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霸王


  这声音不小,加上殿中众人根本就没人敢大声喧哗,所有人都瞧着坐那里的叶文以及恭恭敬敬站叶文面前的南宫煌老前辈。

  就连搀扶着南宫煌的两个年轻弟子,此时也是战战兢兢的不敢言声,同时好奇的打量着叶文,不晓得这个年岁与自己差不多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可以这么与自己的师长说话。

  这两个年轻人,虽然不是南宫煌的弟子,但是这几年都是他们伺候着南宫煌,所以多少也算得了南宫煌一点传承,对南宫煌很是恭敬——而南宫煌却对叶文这么恭敬,自然也让他们有点提心吊胆的。

  偏生此时,那边一声大喊,惊的两人浑身一个激灵,同时立刻晓得了是什么人来了。

  叶文眼睛微微一瞥,就见到一个年轻人跟一个约莫四十多的中年男子身后,一边瞪着自己一边往前走来,那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就和被抢了玩具的小孩没什么区别。

  见到此状,心中无奈叹了口气:“宁儿何等老成持重,不想后人竟然这般不争气……”

  至于当先那个中年人,从周围蜀山弟子开口称呼其掌门,他就晓得这就是岳宁的儿子了,看模样倒是与岳宁颇有几分相似,而且比岳宁还要帅气,估计是继承了几分母亲的优良基因。

  可除此之外,行走以及眼目中所透露出来的精气神,都无法让叶文感到满意,他甚至有点生气:“怎的可以叫这般样人做蜀山掌门?”转头望向周芷若的表情就带了几分怒气,让这个整天冷冰冰的周芷若也是不自禁的将头低了下去。

  不过此时却不言不语,只是凝神观察南宫煌体内的情况,发现南宫煌体内经脉诸多受损,得亏他自身功力也算浑厚,所以才没有武功废变成一个死人。

  再一查探,连丹田中也略有受创,可见南宫煌这伤当时有多么严重。

  “你这伤……多少年了?”

  南宫煌恭恭敬敬的道:“回师伯的话,已经四十来年了!”

  叶文听了一算,感情就是自己飞升后受的伤,那时候南宫煌正是青年,功力进步也是极快,若论悟性他可不比李逍遥差上许多,不想竟然因为这伤导致一身功力难以提升,所以明明练了可以驻颜的纯阳至尊功依旧会老成这般样子。

  见到自己师伯不吭声,南宫煌只当自己这师伯也对自己这伤势没什么办法,不过想想自己都伤了四十年,就算原本能治,耽误这么久怕是也没了希望了。

  好他如今都已经这般大的年岁,很多事情早就看的开了,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失望,只是恭恭敬敬的退到了一旁,静静等着叶文吩咐。

  偏偏他平日里因为有伤身甚少走动,结果今日因为叶文回来这么一折腾,引动伤势闷哼了一声,同时咳嗽了几下,直接将叶文惊醒了过来。

  转过头看着已经站一旁的南宫煌,叶文笑道:“你倒是与你师父一般毛病了!”随后手掌一翻,从中取出一枚丹药来,随手丢到南宫煌手中:“先把这丹药服了,你那伤势稍后再给你治!”

  这枚丹药一出,这偌大的大殿上立刻就满是香气,众人只是一闻,都觉得精神一震,立刻就晓得那不起眼的小小药丸,乃是传说中不可多得的宝物。

  南宫煌倒是没想太多,只是听到叶文说他那伤能治,心下有些开心,一抬手将丹药服进了肚子当中,只觉得一股清凉顺着喉咙流进脏腑当中,随后四散扩散开来,通体一阵舒畅。

  这枚丹药,实际上并不是叶文自己等炼制的,是他从南海仙宫里寻到的,一同找到的还有不少东西,得亏当时那药瓶旁边就摆着说明,所以上面的字虽然让叶文头疼了好一阵,后还是弄明白了这些丹药的用处。

  只是能用的上的却不多,数来数去也就几瓶疗伤保命之类的丹药比较有用——这些药似乎是昆仑派的!

  还有两瓶只看旁边介绍,应当是这龙宫原有之物,其中一瓶说是可以起到温养体质的效果——结果这瓶被叶文拿去喂猫了,那猫这么多年始终长不大,似乎也和这瓶药有关系。

  当看到这瓶药的时候,叶文就想起了白素贞,纳闷她为何不用此药,可是随后就想起那日撞见的时候,那白素贞不是随手就掏出一粒类似的丹药给这猫服下了吗?如此看来不是她没用,而是这药对她没什么效果。

  想的远了,将目光从南宫煌身上收回来,转向了岳宁的那对子孙,此时刚才还大声斥责他的那年轻人已经不说话了,想来是有长辈和他说了什么,不过那瞧着自己的目光依旧满是怀疑,就好像再说:小样,别你以为你能忽悠的了我!

  几乎只是一瞬间,叶文就瞧出了这年轻人的想法,不过他没功夫和这小子较劲,而是对岳宁那儿子问道:“你叫什么名?”

