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华丽丽的无视


  黄蓉蓉与南宫煌的对话没有持续太久,反正两个人以前也算熟悉,几句话下来就弄清楚了情况。

  暗自咂舌了一番,黄蓉蓉还感叹了一句:“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啊!”

  她自打与徐贤破碎虚空之后,整日的就和徐贤到处乱跑,过的好不逍遥,加上周围的众人都已经练得容貌不老,时间什么的早就没有了准确的概念,如今一眼见到南宫煌,见其老成了这个样子,才意识到竟然已经过了几十年了。

  与徐贤一同站到叶文身旁,众人才好继续说话。

  “除了掌劲外放之外,我们蜀山派还有剑气功夫,以及专门凝气成剑的御剑术……所以,我们并不需要惧怕那些法宝之类的东西!”

  一句话做了总结,给了众多弟子提升了一些信心,叶文看到众人纷纷长出了一口气,便知道今日自己适才那番话起了应有的效果。

  不过他心里却清楚明白,没有法宝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他们现所处的并不是那修真界,而是仙界!修真界里的修士们为了白日飞升,专注于修炼,疏于习练武技却不代表这里的仙人也是这般。

  毕竟成了仙人之后,就意味着有着近乎无的寿元,他们大可以修炼的时候重点锻炼一下曾经薄弱的环节。所以,叶文认为这里的仙人很有可能是那种身体强悍,又有许多精妙法宝的存,若蜀山派不能快解决法宝的问题,后还是难免要吃亏。

  “且先放到一旁吧!”

  随后叶文让南宫煌继续叙说,就听得南宫煌道:“制器阁之外,还有药草阁!当年乃是由陈大夫坐镇,可惜陈大夫逝去之后,药草阁一直没有寻到合适的传人,如今也只是能够按照陈大夫留下的一些药方配置一些简单的丹药,除此之外就是给派中弟子瞧瞧头疼脑热之类的小病。”

  叶文听到这里,眉头皱的老高!当初他为了扶持蜀山派自身的医疗能力,可是给陈一忠提供了不少便利,不但学徒可以让他优先选择,还特意给他开了好几家医馆,以便让这些学徒有个练手之处。

  不料几十年过去了,蜀山派的医疗能力不但没有大幅度提升,反而退化了许多!

  “究竟是怎么回事?”

  南宫煌无奈的道:“志学医之人不愿来我蜀山派学习医道!而剩下的诸多学徒中天资好的却没有几人,一来二去的就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叶文哑然,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情况。这时候他才想起,当年陈一忠混的可不怎么如意,是自己路边捡回来的,没有什么名气,自然吸引不来出色的学生。偏偏此时的医道,对于学生的天资有极高的要求,学不来就是学不来,至多学成个中规中矩的郎中,想成为优秀的医者那是绝对不可能了。

  如今情况就是这般,蜀山派有好多中规中矩的医者,但是拔尖的却一个没有!结果一来二去,传承下来的东西也就稀松平常了。

  想了想,叶文也就将这事也放到了一旁,因为他想起来,这丹药之类的东西,仙界中应该也是另有一番说头,尤其是那炼丹之道其中繁杂程度,可能不比让一个高手修炼到飞升来的差上多少。

  同时,这炼丹一道若是能够研究的深了,对一个门派的发展也极为重要,偏生叶文不通此道,因此那炼丹与炼制法宝一样,目前都只能想想,然后看看以后有没有什么可能将这方面完善的机会!

  “除了这两样之外,那阵法的问题也需要解决……”

  感叹了一声,叶文晓得这事情需要慢慢的处理,一时半刻也急不来,好此时蜀山派现的情况等于从零开始,要做的事情也不少,因此也不必太过着急。

  起码,这群弟子的修为就得先提升上去再说,毕竟不管怎么样,对于精修武道的他们来说,只要能够将功力提升上去,那么自身的实力就能相应的提升,哪怕没有那些外物,寻常人也奈何不得他们。

  南宫煌不晓得叶文这里心思还转个不停,此时还报告着:“除此之外,藏书阁如今成了本派弟子习文的所,几乎本派弟子都必须去藏书阁学习!同时山脚下的蜀山书院则是对外开放的……不过如今……”

  笑了笑没有说话,却是不晓得那蜀山书院如今什么情况了!

  蜀山正派飞升之前,整个蜀山派的弟子负责将整座山都清理了一遍,同时蜀山书院也闭门停课,给学生们放了假。

  所以当叶文带着整座蜀山飞升的时候,山上就只有他们蜀山派的弟子。至于山脚下那两座村子,倒是没有波及到——虽然说是山脚下,但多少也会有些距离。

  如今到了仙界,虽然不晓得蜀山现是个什么情况,不过那书院……估计是没什么用处了!

  叶文想了想,吩咐了一声:“将那院子收拾收拾,重当做别院好了!毕竟那院子就山脚的位置,紧挨着上山的道路,既可以当做接待客人之所,也可以当做一个看守山门的所!”

