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一团混战


  轰隆隆的巨响和携带着高温的强大冲击力,随之而现的大蘑菇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哪怕是晓得克里斯练了什么功夫的蜀山派众人,也对于这么夸张的景象很是吃惊。

  托米是张了张嘴巴:“克里斯那家伙,竟然可以使出这么夸张的招数了?他简直就是一个人型核弹啊!”

  烟尘散去之后,众人看到克里斯面前那一片地方不但再也看不到半点积雪,而且地面竟然隐隐有点干裂的模样,同时不少地方冒着青烟,一直到远处还能看到雪的地方,此时也是融化状态,还有一些已经完全变成了液态的积水咕嘟嘟的冒着泡。

  蜀山派众人躲华衣的神光壁障之后,虽然也受到了一些冲击,但是却没有大碍,相比起来外面的徐贤可就糟了罪了,幸好这位蜀山派七代弟子功夫强悍,又有诸般手段护身,却是看到情况不妙,立刻长剑挥舞,带动无数柄尺许长的小剑缭绕旋转,将其护了当中。

  所以那恐怖的冲击以及高温并没有伤到他——不过即便如此,徐贤还是消耗掉了一些自己体内的寒果精华,好以防万一,因为他是亲眼看着叶文给克里斯讲解这门功夫的,晓得这门功夫除了会爆发强横的冲击力以及恐怖的高温之外,还会有辐射扩散出来。

  铀光波动拳,这就是克里斯刚刚所用的招式。

  说实话,叶文都没想到自己会弄出这么一本秘籍来,而且他对于这门功夫几乎没有太多的印象,只是当初网上看到过只言片语,他甚至无法确定这门功夫的真正出处。

  不过如今既然得到了这门功夫,那么就没必要考虑太多了,加上铀光波动拳带着波动拳的名号,传授给克里斯自然是再寻常不过。

  只是看秘籍中记载,这门功夫也着实凶残了一些,若是练到深处甚至可以发挥出比拟大型核弹的威力。

  本来众人都晓得克里斯练了这门功夫,但是他们至多认为会让克里斯的波动拳多上一些威力,加叫人不好招架,却没料到这家伙全力施展开来之后,竟然会有这么惊人的威力。

  抬头再去看,本来还依旧攻向宁茹雪的那些飞剑此时已经七零八落的散落的到处都是,而且其中有一两柄飞剑是出现了损坏,一柄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痕,而另外一柄则被融坏了部分剑刃。

  这两柄剑就是初与克里斯的铀光波动拳碰到一起的两柄,所以受创重,而其它飞剑虽然没有受到这么严重的损坏,却也多多少少有些创伤,有好多柄飞剑上沾染了一抹奇特的绿色——被铀光波动拳中爆发出来的辐射给污染了。

  仙家法宝虽然不是生物,但是不代表这些东西不惧怕这些东西,毕竟那些辐射也是能量的一种,若不能够妥善解决,这三十六柄天罡剑数报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偏生此时的天罡子根本就没时间去管自己的飞剑,皆因此时的昆仑派众人根本就没有空闲去管那些,他们正忙于自保。

  宁茹雪的千方残光剑就爆炸的一瞬间轰到了他们的头顶上,这一群人见到飞剑袭来,慌忙使出各自的手段招架。

  天罡子则是取出一把铁扇,对飞向他的飞剑一扇,随即罡风骤起,那飞剑被这强风一吹,歪歪斜斜了一阵,但还是坚定不移的向天罡子杀来。

  见到自己这一下竟然没有将飞剑扇飞,天罡子眉头也是一皱,立刻就是两扇,两道加强横的罡风袭去,这才叫那飞剑歪歪斜斜的飞到了一边。

  随即觉得不够保险,加上那声爆炸声太过恐怖,紧跟着袭来的高温和冲击也让他有点难受,便取出一个小铁塔模样的东西,对自己头顶一抛,念了一声:“镇!”便见这铁塔一阵旋转后放出片片光滑,将天罡子给笼罩了这片光幕之下。