  他这话一出,众人齐齐一愣,不过周芷若随后就反应过来自己师父走的时候大师兄都没成亲,自然不晓得岳宁的儿子叫什么。

  那中年人上前恭敬叩了个头,言道:“师祖上,家父给孙儿起了一个海字!”

  “岳海?”

  “是!”

  这名字倒也说不上好坏,不过若从寓意上来说,倒也不错,可见岳宁当时对自己儿子还是有所期盼的,可惜的是这个儿子似乎不怎么争气。

  一句话了,叶文就没问了,反而是转向岳宁的孙子问道:“你呢?”

  这小子倒是倔的很,居然一昂脖子,一副:“老子凭什么告诉你?”的姿态,结果这一下倒没让叶文发怒,反而是一直不说话的郭靖恼了:“孽畜,闯下大祸不说,见到师祖也敢如此不敬?”

  说着话抬手就要打,而且一步跨出殿中众人竟然可以听到沉闷踏步之声,那声音就如一声沉闷雷响,莫说耳朵一阵轰鸣,心头也是猛的一跳,所有人都暗中说道:“郭老前辈这一身功力当真恐怖,恐怕寻常的高手连他半招都接不下了……”

  高手都不敢接郭靖如今一掌,何况那小子?估摸着郭靖这一掌要真拍出,这小子立刻就得毙命,岳海见到自己叔叔这般愤怒,也是显出慌张之色,立刻将自己儿子一拉然后道了声:“小孩子家不懂事,叔叔莫要动怒!”

  转过头立刻呵斥道:“你师祖问你话,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恭恭敬敬的和你师祖叩头答话?”

  “爹,这人怎么可能是咱们蜀山派师祖,难道你们都糊涂了么?随便来个人说自己是咱们师祖就要认下?”

  他这边一说完,也不管自己父亲什么表情,转过头就道:“哪里来的宵小,竟敢冒充本派师祖?天下间谁人不晓得本派叶师祖早五十年前就破碎虚空了!何况他老人家已经……”

  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麻,虽然一阵剧痛传来,紧跟着腿窝一阵疼痛,双膝不自觉就软了下来,噗通一声跪了地上。

  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而且脑袋是一阵迷糊,眼前隐约间可以见到几处金星闪个不停。等他回过神来,却见到叶文坐那里动也没动,看向自己的目光就如看着一只蝼蚁。

  大怒之下就想跳起来,却发现自己连动也动不了,这才慌张了起来:“你……你这是什么妖法?”

  叶文哼了一声:“连自家门派的绝学都认不出来了?”转过头对岳海道:“你倒是教了个好儿子!”

  岳海脸如菜色,也不晓得如何作答!

  说实话,开始弟子说叶师祖回来的时候,他是不信的,想叶师祖是什么人物?而且是早早就已经破碎虚空的传说般的存,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还没听说哪个破碎虚空的人还能回来。

  只是自己长辈们都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看那姿态明显是已经确定了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就是本派师祖,这样一来他纵使有诸多疑问,也没有表现出来。

  “既然长辈们都认同了,那应该就是了!”

  这样的念头就成了岳海目前的想法,可以说这个人从小到大就没什么主见,一直以来都是按着长辈们的话去行事,若叫叶文知道他心中所想,怕是又要发怒。

  可是适才所发生的一切,却让他将那点怀疑收了起来,自己儿子瞧不出来,他还认不出来?适才那一切分明就是紫气天罗,而且还是自己父亲都没有完全掌握的天罗气场,自己小时候就听父亲说过,真正掌握了这门天罗气场的,天下间就只有师祖叶文一人而已。

  父亲虽然也学得了这门功夫,但是因为自身天资所限还有本身也没过于专研这门武功,所以这紫气天罗他练得并不高深。除此之外,蜀山派就没人懂得这门功夫了。

  岳海随着父亲也学了一阵子,只是他天赋不好,紫气天罗还停留劲气成网的阶段,气场什么的,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遥不可及的境界。

  若不是自己亲自体验过父亲使用这门功夫,可能今日他也认不出来,但是即便他父亲岳宁,也无法把紫气天罗气场用的这般随心所欲。

  噗通一声跪叶文面前,岳海慌忙向叶文请罪:“请师祖责罚!”

  叶文没应声,因为他发现这岳海似乎非常的护犊子,这句话说是请责罚,实际上还是有帮自己儿子求情的意味——这事情是我管教无方,不是我儿子的错,你罚我好了……

  不理岳海,叶文再次问那小子:“你唤作何名?”

  这次他不倔了,晓得形势不如人,就算这人真的是假冒的师祖,这诡异莫测的功夫也不是自己得罪的起,慌慌张张的应了句:“岳……岳磐!”

  叶文听了,叹口气:“可惜了这个磐字!”

  众人听到这句话,还没想明白叶文这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其专头对王鹏祖道:“便是他杀了你那子侄的么?”