  只是一想如今整座蜀山都浮空中,那派去别院的弟子还得选些不怕高处的人。否则扒着院墙往外一瞧,竟然是高空之上,胆小的估计什么也做不了了!

  正想着这事,就听徐贤道:“对了,师兄是如何让这蜀山浮空中的?我来的时候还被吓了一跳,本来还以为是这仙境中的某处奇景,可越瞧越像咱们那蜀山……”后面的话却没说了,他虽然不晓得叶文使了什么手段,但这事情绝对是他这师兄做的无疑。

  此言一出,殿中众人俱是一惊。他们一直这山上,还没来得及四处去瞧,是以并不清楚蜀山如今的情况,现下听徐贤一说,才晓得这座山如今竟然浮空中了!

  叶文却不意的道:“只是觉得这样比较有气势一些罢了!”

  心底里却想到:“我如今是仗着九州鼎操纵蜀山,使其能够浮空中,可是以后我若出远门呢?这般看来,九州鼎以后是不能带着乱跑了,需要留蜀山当中当个类似核心一样的东西,好保证其一直能够浮这天上!”

  想到自己若是一不留神跑出好远,结果九州鼎忘了这一茬,那自己这群徒子徒孙就得随着整座山峰来一次自由落体——他估摸着那样来一下的话,这山上有多少人就得死多少人。

  同时,这九州鼎本身也有一些阵法的作用,也许这护山的大阵,他倒是不用费神了,直接将九州鼎催动起来一切问题全部解决!

  想到此处,他也就不再多言,直接站起身来对周芷若招了招手,同时叫她把张桂唤来——张桂自认身份低微,所以这种时候都不会出现。

  片刻后,张桂来到了叶文面前,此时叶文已经来到了殿外,见他到了,便笑道:“给你安排个别的活,愿意否?”

  “但凭掌门吩咐!”张桂一直将自己当做蜀山派的一个寻常仆役,哪怕他如今蜀山派中也是辈分老高,但哪怕是对一个寻常的外门弟子,也是恭恭敬敬的,即便那弟子对自己不甚客气,而且自己随手一掌就可以要了那弟子的命。

  如今叶文吩咐,他自然不可能不听,叶文也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如此应答,笑了笑不说话,只是示意张桂跟上,随后两个人就一路向着后山而去。

  当然,离开之前,他将那捏碎的符箓放到了徐贤手里,告诉他正殿里待着,这样宁茹雪等人赶来的时候就会直接进正殿,让他们与这些徒子徒孙什么的都认识认识,同时等他回来。

  “师兄你呢?”

  “我还有一件重要事情得先去处理,不过要不了多少功夫,片刻后就能回来!”

  徐贤听是大事,本想随着过去瞧瞧热闹,可惜叶文给他安排了这么个活,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守殿中。

  就叶文走开没多久,就见天上飞来一道深蓝色的光华以及一道亮眼剑光,两道光华一先一后入得正殿,而当先进来的那道剑光瞬间消散,随后显出一年轻男子的身形,正是梳着马尾辫,背着锅铲的李逍遥!

  后面的那道蓝光就差了点,竟然一头撞了李逍遥后背上,不过李逍遥好似早有准备,反而乐呵呵的站那里,生生的抗住了这次冲击——那轰然巨响让殿中所有人都不自觉的一咧嘴角,觉得这一下要是撞自己身上,莫说如李逍遥这样若无其事般微笑,不死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只见李逍遥整理了下有些散乱下来的发丝,然后随手一翻,掏出一面小镜子,自己瞧了瞧之后直接往身后一递。

  后面那人也十分有默契的将镜子接了过来,然后将发型好好整理了一番,随后才从李逍遥身后转了出来。

  众人刚才都把注意力刚了李逍遥身上,此时后面这人一露出身形,众人齐齐一愣。

  微红(当年染的金色都褪了)的头发绑成了马尾辫,一件很寻常的夹克和牛仔裤却遮挡不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雪白的肤色以及那不同于周围众人的五官,让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人与自己的不同。

  九州世界中可没有白种人,众人都傻愣愣的瞧着这女人,竟然忽略了李逍遥径直走到了周芷若面前,喊了一声:“真是好久不见了,师姐的头发怎的都白了?”

  周芷若依旧是冷着一张脸,不过说的话却让殿中所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师弟你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就连身后背着的那锅铲都没换过……”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人的身份,竟然就是当初失踪不见了的李逍遥,叶文的六弟子,周芷若、郭靖等人的师弟,卫弘的师兄!

  师兄弟之间重逢,自然又是一阵寒暄,徐贤很是坏心的将李逍遥拽了过来,指着南宫煌道:“你能瞧出来他是谁么?”

  “这老头是谁?”李逍遥瞧了瞧,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不会是南宫煌吧?”

  见到南宫煌一脸苦笑的和自己打招呼,李逍遥这才意识到厅中众人中可能不仅仅周芷若一个熟人。

  目光四顾下,李逍遥大致的将郭靖给认了出来,随后又认出了李玄——别人却是无论如何都认不出来了。

  等到介绍了一番之后,李逍遥也指着克莱尔道:“这是师父那修真界中收的记名弟子……的妹妹!叫做克莱尔-雷德菲尔德,你们喊她克莱尔就好!”

