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冰天雪地


  周身火焰缭绕,炙热无比,北河居士一瞬间就判断出了情势——自己要完!

  此时因为北河居士遭到琉璃火焚烧,周围的那几颗水晶珠子也先后受到了波及,好这几颗珠子也不是什么垃圾货,一时半会下竟然没有什么损伤。

  不过由这几个珠子所凝聚而成的气墙却已经崩溃消散,此时只要叶文再来一招,北河居士不必等那琉璃火将自己烧死就得一命呜呼。

  叶文也晓得这个道理,见到气墙消散,手中长剑立刻向前急刺,全真剑法施展开来,一招定阳针直取北河居士前额。同时长剑一抖,一气化三清施展开来,一剑好似变成了三剑,就好似三个人同时使出了定阳针,除了直取前额之外,隐约间又瞄着双眼,只要随便哪一剑刺的实了,这北河居士都是必死无疑。

  北河居士自然不可能闭目待死,强忍着周身炙热焚烧之痛,双手连拍之下,也顾不得那几个法宝如何宝贵了,却是将身边的四颗珠子都给推了出去,同时捏起法诀,将这几颗珠子型法宝的威力全都催使了出来。

  “便是死,也要拉上你垫背!”

  北河居士见多识广,自然晓得身上这火焰乃是佛家神火,名曰七彩琉璃火也或净世琉璃火,威力强横,绝非地仙一流能够招架的住。

  他不晓得这叶文是如何能够自如驱使这等神火的,可是如今这个局势,自己已经是必死无疑,只能凭借深厚的功力抵挡片刻,然后趁着这个时间将叶文干掉:“只要杀了这叶文,我昆仑派的大事就不会被破坏!”

  昆仑派图谋这般大,自然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坐镇此处,实际上昆仑派高手出,只不过此时都不身边罢了。若不是北河居士过于托大,将那些高手都带过来的话,也许自己就不会死,而且那徐贤也肯定活不成。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如今他已经是必死无疑,如今他要考虑的就只有如何将叶文拖下水了。

  只是顷刻间,北河居士就有了计议,御使法宝攻击叶文的同时,北河居士运起所有功力,使出昆仑派的遁法,驾起一道遁光直扑远处一大殿,叶文这边手中长剑连连挥舞,将冲向自己的几颗珠子挑落到一旁的时候,就想顺势前扑。

  可偏生就此时,本来还能够顺畅运行的真气竟然猛的一滞,一口气竟然没有接上来,让叶文的动作被迫的顿了一下,同时胸口一阵憋闷,一口鲜血从喉头涌了上来。

  这还不算完,叶文只觉得双眼一阵剧痛,并且好似烧起来了一样炙热难当,这种感觉就如当日琉璃火不停淬炼他双瞳的时候一样,只是与那时候不同的是,这一次双瞳中的琉璃火竟然有失控的迹象。

  看到眼前的景象越来越迷糊,叶文晓得可能是刚才动用琉璃火的时候引发了什么后遗症,立刻闭上双眼,同时先天紫气不停的运转了起来。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本来还很充裕的真气竟然损失一空,自己适才动用琉璃火无视了那道气墙烧到北河居士,竟然消耗了这么多的真气?

  “这双眼虽然威力强横,又出其不意,可是消耗却也恐怖!”

  本来平日里使用并没有这么大的消耗,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那道防御气墙并非对琉璃火无效,而是被强横的琉璃火给破掉了罢了——这就如那黑火明明是想要烧自己,可是两者之间多了个东西的时候火焰是烧了那个东西上的道理一样。

  气墙虽然终没有阻挡住琉璃火,但不代表他一点作用都没有起,起码这时候就给北河居士提供了足够的时间。再加上那几个珠子阻挡了片刻,叶文稍微回过气来的时候,就发现北河居士已经遁进了大殿之中。

  虽然晓得其被琉璃火焚身,决计没有生存的希望,可是没亲眼看到其死掉,叶文始终不放心。

  转过头看到徐贤一剑将那失去了主人操控的珠子打落,同时挥手一招气剑指点了打神鞭的尖端上将打神鞭给击退,自己也借着这一下对轰的反震之力向后飘飞出好远,与打神鞭拉开了距离。

  加上此时打神鞭已经没了主人操纵,徐贤此时也已经危机去,转过头来看向叶文,恰好看到叶文双眼中流出两行鲜血,同时整个人显得也有点萎靡。

  “师兄?”

