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故人


  卫弘的事情,自己的弟子都是知道的,虽然自己没有全部告诉弟子,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弟子也都不再是小孩,不晓得的如今也该都知道了。

  这个名义上的小徒弟,实际上没有得到叶文太多的指导,他与这个小徒弟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不过从周芷若的话来看,这个卫弘与蜀山派之间的联系还算紧密,否则周芷若断然不会说出先前那番话来。

  “说到这里为师才想起来,慕言现如何了?”

  柳慕言位居朝堂之上,据说位高权重,深受卫弘器重,只是自己认定这四弟子以后必有灾祸,却不知道如今应了没有。

  一见众人表情,叶文心中就有了个大概:“八成是猜中了!”

  果然,南宫煌随后的话就让叶文晓得了自己这个四弟子的情况,原来柳慕言自打朝堂上越来越强势之后,便成为了众矢之的,而他一切的根基却都卫弘这个皇帝身上,等到自己的存已经威胁到了皇帝的时候,他的覆灭也就成为了必然的事情。

  “小师弟倒是没有赶杀绝,只是罢了柳师兄的官职,让其回乡养老,而且当时群臣要抄灭柳师兄满门的时候,也是小师弟出言将其救下的……只是柳师兄当时深受打击,所以回乡后就一病不起,几个月后就故去了!”

  南宫煌的话让叶文心中稍微好受了点,虽然他也晓得朝堂之上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也不会因为什么师兄弟的情谊就手下留情,但总归对那卫弘有几分怨气!若不是南宫煌紧跟着的这番话,恐怕叶文随后就会去寻卫弘的麻烦。

  “原来如此……那么慕言家中还有后人么?”

  “柳师兄失势之后,家中人就散了大半,后陪他回乡的就只有其夫人和一名小妾!等到柳师兄去世,两位夫人就散了家财不知去向了!”南宫煌也是无奈,当年他特意派了弟子前去想要将柳慕言的家人接回蜀山,可惜终归慢了一步。

  至于为何柳慕言失势的时候没有回蜀山,郭靖是说柳慕言只觉是他害死了三师兄以及六师弟,还害的弟子和南宫师弟受伤,所以无颜回蜀山!

  听到这里,叶文又是一声长叹。他自打回了这里之后,叹气的次数比说话的次数还多,只是今日所闻所见,又如何让他不长叹一声?

  “转眼几十年,人和事都已经大变了样!”叶文随后又问了问其它的情况,本来众弟子是以为自己师父是要问江湖上的情况,却没想到叶文对那些根本就不敢兴趣,只是问了一些熟人的事情。

  “天山派如今已经非是李玄执掌,不过李前辈倒是依旧再世,仅仅是不再过问门派事务,安享晚年了!”

  “那个家伙会甘心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完余生?”叶文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很是怀疑,印象中那个霸道的李玄好像绝对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不过仔细一算,当年自己离去的时候李玄正是壮年,当然霸气四溢。

  可是如今呢?五十年过去了,李玄已经近百高龄,有什么雄心壮志也早就被磨灭的一干二净了吧?

  何况他一心想要破碎虚空,却不料蜀山派这边一个接一个的破碎,他那里却一点动静没有,要说一点不气馁,也不大可能。

  加上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年龄,估计什么事情都看的开了,只凭他都可以将天山派放下,就可以知道一二。

  “天道宗、禅宗如今都已经恢复了大半元气,重开始江湖上走动了,同时天道宗也渐渐恢复了与朝廷的往来,好当年师父与天道宗有颇多交情,所以咱们两派之间相处的还算融洽!”

  这些事情叶文听听就罢,也不去细问,只是好奇的问了一声:“玉洞派呢?”

  南宫煌叹了口气:“玉洞派却是已经覆灭了,后一名传人前两年也持着其师的书信投奔到了我们蜀山派中,请我们收留!”

  叶文一愣后就没再说什么了,话题转来转去,后又转到了朝廷那边去:“你们小师弟,这些年与你们来往的亲密否?”

  这问题却得周芷若来答,虽然郭靖与南宫煌都晓得小师弟就是当今皇帝,不过当初叶文早说过这事不能宣扬,蜀山派做主之人晓得也就够了。

  周芷若道:“早些年走的还比较近,不过这两年小师弟年岁渐长,处理国事已经分不开神了,所以……”

  叶文一皱眉头:“怎么?坐了那么多年还没坐够那位置?算了,过几日我亲自去与他说说话!”

  原本叶文是不准备去找卫弘的,因为先时他以为卫弘参与了什么事情,不过眼下他却改了主意,因为他从卫弘对待柳慕言一家的方式来看,觉得岳宁那事情应该是另有隐情——虽然说百剑门有朝廷背景,但要仔细了说,朝廷并不等于皇帝。

  顺便他也问问那卫弘,愿不愿意舍弃这一身富贵随他而去,若是愿意,他也不介意多带一人!

