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师祖叶文!


  “独孙?”

  叶文算了算,自己离开的时候岳宁二十郎当,后来才知道岳宁成婚,那时候应该还不到三十。

  按照当年就有了身孕的话,的确差不多应该有个二十来岁的孙子了。不过独孙这个词,却也让叶文想到了点什么,只是没有详细去问,也不好直接确定下来。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场中的情况似乎又有变化,那王家老爷子现就咬死了要让蜀山派给个说法,否则直接就要开打了——这一家子竟然个个都带着兵刃,而且叶文还注意到不远处似乎有一群女眷,看那架势是若自家男人死光了,她们也准备直接来个陪葬。

  这事情闹到这种程度,可就没那么好收场了,若是这群人真就这里死了个干净,蜀山派……怕是再也别想翻过身来,嚣张跋扈四个字就如刻了蜀山派的牌匾上一样,永远也别想去掉了。

  本来这事情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了,将人唤出来质问一番,若是那小子的错,该怎样收拾就怎样收拾便好。

  可是叶文却见到周芷若紧皱着眉头,只是瞧着王家众人不说话。

  “周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觉得我王家好欺负?”

  王鹏祖本来还以为这位江湖上名望颇高的周老前辈给他做主,只是他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局面。

  叶文也是凝眉不语,恰好旁边有人低声道:“周老前辈武功是极高的,可惜很多事情的决断上就差了些……这几年蜀山派弟子愈发跋扈,说实话,也和周老前辈有关!”

  旁边有人问:“蜀山派不是还有别的长辈么?难道他们也不通事理?”

  那声音道:“郭老前辈为人倒是比较公正,只是郭老前辈平日里根本不参与这些事情,加上周老前辈乃是郭老前辈的师姐,郭老前辈自然不会说些什么!”

  “南宫前辈呢?”

  “南宫前辈自从受伤之后就很少外出走动了,据说近情况也不是很妙,指不定哪一天……”

  正到这里,旁边突然一声呵斥道:“慎言,这里毕竟是蜀山!”

  那声音听到之后也就不再多话,不过他还是嘟囔了一声:“这么小声音,谁又能听的见……?”

  却不晓得叶文功力何等深厚?听的那是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落下,此时是通过这人的话将蜀山派如今的情况推测出了个差不多。

  感情蜀山派自己下面那一代,要么去世,要么就是身体抱恙,健康的就剩下周芷若和郭靖了,郭靖为人比较憨厚老实,自然不会去参与门派决策之类的事情,那么唯一可以做主的就是周芷若了。

  偏偏周芷若也不是这么块料,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弟子惹祸了,她不知道如何处理。

  叶文估摸着可能这几年周芷若没少做出错误的决定,这才让蜀山派落下一个嚣张跋扈之名。

  想到这里,叶文加恼怒:“怎的蜀山派就没一个明白人了么?”转头对吴起问道:“如今蜀山派事情都由周芷若做主?”

  他这话一问,周围众人无不向他瞧来,尤其是那句周芷若,喊的那叫一个顺口,似乎对那老前辈没有半点敬意。

  周围这群江湖人虽然不满蜀山派这些年的一些做派,但是对于这位老前辈还是多有敬重,因此不乏有人带有敌视的目光来瞧叶文。

  吴起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倒是对周芷若没什么敬重之感,不过那周前辈早年号称灭绝仙子,一手剑法端的狠辣无比,出手也从来都是不留情面,若叫那位老前辈听到这年轻人对她这般不尊敬,很有可能一剑将其结果了。

  “叶兄弟慎言……”

  见到叶文不以为意,吴起也不知道自己跟着这人钻进来是福是祸,硬着头皮低声道:“自打岳掌门去世之后,蜀山派似乎是想要岳掌门的儿子继任那掌门之位,只是岳掌门那位儿子……”

  “怎么?”

  “武功太过稀松,而且无法服众!所以虽然得了那掌门之位,可是大事小事还得请周前辈出马定断,这才能……”

  叶文一听就明白了过来,感情周芷若现等于一个太上掌门,虽然不见得是她自己想要坐那个位置的,不过她的确是被众人给顶了那位置上,而且还下不来了。

  难怪自己一直没听谁提起过蜀山掌门,原来竟然是这么个缘由——并非没有,而是被掩盖了,结果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这位。

  “这么说,那犯错了的乃是当今掌门之子?”

  吴起一愣,他可不晓得犯错的乃是岳宁的独孙,他只听说是个蜀山弟子!叶文也是从另外一群人那里听到的这个消息,两相一结合,才得出这么个结论。

  事情到这里,似乎越来越纠结了,不过叶文却明白,这事情要解决其实也很简单,但是却不能这么拖着。

  将身前那人推到一旁,叶文直接大步走了出去,喝道:“周芷若,怎可以犯糊涂?”

  他这一声暴喝,直接将众人目光吸引了过来,本来都盯着场中王鹏祖的人一时间都愣了那里,看着这个嚣张的家伙就那么大刺刺的从人群中走出来,然后径直向周老前辈走了过去。

  “大胆!”

  “狂徒!”