  叶文看不到自己的情况,不过他也猜到自己如今的模样定然有些狼狈,不过总体上来说事情不算严重。

  体内的伤势倒是还可以承受的住,唯一出乎意料的就是琉璃火竟然消耗光了自己的功力,需要稍微回几口气,此时站了片刻,叶文已经恢复了些许,听到徐贤询问便挥了挥手:“没什么要紧,咱们赶紧追上去瞧瞧,不晓得这昆仑掌门又要玩什么花样!”

  今日已经打成了这般模样,要是不杀了北河他实难心安,此时稍微一恢复过来,立刻追了上去,顺手还将那几颗被打落的珠子以及打神鞭给收进了自己的戒指当中。

  而等到叶文和徐贤冲进殿中之后,看到一路留下的焚烧痕迹就可以找到北河居士的去向,顺着这些痕迹拐进后殿之后,只见北河居士站一个池子当中,那只没过膝盖的池水如今琉璃火的蒸腾焚烧下几乎化作了水蒸气,使得那池子看起来白蒙蒙的一片。

  只能够隐约瞧见北河的身影就站那里,见到两人来到突然哈哈大笑道:“叶文,就算你今日杀了我,以后也断然没有好日子过!”

  叶文先是一愣,随后大惊,却是想明白了这北河究竟搞的什么花样。

  “这里是化龙池?”

  北河居士大笑:“你倒是聪明!等着那老妖怪去寻你的麻烦去吧!”说罢仰天哈哈大笑不止,只是过了片刻这笑声就越来越小,后消失不见。

  池中的人影也随着笑声的止歇而渐渐消散,只是水蒸气却依旧没有散去,但是池中的水则全然不见了。

  叶文注意到,整个化龙池也被自己的琉璃火给焚毁了大半,很明显是已经报废掉,估摸着这般模样,再也升不出那可以叫水族化龙的神妙池水了。

  “该死!”

  见到这般模样,他也晓得这事情怕是不好解决,那老妖怪看起来还算通情达理,但谁知道这种关系到人家能否飞升仙界的大事能否依旧那么豁达?若是一怒之下铁了心要寻自己麻烦,只凭现的自己八成是应付不来的。

  虽然说这化龙池严格来说算不上是自己毁掉的,可是北河居士已经死了,保不准人家拿自己来泄愤。

  叶文脸色变换不停,同时心神一震,感觉到又有好多人往这边冲来,立刻对徐贤道:“事情有变,你我需要赶紧离去!”

  “去哪?”徐贤也晓得这事情麻烦,只是躲回蓬莱仙境不见得安全——重要的是蓬莱仙境已经不再是秘密,是已经开始研究起如何建立稳定的通道这一事,就算叶文躲进去,也保不准被那条老蛇追上门。

  叶文想了想,决定先回去接上众人,众人一起去长白仙境!

  眼前这事情耽误不得,叶文与徐贤毫不迟疑转身出殿,随即驾起剑光就往外面冲。

  两人还没飞出多远,就听到后面一声大喝声传来:“贼子休走!”却是一老道同样驾着剑光冲了过来,手上一挥,那条宽大袍袖竟然瞬间变大了无数倍,随后那袖口中嗖嗖不停的蹿出三十六道剑光,乃是昆仑派的知名法宝一百零八柄天罡地煞剑中的天罡剑。