  紧接着叶文又问了些旁的事情,晓得了徐贤的那个大弟子李森,也是早就已经故去了,不过李森一生都为蜀山派贡献自己的能力,到老了竟然还开了窍,从那寒池当中领悟出了一门掌法,创出一套寒冰绵掌来,倒也蜀山派的典籍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同时,叶文也知道了那寒冰绵掌诞生之后,蜀山派还出了一个叛徒,为祸江湖,凭仗的就是这一门寒冰绵掌以及徐贤一脉所传的踏雪无痕。

  加上恰巧赶上岳宁刚死,周芷若脱不开身,郭靖也恰好闭关那尴尬的时刻,逼得南宫煌带伤下山,将这叛徒给除去,使得江湖人晓得:他南宫煌还没死,纵是有伤身,也不容人小视。

  挥挥手,众人都各自散了下去,周芷若正要出去的时候却被叶文喊住:“后山故人……如今还否?”

  周芷若一愣,随即明白师父说的是谁:“!”

  不想这次换叶文怔了那里:“她还那里?没有离开过?”

  “几十年来不曾下过蜀山……”周芷若对具体的事情并不清楚,只是对于那位前辈竟然几十年不肯离开,一直护着他蜀山派大的秘密这一点,心中也是极为感激的。

  要说这几十年里,跑到蜀山派里来撒野的高手也不是没有,若非那位前辈护持,恐怕蜀山派那秘密早就被人宣扬了出去了。

  想到这里,周芷若突然言道:“师父,除了那位前辈之外,那还施水阁中也还有一人也许您也想见见。”

  叶文一愣,却猜不到这人是谁。至于那还施水阁,就是当年叶文想要修建的类似少林藏经阁一类的地方,专门用来存放本派秘籍的。

  只是当初没那么多闲功夫,只是随便提了两句,却没料到自己这帮弟子还真把那还施水阁给盖了起来。

  从正殿中行了出来,叶文本来想是要径直往后山而去的,可是想起了周芷若那番话之后,想了想便径直转向了那还施水阁。

  其实蜀山上面地方很多而且极为宽广,当年叶文走的时候,蜀山派也没有将这些地方数利用起来,如今倒是又开辟出了不少地方,并且修建了多的建筑。

  那还施水阁,便是一处开辟出来的,人工造了个湖,同时一条曲曲折折的石桥连着湖中那座唯一的建筑,一座修建水上的阁楼——还施水阁!

  “外面是还施水阁,后山里是琅嬛玉洞!都快成慕容世家了……”

  水阁附近是有弟子巡夜的,不过此时叶文行来,众人谁也不敢阻拦——这位师祖他们可是认识的,今日正殿当中,蜀山派弟子可都场,谁敢忘了自家师祖的相貌?

  一个个躬身行礼,随后也不等叶文发问,直接就将大门打了开来,叶文这时候才注意到,这还施水阁竟然没有上锁。

  “这……是说咱们蜀山派艺高人胆大,不怕人偷!还是说一群家伙毫无安全意识?”

  摇了摇头大步走进去,叶文注意到这里面一排排的都是书架,上面则摆满了许多书册,每本书册。

  而每个书架旁都会摆着类似目录的标签,比如:拳掌、剑法、刀法、内功等等。

  实际上蜀山派的武功秘籍绝对没有多到这么夸张的地步,只是还混杂了许多的道藏和诸般杂学,这才让那一排排的书架堆的满满的——本来叶文当初就是随便弄了些书册先把门面充上,日后若是武功多了弟子们大可以将这些东西搬出去,毕竟那藏书阁也需要收藏诸多书册的。

  没想到自己这帮弟子竟然不敢动他的这些摆设,原来怎么摆,现还怎么摆,没地方放了宁可增加书架或者扩建阁楼,也不敢将他放上的书册给清理出去。

  摸了摸鼻子,叶文觉得挺得意的!不过随后他就将目光转到了一个刚刚显露出来的身影上,然后看着那人手中持着扫帚地上不停划拉,心中骂道:“哪个孙子这里和我装扫地僧?”

  他心中也明镜儿一样,这人定然就是周芷若说的那个也一直暗中护持着蜀山派的人了,估摸着这还施水阁这般不设防,也和这人有关。

  只是大概一观察,叶文就很是惊讶的发现这人功夫不弱,内功修为丝毫不周芷若和郭靖之下。

  “你这里多少年了?”

  这时候那人影也注意到了叶文,已经转了出来,露出一张满是皱纹,苍老无比的老脸,雪白的头发和胡须上还沾了不少灰尘,估计是打扫的时候蹭到的,此时正和他弯腰施礼。

  “回掌门的话,已经四十年了……”

  叶文算了算,四十年,那就是自己破碎后过了十年,他就开始负责打扫这里了的人:“你唤作什么名字?”

  “张桂……”

  叶文一惊,没想到这老的都不成样子了的竟然还是个熟人:“是你?”

  仔细瞧了瞧张桂,后心中突然一阵灵光闪过,笑了起来:“看来你也是福厚之人,那一副图画,定然是被你寻到并练成了!”

