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莫名其妙的飞升


  说实话,叶文对于张三丰的这句话,心理面是不怎么相信的!

  若是张三丰真有办法能让一整个门派都飞升到仙界,那么他又何必还死守着地球?直接带着武当派全派闪人不就好了?毕竟他们这些修真人士一直修炼不就是为了飞升?不用说若不飞升到仙界去,张三丰很有可能几百年后就化为灰灰。

  因此,叶文可以得出结论,张三丰要么是骗他,要么就是他所说的那个法子有着非常大的缺陷,他本人根本就不敢去尝试。

  见到叶文的回应不是很热情,张三丰也明白他的担心,直接就道:“这法子其实颇为麻烦,而且危险不低,不过叶掌门有那九州鼎……”

  “又和九州鼎有什么关系?”

  张三丰笑道:“九州鼎内里有无数灵气,而这个法门却需要非常大量的灵气支撑,否则很可能关键的时候出问题,导致……”

  “魂飞魄散?”

  叶文心道一声果然如此,这法子的确是有着很大的缺憾。

  所以哪怕张三丰还没有将那法子详细的说出来,叶文也没有去听的兴趣了:“相比起这种完全不靠谱的法子,我希望选择稳妥的方式,慢慢的修炼到那个境界,然后再寻求飞升仙境去!”

  张三丰也没料到叶文居然可以抵挡的住飞升的诱惑,说到底毕竟叶文与这群修士们完全就不是一路人,他们思想上也有着非常巨大的差距。

  修真者们为执着的那一点,对于现的叶文来说根本就是无★★解的存——他根本就不晓得去了仙界有什么好?

  就像他当初刚穿越的时候,他的理想是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是一系列的变故导致他必须为了蜀山派的崛起而奋斗,所以他慢慢的走到了如今这一步。

  后来破碎虚空了,晓得环境的恶劣不适合他们这种人的生存,又开始寻思起如何才能得到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

  如今寻到了合适他们居住的仙境,师弟和李逍遥又都从鼎***来,自己又收了几个还算听话的弟子,加上美人怀,他着实没有离开的理由——上次破碎虚空还是被九州鼎硬生生踹出来的,否则他也不会破碎。

  何况,他已经晓得自己这一群人的寿命至少都会高达千年,他还有必要过于执着的离去吗?

  完全没有!

  因此张三丰的提议对于叶文来说诱惑力虽然有,但却有限!尤其是听到这个方法还有着非常大的危险性之后,他没有必要以身犯险了。

  如果这群家伙想要凭借武力逼迫他们离去……不过他们要真有这个实力,可能直接会将自己等人灭掉的吧?完全没必要与自己说这些废话。

  总之,事情发展到这种程度,只能不了了之,张三丰与一阳子等人数退出去,而叶文则等他们离去之后,用九州鼎将那南海仙宫的漏洞给修补好。

  这样一来,蜀山派彻底与外界断了往来,专心的这一方天地里生活以及修行。

  而武当派和华山派则去整肃各门各派,尤其是昆仑派留下的那个将几个小世界合并制造一个的比较大的,适合修士们生活的世界。

  二十年后,张三丰与一阳子将几个小世界重的整合成了一个的世界,同时也因此与岛国以及欧美的一些实力发生了冲突,因为他们整肃小世界的时候发现,这些地方也有小世界,双方爆发了一场大战,不过终依旧以华夏修士们的胜利而告终。

  这一场大战,使得世界各国的超自然力量大为削弱,而华夏的七色斗气开始渐渐的成为了这个世俗界中通用的力量。

  制造出了世界的张三丰成为了修真界的一代传奇人物,不过这些事情叶文都不知道,也没兴趣去打听,彻底与修真界断绝了往来之后,蜀山众人过着非常平静的生活。

  每日起来收拾收拾,然后吃罢了早点就会开始练功,一直到晚上再吃晚饭,然后玩玩游戏或者看看电影什么的,随后就可以各自回去洗洗睡了。

  本来以这群人的身体素质,哪怕一直不睡觉也无所谓,但是他们依旧保留了以前的生活习惯,吃喝睡觉一样都没有放弃。

  当然,闭关的时候是要另当别论,不说别人,叶文练功冲击某项比较重要的地方的时候,经常一个月下来都是打坐,连动都不会动一下。

  这一次,他也如往常一样打坐练功,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叶文这一次练功足足坐了半年之久,哪怕到如今也没有起来的意思。

  若是看叶文外表,只能看到一团团散发着馨香的血色烟气环绕蒸腾,浓郁的红色几乎将周围一方天地都染成了血海。

  而奇异的是,这方血色天地却不会让人觉得恶心以及恐惧,反而有一种勃勃生机蕴含其中,有沁人心扉的香气不停的散发出来。

  “血穹苍这门功法,原著中有两种修炼方式!其中一种颇为邪门,乃是用他人精血修炼出血海般的劲气,然后提升自己的功力!”

