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翻脸


  叶文这般油盐不进,让北河居士也觉得非常头疼,尤其是如今被这个与修真界有诸多联系的人知道了他们昆仑派正做的事情,若是泄露出去的话……

  北河居士想到此处,双目中立刻露出一丝杀机,心中琢磨起将这两人杀掉的可行性有多大?反正他本就存了类似的念头,只是后来觉得蜀山派还是有拉拢的价值的,尤其是叶文掌握着那九州鼎,这东西关系重大,又被叶文炼化,也不知道杀了他之后能否顺利得到那鼎。

  他这边心思急转,对面的叶文也没有干杵那里,此时的念头也是转个不停,是察觉到了北河居士隐隐散发出来的杀气,晓得这昆仑掌门实际上也是个心黑手辣的主,有可能想要来个杀人灭口。

  两个人意外的对视了一下,结果都存着各自心思的二人立刻露出一副非常和善的笑容,好似非常亲切一样。

  “老子越来越虚伪了!”

  心中对于自己的变化长叹了一口气的同时,叶文顺势问了一句:“不知道贵派究竟想要如何将这些小世界联系起来?”

  北河居士神秘一笑,却没有正面回答,想来这事情是比较机密的事情,可是这却惹得叶文暗中不满:“这群外人可以知晓,我却不能知晓?”

  有此可知,这北河居士邀请自己等人加入也不过是临时起意,根本就没有太过意,这般看来的话,这家伙可能倾向于除掉自己。只是为何会突然改变念头,并且出来与自己见面?

  叶文只是一寻思,立刻就想到了自己手中握有的九州鼎!

  “对了,这家伙定然是想要得到我手中的那宝鼎,所以才存了与自己相谈的心思!估计也存了只要一言不合看准机会直接出手的念头,只是瞧出了我的修为大进,这才没有仓促出手!”

  实际上叶文的猜测基本都猜中了,北河居士眼下的确有几分忌惮叶文暴涨的功力(叶文**灭了峨眉派的事情并没有传到北河居士的耳中),他不晓得如今还有几分胜算,因为他没见过目前的叶文出手。

  加上叶文乃是武修,北河居士对于武修还是非常忌惮的,这才一直忍住了出手的念头与叶文谈话。

  他二人说话的这时候,白素贞与徐贤只是静静站一旁,直到此时白素贞才开口道:“喂,你不准备帮我了么?”

  一双大眼就那么瞧着叶文,好像叶文做了好大的坏事一样!

  此言一出,北河居士才注意到这个女子,他本来以为这女子不过是蜀山派中人罢了,听到了这话才晓得事情并非如此,转过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惊艳的同时也好奇的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这南海仙宫的主人,如今是来找你讨回自己的家的!”叶文这时候也是满口胡诌,何况南海龙王离去之前将南海仙宫托付给佘越照看,佘越现希望交到自己干女儿手里,总的来说也不算谎言。

  “南海仙宫的主人?”北河居士先是一惊,随后一脸冷笑,只当叶文是胡言乱语故意恶心他,对于那什么南海仙宫主人的话是一点都不信:“叶掌门,有的事情好莫要胡言!”

  “我可没有胡言,居士可晓得这女子是何人?”

  虽然叶文一副言之凿凿的模样,可北河居士只是不信。

  这也是当然的,他本就以为南海仙宫中的诸多龙族早就去了那仙界当中,这南海仙宫等于被舍弃了的废宅,哪可能会突然冒出一个主人家来?所以他只当是叶文胡言乱语,是不想与自己合作,甚至想吞掉这南海仙宫,于是心中对叶文又多了几分杀念。

  “居士不信就算了,不过这女子是这仙宫之主乃是确实无疑的事情,是有南海龙王当年的托付……”

  北河居士撇嘴道:“南海龙王?好大的口气!却不知道如何作证啊?”

  话还没落,只见身旁突然多出一个老者来,手中捏着烟袋,嘴里喷出一口烟气来:“老夫自能作证!”

  北河居士神色一凛,却是没察觉到这老头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是无声无息的就跑到了自己身旁,对此人功力之高无比忌惮:“你又是何人?”

  “老夫佘越,当年受两位龙王所托照应东海以及南海两处仙宫,如今正准备将南海仙宫托付给我那女儿照料,却不料被你占了先去!”

  说着话的同时,随口又喷出一口烟来,双眼只是瞧着脚下那方土地,浑然没将北河居士放样中。

  “哼,胡吹大气,两位老龙王已经离去此界数千年,难不成你已经活了几千年?”

  佘越又吐了口烟气:“小娃娃莫要不知天高地厚,老夫真就已经活了数千年之久了!”

  这话一出,北河居士又是一阵大笑:“可笑,你若真能活数千年,怎的还没飞升?”