  蜀山派弟子反应过来的快,一个个稍微愣神之后,随即便是大怒,自家掌门被人斥责,还是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们如何不恼?何况还是这么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并且还直呼长辈姓名。

  这群弟子呼啦的一下就要冲上前去,给叶文一个教训,只是他们话一出口,就发现面前那人竟然不见了踪影,一个个手提着兵刃愣了那里,四下寻找了起来,甚至还有人怀疑是自己眼睛花了,不停的揉着双眼。

  还是围观的江湖人士齐声一声大哗,随后不可思议的望向了周芷若那边才叫他们回过神,一转身,就看到那嚣张狂妄的年轻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自己长辈身前。

  “怎么回事?”

  “刚才还那边呢,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周前辈面前?”

  “这是什么功夫?”

  “这年轻人是何方神圣?”

  ……

  叶文站周芷若面前,满脸寒霜喝问:“难道连我都不识得了么?”

  周芷若则是瞪大双眼一直盯着叶文,双眼当中满是无法置信,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

  叶文嘿了一声,右手微微一个虚托,但见手上紫色光华一闪即逝,一柄泛着紫光的长剑就悬了叶文手上。

  “这是……御剑术?”

  周芷若眼睛瞪的好大,而周围有几名年岁约莫四十上下的蜀山弟子也是一阵错愕,随即大喝:“你是何人?从哪里偷学的我蜀山绝学?”

  叶文往这几人一瞧,发现都是生面孔,便没理会他们,只是对周芷若道:“还不跪下!”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大哗,有人道:“这人莫非脑子有问题?”

  不过也有人道:“懂得蜀山派绝学,莫非是蜀山派中人?”

  “就算如此,也不能叫周老前辈跪下吧?”

  众人正议论间,却见周芷若身子一阵摇晃,随后不确定的说了一声:“师父?”

  这句话本来不大,也没运起什么功力大声喊出,但是此言一出,整个广场好似变成了死地一样,竟然没了半点声响,所有人都张大着嘴巴瞧向周芷若和叶文,只觉得好似听到了天下间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有人怀疑自己是做梦,不停的掐自己身上的嫩肉,只是那一阵阵的疼痛让这人快要发疯了却依旧没能醒来。

  场的武林人士,大多都是二十到四十多岁的人,五十上下的都几乎没有,自然没人能够认的出叶文,所以此时他们第一反应不是那位剑仙从天上回来了,而是这年轻人使了什么妖法,迷了那周老前辈的心神。

  可即便如此,周芷若这一声也太过惊人,尤其是蜀山派众人,本来都抄起兵器准备冲上前去了,却不料自家长辈突然蹦出这么一句,骇得他们连动都不敢动了。

  这时候就见叶文点了点头:“亏你还记得我,莫非忘了当年如何教导你的?”

  周芷若张了张嘴,只觉得面前一阵恍惚,不过随即回过神来,脸上却是一阵寒霜,一抬手间,掌中多了一柄长剑,叶文离得近,能够看到那剑上刻了灭绝二字——感情周芷若自打剑法有成就干脆将自己的剑起名灭绝。

  “你到底是何人?”却是依旧不相信这是真的叶文。

  叶文知道这事情终归不好解释,不过他还是有办法用事实说话。

  所有人都以为是周老前辈瞧出了破绽,即将大开杀戒的时候,突然见到那年轻人周身紫气缭绕,隐约间有点点星光,那一片紫气当中就好似紫色的夜空,无数星光点缀其中,隐约间好似一条长河。

  同时叶文双手一甩,无数道紫宵龙气剑剑气脱手而出,这些剑气却没有攻向何处,只是围绕着叶文盘旋不定,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觉得那剑气不过是银样镴枪头,因为即便离着十几米远,这些人也能够感觉的出来那剑气之锋锐。

  本来就站周芷若身后的几个人,此时也躲得远远的去了,且不说叶文这骤然爆发出来的强横气势,就是那环绕盘旋的恐怖剑气,都让他们感到万分惧怕,身体不受控制的就再往后退。

  全场便只有周芷若一个人勉强能够支撑的住,手上的灭绝剑早就已经崩溃消散,此时是噗通一下跪地上,望着面前的叶文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此时她已经可以确定,面前这人的确是自己的师父无疑,毕竟只是刚才那一瞬间,叶文先后用了好几套独门功夫,其中那紫星河几乎没有外人面前显露过,就只是破碎虚空之前给自己师兄弟私下里展示了一下,并未传授。

  所以那门功夫绝对做不了假,叶文一催起紫星河的气劲,她就知道这的确是师父无疑了,先前怀疑是因为叶文这御剑术与往常又有不同,简直如真剑无异,当年叶文只有破碎之前才将紫宵剑练成这样,但功力足够者隐约间还是可以感觉出那是真气凝聚的产物,但是如今叶文这剑却不同了,所以才引起周芷若怀疑。

  眼下见了这么多,却明白过来是自己误会,何况还有那紫宵龙气剑和紫气天罗气场等武功作证,别人来冒充,就算能偷学得一两套,总不能全都偷学去吧?

  只是自己的师父怎么回来了?他不是破碎虚空了吗?