  “好长的名字……”众人听到前面一大串心中还嘀咕,后来听到只需要称呼克莱尔就好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说克莱尔这种白人还算是和他们有几分相似之处的话(克莱尔的相貌也算是比较接近东方人的),那么接下来冲进来的托米,却叫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有人掏出兵刃大喝道:“何方妖魔?”

  托米被这些人弄的一愣,还掏出一个玉石符箓感觉了一下才道:“咦?奇怪,没飞错地方啊?”

  随后就见到徐贤和李逍遥正冲他做鬼脸,这才晓得自己的确没走错,哈哈笑了几声:“自己人自己人!别紧张!”

  后还是李逍遥帮他解了围:“托米-约翰逊,师父的记名弟子之一!”

  郭靖好奇的打量了下走到近前的托米,然后转过头问了一声:“师父又收了几个弟子?”他本来还想说怎么收的弟子都是怪模怪样的?不过想想人家面前这么问似乎不大好。这几十年下来,多少也有点长进,若是几十年前的他估计就直接问出来了。

  这问题还是徐贤回答的:“师兄这些年倒是没收正式弟子,只收了几个记名弟子。除却这个托米之外,还有一个叫做克里斯-雷德菲尔德,就是那女子的哥哥!”

  众人只觉得这些人不但长得怪,名字也很是奇怪!而且众人这时候听明白了,原来那一长串的放后面的是姓,前面的是名。

  “除此之外,还有郑英和关禄炎,不过张玲以及关禄炎的女儿关淑颖都跟着师兄学了些东西,只是没收为弟子!”

  这次听到的几个名字倒是比较亲切,与他们的名字差不多!不过他们还是好奇的追问了声:“这几人也是这般相貌?”

  结果徐贤和李逍遥还得给他们大致的普及一些知识,其中就是世界上还有白种人和黑种人等等人种,而他们则是黄种人,那个世界很大,人也很多之类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就这么会儿功夫,克里斯、关禄炎父女、郑英和张玲都先后来到了这里,众人又是一阵寒暄以及互相介绍。

  相比起克里斯这些人,关禄炎这个懂得一些‘规矩’的人快的被他们接受,好关老爷子为人心热,做起了两方人交流的桥梁,这才没让叶文这两批弟子第一次见面下闹出什么矛盾。

  众人说话间,华衣突然问道:“咦?茹雪怎么还没回来?”

  原来众人得了叶文的传讯之后都先后来到了这蜀山正殿当中,便只有宁茹雪始终不见踪影,初时还不以为意,可是过了这么一阵,华衣就觉得奇怪了。

  按照宁茹雪的修为,速度应该比这里大部分人都快才对,即便是走的远了,也不应该这么慢啊!

  正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就看到一道青光嗖的一下落进了正殿当中,而且落地无声,若不是这殿里高手也有不少,也许所有人都不会发现大殿中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可是这般落地无声也难以避免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因为宁茹雪才一落地,一个老头子坐一个一人多高的大葫芦上飘飘晃晃的飞了进来,口里面也是嚷嚷个不停:“你这女娃的师门就是这里么?气派倒是不俗,难怪不愿意拜小老儿为师……”

  随后坐葫芦上飘到宁茹雪身旁,嘴里面嘀咕个不停:“要不这样,我与你师父好生商量商量,你不必退出师门,一样拜我门下如何?小老儿见你天资过人,就不介意和别人一起教导一个徒弟了……”

  众人转过头,看着那老头坐葫芦上围着宁茹雪转个不停,嘴里面也是嘀嘀咕咕个没完没了,不停的说着什么:“做我徒弟有宝贝送你……我这里还有吃不完的丹药……还可以学习上等的仙法……小老这仙界中也算有点名望,以后谁看到你都得卖我几分面子……”

  一大堆话转着圈的说个不停,莫说宁茹雪,就是周围的旁人也听的晕了,后还是徐贤跃到那老头身旁,然后其肩膀上一拍:“请问你是哪位?不晓得擅自闯进别人家里是非常失利的么?”

  那老头似乎是被徐贤这一拍给惊了一下,转过头好奇的打量了下徐贤,却不料这一瞧之下大惊失色,竟然整个人从葫芦上往下一跃,直接抱住徐贤大腿一边哭一边嚎:“老夫这是走了什么运啊,竟然叫我遇到如此美玉,上天您真是待我不薄啊!”

  随即一甩手,袖子里哗啦啦甩出一地的东西,有法宝飞剑也有书册图录,有一些散发着馨香的瓶瓶罐罐,随后一边嚎哭一边喊:“做我弟子吧!只要你答应,这些都是你的!”

  叶文回来,恰好就看到这么一副景象,看着那哭的鼻水与泪水都混成一团的老头,一脸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他这一出声,那小老儿转过头瞥了他一眼,只是一眼之后随即就转回了头,继续抱着徐贤大腿痛哭嚎叫不止!

  至于叶文?被华丽丽的无视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