  一般来说,人类修士若真能修炼数千年,肯定已经飞升了。这么久的时间就算是一点点的磨也能将功力磨到那般境界。而磨不到的,那么活不到这么久就已经烟消云散,所以这一界中绝不可能有活上几千年的修士。

  如今活的久的也不过堪堪过一千年,但是这人若不能突破,烟消云散之日也不过就朝夕,那张三丰虽然被称为有可能飞升之人,可若其不能突破,几百年之后也讨不了身死的下场。

  所以当佘越说自己活了几千年之后,北河居士只当这群人根本就是胡吹大气,故意寻自己开心。

  心中恼怒,随手一抽,竟然取出一杆古铜色的铁鞭来,随后一指佘越:“老人家想要夺取这南海仙宫直说无妨,本居士也不是什么蠢蛋,哪会被你几句话就诳的将此仙境拱手让人?”

  同时嘴角冷笑,瞧了眼叶文:“叶掌门找人演这么一出戏,莫非是当我是傻子不成?”

  此话一出,突然觉得不对劲,刚才气的狠了脑子没怎么转,此时才回过神来:“这叶文原本可不知道自己昆仑派等人是这里的。自然不可能会弄出什么可笑的戏来,加上一直四处巡视的***多都是外国势力,叶文就算提前查探过,八成也是以为这里被外国人占据了,断然想不到他的头上,不可能安排这样一个谎言来诓骗自己了!”

  若说是要诓骗那些外国人?别傻了,要说现实的话,这群外国人加现实!他们已经占据了这里,绝对不会因为什么‘这地方本来是属于我的’这样一个理由就将地方让出来,大的可能就是用他们为习惯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诉诸武力,将一切碍事的家伙通通干掉。

  而叶文对这群家伙的秉性绝对不可能不了解,这样的情况下他有必要安排这种谎言吗?

  “莫非是真的?”

  额头上微微冒出一点冷汗,北河居士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虽然人类修士不能存活数千年,可是那些妖修修炼有成之后,寿命都比较长。当然,缺点就是修炼的速度始终很慢,如果不能突破地仙与天仙之间的那道瓶颈的话,其修炼的速度比人类修士大大不如。

  不过他们的优势就是可以用长的时间去慢慢的修炼,看这老头几乎与人类一般无二的相貌,若真的是妖修,那定然是修为非常强横的存。可怕的是竟然感觉不到半分的妖气。

  北河居士这一冷静下来,想到了很多事情,却没注意到佘越望着北河居士手中的长鞭突然道了句:“竟然是打神鞭,只可惜此物对我无用……”

  打神鞭专门对付上那封神榜的人,对于不上榜的,效果却是有限!至多就是相当于一般的攻击法宝。不过倒是非常结实,与寻常法宝硬碰硬的话,损坏的大部分时候多不会是打神鞭,否则众多正道修士原来也不会想要用这东西去轰九州鼎了。

  听到这老头竟然认识打神鞭,北河居士心中越发觉得自己的推测没有错了,这样的话事情就有点复杂并且麻烦了。

  此时不知火舞站一旁,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小心警惕的望着几个人,让她无力的是她认为若真的动起手,可能自己是有可能丧掉性命的,所以她是不希望打起来的人。

  好这时候,她主意到北河居士将举着的打神鞭给收了回来,似乎是已经止住了动手的心思,并且对那老头说了句:“你真的是龙王托付之人?”

  “自然是真的!”

  北河居士瞧了半晌,突然问道:“你不是龙族?”问话的同时,手中捏着打神鞭的手又紧了几分,可能是一听到不对劲的回答,立刻就是一鞭打将过去,务必争取第一击之下就干掉一个高手,好争取一些优势。

  老头子终于抬眼瞧了瞧北河居士,随后摇了摇头:“老夫不是龙族!”

  北河居士这才出一口气,捏着打神鞭的手也松了几分:“这么说,守这里,八成是为了那化龙池吧?”

  说罢,还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瞧着佘越,哪怕这老人随后就挺直了腰板,一双老眼再不复适才那无神的模样,反而是精光闪闪的瞪着他。

  “老人家也不用担忧,那化龙池对我没什么大用,所以咱们之间并没有冲突!”

  原来北河居士已经对这南海仙宫有了相当的了解,因为他已经这里待了好一阵子,特意将仙宫中每一寸都查看了一边。那化龙池,自然也逃不过他的查探。

  适才问这老头是不是龙族,一是为了试试他究竟是不是说谎,二也就是想知道他守着两处仙宫的目的。

  果然一试之下立刻就晓得,这老头的确没说谎——若他说自己是龙族,北河居士立刻就会出手,因为龙族是绝对不可能被留下来了,龙王哪怕是损耗功力也会将其数带走,只有一些相近的种族才有可能被留下。

  佘越回答自己不是,北河就信了几分,随后就以化龙池试探,等见到了老人的反应立刻就晓得这老头说的果然是真的!