  这宝塔是他根据天地玄黄玲珑宝塔那里得来的灵感,耗费了上百年寻找材料终炼制而成的法宝,是他赖以护身的宝贝,又因这宝贝可以收妖困敌,便起名为镇妖塔。唯一麻烦的就是颇耗灵力,不能久用。

  此时他躲这宝贝当中,自然不怕那袭来的高温强劲!只是周围的众人却没有这么走运了,不少人正抬头提防那头上袭来的飞剑,却不料自己才抬头,身前就袭来一阵强横无比的罡风,是夹杂着恐怖高温,让所有人都是一阵踉跄。

  有少数几个功力较弱者,居然被那高温给灼伤,发出阵阵惨叫。只是这惨叫才起便既中断,却是这被高温劲风所伤的人忽略了头上袭来的飞剑,结果被骤然炸开的青莲剑所散发出来的剑气雨给刺了个通透。

  惨叫声耳边不停响起,带来的弟子也不停的有人倒下,天罡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等到那爆炸引起的诸多异象止歇,天罡子这才看到自己的飞剑竟然受到巨创,怒骂一声:“小子找死!”

  不料自己话才出口,眼角就瞥到一道朱虹袭来,而且那朱虹周围竟然还伴着无数尺许长的小剑,若是自己被那朱虹扫中,怕是立刻就会被无边无际的小剑绞成一团肉泥。

  心中吃了一惊的同时,立刻横着一飘,堪堪躲开了这一击,可是他反应虽快,终究还是被扫了一下,得亏周身有光幕保护,所以没有伤到自身。

  即便如此,天罡子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那光幕被那一片片小剑扫中的时候竟然一阵巨颤,顷刻间就不知道挨了多少柄小剑的攻击,险些被其破掉自己这护身法宝。

  他正惊诧间,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人戏谑的声音:“却不知道究竟是谁来找死!”

  天罡子一回头,就看到那徐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他移动的方向上,是挺起手中长剑向自己直刺而来。

  对方手中那柄南明离火剑是暴起加璀璨的长虹,天罡子只觉得自己眼前的那柄长剑随着徐贤直刺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竟然渐渐的将徐贤的身形都给遮挡住了,让天罡子的眼中就只剩下了那朱虹巨剑!

  而那巨剑与光幕碰撞之后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并不震耳,但却让天罡子犹如被人用大锤狠狠的轰了胸口上一样,只觉得胸口间一阵难受,气血是翻涌不止,一身灵气是躁动了起来,左右冲突的让他好不难受。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威力?”

  这一招,他当初明明见到徐贤使过,那时候徐贤只是凭借这一招破了自己的飞剑,以天罡子的眼力自然瞧的出来这一招虽然威力不俗,但却不可能伤到自己,那时候能破自己的飞剑,也是因为自己急于追击,被这徐贤突然回头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并非是这徐贤多么厉害。

  可是如今,他是实实的被这一招给伤到了,而且还是用的这种硬碰硬的手段——虽然自己是躲避他的前一招,但是自己的护身光幕并没有消散,也就是说徐贤的这一招结结实实的打了自己的护身法宝上,但却凭借透过来的些许余劲伤了自己。

  这种情况,如何让他不惊?本以为这一次带上弟子杀蜀山派一个措手不及,定然可以顺利将这大敌除去,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变作这样一个局面——让他纠结的是,对方的第一高手,掌门叶文根本就没有露面。

  “早知道就应该把张三丰、一阳子那群家伙忽悠来!”