  徐贤见到这老道追的太紧,而且那天罡剑的速度也是飞快,若是这样下去定然会被追上,便停住剑光,手中握紧南明离火剑,随即那剑上朱虹猛然暴涨了无数倍,一柄南明离火剑好似瞬间变成了几十米长的巨物一样。

  此时已经见不得徐贤,昆仑派的天罡子只见到远处那两个人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柄巨大飞剑。

  那飞剑转过头来冲着自己放出的三十六柄天罡剑冲去,只听得一阵叮叮当当脆响,自己的三十六柄飞剑竟然被这巨大的飞剑上所爆发出来的澎湃剑气给掀飞到了一旁,七零八落的散落的到处都是。

  心中震惊的同时,立刻就要使用别的手段将那巨剑拦下,却不料这巨剑将自己飞剑击落之后,竟然空中猛的一转,随即就遁没了影子。

  这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原来那巨剑竟然还有逃跑之用,回过神的天罡子跳着脚的大骂,但是却无法改变敌人已经离去的事实。

  只是他瞧着很轻松,实际上徐贤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此时他嘴角上挂着鲜血,同时还强忍着才没有将嘴里的血全都喷出来。

  周身功力已经被他催使到了极致,这一柄朱红色的巨剑一冲出南海仙宫后半点也不停留的直接冲上了云霄,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向后就向着蓬莱仙境飞去。

  叶文此时也被包裹剑光当中,瞧了瞧强忍着伤势催使剑光的徐贤立刻道了一声:“师弟你这门功夫还没有练成,而且如今出了那南海仙宫,天地元气稀薄,再继续催使下去的话你会油灯枯而死!

  徐贤也晓得叶文说的没错,只是如今情势危急,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只得道:“师兄不必担心,撑到蓬莱仙境还是没有问题的!”

  他也仔细计算过,以这门功法飞行要比普通的御剑飞行快许多,只需要片刻就能够飞到蓬莱仙境,这样一来众人也有了足够的应对时间。

  然后众人简单拾掇一下就会离开赶往长白山,由叶文用九州鼎将长白仙境打开,众人进去躲避一段时间,同时好生修行。

  一切顺利的话,不需要半日就可以长白仙境里安心休息了,绝对要比心惊肉跳被人追赶着逃亡来的强。

  同时自己只需要撑到蓬莱仙境就好,那时候众人驾着剑光飞行,自己完全可以被众人带着飞——因为会有弟子被带着飞行,速度肯定是有限的。所以那时候绝对快不起来,现争取时间才是正确的选择。

  正是基于这个考量,徐贤没有听从叶文的劝告,而是继续催动这还没有完成,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起的招数急速前行,加上他本身飞行的特点就是速度快,爆发力强,此时全力催使起来,只是片刻功夫,叶文和徐贤就回到了蓬莱仙境。

  一进到仙境当中,徐贤立刻就是一大口鲜血喷出,此时竟然连动弹也是不能,只能盘坐原地调息:“师兄且去安排诸位,我这里等着就行!”

  叶文也知道这事情耽误不得,点了点头不再废话,驾起剑光回到了众人居住的那个湖边,见到众人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声:“有些麻烦,咱们赶快搬家!”后就简单的将一些重要东西收进了戒指中。

  众人也没有多问,都是简单的整理了下东西,好众人都有储物法宝身,收拾东西也是极快,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所有人就已经回到了徐贤的面前。

  “徐贤!”黄蓉蓉再没见到徐贤回来的时候就略有担心,此时见到后就知道徐贤果然出了事情,好没有伤及性命,慌忙过去检查了一番。

  “没功夫做这些事情了,且先离开再说!”

  众人晓得事情紧急,没有一人多话,叶文一打开通道众人立刻就是驾起剑光冲了出去,几个还不能飞行或者速度不开的也都由华衣、宁茹雪等人带着。

  叶文功力虽然高,但是大家都瞧出他目前的状况并不怎么好,脸上和嘴角都有血迹,说话也有点中气不足,明显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自然不会再让他带着别人飞。

  所以等到后,就只剩下叶文一个人,他也不回头多瞧,驾起剑光冲出了蓬莱仙境,连几个一直空中布置进出口通道的同道冲他打招呼都忘了回应。

  “唉?蜀山派这一行人这是要做什么去啊?”