  叶文一直冷眼旁观,一直听到这里,才晓得其中关键竟然是那劳什子化龙池,与师弟对视了一眼之后,突然觉得情况的走势有点不妙,这两个人好像要达成协议了似地。

  只见北河居士似笑非笑的道了一声:“老人家想要那化龙池相助好成龙型,这一点本居士也可以略微相助一番,只是这仙宫却不好让给你!”

  佘越寻思了一下,后硬邦邦的回了句:“你只要保证不动那化龙池,而且我需要用的时候不加阻拦,这仙宫中其它所有,老头子我也没有什么兴趣!哪怕你把其它地方毁了也是无妨!”

  说到此处,见到北河居士面露喜色,却是又借着说了一句:“不过,那化龙池我还没用之前,你却不可以行那将世界相连之事!”

  北河居士晓得是这老人家担忧那世界相连的时候发生变化,将那化龙池给毁去,心下想了片刻,觉得也并非不能接受,反正那事情做起来比较麻烦,一时半会也无法去做,拖延一些时日也是无妨。

  他却不知道化龙池中的水不是几年就能积聚好的,否则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有这种好耐性一直等下去了。

  二人好似达成了协议之后,佘越转过头对白素贞道了一声:“此间事了,小白随我一起回去吧!”

  白素贞知道自己干爹重视的就是那化龙池,对这仙宫倒是不大乎,毕竟他们两人住那好大的东海仙宫中也没什么问题。所以佘越一唤她,她就走到了自己父亲身旁,两个人一起往宫外行去。

  只不过白素贞还记得佘越说过的话,指着叶文道:“他们呢?”

  佘越想了想:“事先说好,办妥了事情才会帮他们!如今事情又不是他们办的,自然不必理会他们了!”说着一拉白素贞:“走吧!”

  话还没落,人已经没了影子,想来是用了什么玄妙的遁法直接离去了,也有可能是这老头知道特殊的法门,直接脱离了南海仙宫的禁制离开了这个仙境。

  看着这老头就这么走,叶文也是一肚子闷气,不过人家说的明白:你帮我办妥了事情,我就帮你处理那钉头七箭书。

  如今这事情也不是叶文办的,乃是那老头亲自出面,自然也不必帮他了。所以虽然觉得有点不爽,但事实就是如此,却也没有什么好怨恨的。

  北河居士一旁看叶文神色如常,也是暗赞了一声这叶掌门养气的功夫可真是不俗,如今形势已经开始对他大大的不妙了,却依旧气定神闲的站那里。

  “如今我已经与原主人达成了协议,不知道叶掌门还有什么好说的?”

  叶文瞧了瞧北河居士:“没什么好说,既然此间事情已了,那叶某就告辞了!”说罢就要转身离去。

  不料才要动,就见北河居士唤了一声:“且慢!”

  “居士还有何事?”这地方他现是一刻都不想待了,这事情办成这样着实让他气闷,为今之计就是与师弟立刻回道蓬莱仙境当中,然后好生修炼,等到功力再进一步,以及将这双神眼修炼到了运使自如的境界后再出来找这些家伙算账!

  当然,这不代表他怕了这昆仑派,若这北河居士真的想要来硬的,他也不介意直接将这家伙干掉,顺便将这南海仙宫中的所有人都杀个一干二净。

  反正都是一群外国势力,而且当初还为难过自己,他着实没有客气的必要。至于昆仑派?叶文突然想到当初自己的九州鼎会被盯上,除了碧血老祖四处宣扬之外,这昆仑派八成也暗中煽风点火了一番。

  原本他还没这么想,可是得知了昆仑派想要将所有小世界连成一界,然后自家霸占之后,他就发现这群家伙有了动机。

  既然有了动机,自然就有了嫌疑!因此叶文对于昆仑派的印象是直线下降,眼下是充满了敌意。

  北河居士轻轻的一笑,只是道了句:“叶掌门还是考虑清楚了再走的好!”

  “什么意思?”

  北河居士不言,只是昂着头看了看叶文:“下希望叶掌门今日就给一个准确的答复,加入还是不加入?”

  “加入如何?不加入又如何?”叶文神念一震,发现周围已经围来了好多的人,看来北河居士这是准备杀人灭口了。

  北河居士也不回答,只是道:“叶掌门是明白人,想来不需要下多言的!”

  叶文闻言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惹得北河居士一阵不快:“你笑什么?”

  “笑你天真!”

  北河居士大怒:“莫要不识好歹!”话才落,只见周围突然冲出许多人来,这些人装扮各异,形象也是不同,叶文只是用心眼四下一瞧,就发现其中有黑人,有白人,也有许多东瀛人,装扮中也有不少自己觉得特别眼熟的造型。

  “我很奇怪,这些外国人为何会愿意帮你?”

  只见北河居士将手中打神鞭一亮:“那是因为他们无法逃脱有可能成神的诱惑!”说完又是扬鞭一指叶文:“只可惜叶掌门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是吗?”叶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不过叶某并不乎这些!”说这话的同时,双手微微一抬,两柄紫色长剑骤然出现双手之上,遥遥指着面前的北河居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