  张桂当年就只和叶文学了一套全真心法,虽然全真心法持之以恒的练下去功力也不差,可是绝对高不到这般程度,而且张桂周身劲气并没遮掩——叶文眼里也遮掩不住,所以瞧了片刻就想到了其中关键。

  那就是自己当年夹杂这些书册中的一张长生诀图画,只有那门道家功法才能让张桂练成如今这般境界。

  “那图画呢?”

  张桂道:“自打发现那图画中乃是一门高深的功法之后,便禀明了周长老,如今那图画已经妥善收藏,保管上面一层了!”周长老,就是周芷若,虽然周芷若做的是掌门的事情,但名义上依旧只是派中一长老罢了。

  叶文点了点头,四下一瞧,这才注意到这第一层的都是一些比较粗浅的功夫,想来高深的功夫都放了上面了。

  想到楼上,叶文突然好奇道:“楼上又是谁?”他自打进来,就发现这楼中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这张桂,呼吸平稳无声,脚步也是沉稳无比,这一身功力几乎可以这个世界位于前几了。

  另外一个却有点奇怪,呼吸时快时慢,时重时轻,感觉像是受了内伤一样,但偏生脚步极轻,几乎微不可查,若不是叶文的实力对这些人来说实太过★★,恐怕谁也察觉不到这楼里还有一个人。

  这让叶文很是奇怪,感情他蜀山派不是没高手,只不过都不明面上!

  一提起楼上这人,张桂就一脸苦色:“那本是周长老念我年老,派来帮手的一个年轻人,只是无意中翻到了一本书册,因为是从道藏中翻出,加上又没写是本派武学,所以只当是一些寻常的练气法门,没想到一练之下竟出了岔子……”

  “周长老、南宫长老还有郭长老都瞧不出究竟是什么问题,只觉得他练的功夫颇为奇特,推测许是那书册中的口诀不全,所以才会这般!”

  叶文一愣,随即想了起来,自己故意夹杂道藏中的可不仅仅是那一副图的长生诀,还有天魔功也被收了里面。

  若是天魔功的话,倒也不奇怪了,本来那天魔功就极为难练,练成之后轻功会变得极高,估计是这倒霉孩子练岔了路子,所以才会有那般奇怪的症状。

  一挥手,对张桂说了句:“带我上去瞧瞧!”随后就与张桂一同上了楼来,一眼望去就见到一张还很娇嫩的娇俏脸庞满脸的冷汗,躺那里咬着牙不敢吭声,好似忍受莫大的痛苦。

  叶文见状,立刻手指一点,先天紫气应手而出,想要先稳住其体内真气,随后一道紫莲拍出并放其小腹丹田上,这才伸手把起了脉。

  “嗯?”

  一探之下,发现真气竟然十分诡异,叶文瞧了瞧,后还将这年轻人下巴扮起来看了几眼,只瞧了半天,这才大惊失色道:“这是个男孩?”

  张桂不明白叶文何故如此惊讶,只当是被那孩子的相貌给惊道了:“灵竹的确是男孩无疑,只是这两年相貌却愈发的娇俏,而且喉结也越来越小……”

  叶文擦了擦冷汗,他终于明白哪里出问题了!

  适才他一探之下,发现这灵竹的天魔真气乱成一团,但是其行功法门却没有半分差错,这让他很是奇怪。

  没想到根由竟然这里,感情是一个男人练了只有女人才能练得功夫,不出事才怪!

  “丫的这小子是如何将那天魔功练入门的?”

  这个问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后只能道一句:“不知道是你丫的走运还是倒霉!”然后转过头问张桂:“除了喉结和相貌,还有别的变化么?”

  张桂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叶文只好直白的问道:“我是问他他身体可曾出现女子化的特征?”心中却是暗骂:“难道男人练了天魔功,就和那凤凰涅槃功一个效果?”

  只是随后就听到张桂答道:“除了喉结小了之外,并不曾有别的异象……”

  叶文又瞧了瞧,因为自己的真气★★,体内真气平复下来的灵竹已经沉沉的睡着了过去,但是对于如何解决这小子的麻烦,他依旧是没有头绪。只得先将这事情丢一旁,与张桂说了几句话之后,出了这还施水阁。

  往后山走去的时候,叶文寻思了起来:“实不行就把功夫废去吧!”反正他蜀山派功法多多,寻个合适的功法也不是不可能!那灵竹能凭借男身练成天魔功,也算是一代奇才了,可不能浪费了!

  正念叨着,叶文事隔多年,又见到了那陡峭的山壁。只是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就和普通楼梯的一个台阶没什么区别,轻轻一抬腿,下一秒他人已经站了山崖上面。

  穿行过那弯弯曲曲的狭长小道,叶文再次看到了那四季如春的绝谷美景,只是与当年大不相同的是,才一进得谷来,一入眼的便是一个精致的木屋。那屋前的大树上,一个用藤蔓和木板做成的秋千此时正轻轻的摇晃。

  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女子,此时微微蜷着腿坐那秋千上,看见叶文进来,露出了一个足让百花皆失色的笑容:“你来啦?”(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