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一瞬


  叶文双手虚托,两柄紫宵剑就那样悬空浮那里,微微绽放的剑芒忽强忽弱,剑光流转下只隐约能够看清长剑的模样。

  北河居士早就知道叶文有紫宵剑,却不晓得叶文这紫宵剑究竟有多少柄——当日幻境中破阵的时候,他并没有见到叶文使用万剑诀,那时候他为了摆脱掉北河居士的身份,已经装做被‘干掉’了。

  也正是因为那次偷袭,让北河居士用另一个身份又拉拢了一批人,例如此时就站他身边的不知火舞这个女人,北河居士就十分看重她的那对眼睛。

  北河居士晓得那双眼睛厉害,叶文又如何不晓得,他这对长剑一唤出来,其中一柄微微颤动中遥遥指向了不知火舞,随时都可以发动攻击,将这个可以将人拖进幻境当中的女人给杀掉。

  “叶掌门……这个选择可不是太好!”北河居士一松手中的打神鞭,可是这神鞭却没有落到地上,脱离了北河居士的掌握之后,也是悬身前——许是忌惮叶文这对飞剑,北河居士的打神鞭有意无意的护了自己身前,防止叶文骤然出手,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叶文却摇了摇头:“叶某觉得这个选择才是好,因为龙掌门可不是真心想要与我蜀山派合作!”

  从先前诸多话语以及北河居士的表情,叶文就瞧出这北河居士始终没有放弃杀掉他的想法,哪怕是提出合作的时候,多也是用一种居高临下,携带着几分施设意味的表情。

  本来以北河居士能够隐藏自己身份几百年的心机,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误才对,可是偏偏北河居士就犯了。

  叶文推测要么是北河居士根本就无意隐藏,要么就是北河居士压抑了几百年,他的本性再也压抑不住了——也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北河居士才顺势趁机装做自己***掉了,好恢复自己原本的身份。

  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无限接近了九州鼎让北河居士的野心超出自己预计的膨胀,就连他也再也无法掩饰下去,所以此时才表现的这般样子。

  “叶掌门倒是明白人!”

  话说到这份上,两人根本不可能再重走到一处,叶文的双眼依旧紧闭着,北河居士本来想从对方的视线中查探出一点消息,或者能否看出叶文的一些想法。可惜的是,叶文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哪怕随后叶文就张开了双眼。

  “这对眼睛……”

  七彩色光芒一闪即逝,琉璃一般的双瞳让北河居士一惊,他发现自己到底好事小窥了这个叶文,没想到这个蜀山掌门竟然还有一双无数修士梦寐以求却不可得的神眼。

  看这个模样,也不知道这对眼睛有什么神妙,可北河居士也晓得对方底牌不断的情况下,自己为今之计就只有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

  想到此处,北河居士连话都不说,直接念头一起,打神鞭立刻得到了号令一般飞向叶文。

  打神鞭做为远古神物,其威力虽然当年排不上号,可是仙佛去,而且修真界势力大为衰弱的如今,几乎就是让人仰视的存了,绝对是当世强的几**宝之一。

  若是寻常法宝,还真不见得敢与这打神鞭硬拼,奈何叶文手中这对飞剑根本就不是法宝,乃是他一身功力所聚集,根本就不怕与任何法宝硬拼。

  但是,叶文的这对飞剑却有别的用处,至于这打神鞭,他还有另外的法门去对付。

  看准打神鞭来势,叶文双眼一眯,全神贯注下只觉得那犹若流星一般飞来的打神鞭速度并不快,他的飞行诡异乃至上面包裹着的淡淡神光,以及因为飞行而带动的气流,一切的一切都被叶文看了眼中。

  一切的一切他都瞧的清清楚楚,虽然这对眼睛无法通过这些来判断出打神鞭的走向,但是对于一名精修武道,并且一生几乎都是与人打斗成长起来的叶文来说,能够看清楚一切就已经足够了,剩余的工作,他完全可以自行完成。

  看准来势,甚至判断出了打神鞭会随后猛的一拐,然后直接攻击自己的额头,这一下若是打的实了,任凭叶文如何强横,怕是也得被打成豆腐脑!

  此时看准来势,叶文攻运右掌,直接就是一掌推了出去,这一掌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亢龙有悔,乃是降龙十八掌中强的一掌。

  虽然刚猛威力并不如震惊百里,可是这一掌却是这套掌法中精妙的一掌,若是明白了这一掌中的含义,那么习练者连带着对这整套掌法都可以提升一个档次(改版甚至直接将亢龙有悔改为了总纲而非招式,由此可见一斑)。

  但见呼的一掌拍出,与以前叶文一掌打出,龙形气劲咆哮而出大为不同,叶文这一掌虽然掌上劲气缭绕,并且隐约可见龙型,却不见掌力隔空飞出,虽然也有莫大威势应手打出,就连那打神鞭的攻势都受到了影响,但是与以前那般隔空掌劲却是大为不同。

  一直到打神鞭冲到近前,叶文右掌砰的一下打了打神鞭的鞭身之上,发出了震耳的巨响,随即恐怖强横的劲气四溢而出,众人才晓得这一掌究竟多么可怕。

  北河居士见到自己的打神鞭竟然滴溜溜的被打飞的倒退回来好远,若非自己及时稳住了打神鞭,可能这柄神物直接就被打回到了自己手上。

  可即便如此,也叫他晓得了叶文这一掌的强横,而且劲力极端凝实,不到后时刻根本就不爆发出来。

  “武修果然强横,竟然能凭借一双肉掌与打神鞭硬碰硬!”

