着哪里就可以烧到哪里!”

  心中如此寻思的同时,身形却不见慢下来。他本就以轻功著称,破碎虚空之后又精修了许多法门,如今速度加可怕,此时运起轻功来,只见漫天都是影子,叫人分不清哪个是真身,哪个是虚影。

  对面那两人一见之下也是大惊失色,其中一人是惊叫道:“好快!”

  他这双出自三大民工漫之一的眼睛,可以辨别的出真假,可是他发现自己能够分辨的出来,也无法判断出那个男人的真身所,因为对方的速度太快了,就算有这对眼睛的帮助,他也无法跟上。

  另外一个人震惊归震惊,却没什么表示,反而将目光一转,然后运起瞳力,使出了自己的杀招,想要先解决掉那个男人之后再回手帮自己的伙伴。

  却没料到自己的招数才一发出,对面那闭着双眼的男人就好似有所察觉一样,立刻微微一侧身,躲过了自己这一击。

  叶文只觉得自己身旁的空间一阵扭曲,就好像空间突然塌陷了一点,将附近的一切东西包括光线都给扭曲拖拽走了一样。

  “天照……神威?是小鬼子?”

  其实只是看到那团黑火的时候他还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因为西方的传说故事中也有黑色火焰,谁知道是不是西方的势力?何况还有许多东南亚那边的奇异巫术——开始的时候,叶文真以为占领了南方仙宫的是那些东南亚的家伙。

  没料到这里的竟然是这群岛国人,偏生这群岛国人这些年不停的山寨热门动漫中的能力,十分的让人头疼,叶文若不是实力足够强横,可能也升起了退去的心思了。

  “师兄小心!”

  叶文正寻思着如何对付这俩人以及可能出现的多的家伙,却听到徐贤的提醒,猛的顿住身形,然后使出梯云纵轻功猛的窜上了半空之上,此时才低头去瞧,竟然看到一个女子出现了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同时手指上套着一个金色的指套,尖锐无比,上面还有黑色花纹。

  “靠,太凶残了!”

  随口抱怨了一下,见到那女人抬起头看到叶文跳上了半空,竟然猛的露出一阵嘲弄的笑容,许是觉得叶文跃上高空后,目标加明显,而且不容易躲避,这般选择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叶文自然瞧的出来她想的什么,也是嘿嘿一笑:“竟然被人小瞧了!”同时伸手对着那女人轻轻一勾,那个样子是要多气人有多气人,满脸的鄙视任谁见了都忍不下去。

  那个女人自然忍不下去,立刻跃起身形跳到了叶文身后,然后伸出那个套着金色指套的手,一口气连续刺了十几下,发出的嗤嗤破空声叫人听了也是一阵发麻。

  可惜这些对于叶文来说都只是小儿科,伸出手一阵急拍,就听到一阵轻轻的噗噗声,却是手掌与对方手腕相交发出的声音,这一顿猛刺竟然数被叶文化解了。

  那女人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看着叶文,竟然忘了继续出手了,被叶文抓到机会用了一个小擒拿的手法拿住了对方的手臂,然后顺势一抡恰好横了自己身后。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叶文一回过身将那女人横身前,就见到这女人的后腰猛的断裂开来,两截肢体之间那扭曲的空间则让所有人都晓得了罪魁祸首是谁。

  而几乎同一时间,后背上是冒出了黑色的火焰,生生的将那一声惨叫给割断了一样,顷刻间就没了动静。

  顺手将前一抛,将两截尸体丢到一旁,叶文看着那女子的惨状和对面那两人一脸的愤怒,只是摊了摊手。

  虽然什么也没说,可那副‘不是我的错’的模样却加刺激人,那两个人一声怒吼之后竟然浑身一阵膨胀,上身的衣衫瞬间爆成碎片,露出了堪比州长大哥的壮硕肌肉。

  “这又是什么玩意?难道这俩家伙还不只山寨了一种能力?”

  不过想一想,既然人家可以山寨出这些能力,那么为了变得强将多种能力集于一身也是正常。

  可惜的是叶文没兴趣和他俩墨迹下去,趁着俩人还那嗷嗷大叫着亮肌肉,运起轻功瞬间来到两人面前,使出降龙十八掌的震惊百里直接将两人结果掉了。

  “这智商,和人对敌的时候还那里攒气?游戏玩多还是漫画看多了?看来这里的的确是岛民们无疑了!”

  却不想念头才起,就见到对面一个一身中世纪盔甲,手中提着大号双手剑的骑士念叨了一声:“圣光与我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