  “另外一种……”

  另外一种,就是如今叶文正修炼的方式,此时叶文掌心中只留有约莫指甲大小般的血色天晶,正是那血穹苍的水晶柱,若是叶文将这一点水晶柱都炼化,就代表着他将血穹苍彻底练成了。

  原来这血穹苍与前面八层劲气大为不同,一旦开始修炼,轻易不能中断!因为血穹苍修炼的第一步就是将自身精血灌注于天晶之内,随后天晶将精血淬炼后重送还给修炼者,这个过程当中天晶是绝对不能离手的,不能终止。

  若是不小心松开了手,那么正凭借天晶力量维持着一线生机的修炼者很可能就此一命呜呼,救都没的救,哪怕叶文的功力已经强横到逼近飞升的境界,也无法自身血液都被抽空的情况下保住性命。

  就因为这样,自从开始修炼血穹苍之后,叶文就一直坐这个距离他们住处不远的山洞当中没有离开过,若不是叶文告诉过了众人自己的所,同时众人时不时都会过来查看一番,恐怕大家都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呢。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叶文虽然没有睁眼,只是一直静心修炼,但是周围的情况却了解的一清二楚,自己手心里的那根天晶除了一开始修炼的时候缩小的很快之外,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缩小的越来越慢——而本来属于自己的血气虽然已经回来了大半,但是叶文却明白那天晶中精华的部分,要一直等到后才会随着自己的血气进入到自己体内。

  只有那样,这血穹苍还算练成!可是现他却看不到练成的日子。

  本来以那天晶如今的大小,叶文大可以先停下修炼,然后等下次再继续,可是他却有一种感觉:若是不能够一口气练成,也许自己的修为也就止步于此了!

  这种感觉来的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叶文却不敢轻易的拿自己开玩笑,只得一直憋这里慢慢修炼,一直到将那天晶吸纳到了如今大小后却再也无法让其小一步了。

  叶文已经将体内的真气运转到了极致,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功力似乎并不足以将这血穹苍后这一步完成。

  “难道是我现下的功力依旧不足?”

  心中有所猜测,后暗叹一声:“那点精华终究是留不住了,不过能此时使用,倒也合适!”

  心念一起,一直存于丹田中的那些琉璃精华瞬间就被丹田中的血苍穹真气所吸纳,本来一直缓慢增加的血穹苍劲气立刻变的强盛了不少,而且随着叶文每次运转心法,消化了一分精华的血穹苍就越发壮大,后他丹田中所产生的吸力也渐渐变强,叶文终于感觉到那几乎快要感觉不到的血气回流之感越发的强盛了起来。

  甚至到了后来,速度竟然直追刚刚修炼的那一阵,只是一日之间,那始终不曾消失的天晶终于不见,而其中所蕴含的血穹苍劲气终于随着自己的血气一并流入到了自己的体内。

  睁开双眼,竟然透露出一道道血光,叶文深吸一口气,一直环绕身旁的血色烟气顺势从叶文的口鼻钻进了其体内。

  等到他呼气的时候,却只吐出了一些很寻常的白色烟雾,还是因为气温太低的关系才出现的哈气。

  “终于将这该死的血穹苍练成了!”

  血穹苍一成,叶文就不想再考虑继续练功了,因为他感觉血穹苍一成之后,自己隐隐约约间触摸到了那飞升的境界,若是自己再进一步,那么想不飞升都不可能。

  眼下要做的,就是心力的教导自己那些弟子,然后顺便将那九州鼎炼化,等到以后时机合适了之后,自己直接将鼎中的蜀山弟子全部都弄到外面来。

  但是事情永远不会按照人的意愿去发展,叶文这边刚刚计划妥当,变故又生。

  叶文的指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猛的闪出一阵阵光华,然后叶文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开始抽取叶文一身功力,是叶文郁闷的时候直接他手里塞了一根天晶。

  “靠,这莫非是玄宇宙?”

  他念头才起,那天晶竟然好似听到了号令一样,径直运转了起来,惹得叶文一阵大骂:“不带这样的,竟然强行让我修炼!你不是很难修炼的吗?怎么这么没节操主动的往我身上扑?”

  可惜叶文怎么骂都无法阻止玄宇宙的运行,而与血穹苍略有不同的是,玄宇宙的劲气只是叶文体内一转之后便即平静了下来,随后玄宇宙的天晶就那么停留叶文的丹田之中,无论叶文怎么试验,都没有半点动静。

  “这……搞毛啊?”

  本以为自己会就势将玄宇宙练成,然后再次被迫飞升,却没料到竟然峰回路转,玄宇宙自个儿就安静了下来,而且如睡着的死猪一样,怎么调动都无法调动玄宇宙的气劲。

  “莫非……这层功夫还得靠我自己领悟?”