  心中略有一些后悔,觉得这一次的确是太过莽撞了的天罡子随手一掏,取出几颗一泻千里电火球直接丢了出去,想要凭借此宝拖延徐贤片刻。

  却不想法宝才一脱手飞出,就见到一道青光闪过,自己那几个法宝竟然不见了踪影。

  被这番变故弄的大惊失色的天罡子望着那空无一物,本应该是自己的法宝的地方不停的眨眼,后才确定并非是花了眼,自己的法宝真的没了踪影。

  “呵呵!”

  许是天罡子的表情太过搞笑,用乙木神光收了天罡子法宝的华衣没忍住笑了一声,一下就让那天罡子明白是谁弄的手脚了。

  原来华衣这几年虽然没有将五色神光的五道神光都给练成,但是却已经将已经练成的四道神光御使的如臂使指,是可以凭借对应或者相克神光的一些妙处将一些不强横的法宝收到神光之中。

  比如适才那一泻千里电火球,她就有两种选择,一是靠雷火对应的乙木神光将其收取,也可以靠克制乙木的庚金神光将其收取。

  到底用哪个队她来说根本没有差别,全看她当时想起了哪个!

  可惜的是自己如今只能将法宝困神光当中,若是以后练到深处,还可以凭借神光将法宝彻底炼化掉,这样就可以用前一分钟收了你的法宝,下一分钟我就用你的法宝打你这样一个让人非常郁闷的打法。

  不过华衣手中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宝,当初才一来到这个世界就得了几颗一泻千里电火球,此时倒是刚好用的上了,见到天罡子瞧向了自己,华衣双手一挥,不但催使出了一泻千里电火球中的雷火之力,同时还用了一个暗器首发,两颗电火球一快一慢、一先一后、一左一右的攻向了天罡子。

  天罡子虽然有宝物护身,但也不能站那里随便人打,所以他也是要躲的,此时看清楚了两颗电火球的来势,运起法诀向旁边一扭。

  却没料到这两颗电火球飞到半途的时候突然一变,先前快的那个空中骤然一顿,而落后面的那颗却猛的快了好几倍,竟然眼瞧着就要追上前面一颗了。

  同时飞了一阵之后,这两颗电火球竟然越飞越近,不再有左右之分,反而是排成了一条线。

  天罡子见到这般变化,也不觉得意外,毕竟御使法宝飞剑的时候各种变化加匪夷所思,所以见到变化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又是横移了几分,觉得可以躲过这一击了。

  同时顺势往那徐贤瞄了一眼,见到这位蜀山掌门的师弟手中长剑已经恢复了原版大小,适才那恐怖的朱虹巨剑已然不见,想来那一招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放出来的。

  却不料就这个时候,那两颗电火球又是一变,后面那颗竟然打了前面那颗之上,随后两颗电火球竟然炸了一下,互相之间的雷火之力作用到了对方,两颗电火球竟然爆发出了加恐怖的速度。

  并且空中画了两个圆弧直接轰了自己左右两侧的光幕上——若只是如此,天罡子即便吃惊也不算什么,这光幕虽然刚才被徐贤一击轰的有点摇摇欲坠,不过躲了片刻已然稳固了一点,区区一泻千里电火球断然破不了他的法宝。

  可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华衣竟然会拿一泻千里电火球当手雷来用,将好好的两颗法宝当成了一次性用品,一瞬间就将两颗电火球的威力都爆发了出来。

  轰隆轰隆两声巨响之后,那两颗电火球自然是不见了踪影,而被轰了个结结实实的天罡子也绝对不好受,就看那头顶上的镇妖塔竟然歪斜了许多,从塔顶不断散发出来的光幕也变作断断续续的模样就可以知道,这位昆仑派的高手被蜀山派这几位围着打了几下之后,已经陷入了极端恶劣的窘境。

  “师弟快来救我!”