  对于叶文的强横,北河居士虽然早有准备,但是却也没料到会夸张到这种程度,这也是因为他这些日子始终守了这南海仙宫中有关,根本就不晓得叶文曾经凭借一双肉掌大战峨眉派地洪禅师之事。

  若是知晓,多少心理也会有点准备!绝对不会如现这般惊讶,导致他稍微有点分神,结果就这么一分神。

  他只注意到自己身旁两道紫光闪过,等到他回过头,才意识到自己才那一刻犯了好大错误。

  原来他俩一动手,徐贤也立刻运起功力,立刻取出一柄长剑来,但见此间微微放出朱虹色剑芒,正是当日与峨眉派大战之时,回来之前徐贤顺手捡回来的那柄南明离火剑。

  金光剑刚来的时候被那黑火烧了个正着,虽然没有完全被毁,却也损伤严重,即便能够修复,恐怕威力也会大不如前,别提此时是遍体鳞伤,就如废铁一样,根本就不能用。好徐贤晓得自己没什么宝剑,又习惯持剑手,所以储物法宝里预备了好多长剑,都是看到机会就自己收集来的。

  他一亮长剑,周围立刻就有人发动起了攻击,但见徐贤身旁的空间一阵颤动,猛的出现了三个影子,这三个人里一个浑身黑衣,但是却没有蒙面,一往可知是欧洲人种,此时出现徐贤身后,手上两柄反射着蓝汪汪光芒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徐贤的后心。

  同时还有两人出现徐贤侧面和正面,这两人都是东瀛人,一持长刀,只是长刀通体漆黑,而且护额是一个卍字符号,刀柄末端还有一小段锁链,此时挥起来的同时,刀刃上是猛的爆出一道黑色透着红光的刀气。

  只这两人的攻击就已经让徐贤忙于应对,后那个人手中竟然猛的出现一个蓝色的小光团,看着就如面团一样不起眼,但是徐贤却感觉的到,这几招中,就数这个东西危险。

  但是这还不是让徐贤感到痛苦的,郁闷的是几个人动手的一瞬间,正想运起轻功的徐贤只感觉浑身都是一顿,整个人竟然难以动弹,就好似自己周围的一方空间被禁锢住了一样。

  也正是因为这一顿,几个人的攻击眼瞧着就要轰徐贤的身上了,可就此时,两道紫光闪过之后,徐贤发现周身禁锢数消失,立刻运起轻功侧身一躲,先是避过了正面攻来的小面团!

  随后长剑一挥,抡起一条长长的惊虹与那黑色透着红光的刀气硬碰硬的拼了一击,而骤然爆发出来的巨大冲击力影响到了那个全身都穿着黑衣的欧洲人,这人刚准备从腰间的小口袋里往出掏东西,却突然觉得眼前一片虹光闪过,他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失去了知觉。

  他不明白怎么回事,另外两人却瞧的一清二楚,他们看到徐贤明明侧着身子向后急退,可是竟然突然又出现了另一个徐贤出现了那个同伴的身旁,手中长剑一阵忌讳,众人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光芒,那个同伴就变成了一滩血水爆裂开来。

  而造成这一切的那个徐贤竟然站原地,任凭那炸裂开来的血水溅向自己却不躲不闪。而让两个人感到恐惧的是,那些血水即将碰到徐贤之后,竟然好似什么也没有碰到一样穿了过去,然后哗啦一声数洒了地上。

  “是虚影!”

  两个人都明白了过来,那徐贤一招杀了那同伴之后就已经退去了,这不过是一个虚影,所以血水才会穿过去,而不是沾到其上。

  虽然对徐贤的速度感动精心,但是那使用黑色长刀的人却不太意,只觉得自己的速度也不会比他慢,脚上黑色光芒一闪,整个人又是往前窜了出去,直扑依旧是往后急退的徐贤。

  可就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却突然大喊了一声:“小心!”