  想来想去,后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一直对需要悟性的功法非常抵触的叶文没料到这浑天宝鉴练到后,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那玄宇宙号称无人能练成的一层心法,果然不一般,哪怕天晶手,功力也是够强,却因为无法领悟玄宇宙的奥妙,根本无法使用。

  “唉,这算什么事儿?”

  郁闷的从洞***来,对着趴洞口的白熊挥了挥手,这头可怜的家伙终于可以回自己的窝睡觉去了,然后不理那一脸兴奋的和自己挥手白白的大熊,叶文皱着眉头回到了住处。

  出关回来,众人自然好一阵热闹,徐贤也对叶文这次出关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主要就是想要问问自己的师兄功力又提升了多少。

  宁茹雪只是笑着坐一旁听师兄弟们聊天,华衣则端着茶壶给叶文倒茶,黄蓉蓉靠徐贤身上已经睡着了过去,李逍遥甩开着腮帮子还大吃特吃。

  这样一副景象也让叶文的眉头渐渐的舒展了开,觉得想的那么多干什么,如今有过的开心也就是了,有什么问题慢慢去想也就是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文很是心情舒畅的恢复了原本那种平静的生活,可是仅仅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想法了。

  “这……我这是跑到哪里来了?”

  一望无际的草原,远处似乎连绵起伏的高山,不过距离自己的距离应该不近,起码凭借他的目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清那么一点点东西。

  回头瞧了瞧,身后也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刚才自己明明是从一团迷雾中走出来的,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刚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么?”

  他们一群人长白仙境里平平静静的生活了十年,这一日突然觉得无聊便想一起出去走走,四处转转顺便当野营之类的,头一个月过的很平静,可是这一日突然碰到了暴风雪,众人虽然功力高绝,竟然暴风雪中无法视物,结果叶文突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随手就挥出了一道剑气,将面前的风雪一分为二,隐约间见到远处似乎没有风雪,便这么一路劈着剑气一路前行,结果走着走着竟然走到这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来了。

  想不明白,后还是华衣不确定的说了句:“老爷刚才用剑气劈开暴风雪之后,我们就一直往前走,好似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华衣拽了拽脖子上的狐皮围脖,觉得有点热:“奇怪,这里似乎比较暖和?”

  长白仙境中长年都是冰天雪地一般,哪怕是修士们进去也会觉得寒冷,只有用长白仙境里的毛皮制作的衣服才能抵御这种奇特的严寒,众人身上都有类似的衣服,而随着华衣这一句话,所有才发现这里的温度可要比长白仙境里暖和多了,哪怕是将身上的棉袄解开,也不会再有那种可以侵入脏腑的寒冷之感了。

  众人将外面的棉袄脱下,然后看着站那里皱眉不语的叶文,晓得一时半会儿也得不到什么答案,便三三两两的凑一起聊着天,或者看那只吐着舌头,倒地上装死的白熊——这头熊也和他们一起跑出来了,而对于这突然变化的气温,明显的感到不适应。

  已经养了十年,却始终没有长多大,如今也不过才一巴掌大小的小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支好大的树叶,正给那头装死的白熊扇风。

  “加菲,不要理那个家伙了,过来给我扇扇吧!”

  加菲,就是叶文给那只小猫起的名字,这个名字得到了所有人的★★——除了徐贤,因此场所有人中,除了叶文就只有徐贤会这么喊那只猫。

  小猫加菲转过头看了眼徐贤,然后又将脑袋转了回去,全当没听见。

  “嘿……你这死猫!”

  众人正觉得徐贤被一只小猫给无视是挺有意思的事情,突然听到叶文道了一声:“啊!我想明白了,原来这里是仙界!”

  “啊?”

  此言一出,众人齐齐转过头,然后看着叶文一脸无法置信的模样,宁茹雪是大张着嘴表示了质疑:“这不可能吧?出去郊游竟然能跑到仙境中去?若叫那些想破了头都无法飞升的修士们听了去,他们不得吐血?”

  叶文却道:“非是我胡言乱语,不过我想来想去,唯一觉得靠谱的可能就是我适才那一阵剑气,无意中牵动了体内的玄宇宙劲气,而玄宇宙据说可以破开空间,保不齐就是我无意间用剑气劈开了空间,所以我们才从长白仙境来到了这仙境当中。”

  众人听了都是无语,不过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什么靠谱的理由,偏此时,众人看到远处有一队人马追着一个驾着法宝向自己等人冲来,那人见到叶文这一群人后立刻大喊:“是哪家仙派的同道?快来救命啊!”

  叶文等人听到这句话之后,第一时间脑袋里闪过的话却是:“仙派?靠,难道真的是仙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