  另外一个人一边捏着法诀一边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许是出了什么大事吧?”

  他们刚才看到叶文和徐贤回来,只是那时候徐贤驾着巨大的剑光,根本瞧不清楚里面的物事,直到巨剑消散他们才晓得原来是徐贤和叶文,不过随即两人就进了蓬莱仙境,自然也没有看的太清楚。

  此时出来,倒是有眼尖的说了一声:“刚才瞧见叶掌门好像受了伤,莫非蜀山派和哪派起了冲突?”

  众人互相瞧了一眼,突然想起蜀山派可是很凶悍的,却不知道是哪派那么倒霉。但是能够伤到那叶文,想来不会是小门小户的。

  后还是一个人道:“莫要谈那些闲事,只管做好我们要做的事情就好,叶掌门特意开辟出来的这条同道,咱们还没有稳定住呢,若叫师长知道了,定然责怪我们办事不利!”

  此言一出,几个人再不说话,继续捏着法诀催动法力,然后想要将一个隐藏云层中的通道给稳定住——不过这个工作耗日长久,也不知道具体要多少时间。这也是明明到了五年之期,蓬莱仙境里依旧没有别派中人的缘故。

  再说叶文等人,这一路上倒是没碰上什么麻烦,加上昆仑派刚刚失去掌门,肯定要混乱一段时间,而且那佘越也不会立刻就知道化龙池被毁之事——他晓得可以去南海仙宫找昆仑派,可是昆仑派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他。

  这样一来,就给叶文等人争取到了时间,虽然长白山上,长白派因为徐贤啃了人家参王的事情而多加戒备,可是叶文等人要找的又不是这长白派,所以他们只需要躲避那些出来巡视的长白弟子就可以不惹任何人注意。

  寻了半日,后还是准备找地方休息的时候,长白山一处山脚发现了那长白仙境的入口——竟然是这般隐秘的地方,这让叶文好一阵气闷,难怪他们空中怎么也寻不到。

  使用九州鼎打开了一道门,众人才一进到里面,就感觉通体一寒,肺中俱是一凉。

  打眼往前一瞧,但见入目之处俱是连绵不绝的群山,重要的是眼前竟然一片雪白,除此之外竟然不见他色。

  “好一处银装素裹的雪国!”

  这一阵,稍微恢复点精神头的徐贤竟然还有心情欣赏起美景来,许是这般一片雪的景象,让他想起了书山县的老家。

  不过相比起那已经无法让他们感到寒暑的普通冬天,这里明显要让他们难过的多——哪怕早已经寒暑不勤的叶文,此时也觉得通体一片冰凉,不要说别人了。

  “这里好冷啊……”本来张玲的功力不是弱的,克莱尔才是,可偏偏张玲的穿着打扮是清凉——克莱尔好歹穿着一条长裤,所以张玲此时只能抱着肩膀不停的哆嗦。

  叶文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稍微腾上半空四下一瞧,发现这长白仙境里竟然处处是雪,看来并不是自己落到了某个全是雪的地段,而是因为这就是长白仙境的特色。

  “这里是南北极不成?”

  不过无论环境如何,这里都将是众人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要生活的地方——也许还要生活个几十甚至上百年?起码叶文没有把握之前可以与那千年蛇妖交手之前,不准备出去了。

  因为这一次,除了那蛇妖,他要对付的还有青城派与昆仑派!好如今他已经弄明白了九州鼎和蜀山派的关系,而且还有这么多人陪着自己,所以也不会觉得寂寞。

  ************

  p:这几天的少了些,压力缓解了部分!虽然还没有完全找到感觉,不过也不好让大家等的太久,明日开始尝试恢复万字。嗯,就这样……(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