  由始至终,这正殿中似乎都是围着蜀山派来转,毕竟叶文突然冒出来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众人早就忘了先前来蜀山的目的了,都巴巴的看着蜀山派这事情究竟会发展出个什么结果。

  要知道这事情可是千年难得一见,几十年前飞升的师祖爷突然跑回来了,而且还是五十年前的模样,这是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哪个人愿意错过这么惊悚欢乐的八卦?一个个都扮老实想要多看多听一些,这样离开后也有与江湖同道吹牛打屁的谈资了。

  而且,出现这种事情的还是这几十年里风头正劲的蜀山派?想蜀山派自从五十年前叶文与徐贤先后破碎虚空之后,风头一时无两,后来两人的几个弟子虽然没有破碎虚空,但也都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本就够引人注目了,这次又有了这般大的事情发生……

  一直到此时,叶文突然对那王鹏祖说话,众人才想起本来的目的,都好奇这位叶老前辈究竟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是护着自家弟子?还是秉公处置,给那个岳磐一个大大的处罚?

  王鹏祖本来一直坐那里,叶文突然问他话,他愣了片刻才回过神,立刻对身旁一个人说了两句后,这才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对叶文答道:“回老前辈的话,正是此人!”

  叶文点了点头,随后叫王鹏祖将事情经过当着众人面详细的说一遍,王鹏祖立刻明白这位叶老前辈是要给自己一个公道,立刻老老实实的将事情原本经过讲了出来。

  原来众人传言中竟然依旧不是事实,那些流言里对蜀山派已经颇为留情了,事情的真相竟然比众人听闻的还要恶劣,那岳磐不但想要直接抢人,甚至还威胁王家,放言要灭了王家满门。

  一说到此处,场众人齐齐一声大哗,便连叶文也是大怒,手上劲气一吐,本来就摆手边的茶几立刻化为了粉末,吓了场众人一跳。

  “这得有多高深的功力?”

  “看来这人的确是蜀山派的叶老前辈,绝对没差了,这等功力哪里是人能有的?”

  一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觉得蜀山派此番怕是要加强横了,连几十年前的老怪物都回来了,别的门派哪里还有的混?还是老老实实的争那天下第二门派名号去吧,第一就不要想了,除非这老不死的家伙再次离去。

  等到王鹏祖说完,叶文对岳磐喝道:“他说的可有一句不实之处?”

  岳磐本来还想狡辩两句,可是当叶文这一声暴喝响起,整个人都觉得脑袋一阵轰鸣,心下惊惧之下竟然不敢说谎,直接道了一声:“没有!”

  他却不晓得,叶文这一声大喝动了震怒,竟然引动体内强横佛力激荡,一声怒喝之间隐约有了佛门大雷音术的效果。本来以叶文这点佛家修为,想要用大雷音术对敌,那根本就是笑话。不过面前这一众人,又有哪个是可以称为敌人的?所以还是有点效果的。

  叶文满脸寒霜,吓的蜀山派众人心中忐忑,也不知道这位老祖宗究竟会怎样处置那岳磐,派中一些与岳磐走的近的人,此时也是暗自提心吊胆,不晓得会不会把自己牵扯进去。

  本来这些人只是心中转一个念头,可偏偏叶文此时佛力激荡,这些稍许的念头又惊惧下没了遮掩,叶文一瞬间就感觉到了不少信息。虽然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可是他又不是蠢人,只是这些丁点的信息,已经让他推测出了多糟糕的情况。

  “好!好!好!”

  叶文说一个好,手指就指了一个人,从周芷若到岳海,再从岳海到岳磐,叶文每一声好字说出,这几人就感觉到一柄大锤砸了自己心口上。

  等到三声好字说完,叶文突然喝道:“你还做了哪些恶事,全都说出来罢……”

  此言一出,蜀山派众人齐齐一愣,一些心中有鬼的家伙只觉得咯噔一声,心跳险些停止,望着岳磐的目光都带了几分期盼:“千万不要说啊……”

  见没人吱声,叶文又对那一群江湖人道:“诸位来我蜀山,想来不是光为了看热闹,既然不少人都存了来蜀山讨个说法的心思,不若趁着此时都说出来吧!”

  那群江湖中人齐齐一愣,互相看了看,不少人正莫名其妙间,突然一人从人群中大步走出,朗声道:“叶老前辈今日愿意为晚辈主持公道,晚辈自然不能不识好歹!”

  此人一出来,叶文就察觉到这人是刚才广场上说话的人之一,也就是让叶文晓得了岳磐是岳宁独孙的那人。

  他上下瞧了瞧这人,见到这个人约莫不到三十岁,瞧穿着打扮应该是个书生,看走步呼吸应该不是个高手。

  “你想说什么?”

  那书生手指岳磐道:“岳磐仗势欺人,不但随意殴打我等书院学生,便连先生也有不少被其殴打……”

  “书院?”

  “蜀山书院……”

  叶文一听心中怒,随后叫人将蜀山书院诸多学生先生唤来一一询问之后,证实了这人所言都不差。

  而有人起了头,后续之人是络绎不绝,叶文发现蜀山周围的地方都被这小子祸害了遍,周围几个州也有人跑来蜀山讨公道,感情这岳磐江湖上还得了个小霸王的诨号,叶文听罢了这些,心中已经怒极。

  恰此时,一人出列说出之言,直接让叶文动了杀念:“这恶贼持强要了那良家女子身子,丢下银钱甩手就走,迫得那女子悬梁自……”(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