  使刀的人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见到本应该是虚影的徐贤手中长剑一动,隐约可以看到这人是出了三剑,分别刺向自己咽喉和双剑肩窝的男子立刻挥刀抵挡。

  众人只听到叮叮叮三声脆响之后,就见到这人傻愣愣的站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随后横身前的黑色长刀寸寸碎裂开来,紧跟着就如被砸碎了的玻璃一样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彻底的变作了一地的碎片。

  而这声脆响就如一声号令,就长刀碎裂的同时,那男子肩窝和咽喉齐齐喷出一道血箭,这血箭也如适才的那漫天血雨一样穿过了身前静静立着的徐贤,后与地上那一片鲜红合为一体。

  此时那搓面团的男子只觉得双腿发软,手中的面团虽然没有散去,但是自己却提不起勇气继续冲上去了。

  尤其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太诡异,太可怕了!让这男子惊恐的是那个本来被认为是真身正急退的徐贤竟然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个刚刚被血箭穿过了的徐贤。

  他不是什么没见识的人,他已经想明白过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就是徐贤遭到他们几人围攻的时候,爆退的同时用极快的速度又反身冲了回来,一瞬间出了无数剑将那个欧洲的同伴斩成了一滩血水——也有徐贤挥剑时剑上附着的剑气爆发的原因,然后血水炸裂开来的一瞬间他又退回了原处,这一切几乎都是一瞬间完成,所以众人眼中就出现了两个徐贤。

  此时徐贤的真身的确是后退,而站那里被血雨穿过的的确只是一道残影。

  而另外一个同伴冲上去准备追击的时候,徐贤却以极快的速度,以及非常精准的动作回到了那虚影所之处,虚实之间立刻对调,然后趁着同伴猝不及防下连出三剑。

  他看到的是三剑,但他却不知道究竟出了多少剑,徐贤自己却是晓得,他那一瞬间实际上出了三十剑,只不过每十剑一气呵成,一口气刺出,加上几乎都是做着相同的动作,别人眼里就如只出了一剑一般。

  这三十剑刺向那使刀的家伙,而这个家伙以为徐贤只出了三剑,竟然想用长刀挡住这一剑。不得不说这人对自己的速度以及判断都有极强的信心,而他也的确挡住了。

  只是徐贤这三十剑极快,劲力也是超乎他的想象,加上每十剑都是极短的十剑攻击同一位置,他那柄长刀虽然也算是比较特别,但也架不住这种攻击。

  所以长刀终抵挡不住彻底崩溃,徐贤的长剑顺势刺中了他的两处肩窝以及致命处咽喉。

  又因为极快,所以做完这一切之后,那柄长刀竟然没有直接崩碎,就如完好无损似地,可那也不过是假象罢了,只是一秒之后立刻就变作了碎片。

  这时候的徐贤又已经退去,所以那三道猛然喷出的血箭,依旧只是穿过了徐贤留下的残影罢了。

  面团兄弟想到了事实的真相,但是他无法感到相信,匆忙间立刻就想向同伴求救,但是他一回头,就看到一开始给了他们一些帮助,帮助他们禁锢住徐贤片刻的同伴已经倒了地上。

  大睁着的双眼,无法置信的表情,血红色的双眼也往出流着血,本应该连接着美好娇躯的脖颈下却是空无一物,往远处看一点,才见到那诱人的身躯已经飞到了远的地方。

  “什么时候……?”

  此时他才想起自己等人发动偷袭的一瞬间,似乎有两道紫芒闪过,立刻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旁的叶文。

  却与一样瞧向他的叶文对视了个正着,那对琉璃色的双瞳本来应该是美丽而又让人感到心神宁和的,可是他见了之后却觉得自己好似被一个恶魔给盯上了,整个精神是瞬间崩溃了起来。

  痴痴傻傻的笑了两声,这人竟然将依旧还停留手上的面团轰向了自己的胸口,结果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自行了断了。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几秒之间发生。

  从北河居士出手,到这个家伙自行了解,一共都是很短的时间里所发生的,叶文一招逼退了打神鞭,争取了出手的机会的时候,立刻转身瞧向了他比较顾及的不知火舞,他晓得这女人有那对眼睛,而且她的能力非常诡异。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决定要瞬间取了其性命。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尤其是不知火舞一开始就用自己的双眼禁锢住了徐贤,叶文是要短的时间内干掉他。

  以叶文的实力,想要偷袭谁,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安然无恙,不知火舞本来以为叶文定然被北河居士缠住,这才放心大胆的运用自己双瞳的能力去禁锢徐贤,但是他没想到北河居士竟然这时候分了神,就这么不到一秒的空当,就决定了她的命运。

  当她感觉到脖子上一热,随后整个视角开始不断的上升,并且脑袋开始变得轻飘飘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兀自喷着鲜血并且慢慢软倒下去的身躯告诉她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而不甘心就这么死的不知火舞运足后一点力量想要给叶文一点颜色,可是她的双眼与叶文的那对琉璃色双瞳对视上之后,她只感觉力量全部都反噬了回来,双眼那一瞬间好似要爆炸一样。

  幸运的是,她随后就失去了一切的意识,加上生机消亡,所以她的双眼并没有爆掉。可是就这么后凝聚了她全部力量的瞳力,却害死了自己的同伴——那个倒霉蛋好死不死的瞧了她的双眼一下,若只是如此也不至于,多就是失去战意。

  可他又去瞧了叶文的双眼,刚刚反弹了不知火舞攻击的双瞳还没有完全散去力量,结果……这个倒霉蛋就这样把自己干掉了。

  偏偏这样的结果造成了意外的误会,北河居士看到叶文只是一瞧就让自己一个手下结果了自己后,立刻大惊:“你的双眼竟然可以控制他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