  天罡子见到自己护身法宝都快被破,仓惶下再也顾不得别的了,连忙转过头想要和自己师弟地煞道人求教。

  却不料自己一回头,就看到刚才一拳轰出好大一朵蘑菇的那个西方男子与另外一个黑人正与自己师弟打成了一团,而且看那个架势自己的师弟明显吃亏当中。

  实际上若只是克里斯一个,还真不见得能够赢下地煞道人,可是偏偏旁边还有托米这个家伙,这小子别的不会,占便宜的事情看的是清楚不过,什么时候出手让人难受,攻击什么位置会起到大的效果简直就成了他的一种本能,根本就不需要去细想这些东西就会第一时间出现他的脑袋里。

  加上他又不是正正经经的练武之人出身,很多练武者道德上有洁癖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出现他的身上,所以看到克里斯与地煞道人陷入苦战之后,托米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打定主意要围殴他。

  反正如今这情况也不是什么比武,乃是事关生死存亡的厮杀,自然不可能摆开阵势你上一个我上一个的打擂台。

  何况没看到自家的长辈都围殴别人么?就是没想到自己那个师叔竟然这么暴力,一出手竟然弄出一柄几十米长的巨剑,这玩意儿要是砸人身上,却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景象。

  他这边转着圈偷袭地煞道人的时候还有功夫去瞧别处的战况,看了两眼回过头,恰好见到地煞道人手指法诀一捏,那柄**迎凤枪化成的火柱与克里斯的波动拳硬碰硬的来了一下,劲气爆发下克里斯与火柱都是爆退。

  不过那**迎凤枪上的火劲却是越打越少,此时都露出了些许枪身出来,托米看准机会,立刻纵身跃到半空,瞄准了那杆被震到半空的**迎凤枪直接一个转身下劈。这一招看起来有点像跆拳道的招数,实际上是七旋斩中的一招。

  这一招威力极大,无论是用拳掌还是用兵刃,都是极有杀伤力的一招,只是用腿施展不免有点麻烦,虽然威力甚,但是空门也多,容易被人抓到机会破掉这一招。但这时候使来却是恰到好处,但见托米一腿劈了个结结实实,已然渐渐彻底成为蓝斗气的强横劲气爆发出来,**迎凤枪直接被托米这一脚给劈进了地里面,深深的扎进了地下。

  而且这一下还特意瞄着那地煞道人而去,得亏地煞道人反应够快,匆忙往旁边一躲才没被自己的法宝给刺个对穿。

  同时也因为这么一耽误,那克里斯已经回过气来,只见这位棕发帅哥一身怒吼,身上的衣衫猛的一鼓,肌肉却是又强壮了几分,同时周身蓝斗气如那猛烈燃烧的火焰一样翻腾不止,让托米惊讶的是,那深蓝当中竟然隐隐透出了一点紫。

  “突破了?”

  正念叨着,就见克里斯双手上两道光波凝成,随之一挥手,甩出十余道波动拳劲,将那地煞道人困其中无法躲避,只好用法宝硬抗。

  这样的好机会托米自然不会错过,立刻运起全部斗气,灌注双腿后使出七旋斩功法,但见漫天如刀腿劲,从上而下的扑向地煞道人,却是托米想要配合克里斯直接将这家伙干掉。

  偏生就此时,一个老道士突然出现了地煞道人身前,左手一挥,一道太极劲气出现,那十余道波动竟然数被这道劲气包裹其中,滴溜溜的劲气里转个没完。而每转一圈,那波动拳劲就变弱了几分,后数消失不见。

  托米虽然反应够快猛的变招,可是无论怎么变,他发现那老头子的右手都好似等那里一样,结果自己的左腿被这老道结结实实的抓了手中。

  老道士抓住了托米正想说话,不料还没开口就感觉到一道锋锐劲气直取自己手腕,仓促下只得松开手掌避过这一道劲气,若是他稍微迟疑自己的手腕怕是就要被那剑气所伤了。

  转头去看,只见叶文悬空立天上,周身金色氤氲生疼,手指上一点紫光闪烁不定,遥遥指着老道士:“看来张真人也是要与我蜀山派为敌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