  至于叶文模样没变她倒没怀疑,自己都可以几十年不老,比自己厉害了不知道多少的师父能够永葆青春,自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师父!”

  这一声唤出,叶文随即就将一身气劲收敛了起来,背负着手看着跪自己面前的二徒弟,本来想呵斥两声,可是看到周芷若见到自己后露出的那副长出一口气的神色,终于还是没忍下心,只是道了句:“这些年……苦了你了!”

  他也明白,很多事情也怪不到自己这个徒儿身上,她本就不是擅长那些事情的人,可却被硬驾到了这个位置上,做不好也是正常。

  “起码……她总算保住我蜀山派传承并让本派依旧强横……”

  叹了口气,手掌一托,一股柔和气劲应手发出,周芷若那跪地上的身子被这股气劲强行就给托了起来。

  周芷若也没挣扎,许是知道自己就算挣扎也是无用,叶文那气劲虽然柔和但却足够强横霸道,根本就没给她反抗的机会,只是一眨眼,自己就已经重站了起来了。

  这些事情,周围众人瞧不清楚,但是离的还算近的那位王鹏祖,瞧的却是清清楚楚——那东州王家就是这老头一手打下来的基业,自然有几分真功夫身上,否则也没有底气直接领着一家子人跑蜀山上来***。

  仅仅刚刚叶文气劲爆发,他就晓得这人武功之高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或者说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应该存的强者。

  等到周芷若那一声师父喊出来,王鹏祖脑袋里轰的一声,立刻就明白今日之事怕是没法善了了,因为他听说蜀山派的叶文叶掌门……那可是个霸道无比的主,蜀山派护犊子的习俗就是从叶文那传下来的,甚至还有传言说周芷若行事有点不讲理,也是因为继承了她师父的一些性格才会如此。

  总之,王鹏祖认为叶文是加不讲理,加蛮横霸道的人物,何况这人还有一身堪称恐怖高绝的武功——五十年前就已经破碎虚空离去,如今竟然又回来了,那武功得高到什么程度?

  “估计……得是仙人了吧?”

  尤其是看到叶文那相貌就如二十出头一样,心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正寻思着,只见叶文对王鹏祖道:“你们随我进里面来说话!”

  说罢了话,又对周芷若斥责道:“糊涂,怎能堵门口这里处事?”却是叶文晓得这时候不是叙旧的时候,还是得先把事情解决才好,否则一大堆人堵着他蜀山派门口,像什么样子?

  周芷若见到自己师父回来,心中也很是开心,尤其是一直以来的那种悬半空的感觉终于消失不见,自己终于有了可以依靠的人,虽然面上依旧冷冰冰的,但这走起路来却和以前感觉大不一样,眉目间愁苦之色也淡了不少。

  来到大殿之中,叶文径直那殿中首位坐了下来,然后对着王鹏祖一挥手:“坐!”就没有别的话了。

  不过没人说什么,若他真的是叶文,那辈分可要比场所有人都大,能对王鹏祖说上一个字,那都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王鹏祖则是礼数周全,先是对叶文施礼:“晚辈王鹏祖,见过叶老前辈!”

  叶文嗯了一声,并没有接话,反而对周芷若道:“去把靖儿他们都喊来!”

  周芷若点了点头,只道了一声:“是!”然后就没有了动作。

  并非是她不晓得好歹,不听叶文的话,或者别的什么缘由,而是这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她去做。甚至连眼神都不必比划,自然有别的弟子赶去喊人,叶文对周芷若说,是因为他不认识这些弟子。

  虽然蜀山弟子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祖颇多怀疑,但是目前自家长辈都承认了其身份,自然轮不到他们来说三道四,长辈吩咐,自己照办也就是了。

  不过片刻间,蜀山派的人先先后后来到了大殿之中,然后按照辈分身份站一旁,与另外一旁来看热闹的江湖人士遥遥相对。

  郭靖与南宫煌却是来的比较晚的,因为他二人都不晓得什么情况,只是郭靖一进来,就愣了那里,随即几步抢上又看了好几眼,随后才无法置信的唤了声:“师父?”

  叶文打量了下自己这个徒弟,见郭靖没有蓄须,但两鬓略有花白,瞧去约莫四十许的壮年之末模样,脸上也有了些许皱褶,但不是十分明显,走起路来脚步沉稳,看来这一身功夫已经练到了相当境界。而且比起当年那好似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如今的郭靖倒是不显得那么憨厚老实了,估计是见多识广了之后,这脑袋也开窍了!

  相比起来,一旁南宫煌的情况就显得糟糕了不少,竟然已经是一副七老八十的模样,走路都显得费劲,竟然还要靠两个弟子搀扶着才进得殿,此时也是一脸无法置信的模样望着叶文:“师伯?”

  左右瞧了瞧,叶文见了两人模样后又是长叹一声,将南宫煌唤到面前,伸手他手腕上一按,一道真气送过去查探的同时问了句:“你这是怎么弄的?”

  此时南宫煌瞧见了周芷若的表情,知道这人的确就是自己师伯也是大喜,只是南宫煌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一个年轻而又嚣张的声音响起:“你是何人?竟敢坐我爹的位置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